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林老的話完部消化掉,認真梳理了一番,王澤揉了揉頭,有些發暈。

林老中說所說的那些人,每一個都是很給他很大壓力人,而且這着只是大勢力放出來的天才,想必真正的底牌跟本就沒有動用。

“嘿嘿,你小子底牌也不少,想必要是亮出來的話,絕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林老笑了笑,雙亮放光,對王澤很期待。

王澤苦笑的搖了搖頭,並未多話。

不多時,那批材料就被下人購買了回來。

檢查了一番沒有問題之後,對林老叮囑一聲,他要一直閉關到大會開始,便一個人回到層內了。

“這小子又要閉關?”

林老吃了一驚,而後想起王澤每次閉關,都會有驚人的進步,讓他直咧嘴,很是興。,而後目光冷冽,對侍衛吩咐:“這段時間,王澤房間十米之內任何人不得踏足,否則格殺勿論!”

此時林老神色鄭重,一掃之前爲老不尊的模樣,有一種不容抗拒的威嚴在其中。

“是!”

那些侍衛鏗鏘有力的喝道。這些都在林老的必腹,久經殺場,一排人保護在王澤的房間之外,就是個蚊子也是飛不出去。

林老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笑眯眯的看了王澤的房間一眼,便緩步的離開了。

房間之內王澤將材料分成兩分,然後便赤紅晶,取了出來。

王澤心中有些滾燙有了這個東西,他的神識之力,絕對可以再邁進一大步。

而後在心中尋問曉機子那個熔鍊之陣的製造之法。

“熔鍊之陣,不算困難,以你現的神識之力,構建而出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曉機子笑了笑道。

聽着曉機子有些虛弱的聲音,王澤心中一顫,握了握拳,暗自決定以後再也不讓師傅出手了,他要變得強大起來。

“呵呵,你有這個心,爲師就很開心了,慢慢來,有朝一日我相信你會達到很高的高度。”

曉機子軟慰無比。生活了無數歲月,看透了人情冷暖。雖然老年之時,搞個肉身破滅之留下一縷殘魂的淒涼下場,但是能陪伴他的弟子身邊,見證他的一步一步變強,也是讓他非常軟慰。

而且他這個弟子重情重義,毅智堅定,讓他非常滿意。不經間,那顆滄桑的心陡然間添上了一抹毫氣,要傾盡所有將他這個弟子,培養成真正的絕世強者。

曉機子心中所想,王澤自然不知,在腦海之中仔細審視了一番,曉機子傳他的熔鍊之陣的構建之法之後,而後神識之力進入陣晶的基陣之中,開始緩緩的構建了起來。

因爲這種陣法比起聚元陣要簡單很多,再加上有曉機子在一旁,講解與教導的緣故,這一次王澤的構建,無疑是順利了很多,平常最爲繁瑣的基陣,只失敗了十餘次,便成功將之構建而出。

雖說失敗了十餘次,聽起來很多。但是對於向他這樣的新手來說,這次數還是非常少的。

要知道想當初,他構建聚元陣,就光一個基陣,失敗的次數都不下於上百次。

“不錯!”

曉機子笑了笑,構建大陣就是這樣,就算知道法門,也要失敗很多次才能摸索到一些經驗,這是無可避免的一種積累。

當然,如果神識之力夠渾厚的話,那麼上手則會容易什麼,畢竟神識之力如果達到一定境界,那麼有着一絲一毫的差距,都可以在事先察覺到,而可以避免過去。

其實王澤的神識之力,達到了玄階的地步,構建這種陣法已經綽綽有餘了,只所以會失敗,最大的原因手法的生疏和經驗的不足而造成的。

而後,第二步,排列,王澤也是有條不紊將各個材料,以不同的屬性,按照不同的排列位置,小心翼翼的卻排列而進。

那些材料的排列的點,都非常有講究,都是陣法的節點,非常之小而且很難辨別而出,稍有不堪便是前功盡棄。

“節點那是陣法的框架之所在,是支撐陣法最重要幾個點,這一步,就是考驗符師,對於陣法的認識,對及眼力是否獨到了。”

曉機子笑了笑道。

如果說,第一步基陣的構建是孝驗一個符師的耐力和手法,那麼第二步,則是考驗一個符師的眼光了,當然,也可以說是綜合性知識,因爲如綜合性知識不夠,那麼節點的判斷很容易會出現差錯,而前敗盡棄。

“嗡!”

虛空顫鳴,終於節點尋找發生了錯誤,導致了陣法平衡被打破,基陣崩潰。

王澤眼眶欲裂,差點抓狂,好不容易構建而出基陣,就這麼失敗了?

“沒關係重要,正好可以好好的積累一下。”

曉機子笑了笑安慰道。

王澤垂頭喪氣的點了點頭,惡狠狠的嘀咕了一句,小爺就不信冶不你之後,又開始了他的構建大陣的之路。

最終這個熔鍊之陣,經歷了一天一夜之後,才被他構建而出。

當然,一天一夜以他現在不算熟煉的手法,以及尚淺的經驗,能做到這步,很不錯了。

王澤也咧了咧嘴,把玩着手中的陣晶,這一次構建熔鍊之陣,雖然失敗了幾次,但總的來說還算是比較順利的了。

如果被外知道王澤只用了一天一夜,就把熔鍊之陣構建而出,絕對會驚訝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好了,熔鍊之陣,已經構建而出,接下來就是煉化赤無晶了。”

曉機子笑了笑道。

此話一落,王澤心中浮現一抹滾燙,這可是比那岩漿精魄效果還要好的赤紅晶,不知道能讓他的神識之力增長到何等地步?光想一想,就有些讓他迫不及待了。

“將赤紅晶放入陣晶之內,大陣開啓之後會自動幫你煉化,從而渡到你的神識之力之中。”

王澤點了點頭,於是按照曉機子所說,所赤紅晶取了出來,頓時一股熱浪撲面而開,溫度高的嚇人,連虛空都是發生了劇裂的波動。

這還是赤紅晶精化內斂的緣故,如果那裏面的溫度真的爆發出來,比這溫度要恐怖無數倍。

這也是爲什麼當初曉機子,不讓王澤直接煉化的原因,畢竟這可是六階赤羽鷹產下的物品,是它體內一部分精化的濃縮,以王澤現在的實力,直接煉化的話,無疑是於找死沒有區別,恐怖的溫度會直接將他燒成灰碳。

王澤退出元戒的特殊空間,盤坐而坐,最終滴下一滴鮮血讓大陣晶徹底復甦了起來。

“轟!”

大陣剛一啓動,原本透明色的陣晶,就瞬間化爲了炎紅色,而且可以看裏面有着熊熊大火在燃燒,就算是在外界,王澤都感覺到一股熱浪撲面而來,難以相像這裏面的溫度到底有多麼恐怖!

“接下來小心了,準備接受赤無晶的淬鍊吧,這個過程會讓你很爽到極點。”

曉機子笑了笑找趣道。

“不是吧,又來?!”

聞言,王澤身子打了激靈,嘴角扯了扯,看這赤元晶的恐怖的模樣,程受的痛苦明顯要比岩漿精魄那一次還要狠啊。

不過好在,他毅力堅定,快速的鎮定了下來,爲了實力的快速增長,自然要兵行險招,想要比別人跑得快,就要受一些別人吃不了的苦。

“來吧!”

王澤心中升起一股毫氣,緩緩的閉上了眸子。

曉機子面帶笑意看着這一幕,微笑的點了點頭,對於王澤的毅力他是早有領教,只要死不了,他都會啼牙堅持下去。

“嗡!”


虛空嗡鳴,而後在那陣晶之中,浮現出一滴,紅色的液體,非常的黏稠,如同玉髓一般閃動着晶瑩的光澤,但卻溫度的嚇人,讓人如同面對火海一般。


雖說王澤閉上了眸子,但神識之力早已張開,而後咬了咬牙,緩緩向那些流出來的液體包裹而去。

還未臨進,他的神識便感覺到一股灼勢,讓他的神經一下子緊繃了起來,最終,王澤決心一橫,神識之力如一張大嘴,瞬間將其包裹而進。

“噗哧噗哧!”

兩者相遇,升起了陣陣白煙,聲音刺耳之極,王澤更是身體一個哆嗦,毛孔瞬間緊繃,這種灼傷的痛苦,跟無以方表。

“收!”

王澤咬牙,在痛苦之中死死的堅持着,而後不斷將神識之力彙集而出,將那些赤紅的高溫液體,渡向自已的眉心之中。

當然,這種液體的溫度非常之高,如果接觸到眉心,那麼他的額頭絕對會第一時間被灼傷,因爲而斃命都有可能。

所以,在液休即將進入眉心的那一段距離,爲了防止意處發生,他的神識在其表面裹上了厚厚的一層,如同是在保架護航一般,小心翼翼的將之渡進了腦海之中。

赤紅色的液體剛入識海,頓時一股熱浪撲面而來,讓得特殊的空間都是發出微微的波動,它非常之小但卻像是一座火山,讓人悸動。

“嘩啦啦!”

那一泉汩汩黃金色的液體,發生了劇烈的波動,如同沸水一般,在嘩嘩的冒着水花,同時還升騰起一股股白色的霧氣。

此時王澤的整個頭頂,都是在嘩嘩的冒着菸絲,如同一個煙囪一般。可以想像他在承受着什麼樣的痛苦。

“煉!”

王澤煞白的沒有一點血色,嘴辰乾裂,額頭之上大汗如雨,低喝一聲,眉心之處神識之力翻涌的更厲害了,而後一縷縷如同一條小溪一般,將腦海之中懸浮的那些紅色的液體,全部裹起。

他的神識之力,宛若是在接受一種特殊的烘烤一般,沿着那團液體緩緩而進。每一炙烤一次王澤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神識之力,比之以前更加沉凝了幾分。

而且那些赤紅色的液體在與神識之力每次接觸之時,不但使得他神識之力更加沉凝了起來,而且還會逐漸融入這神識之中,讓其緩緩壯大着。

不多時,那一縷縷原本呈透明色的神識,在經過滾燙的液體之後,如同是被染上了一層紅色一般,非常奇異。赤紅如血,而且還閃爍着一股股明滅不定的火光,如同一團岩漿在流走。

就這樣,神識一縷接着一接,有條不紊的在接受着那團赤紅色的液體炙烤與融煉,而那團赤紅色的塗體,也同樣是源源不斷的從陣晶之內被渡出。


等到所有的神識之力,全部都引淬鍊一番之後,王澤的識海之內那些赤紅色的神識,如同一條條赤紅色細蛇一般,在池子之中沉沉浮浮,更像是一座火山口,噴灑着岩漿,升騰起一股股的白色的煙氣,嚇人無比。

此時王澤臉色通紅無比,口鼻之中都是在冒煙,氣息變得萎靡不振,如同一個死人一般,若不是還能夠察覺到他一點微若的呼吸,已經跟死人一樣沒有一點區別。

將這一幕盡收眼底,曉機子搖了搖頭。這也沒辦法,實力想到進快提升,也只有兵行險招,雖然很危險,但若是成功了,那麼好處也是非常之大的。

“啪!”

一聲破碎的聲音響起,那陣晶之內赤紅晶終於是煉化完畢,而且剛好的陣晶的能量也是在這一刻全部消耗,沒有能量的支撐,陣晶四分五裂,化爲了齏粉,簌簌的墜落而下。

此時王澤別說是頭顱了,就是全身上下,都是通紅的嚇人,如同燃燒的炭火一般。在閃爍着明滅不定的火光的時同,甚到連他身體的五臟六腑都可以清晰的看見,這一幕格處的可怖,如果被一些膽小的看到,絕對會嚇得臉色蒼白。

他現在就是處於這個階段,只要體內那些神識之力,能夠成功煉化完畢。他就可以浴火重生,神識之更進一大步,而若不然,那麼便是身死道消,化爲焦炭。

畢竟這可是六階兇禽的一部分精化,哪是一般人可以煉化的?而且王澤如今不過只是一個翻雲境的人而已,差距的太大了,雖然只是一部分精華,也不是他這個等級的可以消受的。

在還多虧了曉機子用了熔鍊之陣來加以煉化,無疑於是多了一層保險。但即使如此,如搞得如此狼狽的下場。可以想像,若是他當初直接煉化,那麼毫無疑問,現在已經成爲一堆灰了。

“六階蠻獸的精華,就看你能不能堅持下去了。”

曉機子握了握拳。

實力的晉升,循序漸進纔是正軌,而若是依靠一些特殊的物品,那麼就會存在一定的風險,這個世界是公平的,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讓你吃了沒有任何隱患就可以直接晉級的。

無論是王澤當初吞食寶藥,還是吸收內丹,雖然這樣可以大大節省了修煉的時間,但是衆所周知,那麼隱患就是境界不穩,對於以後衝擊更高的境界,會有一定的影響,而若是長此以往下去,會形成一種惡性循環的堵塞,導致一生都原地踏步,這樣的例子都隨處可見。

所以說這個世界很公平,即將是他想要得到赤紅晶這種東西,也是要經歷一定的危險,才能化繭成蝶.

就這樣,時間在一天一天的渡過,王澤仍舊沒有化醒的跡象,可以看到他的身體,也是一天一天的在縮小,如現被擠幹了水的海綿一般。

等再過了五天之後,他更是瘦的如同皮包骨頭,從頭部都可以看到他的頭顱蓋的模樣,不過還好,那微微跳動的心臟,仍舊說明着他還有生機。

終於在等七天之的之後,這種狀況開始變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