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爾雅娜斯的一翻話,讓易寒和厄帕俄斯兩人終於明白她的做法。又過了好一會兒,莫伊萊的卡戎向着三人走了過來了。

“希爾雅娜斯姐姐,還有易寒大哥和厄帕俄斯爺爺,真的很感謝你們!”莫伊萊道。

“既然莫伊萊妹妹你都叫我一聲姐姐了,這也只是小事,你不用太介意的!不過,你們想好了去哪裏了嗎?這裏的周圍都是神獸,我還真不放心你們!”希爾雅娜斯。

“姐姐,其實不是這樣的,這些神獸並不是因爲它們自己的意願來攻擊我們的,它們都是被人控制的!”莫伊萊咬着牙齒,恨恨道。

“哦,這是什麼意思?”希爾雅娜斯問道。

莫伊萊道:“昨天,阿瑞斯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然後他突然在天空咆哮了一聲,所有的神獸幾乎都向着他的方向移動,不僅如此,甚至連一些神明,也一樣,他們的同一標記就是表情呆滯,瞳孔變成了紫色,不管我們怎麼阻止也沒有用!阿瑞斯的長槍突然指向着沒有受到控制的神獸和神明,那受到控制的人和獸,根本不管對方是誰,瘋狂的攻擊起來!不過,最讓人驚訝的是阿瑞斯的實力,他只是一人,面前我和哥哥兩個人,但是我們兩個卻被他擊傷了,我們懷疑他的實力也是和我們大哥修普諾斯一樣,都是來自於主神,只不過,不是戰神,而是冥神哈迪斯!”

“想不到你們也遭受到阿瑞斯的攻擊!”希爾雅娜斯突然道。

“也?難道姐姐你們也……”莫伊萊驚訝道。

希爾雅娜斯打斷了她的話,憤然道:“對,阿瑞斯把我們帶到了戰神殿,但是那個戰神殿卻被下了禁制,當我們都被禁制消耗了大部分體力的時候,阿瑞斯突然向我們發動了攻擊,幸好最後我們被人救了!”

莫伊萊的臉上一絲喜悅一閃而過,不過很快就被她掩飾了過去,她道:“那姐姐你們打算怎麼做!”

希爾雅娜斯道:“阿瑞斯也是我們的敵人,但是現在他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所以我們需要你們的力量,一起來對抗阿瑞斯!”

“好!我們答應你!”莫伊萊道。

“等等,小妹!”在莫伊萊的身邊,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卡戎突然道,“他們可是殺死大哥的兇手……”

“哥,你原來不是答應過我,不會去報仇的嗎?”莫伊萊打斷了卡戎的話,道。

“可是……”卡戎還想說什麼。

“別可是了,哥,你難道沒有看到大哥的樣子嗎?雖然他的外表還是和以前一樣,但是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大哥了,所以我們根本不存在報仇的理由,如果真的要報仇,我們應該去找死神!”莫伊萊有點生氣的看着卡戎道。

卡戎低下頭想了想,才道:“好吧,你說得沒有錯,我們應該去找死神報仇纔對!”

“對了,莫伊萊妹妹,你們有沒有看到其它幾隻神獸,或者和你們一樣沒有被控制的神明向哪裏逃走了?”希爾雅娜斯問道。

莫伊萊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沒有看見,卡戎也道:“我們那個時候都慌不擇路了,根本沒有看清楚自己的路,怎麼可能會看到其它人到哪裏去呢?”

“是這樣啊,那沒有辦法了,我們再找一下,看看還有沒有未被控制的人或神獸了!”希爾雅娜斯道。

易寒無所謂,他只關心自己的任務,這個任務他並沒有告訴希爾雅娜斯,至於其它人,也聽從希爾雅娜斯的話了。

幾人又在死亡森林中找了一天,發現了幾隊亞神獸,無一例外的,在厄帕俄斯的要求下,這幾隊亞神獸全部被擊倒,被厄帕俄斯收了起來。

亞神獸的劃分並不是太明顯,只有實力夠強了,就可以算是亞神獸了,但是,神獸的等級並不像是神明那樣,神獸中,有很多天生擁有恐怖的實力,像金剛神猴,深淵魔龍等,這些神獸的實力,越級挑戰比他們強一個階的普通神獸,並不是不可能的,當然,上階神獸是例外的,不過如果是想要越級挑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五人轉了一個圈,根本沒有發現有清醒的神或神獸,只好回去集合的地點了,當五人到達的時候,發現深淵魔龍和水晶獨角獸已經回來了,不過,看來他們是什麼也沒有發現到,他們看到易寒三人,都友善一笑,看到卡戎和莫伊萊兩人,臉色一變,不過很快的,他們苦笑一下,深淵魔龍道:“莫伊萊小姐,想不到,我們居然也會有一起作戰的時候!”

莫伊萊微笑一下,現在的她已經不是像半天之前那麼狼狽了,身上的衣服也變得潔白和乾淨,女神的氣質在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她的微笑讓人怦然心動,只聽她道:“是的,深淵魔龍伊格納先生,這個世界真是太奇妙了,我也想不到居然會有這樣的一天!”

水晶獨角獸沒有理會卡戎和莫伊萊,他把一個袋子交給了厄帕俄斯,道:“厄帕俄斯老先生,請你救救我們的同胞!”相信在這個袋子裏面,應該也是裝着神獸或亞神獸了。

厄帕俄斯點點頭,微笑地拍了一下水晶獨角獸的肩膀道:“放心吧,小朋友!有我厄帕俄斯在,你們的同胞一定會恢復過來的!”

幾人邊說邊等,卡戎的實力在上階神明中也能夠排得上號,莫伊萊最出名的不是她的實力,而是她的謀略,和能夠看穿對手的招數。深淵魔龍的實力絕對比卡戎要強上幾分,但是他卻敗在了卡戎的手上,原因就是因爲有莫伊萊的提醒,把他的所有招數都看穿了,一舉一動都被人知道了,那還怎麼打?

“怎麼搞的,爲什麼厄喀德那大哥還沒有回來的?”水晶獨角獸在地上走來走去,一邊走一邊道,臉上很是着急,現在已經過了他們集中時間的一個小時了!

“不要再等了!”希爾雅娜斯突然道。

“希爾雅娜斯小姐,你是什麼意思?”聽到希爾雅娜斯的話,深淵魔龍眼光不善地看着希爾雅娜斯,這時候希爾雅娜斯說出這話,就像是要把厄喀德那放棄一樣。

“深淵魔龍先生,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想說的是,厄喀德那先生可能已經遭遇到阿瑞斯的攻擊,或者發生什麼事,需要幫助,所以我們不可以再在這裏等下去了,我們應該去找他!”希爾雅娜斯壓制着自己的怒火,什麼時候,一隻畜生也敢對自己叫囂了,如果不是現在是用人之際,早就一箭把你射成刺蝟了!


“哦,希爾雅娜斯女士,我爲自己誤會你而道歉,不過,我們並不知道厄喀德那大哥去了哪裏,那我們要怎麼去找呢?”深淵魔龍仍然是那副高傲的模樣,雖然道歉了,但是卻沒有給人半點道歉的感覺。對於一隻強大的深淵魔龍來說,對一個“人”道歉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了。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厄喀德那先生應該是向着這個方向離開的,所以我想如果我們向着這邊走去,遇到厄喀德那先生的機率應該很高才對!”易寒道。

“好吧,就照易寒先生說的去做吧!”深淵魔龍爽快道,他對這個“主神獸”大人,可是無比尊敬的,雖然現在他的實力看上去也只是半神的地步,但是,擁有“虹光”在手,易寒的實力也可以比得上在場的任何一人了,何況他還可能會變成那可怕的神龍!

幾人商量了一下,也覺得應該去找一下,而卡戎和莫伊萊的傷勢還沒有好,所以他們兩個,厄帕俄斯,還有水晶獨角獸留下。

在易寒離開的時候,厄帕俄斯遞給了易寒一個袋子,教會了易寒使用的方法,說這是可以把生命放進去的空間袋子,要易寒如果遇到神獸,就把他們擊昏或擊傷,反正讓他們沒有反抗能力,然後就能夠把他們裝進袋子中了。


易寒,希爾雅娜斯,還有深淵魔龍,三個人型生物,一直走了很遠,都沒有看到任何生物,突然,在某個方向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片巨大的烏雲,狂暴的雷電氣息從哪裏傳了過來。

“快,他們就在那邊!”深淵魔龍突然變成了龍型,向着那片烏雲的方向飛了過去。

易寒和希爾雅娜斯兩人對望了一眼,兩人同時點了點頭,易寒騰空而起,身上的風系元素快速聚集,從戰神留下的筆記上,易寒知道了一個增速的方法,把自己身上的風系元素急聚,然後通過特別的方法,把自己的身體表面和空氣融合在一起,這樣可以消除大半的空氣阻力。易寒試了一下,果然速度增加了不少,雖然比上希爾雅娜斯還差得遠,但是還是可以看得見她的背影了。

那片天空中的烏雲越來越密集,而隨着不斷的接近,易寒也聽到了一聲聲狂暴的雷鳴聲,還有兇獸的怒吼,人類的慘叫聲。 當易寒到達目的地時,發現一隻身高八米的巨大猴子,它的身體上已經遍佈傷痕了,右臂上更是被削掉了一大塊的肉,鮮血不斷的涌出,在它的旁邊,還有一條和它差不多高的生物,這生物的上半身是人類男子的裸體,下半身是巨大的蛇尾,在他們兩個的旁邊,還有一隻小山一樣大小的蜥蜴,那蜥蜴的背上,一道又一道的白色閃電在不停的閃動。在它們的周圍,是十多隻的神獸還有七八位神明,還有幾十只亞神獸或半神。

這正是金剛神猴,厄喀德那和雷霆蜥蜴,不過,不管是厄喀德那,還另外兩隻神獸,身上都帶着從多傷痕,看來他們的戰鬥並不是剛剛開始了,只見金剛神猴的巨臂一揮,一隻亞神獸立即被他擊飛出去,口中還吐出了鮮紅的血液,那隻神獸倒在地上之後,掙扎了幾次,但是也站不起來了。

厄喀德那的雙手合攏起來,藍色的光芒出現在他的手掌中,只見它的雙手往前一伸,一道一米粗的藍色水柱向着面前的兩隻亞神獸衝去,那藍色水柱衝過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層厚厚的冰塊。那兩隻亞神獸躲避不及,被藍色的水柱擊中,立即變成了兩座冰雕。

這時候,天空中的隆隆聲不斷傳來,烏雲之中一條條電蛇不停地跳動,隨着雷霆閃電蜥蜴的一聲咆哮,一連串的閃電從天而臨,每一道的閃電都有水桶般粗,周圍近十隻亞神獸,一隻神獸,被這些閃電擊中,身體立即變成了焦黑,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最後倒在地面上。這應該是雷霆閃電蜥蜴畜勢以久的技能了。

而這個時候,易寒也能夠看到天空突然出現了一道黑影,巨大的龍翼張開,龐大的龍威向着周圍釋放出來,正是深淵魔龍。作爲天空中的霸主,深淵魔龍的龍威對於比他弱的神獸有絕對的作用,幾隻鳥類亞神獸受到深淵魔龍的衝擊,當場從天空掉落下來。

“死亡龍息”一道黑色的龍息劃過虛空,向着下面的半神擊去,有三個半神因爲躲閃不及,被那龍息擊中,連渣也沒有留下,所有的生物擡頭一看,只看到一條巨大的龍出現在自己的頭頂上,而且這條龍的身上只有死亡的氣息。

“一起攻擊這個方向!”三獸看到有緩兵過來,精神當場一震,厄喀德那的手指指着傳送門的方向,大聲吼道。

希爾雅娜斯首先出手,只見她把巨弓拉緊,六支黑箭同時出現在巨弓上,對着厄喀德那說的方向,六支黑箭同時射出,嗖嗖……六支黑箭有四支命中目標,被黑箭擊中的魔獸身上,他們的肌肉開始腐爛,它們只能發出一聲聲的怒吼。

“厄喀德那大哥,快走!”深淵魔龍大聲吼道。又是一道死亡龍息,混雜着死氣的狂暴龍息,無情的擊在了魔獸羣中,轟,發出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三隻亞神獸被這一道龍息轟飛出去。

“雷霆閃電”雷霆閃電蜥蜴的巨口一張,大量的元素在他的巨口中聚集起來,不一會兒,一道兩人合抱粗的巨大閃電從他的嘴巴中噴了出來,在他面前的一個神明,當場被這道閃電擊成焦炭,而這道閃電還在不停地跳躍着,又是兩隻亞神獸被閃電擊中,當場身體不由自主地顫動,瞬間了讓它們喪失了戰鬥力。

厄喀德那兩隻手臂一揮,同時使用兩個魔法,九級魔法,水藍領域,這是寒冰領域的升級版本,作用是能夠提升魔法的效果,不過,這個魔法對低級的魔法增幅比較明顯,對他另一個九級魔法的增幅作用就要差很多了,只有百分之五十。九級魔法,寒冰刺,一道道鋒利的冰刺向着面前的敵人刺去,瞬間開出了一個缺口。

“想走?”一把聲音出現,一身黑氣的阿瑞斯出現在那個缺口之中,他的身上帶着明顯的傷痕,不過,阿瑞斯身上的氣勢仍然強悍無比,只見阿瑞斯高舉嗜戰,黑色的能量閃電在嗜戰上閃動着。

“快走!”希爾雅娜斯突然出手,口中嬌喝道。一個能量網飛出,直接命中了阿瑞斯,阿瑞斯只感覺到剛纔凝聚的能量全部被這個能量網吸收了,但是阿瑞斯身上的能量不停的衝擊着這個能量網,卻不能夠掙脫開,他吼道:“阻止他們,不惜一切代價!”

周圍被控制的神明和魔獸,一聽到阿瑞斯的話,彷彿吃了興奮劑一樣,瘋狂地向着厄喀德三獸撲去,天空中,幾隻強大的神獸也圍着深淵魔龍。

雷霆蜥蜴的速度比較慢,而且身體巨大,跑動的聲音像悶雷作響一樣,根本無法掩飾,三獸索性讓雷霆蜥蜴開路,另外兩獸向着衝來的生物攻擊,厄喀德那和金剛神猴再也顧不上手下留情了,不管是人型,還是獸型的,一旦靠近,立即被他倆擊飛,但是那些生物好像不會害怕一樣,一隻接一隻,一個接一個,不停的向着他們衝去。

“看我的,冰箭術!”易寒的聲音突然響起,不過,他說出的話,卻讓周圍的神和獸想笑,冰箭術?一級的冰系魔法冰箭術,有什麼用?

易寒的身體彷彿是一個漩渦一樣,周圍的魔法元素不停的涌進了他的體內,瞬間轉化成水系元素,易寒的面前,密密麻麻的冰箭像雨點一樣,向着下面還在追趕的生物射去,一級魔法的傷害力對下面的恐怖生物來說,幾乎爲零,但是,畢竟也是有傷害的,而且,冰箭術還附帶霜凍效果,最重要的是,剛纔厄喀德那的魔法,水藍領域效果並沒有消失,這個水藍領域對低級魔法的增幅可是百分之三百,讓易寒的冰箭術不管在攻擊力,速度,或者是霜冰效果上,都要比原來強多了。

但是這些魔獸畢竟都是強者,這些冰箭的霜冰效果持續的時間也不會超過一秒,但是,如果是成千上萬支冰箭呢?

一陣又一陣的冰箭箭雨,比雨點還要密集,雖然對追趕的生物沒有造成什麼嚴重的傷害,但是卻極大的減慢了他們的移動速度,發現了這個問題之後,幾隻魔獸突然向着易寒吐出了幾個魔法,三個巨大的火球,兩道冰錐,還有兩道風刃,當然,這些都是加大版的,威力也是超強的,易寒嘿嘿一笑,根本沒有理會幾個魔法。

轟,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幾隻神獸還沒有得意完,冰箭仍然繼續,並且量還大了不少,其中還是夾帶着幾道金色的劍氣。

五系的魔法,對易寒造成的傷害至少降低三成,剩下的七成,這幾個瞬發的魔法根本不可能對易寒的身體造成什麼傷害。

易寒身上的金光大盛,帝魂應易寒的要求出現,易寒立即用帝魂在虛空中對着幾隻神獸射出了幾道金色的劍氣,金色的劍氣落在了下面的生物中,有兩隻亞神獸躲避不及,被兩道金色劍氣擊中,身體被刺個透心涼。

“厄喀德那大哥,他真的是人類嗎?他剛纔發出的魔法,真的是冰箭術?這個魔法需要的魔力,恐怕已經比得上我身體的一半魔力了!”雷霆蜥蜴一邊開路,一邊道。

“笨蛋,那怎麼可能是冰箭術,而且,他的身體,天啊,用身體硬擋七道魔法,就算是我,在初階神獸的時候,我也不敢嘗試了。如果說他是人類,我第一個反對!”金剛神猴附和道。

“呃,這個……廢話少說,快點走,阿瑞斯要來了!”厄喀德那也道,正如他所說的,遠處一團黑色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着他們逼近,他們離集合的地點還有一千多米。

易寒看到阿瑞斯的身影,立即停止了魔法,他的身體也沒有再吸收這片空間的元素,也沒有使用魔法了,易寒停留在空中,他冷冷地看着阿瑞斯,道:“阿瑞斯,你居然沒有死!”

“真高興能夠再遇到你!你能夠活着,還真是太好了!”阿瑞斯現在的臉色已經沒有原來的陽剛,而還有一點陰沉,他的笑容看上去也有點不自然,臉色有點蒼白。

“阿瑞斯,本來我是想再與你一戰的,但是,看來你的傷並沒有完全好!”易寒一臉微笑地看着阿瑞斯,平靜道,不過,他的心中卻在冒着冷汗,他完全是唬人的,畢竟昨天阿瑞斯還受那麼重的傷,如果說一天就治好,易寒是絕對不相信的,不過如果阿瑞斯這時候不顧一切出手,易寒還是可以憑藉着“縮地成尺”離開的,易寒的眼睛掃視了一下阿瑞斯,然後再次道:“而且,你身上似乎還有其它傷,這樣的對,我根本提不起一絲戰意!”

這時候希爾雅娜斯和深淵魔龍也飛到了易寒的身邊,與他站在了一起。

“你走吧!現在就算打贏你,我也沒有什麼值得自豪的!”易寒轉過身體,道。

看到已經遠去的三隻神獸,阿瑞斯知道已經沒有辦法再追上去了,“易寒!下一次,我絕對會殺死你的!”阿瑞斯的身體真的並沒有完全好,他現在只恢復八成,而且,之前的戰鬥,也讓他受了傷,想到易寒手執虹光時的神威,他連五成戰勝的把握也沒有,他只能悻悻道。

阿瑞斯一擺手,向着一個方向飛走了,下面的生物也不再追趕了,跟着阿瑞斯離開了。 “爲什麼不試着將阿瑞斯留下呢?”深淵魔龍不解地問道。

“你的實力能夠發揮多少成?下面有多少隻神獸?還有多少神獸沒有出來?還有,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阿瑞斯如果拼命的話,我想,我們還不一定能夠解決他。”易寒的口中吐出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把深淵魔龍砸得頭昏腦脹的。

“爲什麼?”希爾雅娜斯問道。

“我只能發揮戰神的三成實力,但是真正的神降術,至少可以發揮降臨神的五成實力,而且,神降術的力量是因體質而異的,如果是阿瑞斯的身體,就算是七成到八成,也不是不可能的!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如果讓現在你們還沒有完全恢復的身體與七成實力的冥神戰鬥,恐怕勝敗難料!”易寒沉聲道。

“冥神七成的實力?”深淵魔龍驚訝道。

“是的,七成已經是最低的了!”易寒肯定道。七成實力的冥神,根本不是易寒三人能夠擊敗的,這一次,易寒做得非常好。

三人向着厄帕俄斯等人的方向接近過去。

一分鐘之後,衆人終於相聚在一起了,希爾雅娜斯一看到雷霆蜥蜴,立即問道:“強大的雷霆閃電蜥蜴先生,請問一下,你還看見其它的上階神獸或者神明嗎?”

聽到希爾雅娜斯的話,雷霆蜥蜴的巨眼中出現一淚水滴,他的聲音非常大,彷彿雷鳴一樣,道:“他們已經被阿瑞斯捉住了,昨天開始,我們的同胞就不聽從我們的話了,後面,更是來攻擊我們,原本我們只認爲是有同胞對我們不滿而已,但是想不到後來所有的中低階神獸同胞,居然同時對我們發動攻擊,這時候,我們才知道不妙了,但是,因爲厄喀德那大哥不在,所以我們也沒有主意,只好先躲起來,但是在不久之前,我們的地方被發現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多羅羅大哥突然對我們發動攻擊,讓兩個上階神獸大哥都受了傷,大家才把他制服,而這個時候,阿瑞斯已經到來了!”


多羅羅,一隻像鷹一樣的強大神獸,它們的身體彷彿被鋼鐵包一箭裹在身體裏面一樣,防禦力異常強,而且兩隻爪更是鋒利萬分,就算是神器恐怕也不及。

“現在只剩下你一個在,就是說其它人……”厄喀德那震驚道。

“阿瑞斯來到我們這裏的時候,他一個人把我們兩個兄弟拖延住,一大羣神獸同胞和神明把我們包圍進來,一開始的時候,我們幾個兄弟不忍心對自己的同胞進行殺戮,所以手下留情,有很同胞只是受了傷……”當雷霆蜥蜴說到這裏的時候,希爾雅娜斯和易寒都在心中暗罵了一聲“愚蠢!”

這些神獸明明已經失去理智了,還跟他們說什麼感情,那只是白癡纔會做的,而且那情況更是對己方如此不利,應該果斷採取殺戮策略,這如果是人族,根本不需要想,就會知道怎麼做了,在這個想法上,易寒和希爾雅娜斯都異常相似,當然,他們可不會在這裏說,再說,就算是現在說出來,也沒有任何作用,反而會讓神獸們不滿。

“但是我們很快就發現我們錯了,受傷並沒有讓他們退卻,反而讓他們變得更瘋狂,他們甚至用性命來換取兄弟們的一道傷痕!這個時候,兄弟們才採取了殺戮的策略,但是這個時候,已經有兩隻上階神獸的兄弟被擒住了,而且多羅羅大哥也站在他們的那邊,最後,能夠逃脫出來的,也只有我和九尾狐妹妹了,但是我在衝出去的時候,九尾狐妹妹也不知道到哪裏去了,我能夠逃出來,也只是因爲其它幾位大哥捨身想拼,我才能夠出來。”說到這裏,雷霆閃電蜥蜴的背上,突然不停的閃爍着一道道白光閃電,這表示他現在的心中怒火正盛,雷霆閃電蜥蜴的巨眼通紅,彷彿之前的殘酷景象再次在他的眼前出現。

“放心吧,老弟,我們會讓阿瑞斯付出代價的,如果有機會,就算是哈迪斯,我也會讓他付出代價的!”厄喀德那的眼睛也發紅,他咬着牙,語氣冰冷道。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生氣了,先休息一下,剛纔這雷霆閃電蜥蜴大人不是說了,還有一隻九尾狐不知道去哪裏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去找她呢?”厄帕俄斯看到氣氛緊張,突然道。

他這一說,衆人也想到了,“對,我們要先把九尾狐妹妹找回來才行!”深淵魔龍道。

“對,我贊成!”雷霆閃電蜥蜴聽到深淵魔龍的話,立即道。

“我也贊成!”水晶獨角獸也說道。

看得出來,這隻九尾狐非常受幾隻神獸歡迎。

不過這個時候,希爾雅娜斯突然道:“你們可以形容一下你們的九尾狐妹妹是怎麼樣的,長什麼樣子,還有有什麼能力嗎?”她在暗暗計算,如果九尾狐的能力不強,那根本就不值得去找她,畢竟現在這裏實在是太危險了!

“九尾狐妹妹的能力,其實我們也不清楚,不過,我知道她可以控制等級比她低的神獸,而且,她還能夠變化成任何人,包括男人,女人,都可以!至於其它能力,我也不知道,畢竟九尾狐是最神祕的生物一種,所以我們瞭解的也不多!”厄喀德那道。

“控制等級比她低的神獸?那不是和現在阿瑞斯一樣?”希爾雅娜斯道,她的眼中一亮,這樣的話,她也能夠讓那些被控制的神獸反攻擊阿瑞斯了!

“你這樣說也沒有全對,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九尾狐的年齡太小,她好像只能夠同時控制十隻神獸左右,而且,她也可以解除對神獸的束縛!她控制的神獸也不會像阿瑞斯那樣變得兇殘,而是保持自己的性格的同時,聽從她的命令!”厄喀德那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必須先找到她!”希爾雅娜斯道,她已經打定主意了,如果能夠找到九尾狐,也可以用那東西了,一隻上階神獸和十隻中階神獸,到時候,就算是阿爾塞斯再來,也可以讓他擊退,而且,就算是直接殺死也不是不可能的!

“好,我們分頭去找,雷霆蜥蜴老弟,你留下好好養傷,你身上的傷太嚴重了,還有卡戎兄弟和莫伊萊小姐,你們身上也有傷,也留下吧,厄帕俄斯先生,你也留下吧,你還要分析和試一下能否做出能夠讓我們同胞回覆本性的藥物,剩下的,就和剛纔一樣,分開三組,我們再次行動吧!”厄喀德那吩咐道。

易寒敏銳的感覺到,希爾雅娜斯好像有點不高興了,易寒暗暗搖搖頭,希爾雅娜斯對權力的執着,好像太過頭了。

“等等,這個送給你們!”厄帕俄斯突然道,他從懷裏取出三支晶瑩的水晶棒,在水晶棒的一頭,有一個按鈕,厄帕俄斯道,“你們可能會遇到危險,如果你們遇到獨自解決不了的危險時,就按一下那個按鈕,然後其它兩支水晶棒就會發出光芒,水晶棒越接近,它發出的光就越強烈!”


“謝謝!”厄喀德那接過三根水晶棒,向厄帕俄斯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