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滿了紅色液體的杯子晃動在眼前,崔俊透過扭曲的杯底,望向一臉難以置信表情的兒子,悠然說道:「這是我要教你的第一課,政治家首先要學會去騙人,不僅要騙那群愚民,還要騙過身邊人,甚至是自己,連自己都能相信的謊言才不會存在破綻。」「我可沒興趣學習這些……」「還有,你……是我的兒子,不需要朋友,你和我一樣,從出生起就註定要孤獨,我們的道路,不需要礙手礙腳的人,也就是所謂的朋友,需要的僅僅是能幹的部下!」崔俊的換來了楚雲縱和陸文珏肯定的點頭,臉上還浮起了一絲自豪。

這兩人無疑是崔俊最狂熱的支持者。

「那麼,接下來,解決了資金問題,就剩下東宮頜那伙人了,在剛剛接到的消息里,東宮頜發表了最新立場,如果是對抗龍族,他們將會提供戰力,和我們同一陣線,嗯……聰明的聲明,是岑菲伊的手筆吧,令我連潑黑水的小動作都來不及做。」「陛下,要立刻動員軍隊前往大梁嗎?從綜合實力上來看,是我們的絕對優勢。」楚雲縱躍躍欲試的請戰,沉寂多年,他終於可以再次活躍戰場上,以皇帝崔俊頭號愛將的身份。

「不不不,眼下,還有許多瑣碎的事情要處理,我的政權還未完全穩固下來,另外,眼前最大的敵人依然是龍族。」崔俊說著,又將目光轉移到了站在原地忐忑不安的李霄雲身上,「你就在這段日子裡好好學習如何成為一名領導者。」「我……並不是那塊料,說實話,從楚雲縱找到我,說明一切開始,就在惶恐不安,什麼神州皇帝的唯一繼承人,我根本承受不了,離開家鄉,帶著同伴成為領域嚮導,只因為我嚮往自由的生活……」越是接觸崔俊的世界,李霄雲便越覺得沉重,那片世界里,充滿了無數的謊言和背叛。

「我不想留在這裡。」

崔俊將杯里的紅酒一口氣全部喝下去,喉嚨不斷鼓動,「哈……」滿足的嘆息聲,然後,崔俊的雙眼眨巴了一下,「將你丟給那個鄉下黑幫的老大,本來是為了保護你,想不到,某種意義上是毀了你,小傢伙,你要明白,你是我的唯一繼承人,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得接下這個重任,否則,將一個小小的黑幫從世界上抹掉,還是挺容易的一件事。」那是冰冷徹骨的殺意,李霄雲猛然抬起頭,與崔俊對視起來,「你不可以這樣做,他們是我的父母!」「不,他們只是棋子。」崔俊站了起來,明明不算偉岸的身體,卻給予了李霄雲幾乎要跪倒的壓迫感。

還有一種沒有感情的冷酷。

「要知道,沒有實力,沒有權力的你就連怎麼生存都無法選擇,反抗的下場你應該很了解,對了,給你看一件有趣的東西吧。」一張白色的a4紙從崔俊的指尖滑落,飄到了李霄雲腳邊,後者僵硬的彎腰撿起,上面寫了一些奇怪的數字,仔細看才發現竟然是一份體檢報告,被體檢的人是崔俊,而最下面的一句話令今天連續受到衝擊的他再次愣住。

大約只剩一年壽命。

這是死亡通告?

「你……」李霄雲再望向崔俊的時候,不由發現自己似乎無意的忽略了這位親生父親,其實已經很蒼老,「一年的壽命,你得了絕症?」「很早以前就開始了,從十多年前起,我就開始布局真正掌控這個國家,所有的事情幾乎都按照我的預想在進行,唯一超出預料的,大概就是生命吧,連我都無法擺脫生老病死的命數,好在祈雲不知道發什麼瘋,急迫的掀起了戰爭,一年時間,足夠我打敗龍族。」崔俊的內臟在三年前就開始了急速的衰弱,身體的健康日益變差,可這些都沒辦法動搖他那份想要勝利的意志,「哦,對了,還有革命者的小丫頭,魔女岑菲伊。當我以為神州這張棋盤上只剩下我的時候,她成功的製造了一份驚喜,人生就該如此,不停的挑戰,擊敗強者。」「等……等等,你明明就剩一年的性命,卻還推翻了趙炎,為什麼!一年以後,你死了,誰能來領導這個國家?」李霄雲的疑問換來了崔俊三人沉默的視線,「我?」「當然,一年之後,由你接收我的一切,想要繼續當總統,或者直接當皇帝,都隨便你,反正我已經死了。」擺擺手,顯然,崔俊對於他死後這個國家會如何壓根就沒半點興趣,「暫時你還可以放心,小傢伙,我會為你鋪墊好道路。」「你究竟是為了什麼,才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如果本來由趙炎來當總統,這個國家說不定會順利的發展下去……」「關我什麼事?」崔俊感到了厭煩,這類無意義的問題,很難想象是從自己唯一的繼承人嘴裡問出來的,「我啊,只會疼愛名為勝利的東西,我擊敗了神無家,東宮家,還有趙炎,這就足夠了,得到勝利,便是一切。」崔俊歪著腦袋,對於兒子的執迷不悟感到惋惜。

「開什麼玩笑,因為你的政變,犧牲了多少無辜的人,可結果僅僅是因為要滿足你的好勝?你是在看不起人的生命嗎!」

「這可不行哦,少主,對陛下那麼無禮的話,可是會受傷的。」陸文珏笑著打斷了父子間的爭論,另一邊楚雲縱的臉色則陰沉無比,李霄雲要是再不識趣的話,他恐怕就要出手了。

「生命?我可是很尊重生命的,但僅僅限於我自己的。」走向李霄雲,伸手拍著兒子僵硬的肩膀,崔俊在他耳邊留下了淡淡的話語,「這就是我的王之道,踏在他人的犧牲之上,成就我的至尊偉業。」

然後,房間里只剩下了李霄雲一人,空氣壓抑的令人難以呼吸……

「什麼王之道……你根本……就是個瘋子……」牙齒用力咬住嘴唇,身體劇烈的抖動起來,可終究無法反抗,李霄雲明白,自己如果真要拒絕,那麼那對撫養自己的養父母就會從世界上消失。

唯一能做的便是服從。

「不,我能改變,在一年後,我就可以改變這一切……絕對不會讓他得意下去。」

自己的命運,不會被他人所操控。


暗暗下定了決心,李霄雲開始了獨自一人的戰鬥。

白燁的別墅里,白若嫣等人圍坐一圈,商議著接下來的行動。

「目前來看,小白確定是失蹤了,可和他訂下契約的祈語和尼婭都沒出現異常,那麼就可以肯定他還活著,我要去找他。」白若嫣幾乎是拍板的做出了決定,雲依等人自然不會有反對意見。

「從感覺上來判斷,白燁應該是在西面,距離恐怕很遠。」祈語給出的方向和尼婭差不多,連目的地也不知道,但她們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踏上旅途。

一直旁聽的羅允修在打了一個哈欠后,懶洋洋的站起來說道:「抱歉啦,這次歡樂的遠足就不要算上我了,舊人類小子不在,我沒什麼興趣服從一個女人的命令。」「也好,小白不在,我們對你也不抱有任何的信任。」白若嫣很是不客氣的做出了回應,雲依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作罷的保持了沉默,有時候,白若嫣比起白燁更為獨裁,她決定的事情幾乎很難改變。

「那麼,我也暫時的要離開一陣子,要回家鄉一趟,等你們找到了白燁,就在協會留言,我會通過其他地方的協會分部和你們進行聯絡。」輕羽背著那隻黑匣子,鄭重的說道,其言下之意所有人也都明白,萬一找不回白燁,那麼他將永遠不會回來,畢竟,留在這裡很大緣故是欣賞白燁,還有好奇他會如何生存下去,失去了核心的團隊,自然而然會迅速消亡。

一天後,白若嫣等人就離開了聖城,而在她們離開的身影后,多出了許多詭秘的身影。

陰暗的小巷裡,數十名手持利器的武修在慢慢集合,遠處便是白若嫣等人的背影。

「拿下那個風騷的女人,就有好幾千萬的酬勞,真是划算的工作。」「天馬集團還真是大手筆啊,區區一個女人。」「少羅嗦,動手吧,說實話,要不是因為酬勞太高,我可能會在拿下她以後先干一炮。」一陣不懷好意的笑聲悄然蔓延開,隨後他們邁出了步伐,但被一個身影擋下。

「噗嗤」沖在最前面的一名男子直接被攔腰斬斷,熱血灑滿了左右的牆壁,對手只用了一劍就斬殺了那名使用率45%的a級武修。

羅允修站在小巷口,如同俯瞰螻蟻般的凝視著黑暗中的臭蟲們,咧嘴笑道:「白燁,你可要感謝我,在離開之前,幫你收拾掉一些垃圾。」隨後,小巷裡變成了人間地獄。

距離小巷數百米開外的大樓頂端,架著狙擊槍的輕羽慢慢坐了起來,手用力拉緊了脖子上的圍巾,呼呼哼哼的說道:「嘴上說的無情,其實不是挺熱情的在幫忙善後嗎?接下來,我也該出發了,回去我的家。」 天武國首都燕京,擁有著數百年的歷史,古老建築數量的保留上,甚至超過神州,據說,在大災難之前,天武國和神州本來就是同一個國家。

燕京內有上萬條交錯的主幹道路,連接了各個城區,其中有好幾處都是已繁華著稱的商城。

今天,原本熱鬧的街頭幾乎看不到一個人,燕京內所有的人幾乎都不約而同的集合在了名為天壇的廣場上,高聳的石台上,坐滿了天武國的皇族,今天這個國家將迎來重要的儀式。

下一任劍帝的選拔。

純金打造的寶座上,有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歲月的侵蝕在那張曾經迷倒全國一半少女的面孔上留下了殘忍的痕迹,很難想象,這位皇帝陛下在年輕時會是全國那些姑娘們的最佳情人,如今,能看到的只是一張如同失去了活力的枯樹面容。

天武國現任皇帝——武錚。

今天的風似乎比平時要大許多,左側的一位英俊的年輕男子已經迅速從座位上起身,將一塊毛毯輕柔的放在了老人的雙膝之上,雙眼一直眯成線型的武錚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別人的動作,什麼動靜也沒發出,年輕男子對於自己的無用功可能感到了一陣沮喪,小心翼翼的問道:「父皇,您冷嗎?要不要讓人端暖爐上來。」「哦……哦,不用了,朕很好。」老人的眉毛微微抖動,然後回過神來的坐挺了身體,「那麼多孩子里,就屬你最懂得孝順大人了……那個……什麼……」「我是武克,父皇。」二皇子武克連忙湊近過去,掐媚的樣子令右側的大皇子武傑不屑的哼了一聲,從東瀛島上回來后,光是養傷就花費了好幾個月,但同時,武傑也得到了皇族裡不少人的支持,如今的他可以算是最有希望的繼承人。

作為六皇子的武易坐在稍微偏遠的地方,四皇子武仲戰死在東瀛島白石的劍下,所以位置空了出來,而另一側,七皇子的位置也常年是空著的,很多年前企圖在星洛洗澡時偷襲,結果被打成了殘廢,還被父皇丟進籠子里餵了野獸,「不知道那女人知道了這個情況會不會亂來……」武易擔憂的掃向對面大臣的位置,首席將軍星洛儼然還沒到場,能夠有資格坐在高台上的有皇族,大臣,還有密宗成員。

今天密宗的成員來了不少,他們平時幾乎都醉心於武學,不太攙和天武國的政事,直到今天,劍帝的位置空了出來。

武雲道被龍族殺死的噩耗在初時差點引發天武國的動亂,無形的恐懼雖然有那麼一剎那籠罩在了這個國家頭頂,但很快,他們就都忘記了,這是一個崇尚強者的武者帝國,他們有著不屈的精神和意志,龍族要打?那就打吧!

不是為了劍帝大人復仇!

而是要向龍族證明,天武國的所有人,都是最強的戰士!

「陛下,久違了。」身穿這一見黑色風衣的男子走到了王座前,桀驁不馴如武傑,掐媚無恥如武克這一刻都默默的向這名男子起身鞠躬。

凌風,使用率98%的a級武修,也是密宗里,僅次於武雲道的最強戰士。


「哦……哦,你是……」「我是凌風,怎麼回事,之前陛下不是還很健康的嗎?」凌風皺起了眉頭,什麼時候起,英明神武的皇帝變成了一副老年痴獃的樣子,詢問的目標是替身的宦官年大海,在這個國家,不知何時又恢復了那種古老的閹人用法,用來伺候皇室里的貴人。

「這……這個,咱家也不清楚,陛下這幾天時好時壞的,醫生們都儘力在醫治。」年大海蜷縮著身體,惶恐不已,那沒出息的樣子引來了其他幾名密宗元老的哼聲。

「喂,凌風,這次連你都來競爭,我看來是沒戲了。」密宗中另一位宗師花郎有著一頭濃密的捲髮,憨厚的神情令人感覺不到半點威嚴,可同時,花郎正是密宗里體術的代表人物,使用率94%的a級武修。

「鐺」握著一柄鐵槍的高大男子一路走到了屬於他的位置上,密宗的槍派宗師童淵,使用率95%的a級武修。

武易看著越來越多平日里足不出戶的強者們陸續登場,手掌不由的緊握起來,他們可都是關鍵時刻用來作為國家級戰力的怪物們,可是今天,全部都被一個稱號吸引過來。

劍帝!

他們的眼裡就算再怎麼掩飾,也無法騙過其他人。

「殿下,似乎還沒發現星洛的蹤跡。」身後,湯瑞麟彎腰下來,在武易耳邊低聲彙報,幾乎是刻不容緩的時刻,那個女人竟然還大搖大擺的不出現?武易完全不知道星洛在想什麼。

高台上,所有人都開始陸續入座,一名同樣白髮蒼蒼的老人巍巍顫顫的走到了幾座高台中間的一處武鬥台上,理論上,等會所有人將會在這裡用武力進行對決,勝者便是劍帝,外圍,不少百姓都聚集在那裡,屏息等待著武鬥的開始。

「咳咳……這個,想必諸位都知道了不久前的噩耗。」老人拿起擴音器,讓那無精打採的聲音放大了好幾倍,回蕩在人群密集的天壇,「劍帝武雲道,不幸死在了龍族手上,作為數百年的傳承規矩,這個稱號必須要有人代代繼承,原本,新任劍帝的繼承人都是由上一任劍帝親自挑選決定,也就是說,目前我們天武國有這個資格的就是武雲道的關門弟子星洛將軍。」人群依然一片死寂,大臣們和皇子皇女們都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了那還空著的位置上,星洛在武雲道出事後就連夜從神州趕了回來,可是到達燕京后,武易就不知道那個個性惡劣的女將軍到底去幹麼了。

「現在,有一個嚴重的問題。」武鬥台上的老人繼續著他的發言,「星洛將軍是位優秀的a級武修,在年僅二十六歲的現在,就達到了使用率90%的驚人高度,但繼承劍帝之名的人,必須是本國最強的戰士,從使用率的數值上來看,星洛將軍,並不具備資格。」說著,老人艱難的朝著高高在上的皇帝彎腰拜了一下,動作的吃力幾乎令人擔憂老人是否會因此折斷了老腰,好在,老人順利的完成了動作,武錚也慢慢睜開雙眼,早有準備的武克將擴音器第一時間遞到了父親嘴邊,換來了老人滿意的笑容。

「那麼,我們國內最強的人,是誰?」

「陛下,最強的武修幾乎都聚集在密宗內,如今帝國最強的戰士,恐怕便是使用率98%的a級武修凌風大人了……」話音未落,所有人都幾乎將目光聚集在了凌風身上,比起武雲道的大器晚成,凌風可以說是年少成名,二十歲之前,幾乎是風頭完全壓過武雲道的天才,可是誰也沒能想到,後起之秀武雲道會被上任劍帝直接選為弟子,順利繼承名號,當然,武雲道最後也用實力證明了自己。

劍帝這個名號,曾經是觸手可及的東西,但很是無情的被奪走,如今又一次來到自己手邊,饒是冷靜穩重的凌風也不禁有些心跳加快。

「哼,雖然不服氣,可是……的確不是那傢伙的對手。」童淵撇了一眼后,滿是不忿的低聲呢喃,在失去了武雲道的密宗里,凌風毫無疑問便是最強的戰士。

花郎翹著腿,百無聊賴的打著哈欠說道:「而且,劍帝的名號必須要具備威懾力的人來背負,星洛那丫頭畢竟還是太過年輕。」

「陛下。」凌風目光所及之處,眾人都不約而同的迴避了,那是何等銳利和霸氣的目光,彷彿是在告訴所有人,劍帝之名,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

「哦……怎麼了,凌……凌……」「是凌風,陛下。」凌風出聲糾正道,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可以清楚的俯瞰周圍的高台還有那些在揚手眺望的平民,這一天已經晚來了數十年,但其實也並不算太遲。

「這是我的一點小意見,在我的好友雲道死後,能夠肩負起劍帝之名的人只剩下我而已,畢竟,劍帝可是我們天武國最大的武器,能夠起到威懾他國的作用,雲道的徒弟星洛的確是位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可她終究還是年輕了許多……而且,還來自蠻荒之地。」最後一句話,引來了不少皇室子弟的點頭,出身在這個國家其實也有著不小的作用,星洛是從蠻荒地區被撿回來的孩子,被皇帝破格提拔為將軍在當時可是遭受了許多阻力,而當年才十六歲的少女,用實力令所有質疑者閉上了嘴。

皇室成員中,武易感到了氣氛的變化,一種無法阻擋的浪潮!掀起的人正是凌風,那個男人,已經震懾住了所有人。

「使用率98%,的確是我們國家唯一可用的戰力了,但連劍帝大人都沒辦法擊敗的龍族……凌風能做到嗎?」「我說弟弟,你又在擔心無關緊要的事情了。」身邊的墊子上,坐著一名黑髮披肩的女人,五皇女武晴,使用率60%的a級武修,從實力上來看,略顯平庸的女人,在諸多皇儲里僅僅是一位普通到極點的大姐姐罷了,今天,她的表情里似乎充滿了不耐煩,「那種死氣沉沉的表演我已經看厭了,星洛什麼時候來!」「皇姐,我也不知道……」武易聳聳肩,無辜的瞪大了眼睛。

詭異的是,星洛麾下的將領們也統一在看台上保持了沉默。

隨後,從遠處傳來了一陣喧鬧聲,本來如同一片汪洋大海的人群正慢慢分裂,讓出了一條道路,一隻巨大的白色劍齒虎正耀武揚威的從那條讓開的道路上走來,背上坐著一身黑色皮衣的星洛,無聲的出場,卻令所有人都忘記了說話,將目光全部聚集在了這個女人身上。

「是邊陲地區的劍齒虎……應該是棲息在叢林深處的珍貴品種,那個女人,難道回到首都以後就出發去森林裡抓坐騎了?」武易咧開嘴,大概自己都覺得這個猜想很誇張,可是,當星洛騎著劍齒虎跳上武鬥台後,第一句話便令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鏡:「好像遲到了一會,抱歉,因為沒有合適的坐騎,特地回老家去抓了一隻。」「她竟然真的是為了那麼無聊的理由!」右手捂住臉,武易可以想象這句話會如何的激怒到其他人。

「星洛將軍,我希望你可以重新認識一下自己的職責,這裡是神聖的武鬥台,稍後,會在這裡誕生新的劍帝。」發言的老人剛想加重口氣,眼前就閃出了一顆巨大的腦袋,劍齒虎張開嘴,「吼」充滿著野生動物活力的咆哮,養尊處優的老人直接嚇的跌坐在武鬥台上,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漲紅了臉,指住眼前的女人,「你……你竟然……」「哈哈哈……真是傑作,嚇的要尿褲子了嗎?你的本能其實沒錯,如果沒我在場,它已經吃掉了你,廢物。」星洛站在劍齒虎背上,雙手叉腰的仰望起高台上那些大人物,「說是劍帝的選拔?我沒聽錯吧,陛下,能夠繼承劍帝名號的人只有上任劍帝的弟子。」「星洛,不要胡鬧,如今的你還遠遠不能夠肩負起這個名號。」凌風搶在皇帝之前給出了回答,但換來的是星洛刺耳的笑聲,「我說,老東西,就那麼迫不及待的想要拿下那個名號嗎?就憑你,沒資格。」輕蔑的笑容,凌風大約已經數十年沒見到過這種表情了,果然從邊陲地區來的野孩子根本沒有半點禮數。

「喂喂,小丫頭,劍帝的名號就算用實力來搶,你也不會有任何的機會。」花郎站了起來,縱身一跳,便落在了武鬥台上,「你還有未來可言,我們不希望將你在這裡就摧毀掉。」「白痴。」星洛不屑的撇撇嘴,雙眼依然死死盯著凌風,「既然你們要搶,那就準備好付出代價,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下一刻,殺意盎然,星洛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從未忘記過武雲道的死。

也沒打算放過那些卑鄙小人。 今天的天氣其實並不好,喧囂的風聲呼呼作響,特別是身處高台之上的人們,最能清楚的感受到這一點,凌風站在皇帝身前,面朝下方的武鬥台,狂風吹起了衣角,擺動在身後,那雙銳利的眼睛死死緊盯在星洛身上,然後,他又一次開口說道:「星洛,何必急於一時呢,成為劍帝之後,你便會是我的關門弟子,相信再給你二十年的時間,完全可以有超越我和雲道的成就。」「嗷~」身材龐大的劍齒虎在森林是沒有爭議的王者,但在這個強者如雲的舞台上,本能的開始瑟瑟發抖,對於高處的凌風僅僅是張嘴咆哮一聲,便識趣的安靜下來。

星洛搖擺著脖子,活絡著身體,視線越過眼前的花郎,投向高處,用嬌脆的聲音說道:「說的好像已經成為劍帝一樣,還有,不要耍弄那些無聊的語言小把戲,你不就是想把我塑造成為了奪得虛榮而不顧一切的貪婪之人嗎,難怪那麼多年過去,你還是沒辦法追上師傅。」「少廢話,開戰吧,你應該明白接下來怎麼做才符合我們天武國的規矩。」花郎厲聲打斷了對話,全身的肌肉都在隱隱鼓起,雙方不過十步的距離,對普通的近身武術家而言,太過遙遠,不過,在花郎眼裡,這已經是他的攻擊範圍,雙拳懸挂在左右,慢慢緊握。

無懈可擊的自然體。

「哦,還特地讓我先手?花郎,我們都是老熟人了,別用那一套,全力攻過來,否則我會一瞬間結束戰鬥。」站在虎背上的星洛用右手食指勾了勾,下一秒,武鬥台的地面出現了一道道裂縫,花郎的笑容變得很是僵硬,「小丫頭,我可是那種認真起來就收不住手的人!」同為這個國家最頂尖的高手,花郎當然明白星洛天資過人,可是,她終究還是使用率90%的a級武修,和自己那4%的使用率差距已經是絕望性的差距,「我可是會殺掉你的!」右拳已經快速的轟擊在了腳邊的地面上,花郎突兀的出手了!

「粉碎吧,地龍千柱!」被命中的地面毫無損傷,反倒是星洛和坐騎的腳下忽然炸裂開來,平整的地面被一股巨力吸引下去,變成了凹洞,翻滾的塵煙籠罩了武鬥台上……


「什麼地龍千柱,盡取一些混淆視聽的招式名字,無聊的男人。」高台觀眾席里的童淵靠在自己椅子上,眼力強化后的他可以清楚的看見武鬥台上的一切,「可是,怎麼會這樣……那個丫頭是如何辦到的?」

看台上,也跟著響起了一片議論聲:「沒想到那麼快就結束了。」「哼,星洛那女人一直都傲慢慣了,連實力差距都不看的就上來挑戰,不是找死嗎?」「這樣一來,新的劍帝就是凌風大人了。」不少聲音飄進了花郎的耳中,可是這位體術宗師並沒有露出預期中的笑容,反而是一臉凝重的盯住前方,在那塊被自己製造的凹洞裡,星洛安然無恙的站著,左手高高舉起,托住了那頭巨大的劍齒虎,本應該是森林王者的猛獸如今乖巧的像只家養貓咪,身體蜷縮成一團不時瑟瑟發抖。

星洛扭了扭脖子,將手上的劍齒虎輕輕拋到武鬥台外,然後沖花郎挑釁的招招手,「好不容易才從邊境抓回來的坐騎讓你殺了不就虧大了嗎?」「丫頭,你剛才……」花郎不解的是自己那蠻橫的一擊竟然沒能令星洛受到任何的傷。

「哦,你是奇怪我為什麼可以擋住你的招式?難道忘記了,我過去可是在你的道場里學習過七天的,對於你流派的招式大致有一定的了解,其實,對於你的能力應用我還是很佩服的,用拳擊打地面的瞬間釋放了侵蝕爆裂,然後那份力量擴散到我腳下的時候再次回收那股力量,就可以形成吸引力令地面凹陷下去。」星洛邁開步伐,弓下身子,凌厲的殺意讓花郎的背脊冒出一陣冷汗,「我剛才說的吧,全力攻過來。」「小丫頭,你……不要後悔。」收斂起了之前的輕敵,右腳向後蹬起,身體如同離弦的飛箭衝刺上來,右拳揮出!迎接花郎的同樣是星洛的右拳。

「砰」巨大的衝擊聲,兩人的拳撞擊在一起,然後兩人分別向後退出數步,異變在這時候發生,星洛被震退的身體被一股看不見的引力向前吸引過去,進入了花郎的最佳射程,「這就是你想要見到的全力!」可想而知,這股無形引力的始作俑者正是花郎,右拳被震開的現在,他的左掌已經快速轟擊到靠近過來的星洛小腹上,「塵滅!」不少觀眾席上的武修們都看到了從星洛背後衝出了一道恐怖的波紋,貫穿身軀的一擊,恐怕那位天縱奇才的女將軍內臟已經粉碎的差不多了。

場上,變的一片死寂,星洛保持著被擊中后的僵硬,表情震驚,花郎則是慢慢抽回手,向後退出三步,惋惜的說道:「丫頭,你不應該急沖沖的丟掉性命,所謂的劍帝的確是這個國家最榮耀的稱號,假以時日,你一定可以無愧於它的得到,可是,絕地不是今天,你……太心急了。」

始終沒有反應的星洛眨巴了一下雙眼,隨後向後彎曲的身體迅速站直,用輕鬆的口吻說道:「你可真是心軟,怕將我打死,故意錯開了攻擊的位置,如果是命中心臟,使用率90%的a級武修星洛大概就真的死了。」伸手摸了摸平坦如常的小腹,照道理,那裡面應該已經被花郎的力量粉碎,可是,並沒有發生,星洛毫髮無傷的吃下了那一掌。


花郎當然看的出星洛是不是在逞強,正因為看的出來,所以之後的表情變得很是精彩。

「你……究竟……」想起星洛那句嘲弄的話語,總覺得90%使用率這個數字被她用重音讀了出來,「難道你的使用率已經突破90%了?」「嘛……誰知道呢,看你的樣子,對師父的死應該是毫不知情的,所以可以饒你一命。」話音還未落地,星洛的拳已經緩慢的貼在了花郎的額頭上,軟綿綿的一拳,看起來更像是情人間的親密動作,但花郎的心臟卻不爭氣的狂跳起來,因為這一刻,他發現自己竟然動憚不得,被比自己弱小的星洛用純粹的殺意震懾在原地,「轟,爆炸嘍~」下一秒,花郎頭猛的向後仰起,身體更是狼狽的飛向半空,衝出武鬥場,撞在了高台的牆壁上……

全場再次死寂,這一次,那些幸災樂禍的貴族和大臣們都一個個張大了嘴,沒辦法接受這樣的發展。

使用率94%的花郎像是毫無還手之力般的被打倒了,做到這件事的人竟然是使用率僅僅90%的星洛。

童淵第一時間從看台上跳了下來,來到花郎身邊。

「咳咳……」從地上爬起來的花郎沒有惱羞成怒的反應,倒是用複雜的眼神望向台上得意洋洋的艷麗女人,這裡是強者為尊的國度,任何的爭端都用拳頭來說話,自己不服氣,被打敗了,無話可說,但……

「丫頭,你到底隱瞞了什麼?」比起花郎,童淵對星洛更為熟悉,很多時候,武雲道不在國內,就由他這位槍術達人來教導這位女天才,星洛自從四年前使用率到達90%以後就沒有了任何的動靜,畢竟之後,每每提升1%,就要付出無數的汗水,還有本身的天賦。

本以為她再次進步會很會來臨,沒想到,一等就是四年的毫無動靜。

童淵這時候卻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星洛她真的沒有在進步嗎?

星洛動作優雅的伸手撣去了身上的塵土,順勢挺起胸膛說道:「童淵,這次的事情和你沒關係,我要對付的人,只有一個。」目的明顯的挑戰,所指之處正是高台上的凌風。

「哼。」低沉的哼聲,也彷彿是在輕蔑的笑,凌風腳尖輕輕踮起,然後從空中飄落到了武鬥台上,「你好像變強了,星洛。」「剛才可不是我的全力。」雙拳捏在一起,發出咔嚓咔嚓骨頭鬆動聲音,星洛雙眼中戰意昂然,「現在起,我會讓你付出代價。」「代價?不明白你為何要用如此充滿憤怒感**彩的辭彙,難道奪走了你師父的名號,就那麼令你生氣?」凌風張開右手,虛空之中,不斷有光芒擴散,最後凝聚成了一柄細長的砍刀。

「那是天命之器!」「難道凌風大人已經突破到了使用率99%?」「除了前任劍帝大人,我還是頭一次看到我們國家有武修能使用這個能力呢。」無論是看台還是外圍的民眾們都發出了一陣陣驚異的喊聲,包括哪些養尊處優的皇子們,凌風的又一次突破,對天武國而言可以說是最大的喜訊,畢竟剛剛失去了最強的武雲道,凌風的實力越是接近前任劍帝,越是能保持這個名號的威懾力。

「虎徹,便是我的天命之器。」接住長刀,彷彿沒有任何的重量,隨後,空氣變得凝重,凌風的雙眼鎖定了星洛的身體,他有自信無論眼前的女人如何進攻,都可以被自己瓦解。


「自從聽到雲道不幸戰死的消息后,我就處於難以言喻的悲傷中,終於突破了一直以來都沒辦法邁入的大門,我想,這正是雲道在冥冥之中想要我繼續替他守護這個國家。」

「是嗎?你這番話可真叫人反胃。」星洛翹起了嘴角,笑容中少了幾分溫度,「師父回國是因為接到了你的消息,路過魔羅山要塞也只有你清楚,不要告訴我龍族在那裡埋伏是一個巧合。」「你……在懷疑我?」凌風擰起了眉頭,終於顯現出了幾分不快,「星洛!我可是雲道的摯友,同時,也是天武國的戰士,絕對不會做出這種骯髒的事情!」義正言辭的反駁,就連表情也很是恰當的表達出了那種委屈和憤怒。

星洛冷眼旁觀。

「不要胡說!」「凌風大人怎麼會害死雲道大人呢!」「星洛,就算你是將軍,也不能這麼污衊我們天武國的戰士!」周圍一片雜亂的咒罵聲,並且越演越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