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封,難道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嗎?”天原子絕望的看着從遠方追來的劉封,放棄了逃亡,站立在原地,嘶聲裂肺的喊了起來。

“這副身體,留着還有用處。”劉封面部表情的走到他的身邊,一指點出。

天原子宗師高階巔峯境界,雖然是煉神流,但是精氣神三者渾然一體,本體氣血和鍊師元氣也絲毫不弱。

他大喝一聲,雙手之中,便是同時出現了兩把閃爍着綠色寒芒的匕首,快若閃電的往劉封身上刺了過去。

然而劉封這一指點出,整個空間都被壓迫,發出了滋滋滋的聲響。

天原子的一切動作,都在滋滋滋的聲音中變得緩慢之極,似乎如變慢了無數倍的慢動作。

“僅有一抹本我意識,甚至連掌控身體內的力量都做不到,又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劉封冷笑着,一指點中其眉心。

精神力爆發而出,穿透了他的泥丸,直接就把最後的一抹本我意識也完全滅殺。

失去了本我意識,天原子的身體機能開始迅速的流失,氣血、元氣都無法固守在竅穴之中,會在短時間內就渙散。

劉封的身前,卻是突然走出一個人形。

這人形只有不到一個拳頭大小,然而卻是比例協調,完美無缺,長相和劉封一模一樣,正是劉封的陽神分身。

陽神分身,已經能夠凝聚成爲實體,不再和精神力一樣虛無,而且這是以劉封本身的氣血所構造,可以和劉封完美融合一處。

不過此刻,陽神分身一出現,卻是立即就飄到了天原子身前,然後如同虛幻一樣,慢慢融化,一點點融入到了天原子的身體之中。

到陽神分身完全融入天原子的身體中後,又過了數息時間,天原子原本流失的生命機能便是突然停止,而後,一股更加磅礴的生命氣息涌現了出來。

天原子睜開了眼睛,緩慢的活動着手腳,熟悉而來這具身體之後,便走到了劉封的身邊。

不論從外表還是行爲動作,修爲境界哪方面看,他依舊是天原子,然而實際上,這副身體的主人卻已經換成了陽神分身。

這是劉封晉升到宗師境界之後,才掌握的陽神分身一大妙用,可以把任何身體作爲寄體,成爲真實的掌控者。

劉封眼中露出一些精芒,對於後續的事情,他已經有了兩手打算。

尋找九劫的線索,這件事情,不得怠慢。

同樣的,李家的人,也必須攔截,不能讓其安然的進入到莽大陸,打亂自己尋找九劫的計劃。

“這具身體,已經具備了在飛龍大陸也可以橫行的資本,最重要的,是日後我進入明王大陸,這具身體還會起到無窮妙用,要好好保管纔是。接下來,我和分身,便可以分頭行事。”

劉封念頭一動,有了決斷,本體和天原子陽神分身分路揚鑣而去。 之前林東也把一些煉製獸靈丹的其他材料留了下來,就差這個無花果,卻不想在這裡碰到。

「運氣不錯,回頭兒找一個煉藥師把獸靈丹煉製出來。想來現在林豹的實力已經是突飛猛進了。這獸靈丹對他正好有用。」

打定了主意,林東沖著之前那抹迅速消散的身影疾步追去。

那抹身影的速度算不上太快,或許是因為這彎彎繞繞的路的緣故。沒一會兒,林東便看到了他的身影。

那人也是感覺到身後有人追蹤,看了一眼。不過見到林東身上那藍色的光罩后,不由暗罵了一聲晦氣。

刷!

隨著林東將九身幻步提升到了極致,第五層幻身作為支點,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度出現時已經是擋在那人的身前。雖然是沒辦法和陳超他們那鬼魅的速度相媲美,不過追上這個傢伙倒是沒什麼問題。

「小子!你別擋道!現在老子奈何不了你,等出了這裡!老子一定把你肢解!」

只一眼,這人便看出來林東的境界,和自己這個半步化靈的修士比起來,差了太多。若不是有保護罩的緣故,一根手指都足以殺掉他。

不過對於這種威脅,林東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雙手向前一伸,語氣平緩的說道:「讓我走可以,把東西交給我。否則你走不了。」

「小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人臉上閃過一抹陰沉,低低的說道:「這裡不是你這個實力的人能夠玩兒的起,我奉勸你一句。抓緊時間離開這裡,否則出了這裡,就是天王老子也難以救你。」

「行了,別廢話了。」林東發出了一聲無奈的嘆息,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既然你不給,就別怪我硬搶了!」

說罷,林東整個人向前一步,勢大力沉的一拳轟然落下,夾帶著石破天驚的氣勢。

本來這人並沒有將林東當成一個人物,不過看到這一拳,眸中也閃過了一絲驚駭。但這抹驚駭也只是一閃而過,他相信,若不是林東有護身符。以他的實力來說,殺掉林東仍然是易如反掌。

「小子!今天先饒過你,不過這事兒我記下了。等出了這裡,老子一定要你好看。」

說完,這傢伙竟是直接掉頭離開。他可沒有膽子去接觸林東身上的保護罩,否則死的一定是他。



「是嗎?」

林東嘴角劃過了一絲笑意,額頭上紅光大盛,體內戰之符文瘋狂的運轉,隨手向前一指,輕聲說道:「混戰。」

一道紅色的波紋自林東的指尖擴散開去。當波紋波及到那人身體之時,突地!那人的整個身體倏然一頓,就彷彿被施展了定身咒一般。

再度轉回身時,眸中滿是戰意,充斥著血紅之色。隨即竟如一支利箭一般直衝向林東。

自然,林東不會還手,而是一臉微笑的看著有些被戰意催發的有些發狂的敵人。

砰!

數秒鐘后,當林東輕鬆的將那人的儲物戒指和斷手收入囊中。目光再度跳轉四周,自己這一路追來,竟是已經到了12號房,也就是最末尾的房間

「之前好像聽那個老者說過12號房裡面的東西已經被人拿走。」

林東正欲轉身離開,突地,腳步一頓。再度盯著這12號房的門派,有些出神。

「小子,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這七大宗派所給的東西真的只是那些靈丹,靈技或是一些珍奇之物那麼簡單嗎。」

「不是還有朱靈果嗎?」

林東緩緩的搖頭道:「我總覺得不是這麼簡單。朱靈果確實厲害,但七大宗派的聯合寶物只要朱靈果這麼一點兒好像是有點兒說不過去。」

「那你小子怎麼想?難道還能隱藏個什麼厲害的功法秘籍之類的嗎。就算是有,你小子現在身上的天蠶訣,光是這下位面誰又能比的了。」聞言,林東的眼睛突然一亮,猛地轉過身推開了12號房的大門,不顧魂祖在腦海中鬱悶的叫聲,開始小心的翻騰著房間的每一個字跡。

所有房間的構造都是一樣的,唯一的擺設就是正中的一張木桌。

林東的目光一點兒不落的掃視在每一個方位,眸中精光閃爍。

「沒有,這兒也沒有……難道真的是我猜錯了?」

良久,林東有些頹然的坐在地上,面前正是那張木桌,喃喃自語道:「可能是我多想了吧,這七大宗派就只有這些寶物那麼簡單。」

說罷,林東正欲站起身。突地,腦海中魂祖的聲音再次響起:「小子,我想你這次可能是正確的。」

「什麼?」

林東猛地一頓,飛快的問道:「難道你發現了什麼?」

「你看這木桌腳的內側,是不是有一個字。」

「字?」

豁然,林東一把將木桌拿起,這看起來極為厚重的木桌在林東的手中仿若是空如無物那麼輕鬆。不過,林東的深情在看到木桌內側的時候,豁然一頓。

正如魂祖所說的,果然有一個字,極為不顯眼的刻在那裡,那印記就彷彿是用石頭輕輕的劃過。若不是仔細看,就像是小孩的塗鴉一般。

不過饒是林東看到了,此刻也不由的有些疑惑:「這字……」

這字林東不認得,甚至可以說看都看見過,完全不是他們這個世界的通用文字。

馬上,魂祖嚴肅的介面說道:「小子,看來你真的是有大氣運的人。這是婆娑字,一個非常隱秘的種族特有的文字。」

「婆娑字?」

「恩。」一向是嬉皮笑臉的魂祖看到這個字的時候,語氣竟是出奇的嚴肅,隨即說道:「說到婆娑字,就不得不說一個種族,婆娑族。相傳婆娑族的出現是在這天地初開之時,那個時候還沒有上位面與下位面之分。有的只是一個個種族。而婆娑族就是其中極為強橫的一個種族,不管是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戰力無窮。這麼和你說吧,哪怕就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打個噴嚏都能弄死千八百個你們這未免的最強者,靈嬰修士。」

「什麼?」

聽到這話,林東不由的大為吃驚。按照魂祖這麼說,那這婆娑族豈不是能毀天滅地了嗎。

沒理會林東的震驚,魂祖繼續說道:「據說婆娑族之所以這麼強大,完全是因為他們掌握了一種秘法。一種可以讓他們直接和這個世界主宰直接溝通的秘法,當然,這種強大的秘法在當年已經失傳。不過後來婆娑族的人根據這秘法改編為一部威力不俗的秘法,名為死亡三指。」

「死亡三指?難道隨便兒指一指就能殺人於無形嗎?」

出奇的,對於林東的話,魂祖沒有冷嘲熱諷,而是嚴肅的說道:「說起來差不多。這死亡三指,分別為三個境界。一指人,煙消雲散。二指地,地陷山斷。三指天,天崩地裂。足以可見這死亡三指的威力。」

「這真的假的?」饒是林東再好的心理素質,此刻也被魂祖的話震驚了。

「真假不論。不過在當年,有一個突然殺出的陌生人,就是憑藉著死亡三指的第一指,將整個上位面攪了個天翻地覆。而且那個人相信你也認識,就是把我們九個殺死,封印在天蠶訣。那個機械玉的主人。」

「是他?」

林東幾乎是驚叫出聲。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這裡隨意碰到的一個字竟然與那個神秘人有關係。

「小子,現在還不是多說這些的時候。現在的首要問題是,這婆娑字即便是在上位面都極少會出現。如今竟然出現在了這裡,不得不說這是你的一個莫大的機緣。去看看其他的房間,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每一個房間應該都會有一個這樣的字。說不定就能組成一套口訣。」

聞言,林東的心中一陣的激動,難不成在這裡自己有可能會收穫死亡三指的功法?

一想到這裡,林東便馬不停蹄的轉頭回到一岔口的1號房從頭查起。

「我說老傢伙,你怎麼會認識婆娑字的?你不是沒見過嗎?怎麼會認識?」

「恩,當年我也是無意間翻閱到了一些資料。雖然認識的婆娑字不是特別全,但基本的沒什麼問題。不過這婆娑字我認識是認識,可是在上位面根本就沒有聽說過有誰是修鍊婆娑族的死亡三指的,除了那個神秘人。這裡為何會出現,倒是一個很費解的事情。」

說話間,林東將一岔口,一號房的木桌全部都查看了一番,如兩人所猜想的一樣,每一個房間都有一個婆娑字。

一連翻滿了前四個岔口的所有木桌,一共48個婆娑字已經隱隱約約有了一個雛形。

「小子,這次你真的走了****運了。雖然不是死亡三指的修鍊口訣。但卻是婆娑族的一套極為厲害的靈技秘法,名為逆天指。雖然口訣還不全,但依稀來看。如果你能夠修鍊的話,橫掃同境界的對手玩兒一樣。重要的是,此指一出,天地變色。就算是高出一個境界的化靈修士,你也不用像之前用出戰無不勝時那麼狼狽了。以你的實力,應該能發揮出兩指。」 說罷,像是印證了風清揚的話。顏峰突然揮了揮手,立時間,他那邊兒的所有人竟是向後退了一步。而顏峰則是雙手環胸,一副不再參與的樣子。


雖然早就猜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不過看到這一幕,還是讓不少人心裡倒吸了一口涼氣。

顏峰的退出,豈不是代表著陳超真正做到了一家獨大的局面,在整個試煉林無人敢觸其左右。

「好了,既然事情已經結束了。那咱們是不是可以開門了?」

楊志安踏前一步,臉上依舊是掛著賤賤的笑容,絲毫不覺得周圍的目光不懷好意的鎖定在他的身上,

陳超目光中冷光一閃,聲音也隨之清冷下來:「你以為這裡還有你的事兒嗎。楊志安,我奉勸你一句最好是現在離開,然後躲在七大宗派其中一個宗派里,不要出來。否則我必殺你。」

「嘿嘿嘿。」楊志安繼續一笑道:「我說超哥,我要是現在就走的話,豈不是浪費了我身上的保護套了嗎。別激動,你想殺我我不反對。但現在,既然你們不開,我就不客氣了啊。」

說罷,楊志安大刺刺的向前一步,在陳超一行十數人憤怒且畏縮的目光下,一手伸向了房間的門把手。

沒辦法,楊志安有保護套,就算是這裡最強的陳超也不可能對他怎麼樣。

「楊志安!」陳超突地一聲冷哼,低聲咆哮道:「你可想好了!這朱靈果只是能提高你對天道的感悟,並不能增強你的本身實力。就算是你拿到了,我保證!你絕對不會活著出去這試煉林!」

「呀哈,威脅我?!」

楊志安的臉上依舊是無所謂的樣子,隨意的揮了揮手道:「陳超,你應該是了解我的。我這個人別的不行,就是這個臉皮還可以。我管他能不能活著出去呢,先吃了再說吧。嘿嘿嘿~」

「你!」


咔嚓!

隨著楊志安用力的扭動,突地!一聲清脆的聲音清晰的響徹每個人的耳邊,也在這瞬間將每個人心底的那根心弦提升到了極致。

陳超的臉上閃過一抹陰狠之色,這朱靈果他是志在必得。楊志安碰不得,那就讓人堵住他,等出了這窺寶閣在找他算賬。

然而,就在這安靜的時候。楊志安的臉上卻輕咦了一聲,因為門把手能夠轉動,可是他卻推不動,彷彿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座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