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也真還是與藥材有關,但不是來收購的,是來問種植得怎麼樣,我也沒有明說,因為關係到空間的事,只是含含糊糊的告訴他,還可以,等收穫了就會給他消息。

李老闆聽我這麼一說,心裡就想肯定是沒有種植好,野山參哪有這麼容易種,要是容易的話,遍地都是種人蔘的了。

這事關係到我空間的問題,我肯定不可能說得太清楚的,他要誤會就讓他誤會去吧,反正我這邊已經種植好,到時我能拿出人蔘來就行了。

最後我才知道了他們來的真正目的,李老闆通過李偉了解到我是個道士,而且也知道了我的本事,就想他那六歲的孫子拜我為師。


這個讓我覺得有些難辦了,首先人我沒有看過,也不知道怎麼樣,再說我現在也才十八歲,怎麼就收徒呢?

我在心中想著如何拒絕的事,李偉則說乾脆先見一下來,不過我確實也不知道如何去拒絕,主要是因為李偉的關係,如果是其他人的話,我肯定是一口拒絕了。

雖然師兄也沒有明確說過不讓我收徒什麼的,但我覺得我現在都還小,怎麼帶徒弟呢,而且我也一天到處跑,不可能帶個六歲的小屁孩一路到處跑吧。

我也不知道李老闆是怎麼想的,才六歲的孩子就讓他來跟我學道,現在的人想法真的很是奇怪,我也沒有想過我自己就是六歲多開始學道的。


既然李偉說見一下孩子吧,那我就先見見吧,再想個辦法拒絕就是了,可我真正見到孩子后,還真想不出來拒絕的話了,反而還收下了這個徒弟。

李老闆一聽我同意先見孩子后,就立急起身拉著我們向外走,生怕我會反悔似的。

到了李老闆的家后,我也見了那個小孩,但是一見到就讓我感覺到奇怪,這小孩身上沒有一絲的陽氣,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我讓李老闆把孩子的生辰八字給我。

接過生辰八字后,我一推算,我就開口問李老闆:「你們真沒有搞錯孩子的生辰八字,確定是準確的?」

李老闆和李偉見我如此問,心想肯定有怪,這裡面,而李老闆是知道自己孫子情況的。

得到李老闆的肯定回復后,我心裡是十分的詫異,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見,按照小孩的生辰八字來說,這小子應該不是人間的了,也就是說這小孩應該是個死人,而且還應該在生出來的那刻就夭折的,可現在卻活得好好的,如何不讓人感到驚奇。

我當時也沒有說什麼,這種情況我能向誰說,我也沒有答應說收與不收,我得先問下我師兄來,主要是這種情況太怪異了,反正我學道這麼多年,不管是從書上還是另外的都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我謝絕了李老闆的留飯,立即就返回了家中,然後就給師兄打去電話把遇到的事給師兄講了,師兄聽得是半天沒有說出話來,也不知道這種情況怎麼處理。

師兄第二天一大早就來到了縣城,要和我一起去看一下那孩子,然後再做決定。

我和師兄去見孩子的時候,孩子父母也在場,我乾脆就讓師兄見孩子,我拉孩子的父母到另外一邊去聊了起來,我對他們沒有任何的保留,直接說起了孩子的事。

孩子的父母聽后,也覺得這事不可思議,但說出來了一件事,就是孩子是在醫院出生的,同時出生的還有一個女孩,但那個女孩才是真的夭折了,從娘肚子里出來還沒有來得及哭出來就死了。

難道那女孩替這個孩子死的?他們一樣說我就是這種想法。

我按照這生辰八字算了一下女命,結果是大不一樣,但沒有父母的生辰八字,現在是看不清楚這事情的背後到底是什麼原因了。

師兄在看過小孩后,決定讓我收下這個徒弟,但必須由他帶回山中呆一年,也就是小學前他必須在山中和我師兄過,不能回家來。

我知道師兄的意思,一是在山中好好的鍛煉一下孩子,二就是想通過一年的時間,看能不能把孩子的事情給弄清楚。

孩子的爺爺及父母見師兄同意讓我收徒后,很是高興,立即就讓孩子給我磕頭認師,既然要收徒,我也不會禮讓這些的,就讓孩子磕了三個頭,叫了聲師父,並敬了茶。

這只是簡單的拜師儀式,我相信師兄回去后肯定還要經過正規的入門的,所以我也沒有過多的要求。

拜師后我指頭師兄說,他以後就是你師伯,跟為師一樣,你過去磕三個頭,然後也敬茶。

孩子叫李陽,他的父親叫李明俊,在拜師后,我也把一些情況給他們家講了,我也不希望收個徒弟以後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所以就乾脆把有些事說在了前面。

中午在李家吃了頓飯後,讓李陽的父母給他收拾了行裝,然後就先回到了我縣城的家。

回到家后,幾個人看著我帶著李陽回來,都知道我這次是收徒弟了,幾個人都恭喜著我,我也不知道之有什麼好恭喜的,我也給李陽介紹了一下裡面的人,讓他叫秦胖子叔叔,了凡就只有稱大師了。

而介紹到何幻珊的時候,秦胖子直接說,這個就是你的師娘,你要先過去磕頭的,李陽一個六歲的孩子,哪裡會知道那麼多,立即放下東西就過去磕了三個頭,甜甜的叫了聲師娘,弄得何幻珊是一張大紅臉,我直接起身就給了胖子一腳。

「李陽,你別聽死胖子的,那位是你姑姑,你以後叫姑姑就行了。」

幸好師兄把李陽帶上山去一年,不然在這裡的話,不知道會被秦胖子給帶成什麼樣。

不過按照師兄的話說,我當了便宜師父了,我則反說師兄,要不你收徒弟好了,我剛好當師叔得了。 下午我把李陽給叫進了房間,單獨的給他講了一些規矩,讓他上山的要聽師伯的話,好好跟師伯學東西。

我也知道師兄上山後會怎麼樣對他,也就是我那個時候學道的翻版,我也在擔心這孩子上山後能不能吃苦,畢竟是城市裡面長大的孩子。

第二天天一亮,我和師兄就帶著李陽回到山上,簡單的給李陽舉行了入門儀式后,就算把李陽託付給了師兄,我順便回了家看了下父母和妹妹,見沒什麼事我又返回的縣城。

我心裡牽挂著天然呆的事,進空間竟然沒有找到他,也不知道有什麼事。

回到縣城后我就立即回房進了空間,進入空間后,天然呆仍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出現。

不過在房屋的前面出現了一個小水池,難道天然呆在忙著挖水池,還想著養魚?看到突然出現的水池我也就放下心來了,至少證明天然呆沒事。

不一會兒,天然呆一身泥的出現在我的面前,總算是看到人了,這下也該放心了。


看到天然呆那樣子我就想笑,渾身是泥,只有兩個眼珠子在滴溜溜在的轉著。

「你在幹嘛呢,天然呆,怎麼把自己弄得渾身是泥。」

「那個唐氏說在裡面弄一個小水池,然後養魚,種荷花,很不錯的,我們就開始挖水池。」

當真挖水池養魚呀,還荷花,我看你去空間裡面哪裡找去,又得需要我給你們弄種子吧。

「你挖個水池也沒有必要把自己弄得滿身都是泥呀。」

原來昨日我進來的時候,天然呆帶著一蛇一人跑到深處去了,說去巡邏一下個空間,看看裡面的情況,就沒有聽見我的叫聲,人蔘已經收穫了一季了,據天然呆講,收穫的人蔘也相當於外面的五十年的。

我覺得是年份還是少了點,就讓天然呆不要收這麼早,讓他全部達到百年時才收穫,可以單獨弄點年份更久的。

天然呆則問我看沒有他給我的《道德經》,那可是好東西,我藐視了他一眼后,覺得《道德經》我都能背了,我還不知道么。

見沒有什麼事,我就帶了幾支人蔘出了空間。

人蔘我先不著急處理,這樣我也不好說清楚出哪裡來的,而且還是五十年的,這樣拿去給李老闆的話,很說不清楚,就乾脆先自己用,我準備下次回去的時候給父母帶支回去。

既然天然呆叫我看看他給我的《道德經》,那我翻出來看看吧。

取出書來,看著天然呆扭扭捏捏的字,心裡感覺到好笑,還真是難為他了,這麼厚一本《道德經》,寫下來也要幾天時間吧。

翻開書後,看到裡面的《道德經》和我們平常看的不一樣,不是說內容不一樣,這本書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註釋,我也不知道天然呆是怎麼做到的,這些註釋是從哪裡來的,是他領悟的?

我靜下心來慢慢的觀看,覺得他的註釋確實很經典,也更深層次的領悟了《道德經》,對道的參悟更徹底。

有道無術,術尚可求。有術無道,止於術。

道是內心的境界如禪,術為外在的修為如武學。道是術的基礎核心,術是道的外在表現,有道才能成就更高的術,有術無道只能是普通的人。道為本質,術為表象,道心不變應萬變,術可千變萬化。大覺者,洞悉世界瞬間變換,輕易的順變應變,卻符合事情的邏輯規律,這就是道術的體現,所謂的道法自然來。

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則是道產生的道,一即是道,道又產生了二,二即是陰和陽,有陰和陽后就產生了變化,即為三,陰和陽再產生世間萬物。

人生看似是一個生老病死的過程,其實就是物質的陰陽表現,在世時為陽,死後為陰,陽極生陰,陽至生陽,世間變化無窮,而又遵循著道。

悟道,即是感情自然中事物進行的軌跡,觸摸那看不見摸不著的道,比如風刮過來是有一定的軌跡,而悟道就是去捕捉其中的軌跡,發現其規律,某一天你參悟透了風的軌跡和運行規律后,你就成就了其中的一條道了。

術只是道的一種表現,也就是運用了道的規律,領悟了高深的道后,術才能更加的豐富成長,當領悟了風的運行規律和軌跡后,我們就可以運用風的能力,而運用風的能力就是術。

看來天然呆,對《道德經》的理解,參悟真的是達到一個很深的深度,我們都太膚淺了,都只停留在了文字的表面。

我現在被這本註釋后的《道德經》深深的吸引住了,對於悟道也有了一個更高的認識。

「常有欲以觀其竅,常無欲以觀其妙。」人們帶著yuwang的目的去觀道,有yuwang即有自己的認識、知見去觀察道,而人的知見是有限的,觀見的只能是自己知識見解的道,而不是本身的道。但一個人如果沒有yuwang的去觀察道,就沒有偏執,沒有抵觸,只有容納接受,這才是正直的悟道,道才會融入到觀察者的身心或者說是觀察者的身心融入到道中,也就是合一,同於道,合於道就是悟道。

悟道其實就是去發現自然事物發展的規律和運行的軌跡,體悟世間萬物,感悟眾生心即是也。

道看似玄,其實也就是在我們生活當中而已,世間處處都是道,只是怎麼去參悟,這才是我們需要做的。

我現在修行的只能說是小道,而且只是一些膚淺的道,根本就沒有融入到真正的道,都是在走別的人路,師門的傳承也好,別人的註釋也好,那都是別人感悟出來的道,真正修道就得走自己的路。

每個人的見識都是不一樣的,領悟出來的道也不是一樣的,可借鑒但不可照搬。

現在看了這本《道德經》,我對道的認識又不一樣,對悟道的領悟又深了一層,可以說,現在我才知道怎麼去悟道了。


當年張三丰為悟太極,世人就認為他當時瘋癲,哪知他當時只是一種對道的領悟,瘋癲結束后,就立即創造出了太極來,何不是一種悟道的表現。

我沉浸在書中,也不知道外面的天日,如果不是何幻珊叫我吃飯時,我也不知道天已經黑了下來。

看來世人對《道德經》的認識還是不夠,很多人認為自己從中獲得了道術,卻不知道真正的道術是什麼,當年老子留下《道德經》,而騎青牛退隱,說了一番話,「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不知道有幾個能真正懂得了。

當年老祖攜《道德經》入青城山,然後開宗傳道,傳的也是自己領悟的道。

天色已暗,秦胖子這段時間很少回來了,晚飯時就我們三人,了凡是天天吃素的,我也不知道他身體能不能受得了,按他的說法就是出家人不殺生。

可我的理解不一樣,殺生也是為了放生,動物有生命,難道植物就沒有了么,素菜也就是植物,一樣的有自己的生命,再說你不吃怎麼能保住自己的生命,所以我覺得殺生也是為了放生。

但是這話我沒有和了凡爭論過,我也由得他去了,他不吃就不吃唄。

在晚飯的時候,何幻珊說她考警察的事基本上算是通過了,最近可能就會通知了吧。

我想這也算是好事了,孔力肯定在中間使了不少的力,對於孔力我還是比較認可的,自從那場道場救下他母親后,就一直把我當恩人一樣看待,我有什麼事他都儘力的去幫我辦,其實我也不需要他這樣做,只是希望大家能作為一種好朋友的關係即可,有什麼事大家相互照顧幫忙。

何幻珊的事定下來后,我心也放下了,等通知后就告訴他大伯他們吧,我當然是要請孔力他們吃頓飯表示感謝的。

我很想與了凡說一下今天的心情,想打聽一下他們的參禪是否與我們悟道一樣,但話臨到嘴邊,我還是沒有說出口來,我覺得這種事也算是隱密的,不是很好的朋友或者師徒關係,參禪悟道的事是不可隨便講的。

但可以論道,也就是說說自己所領悟的道,但了凡是和尚不是道士,和他論道也論不到一塊去。 在看《道德經》后,我覺得自己以前都不能叫悟道,只是在學道,也就是按時師門的傳承在依葫蘆畫瓢而已,繼續傳承,卻沒有自己的思想。

現在我才恍然大悟,道是靠自己來領悟,自己來參透的,而傳承只是一種幫助的手段,提供一些引路的方法。

不管是山中清修,還是人間遊歷,都只是悟道的一種方法,大道三千,每個人的道也不一樣,方法又何其一致呢。

自從開始看天然呆給我的《道德經》后,我是天天捧著書看,一日比一日著迷。

一日,何幻珊叫我說青城山來人了。

我心裡想,這海昌師兄怎麼又來了,上次不是已經說清楚了么,還來幹什麼呢。

來人正是青城山的海昌師兄,我出門來時他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等我,旁邊放有一黃色錦盒。

我讓何幻珊泡了茶后,就坐下與他交談了起來。

海昌師兄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說奉師命,下山來給我們送東西,但是什麼東西他也不清楚,說完就把旁邊的錦盒送給了我。

我肯定不會平白無故的接受這個錦盒,不管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海昌師兄見我不伸手接,就在尷尬了起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保持著雙手遞過錦盒的姿勢。

「海昌師兄,上次我和師兄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本是一門,只是我們這一脈的下山已久,現在習慣難改,這師伯送的東西我們不敢收,請你帶回去,替我謝謝師伯了。」

「師弟不必多禮,師父讓我們下山來送,肯定是有道理的,還望師弟收下。」

我不明白師伯這樣做的道理是什麼,第一次來邀請不成,現在改為送禮了。

我還是沒有接過錦盒,不過我讓海昌師兄打開先看了來,裡面是何物,如果是普通物件,我也不想太為難海昌師兄,只是他回去的時候,讓他帶禮物回了師伯則是成。

海昌師兄推辭不敢打開,那我就來打開吧,當然我給海昌師兄說明了,我只是打開看看,並不代表我就收下了。

打開錦盒后,我們兩人都是驚呆了。

錦盒裡內黃綢為內襯,內裝玉印一枚,玉白如雪,方形。

取出后仔細觀察,玉印長寬皆為二寸半,厚七分,篆書雕刻六個大字:陽賓士都功印。

陽賓士都功印為天師老祖親用印,當年老祖在青城山創建二十四治,陽賓士為天師駐地,都功是由天師親自領,故大印為陽賓士都功印。

此印道家的主要印章,也是主要法器,為正一道宗壇的鎮壇這寶,剋制鬼神的大法器,歷代的天師都必親自收藏,凡上書、符籙都是必用此印。

眼前的這枚也就是當年天師老祖升天後,留給青城山作為歷代掌門人物的用印,也就是掌門的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