“耶!!終於下班了!~~”聽到這話,一羣小女生們不禁歡呼出口。

莫敏狠狠的瞪了鄒忌一眼之後,轉身又進了辦公室。

“哎~終於下班了,這一天累的~!”陳彩燕站在她的辦公桌旁伸了個懶腰。

這不伸倒好,這一伸可是立刻讓鄒忌不淡定了,陳彩燕胸前的兩坨肉頂的高高的,再加上臀部的挺起,這可是着實吸引了鄒忌的眼球。

鄒忌的一雙眼盯在陳彩燕的胸前,眨都不眨一下。

陳彩燕好像注意到了什麼似的,眼睛一瞟,剛好對上鄒忌的眼光,陳彩燕注意到了鄒忌盯在自己的胸前,下意識的馬上把手給收了回來,並且還害羞地看了鄒忌一下。

注意到沒什麼可看的了,鄒忌笑呵呵的摸摸腦袋,也沒有尷尬的感覺。

周圍人都在收拾桌子準備回家,倒是沒有注意到兩個人之間的火花。

這時,公關部進來了一個人,“今天錄取的鄒忌在不在?”

“啊?!大姐?什麼事?”鄒忌也沒看是誰,下意識地問道。

大姐?在場的女員工們都憋着差點沒笑出來

果然,聽到這個稱呼的那個女人眉頭皺了起來,語氣有點生氣地說道:“我是總裁的祕書兼助理趙寒,總裁現在要見你,你跟我走一趟”

總裁?上班第一天才進公司總裁見我幹嘛?鄒忌疑惑地站起身,跟着那飛機場身材的背影走出辦公室。

鄒忌剛一走出去,整個公關部辦公室都沸騰了起來,顯然都覺得這是件了不得的事,而部長辦公室內,莫敏見到外面這一幕,也露出幾分疑惑的表情。

跟着平板身材的趙寒一路乘坐電梯來到潔美大廈的頂層,這一層就是總裁辦公室和休息間,裝飾的很是清新。

“趙祕書,總裁叫我什麼事?”鄒忌跟在趙寒屁股後面好奇地問道。

那趙寒理都不理鄒忌,自顧自的往前走,估計在生剛剛鄒忌叫她大姐的氣呢。

鄒忌見趙寒不理自己,也就不在自找沒趣,跟在趙寒身後,這瞧瞧那看看,就像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傻小子一樣。

“到了,進去吧。”走到一扇典雅大門口,趙寒眼神冷冷地盯着鄒忌道,“總裁在裏面,你自己進去,注意你說話的口氣,最好放尊重點!”

鄒忌沒理會趙寒莫名其妙嚴厲的口吻,一心只想早點和安颯音談完,自己的兄弟還在樓下等這呢。

不理會這個可憐的有點性冷淡的祕書,鄒忌很自然地推開門,走入潔美大廈的權力核心位置。

剛一進門,鄒忌就聞到一股有點熟悉的氣味,那安颯音冷淡模樣的丫頭不就是這個味道麼?

整個總裁辦公室很大,大概過了一百平米吧,辦公室是半圓形,一圈都是厚厚的落地窗,隨處可以望見福祿市的全景。

地面上鋪着柔軟的羊毛地毯,裝飾的有些復古,幾顆翠綠的盆栽被放在辦公桌周圍,整個辦公室的光線搭配地相得合適。

“嗨,安大美女,叫我幹啥?”鄒忌笑咪咪地對這坐在辦公桌前的安颯音說道。

安颯音皺了下眉頭,顯然是對鄒忌這種口吻不太習慣,“沒事,就是好奇,想問你件事。”

聽着安颯音有點冷冰冰的語氣,鄒忌心中已經瞭然她要問的是什麼,不過嘴上還是不點破,“好啊,問什麼,說吧。”

安颯音點點頭,沒一絲表情,“你那天是怎麼回事?”

“什麼啊?那天啊?”鄒忌裝傻道。

“你說什麼?!別給我裝啊!”安颯音白了鄒忌一眼。

鄒忌心想這個MM翻白眼也挺好看的啊,可惜就是太冷了,“我裝什麼了?我剛進你辦公室,你就馬上問我問題,都不給我倒杯水,讓我坐下好好跟你說,難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啊!”

安颯音猶豫了一下,還是站起身來,拿了個杯子,遞到鄒忌面前,“飲水機在那邊,自己倒去,倒完過來坐。”說完,安颯音轉身往沙發上坐了下來。

鄒忌也沒生氣,笑呵呵的接過杯子,屁顛屁顛地倒了杯水,“咕咚咕咚”仰着脖子,一下喝完了,然後一擦嘴,屁顛屁顛的一屁股就坐到了沙發上。

安颯音皺着眉頭,“好了吧,水也喝了,坐也坐了,可以告訴我你那天是怎麼回事了吧。”

“那天啊!”鄒忌裝模作樣地想了想“那天我也沒什麼感覺,就是看見了你的車後想讓你帶着我到醫院什麼的,可是後來呢,我一想,這輛車的主人肯定沒那麼高貴的品質了,所以我就什麼也沒想了。”

“然後呢?”安颯音給了鄒忌一個白眼問道。

“什麼然後?”鄒忌疑惑的問。

安颯音看見鄒忌這副模樣,頓時有些惱火了“你說什麼然後!就是你爲什麼有那麼大的力氣能跳過我的車!還能把你的鞋印印在水泥地上!”

“啊?這個啊?”鄒忌本能地不想告訴安颯音這件事,因爲到現在鄒忌也沒搞清楚他自己到底怎麼了,所以就只能騙安颯音了,可是怎麼騙呢?

“那天我,我,我吃藥了,對!我吃藥了!所以我才能蹦那麼高!”鄒忌心裏有點小得意了,哥們太有才了!哈哈!

“啊?”安颯音聽完後一臉的迷茫,“藥?什麼藥?”

“偉哥啊,啊!不對,不對!是興奮劑,興奮劑!”汗!!鄒忌心裏一陣後怕,差點說錯!

“興奮劑啊?興奮劑有那麼厲害嗎?興奮劑能讓人蹦那麼高啊?”

“是,是啊,是啊!我用的劑量多,再說了!當時那麼危機,我也沒想那麼多,我抱的可是病人,所以我就一用勁就蹦過去了嘛。”

“哦~”安颯音心想,看着鄒忌的這個樣子不像是騙人的啊,不過興奮劑真有那麼厲害嗎?!

“那,那鄒忌,你可不可以在給我表演一遍?”安颯音有點小期待的看着鄒忌。

“什麼啊?表演什麼?”鄒忌疑惑的問道。


“就是跳車啊,你還跳我的車好了。”

“啊?!”鄒忌頭上的汗一下就冒出來了,“可是,可是我們現在沒興奮劑啊!這個不行的!”

“沒關係,我馬上讓趙寒去買!”安颯音說着就要叫趙寒。

鄒忌當然不會讓她叫了,於是馬上開口阻攔了。 “哎! 從列兵開始的爭霸之路 ,你叫人家幹啥啊!你沒看人家趙寒,趙祕書都瘦成什麼樣了!你還用人家跑腿!這時候人家都該下班了你知不知道!你這麼玩命的使人家,人家月經失調導致懷孕你負責啊!在說了!你讓人家一女的去買興奮劑,不知道的還以爲她夜裏不興奮呢!你這樣是在毀人家的性福你知不知道!!”

“呃……”安颯音被鄒忌一下子給說暈了,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鄒忌一看這情況,絕對是開溜的好時機啊!於是繼續開口道,“那個啥,安總裁啊,你好好想想吧!我就先走了啊,有人在樓下等着我呢。”

說完,鄒忌麻溜的跑到了門口,安颯音張着嘴不知道說什麼好。

“安總裁啊,我在替你辦件好事得了,我讓你家小寒下班了啊!”說完,鄒忌迅速的開門出去了,剛出門就迎面撞見了趙寒,“趙祕書好!安總裁說你可以下班回家陪老公了!”

趙寒臉色一變,“腦殘吧你?!”說完趙寒沒在理鄒忌,打開總裁辦公室的門就進去了。

鄒忌苦笑着撓撓頭,沒時間多想了,轉身繼續跑路。

鄒忌剛剛沒走幾步,就聽見後面傳來一聲怒吼“鄒忌!!你個王八蛋!!竟然糊弄我!!”

一聽這話,鄒忌跑得更快了,心心暗暗慶幸‘幸苦跑得快,不然這安小妞得吃了我啊!’

—————————————————

下了樓梯,鄒忌可算是鬆了口氣,擡頭一瞧,申大龍和張小兵已經在門口等着了。

“嗨!大龍!小兵!”鄒忌出門叫道。

“忌哥,你可算出來了,我們等的花都謝了!~”張小兵苦着臉說道。

“怎麼了小兵,怎麼你苦着個臉,怎麼大龍也是這個表情。”鄒忌看着申大龍和張小兵問道。

“哎~別提了忌哥,我們都快無聊死了,我們辦公室裏都沒個女同事,下班時候一羣大老爺們圍着我們兩個說要歡迎我們,我當場就給拒絕了!沒激情啊!”

“呃…..”鄒忌沒話說了,他只能同情他倆了。

申大龍又問道,“忌哥,你們辦公室有美女嗎?還是說都是男的?”


鄒忌剛想安慰一下申大龍和張小兵的小心靈,只看見潔美大廈裏出來了一羣人。

這羣人剛出來,申大龍和張小兵的眼都直了,這羣人赫然就是公關部的那一羣美女們,其中有陳彩燕,張麗,劉辛彤,當然還有楊琳,她們和公關部另外一些女孩子們手牽着手說說笑笑的就走了出來。

鄒忌看着那羣女女們竟然都朝着自己過來了,頓時汗顏了,這不得讓申大龍和張小兵嫉妒死啊!

“嗨!小忌!你們站這裏幹什麼呢?!曬太陽啊!”陳彩燕率先開口道。

申大龍和張小兵看着面前的那羣女人們都張着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倒是鄒忌笑了笑,“什麼啊,我也是剛從總裁辦公室出來好不好!”

這話一出立刻引來了申大龍和張小兵的注視。

鄒忌笑着摸摸頭。

“呦嘿!鄒忌小朋友你害羞什麼呢?難道是我們美女總裁大人對你做什麼了嗎?啊?說出來聽聽啊!”這句話是張麗說的,這話一出,立刻惹得那羣美女們大笑起來。

鄒忌倒是出奇的害羞了一下,“什麼啊,就是,就是總裁找我談點工作上的事而已,沒別的事。”

“啊?什麼事啊?工作上的?難道是你攻她坐啊?!”張麗這話一出,一羣美女們又取笑起鄒忌來了。

“呃,,好吧,我們不聊這個了,話說,你們要幹什麼去?”鄒忌連忙轉移話題。

“我們啊?”張麗看看周圍的陳彩燕她們,“我們去找鴨去啊!”

“討厭!麗麗姐!你別亂說了!”一邊的楊琳臉紅地嬌喝道。

陳彩燕也拍了一下張麗的翹臀,“讓你瞎說!讓你瞎說!要找你找去吧!”

“哼!怎麼了? 玄學世界做大佬 ?我們難道不是要去酒吧嗎?!”張麗說道。

“是去酒吧沒錯! 我本單純 !”陳彩燕對這張麗說道。

這麼一說,鄒忌倒是來了興趣,不等張麗回答,立馬問道,“你們去酒吧幹什麼?”

“我們啊?”陳彩燕看了看鄒忌,“我們是爲了慶祝鄒忌同學來我們公關部的!誰知道鄒忌同學要回家啊!”

鄒忌一聽就知道陳彩燕是開玩笑的,因爲他們在潔美門口碰見完全就是巧遇而已,顯然陳彩燕是開玩笑的,不過鄒忌也沒當真,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好吧,祝你們玩的愉快!”

一看鄒忌並沒有表現出要和她們一起的意思,陳彩燕几個人也不耽誤時間了,一揮手,“走了,姐妹們!酒吧的出發!”

說完,一羣女人們跟着陳彩燕她們就走了。

倒是劉辛彤走到鄒忌旁邊的時候停了下來,“小忌,你別誤會,她們就是故意的,我們就是一起去吃個飯,然後去酒吧放鬆一下而已,張麗那是故意逗你呢。”

“嗯嗯,辛彤姐,我知道,我沒誤會,你們放心玩去吧!我們也要回家了!”鄒忌笑着回答道。

劉辛彤點點頭,露出一個微笑,轉身朝着陳彩燕一行人走了過去。


劉辛彤剛剛離開,鄒忌就感覺到了一種殺人的目光。

轉頭一看,申大龍和張小兵正仇恨的盯着自己。

“你們,你們要幹嘛?”

“忌哥,從實招來!”張小兵說道。

“對!從實招來!總裁美女是怎麼回事?!”申大龍說道。

“攻和坐是怎麼回事?”

“這羣女人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