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清楚這類儲藏信息的東西,都需要浸入神魂之力才能獲悉其中的內容。

於是閉上眼睛,沉心用意念滲進手心的玉簡內。

剎那間,龐大的信息量如決堤洪水般,擁入他的腦海。

「七星璇璣法……」

「此法乃本座畢生心血,修至巔峰,將擁有衝擊七星極境的可能,望有緣人得之後好生慣用,將受益終生。」看完這句話,雷岳還沒來得及發出驚嘆,陸聿明首先是見鬼般地嚷嚷了起來,「七星!我的個祖宗誒,這百里芙蓉竟然有此等法門,那可是傳說中的超級玄境!」

「在神州樂土,六星引魂法都是聞所未聞,五星足以當做鎮國之寶,你這竟然……竟然……哎,老子瞎了眼了!」

他越說越是悲憤難平,到最後,直接是一拍腦門,消失在了腦域空間之中。


「呃……似乎撿到了寶貝。」雷岳眨了眨眼睛,頗有些欣喜。

不過狂喜之後,雷岳冷靜下來很快發現,雖說這引魂之法號稱能修鍊到七星化境,但百里芙蓉給他的僅僅只有前兩卷的內容。

「乾坤無極兮,經天緯地,三略六韜兮,布陣行軍……」

「上古洪流兮,匯之天際,璇璣連陣兮,閃耀七星……」

讀完兩卷,雷岳發現,這引魂之法似乎並不是直接就能引發天地共鳴,將神魂剝離成絲。

而是在闡述一種道,使得讀者在通過他的文字,沉浸在這種玄奧的道中,久而久之,神魂會發生蛻變,從而漸漸地多出一種融合了神魂的陣道之力絲線。

合上《七星璇璣法》,雷岳出神地看向前方。

馭陣之途,果然是一條無比漫長的路啊……

接下來的時日里,總的來說還算風平浪靜,只不過百里部落卻是出了樁大事兒。

青陽軍統帥百里青陽一紙訴狀將百里東亭告上了長老堂。< 一石驚起千層浪。

要知道百里東亭的身份可非同凡響啊。

除了高級馭陣師韓丹陽的親傳弟子之外,還是原族長的唯一的子嗣,某太上長老的嫡孫。

百里部落的原族長百里乘風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大戰中不幸罹難,為了表彰其卓著功勛,整個部族特意為他立了豐功碑,並且將其排位永世供奉在長老堂核心位置之中。

驚世舜華

出身顯赫,且為功勛元老的後代,如此之人,高層如何好意思撕破臉皮?

果然,歷經了半個月的唇槍舌戰,公堂對薄。

長老堂和刑法堂達成一致,終究還是讓百里東亭身旁的貼身親衛頂了包,美其名曰:罪大惡極,投毒迷幻禍害主人,使百里東亭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做錯了事。

結果便是百里東亭面壁半年,貼身親衛替其償命。

雖說族民們都在部族的公告上看到了最終判決。

可大家都心知肚明,以百里東亭的修為實力,怎麼可能被親衛下了葯,什麼葯那麼厲害?

等到風起,等不到你

青陽軍總兵處,平日里空曠的統帥辦公地點站滿了義憤填膺的士兵。

「老大,難道我們就這麼算了嗎?!」

「是啊,憑啥他百里東亭殺了人就可以屁事兒沒有?」

「如果我去殺人也只是面壁半年,那我鐵定去把他百里東亭的全家殺光!」

「為什麼要把那百里飛鶴放了?!」

面對七嘴八舌的怒吼聲,百里青陽站在桌案后。

在他的身旁,蔡晨正與眾士兵交涉著,「大傢伙都冷靜下,你們都知道,乘風族長功勛顯赫,百里東亭乃是忠烈之後, 強寵,小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

「於情於理,所以目前暫時無法撼動百里東亭。」

「請各位息怒,回去好好操練,眼見四族族比和軍演對抗在即,請各位好好備戰!」

不過蔡晨的話,顯然無法讓這麼多將士滿意。

那晚的血腥慘烈場面,足以讓每個人刻骨銘心。

其中不乏一些眼睜睜看著朝夕相處的戰友無辜失去生命的戰士。



「蔡總內,不是我們不通情達理,是他娘的百里東亭做得太過分!」一名青翎將領帶頭說道:「只要統帥一句話,我們鐵定跟著去砸了那百里東亭的老巢!反了他娘的!」

「反了!反了他娘的!」

頃刻間,總兵處內聲浪震天,那陣仗就好像要把屋頂整個給掀起來似的。

「都給我閉嘴!」一直沒有說話的百里青陽惱了,高聲喝道:「你們都要造反了是不是?!」

「瞎嚷嚷什麼?瞎起鬨什麼?你們歸根到底還是百里氏的部隊!偌大的部族,像我們這樣的軍隊一共有上百支!造反?憑什麼造反?!」

「都不想活了是不?」百里青陽的目光挨著掃過面前的每個人,怒斥道:「不想活給我滾出去,別在這唧唧歪歪的,煩!」

他說完,便一屁股坐在板凳上。

這幫兵被他雷霆般的爆喝聲吼得蔫了下去,完全沒有了方才高漲得的氣焰。

「還呆著幹嘛?」百里青陽努力地瞪著兩隻眼睛,「還不給我滾出去!」

「哎,走吧走吧。」一個個士兵頓時耷拉著腦袋,意氣消沉地走出總兵處。

待得他們完全離開。

蔡晨才長嘆了一聲,「還是您說話管用啊。」

百里青陽沒好氣地說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你跟這幫兵油子講道理,純粹的對牛彈琴,還不如一頓臭罵來得痛快!」

「可是……這樣做恐怕會很影響士氣啊。」蔡晨皺眉道。

百里青陽頭疼地抬起眼皮看著他,「那還能怎麼辦?」

「難道真去抄了百里東亭的老巢?荒謬。」

「至於士氣問題,則只有一個解決辦法……」他忽然站了起來。

「什麼?」蔡晨連問道。

「解鈴還須繫鈴人,去找雷岳,讓他去解決這件事。」百里青陽頭也不回地朝門走去,「只要他能和百里東亭斗陣,並且將之戰而勝之,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蔡晨急忙跟上,擔憂地說道:「可是,我沒記錯,雷先生應該才學習馭陣之法半個多月啊,怎麼可能擊敗百里東亭?」

百里青陽道:「我又沒有讓他現在這樣做,給他一個動力,可以使之更快的成長。」————

此時此刻,雷岳正在營帳內,一遍又一遍地研讀著《七星璇璣法》,半個月以來,他每天都沉浸在這玄妙的陣法之道中,漸漸地有了些感覺,神魂內也被一圈淡淡星光環繞了起來。

百里芙蓉給他下達的作業便是融合火貓和噴水蛇兩枚相晶。

這兩枚相晶一個是火屬性,一個是水屬性,皆屬人階下品靈物,看起來難度似乎並不大,可雷岳現在神魂中的陣道法力尚未足夠強盛,還不足以將神魂剝離成絲,再簡單他也無法完成。

所以目前還得踏踏實實地修鍊引魂法。

百里青陽和蔡晨兩人直接撩開帳簾走了進來,見雷岳正在潛心研讀,於是彼此對視一眼,很有默契地保持了安靜,躡手躡腳地坐到了角落中。

「青陽大哥,你有什麼事嗎?」在他們進來的那一刻,雷岳便聽到了腳步聲,他雖然沒有到真身境,可不至於人都走到了屋內還發現不了。

「呃……打擾雷兄弟學習了。」百里青陽不好意思地咳了咳。

「沒事兒,青陽大哥和蔡總內來我這,是想說百里東亭的事么?」雷岳稍作思考便不難猜出他們兩人此行的目的。

「是啊。」百里青陽嘆道,「長老堂和刑法堂的結果下來了。」


「怎麼樣?」雷岳神情一振,連問道。

「不太好,刑法堂和長老堂共同審議,讓百里東亭的親衛隊頂了包,他本人則是面壁思過半年……」百里青陽聲音沉重。

雷岳一聽,立馬就不樂意了,忿忿不平地說道:「憑什麼?」

「哎,他的身份不簡單啊,長老堂和刑法堂無法撕破臉皮降下極刑……」隨後,百里青陽把事情詳細信息說了一遍,然後調整了下呼吸道:「我來這,就是想請雷兄弟若學有所成,能與那百里東亭比陣,將他正大光明地斬殺,以正士氣!」< 「放心吧青陽大哥,我會的!」雷岳認真地捶了捶胸膛。

百里青陽微微點頭,「這也是愚兄不得已才出此下策,還望雷兄弟勿怪。」

「怎麼會呢?」雷岳免有愧疚,「況且此事本就是因我而起,自然有義務給弟兄們一個交代。」

「那就太好了。」百里青陽展顏笑了起來,話鋒一轉,說道:「對了,雷兄弟,或許你很快就能在見到北蒼耀和北蒼采萱了。」

「為什麼?」雷岳蹙起眉頭道,他聽到前面那個名字心裡就堵得慌。

「還有三個月多就是四族大比了,這次承辦地正是在我們部落,屆時,其餘三大超級部族以及諸多中小型勢力將會前來參加或觀摩。」百里青陽道:「這是整個蠻荒的盛會,不過主角卻是我們四大部族,那些中小型部落的子弟歷來都只能做陪襯。」

雷岳聽了他的話,摸了摸鼻子:「子弟?都是年輕人?」

「不錯,參與大比的規定就是就是年齡必須在三十歲以下,怎麼樣,頗有興趣吧?」百里青陽嘿嘿笑了起來,繼續蠱惑道:「而且大比的獎勵也極為誘人,這次據說是一頭靈階上品飛行靈物狂風獅鷲,還有一柄靈階上品的相器以及靈階巔峰法相雲霧娃娃的天賦丹,攜帶身化**的天賦技能,堪稱保命神物。」

百里青陽說到這,腰間的傳訊玉牌忽然震動了起來,他於是話鋒一轉,抱拳道:「雷兄弟,我還有點事兒,就先走了,想要報名的話,在大比正是開始前三天都可以隨時找我啊,」

說完,便帶著蔡晨離去……

他眉飛色舞地講述,讓雷岳豁然想起在約摸兩個月前,百里飛火似乎也跟自己提過四族大比的事,只不過他那次主要是問自己喜不喜歡北蒼采萱,所以當即也沒有太過於在意,哪裡能想到這大比的獎勵如此豐厚。

不僅靈階上品相器和雲霧娃娃的天賦丹令人眼饞,那狂風獅鷲靈物坐騎更是讓他生出想要將之得到的強烈渴望。

在剛剛百里青陽說話的同時,陸聿明也在腦域空間內喊著話,通過他的描述得知,狂風獅鷲不僅擁有較強的戰力,而且能乘奔御風日行萬里有餘。

如此一來,到達百萬裡外的神州樂土就指日可待了。

雖然陸聿明還說要想真正的著陸神州,還需要跨過那危險詭譎的星海通道,而這坐騎頂多到達星海通道外,到時候也少不了一番磨難,但能迅速縮短與那心中嚮往之地的路程,已經足以讓雷岳垂涎三尺。

可現實就好像萬里冰川,總是能將人心裡的狂熱凍結成寒冰。

聽百里青陽所說,北蒼耀、北蒼采萱、百里飛雲、百里飛火包括柳族、洪波城的天之驕子們都會參加此次大比,他們可都是真身境的實力,即便不是,也是身懷眾多底牌,自己拿什麼和他們拼?

就憑地煞級法相菩提樹?

開玩笑,自己連菩提心都沒接觸到,怎麼能完全發揮其浩大的威能?

再者,最近在用菩提戰鬥心經淬練相力品質,使得相力修為遲遲沒有增加,靠這樣循序漸進的修鍊太慢了。

「怎麼辦?」他陷入糾結之中。

陸聿明忽然說道:「現在還有三個多月,辦法也不是沒有。」

「什麼?」雷岳一聽,頓時打起精神。

「你要做好心裡準備……」陸聿明臉上滿是凝重,「你聽說過烈日灼魂法么?」

雷岳茫然地問道:「那是什麼?」

「嘿嘿。」陸聿明咧開嘴不明意味地笑了起來:「在你這個階段,神魂是無法離體的,一旦強行將其釋放會導致什麼後果你很清楚吧?」

雷岳認真地回答道:「輕則神魂被重創,重則被六道輪迴牽引,再也無法回歸神位,變成……活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