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內院中,四家的人馬除了幾名靈王境強者外,都再難以保持站定身形的姿態,均是躺倒在了地面上,就算他們剛才沒被拳勁直接轟擊到,但還是被帶起的氣浪掀翻。

事情發展到現在,傲爽似乎也沒有再出手的意願,胸脯略微有些起伏,調節著自身氣息的同時,眼神橫掃著所有還活著的四家人馬,眸中含煞,似乎隨時有要出手。

而他若是再出手,必將再起一番屠殺!

那如鷹如隼的犀利眼神,掃到哪裡哪裡便是一片安靜,任憑經受著漂泊大雨的洗禮,他們根本不敢直視,每每閃躲之後,心神還會隨之震顫一番,腦袋都是地垂下來,不敢抬起。

雙目微微眯起,傲爽的眼神似乎能夠穿透所有人的心理防線,直直地凝視著他們的本心:「兩年之前,我傲家舉杯烈酒送英魂,當天晚上,我便是將李家滿門盡數屠殺。」

李家滿門被屠殺一事,幾乎青雲城內所有人都是知曉,可孫、黃、許家的人就不知道了,他們來自於青雷城,平日里和青雲城也沒有什麼交際,這次也是聽信了秦段之言才來到這裡。

「這兩年的時間內我雖然參加風雲亂戰,身處於遠古戰場內,可每日都思念著我的家鄉,傲家是生我養我的地方,不管我將來有著怎樣的成就,我都不會忘記這裡,可今日你們卻是想要覆滅我傲家,當我傲家眾人何在?眾英靈何在?當我傲爽何在?!」

傲爽這句話,雖然把自己說在了最後,似乎他才是最重要的,可傲家之人卻沒有表露出任何不滿的意思來,因為他確確實實就是整個傲家的希望,這點無可厚非。

「今日之事,一切都是你們咎由自取,秦家之人的命運想來不用我多說,而你們三家……」說到這裡,傲爽看了看孫、黃、許三家家主,眼中劃過莫名的神色。

被傲爽盯著,三人的臉色異常的蒼白,他們三人其實也是半步王階強者,按理說根本不至於如此,但時勢壓人,他們想要在傲爽的面前強勢起來,實在太難了,根本不可能。

看了看旁邊兩人,孫家家主聲音有些顫抖地說到:「傲……傲爽,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出來,我們能做到的必然做到,而且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踏足青雲城半步。」

「你們三家,每個家族每年向我傲家供奉一千萬靈石,今年的明天就給我送過來,我明天就在這裡等著,如果我沒看到,青雷城內將再也沒有什麼孫家、黃家和許家!」

傲爽的話,永遠是那麼的乾淨利落,劍眉一挑:「你們可以不答應,但後果是什麼,我同樣不說,你們自己去琢磨,記住一句話,猛虎不曾西山卧,殺戮再起殘陽落!」 此時, 重生之喪屍圍城 ,夕陽如墨,殘陽似血,似乎也在襯托著傲爽剛才所說的那句話,猛虎不曾西山卧,殺戮再起……殘陽落!

傲家的內院之中,因為剛才的戰鬥而留下的水坑內滿是殷紅之色,極為濃重的血腥氣息,緩緩瀰漫開來,映襯著所有人那或是蒼白、或是莫名、或是有著某種難掩之色的臉龐。

聽到傲爽說出每年都要供奉給傲家一千萬靈石,不光是孫、黃、許三家僅存的人臉色難看,就連傲家眾人的目光中也是有著一絲驚駭,顯然對於這個數字他們也是極為震驚。

雖然他們的年齡均是不小,經歷也不少,但他們畢竟沒有見過大世面,或許這些人中也只有參加過風雲亂戰的傲天豪,見識過各個宗門出手闊綽弟子的他才不怎麼震驚。

爽兒,還真是鐵血無情啊……

望著那邊寸步不讓的傲爽,傲天豪的神色中有著一絲欣慰。

身為傲爽的父親,他雖然不希望自己的兒子造出太多殺戮,但性情上還是如此的好。

畢竟誰想讓自己的孩子是一名優柔寡斷、猶猶豫豫之輩?尤其是在生存法則殘酷的靈玉大陸,若是辦事拖拖拉拉的話,只能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而雖然不知道孫、黃、許三家每年依靠產業和各種手段具體能夠獲得多少靈石,可根據傲家原本的情況應當也能夠推測出一些,大概也就是在一千五百萬左右。

一千五百萬靈石,要整整供奉傲家一千萬,也就是相當於百分之六十的靈石量,可以想象,如果三家家主不是非給不可的話,他們是萬萬不可能答應傲爽的要求的。

但事實的情況就是,如果他們不答應,綜合剛才傲爽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屠殺兩百人的事件中來看,幾乎沒有人會懷疑,傲爽不會讓青雷城不再有孫、黃、許三家的承諾實現。

「怎……么辦?」

黃家家主看著孫家家主,許家的家主同樣也是如此。

他們早就方寸大亂,不知怎麼做了,原本此行前來只是打算來讓各自家族內的靈王境強者出手,隨隨便便就能夠分割一個大家族的產業,然後凱旋而歸。

可他們根本沒想到,計劃永遠也趕不上變化,只是過去了不到半天的時間,三人現在連想死的心思都有了,異常的後悔怎麼能聽信了秦段的一面之詞,造成了這般田地。

「怎麼辦?還他媽能怎麼辦?你敢不上交靈石么?反正我是不敢,一年雖然交一千萬靈石,可好賴能夠將家族保留下來,孰輕孰重,還需要用我多說么?」

看著他們兩人那張凄苦的臉,孫家家主就氣不打一處來,現在什麼情況還需要自己多說嗎,除了答應傲爽還有其他路可以走不成?難道選擇死扛下去,被藍日道宗覆滅?

煞筆!

這是現在孫家家主對自己這兩個盟友的評價,現在的他除了憤怒還是憤怒,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麼了,一向穩重儒雅的自己,怎麼會在心裡爆出這種粗口來。

在心裡暗罵一句后,孫家家主即便心中憤恨,可還是要勉強裝出一副笑臉來,看著傲爽道:「傲公子,靈石的事情我們自然答應下來,今日之事的確是我們三家之人的錯,只怪聽信了小人的一面之詞,在這裡我給你賠個不是,希望傲公子大人大量,就不要追究了。」

說完之後,他竟真是對著傲爽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很難想象,一個平日里威嚴無比,作為青雷城最大家族族長的他,居然在一名十八歲少年的面前卑躬屈膝,但卻沒有任何人譏諷他,或是生出任何不滿的情緒來。

還是那句話,是非只在時勢,公道不在人心!

在最初傲家沒有亮出任何底牌時,四家人馬尚可囂張無比,那時他們的確把握著大勢,可隨著事情的發展,傲家展示出了一個又一個手段后,大勢早就更傾向於傲家這邊。

「還是孫家家主明事理,其實你們要是早知道這點,又怎會被秦段蒙蔽了心智……」


說到這裡,傲爽緩緩轉過身體,看向那邊還處於昏死狀態的秦段,嘴角微微翹起一絲弧度:「秦家主,還要繼續偽裝下去么?你見過哪個昏死過去的人還全身緊繃?」

其實傲爽在說第一句話之時,孫家家主甚至都已經給黃家和許家的家主打了眼色,示意兩人趕快離開了,可聽到傲爽又繼續說下去的話后,又停下了下來。

不止是他們,傲爽的話將所有人的眼神都拉了過來,望向那一直『昏死』在地面上的秦段,可被這麼多人盯著,秦段還是一直躺在地面上,身體都不曾挪動分毫。

眉頭微微一皺,即便傲爽在剛才給眾人帶來了太多的震驚,可眾人看到眼前這般情景后,還是感覺傲爽是不是猜錯了,難道是因為長時間的順風順水,變得有些自大了?

「呵……」

冷笑一聲,傲爽沒有在乎眾人那有些詫異的眼神,而是一直凝視向秦段:「三息的時間內,如果站不起來,我轉身就去屠了秦家,秦段,你信是不信?」

唉……

心裡暗嘆一聲,秦段直到傲爽既然都已經如此說,那自己便已經沒有了再偽裝下去的必要,旋即便是用手臂費力地支撐在地面上,身形有些不穩地站了起來,神色異常凝重。

而眾人望著這戲劇性的一幕,甚至都看呆了,其一是震驚於秦段的演技實在太好,幾乎沒有人能夠將其識破,其二便是因為傲爽居然能夠看出來,他是在偽裝著昏死過去。

感受著眾人那有些疑問的眼神,傲爽解釋道:「剛才戰鬥了整整一炷香的時間,狂猛的靈力波動席捲了整個小院,哪怕你昏死過去,難道就一絲都感受不出?」

「況且如果真的昏死過去,身體應該會變得輕鬆起來,怎可能還是一副死死緊繃,似乎總是如臨大敵的摸樣?你該不會是怕我突然出手將你擊殺了吧?」

「……」


聽了傲爽的解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此時,一個辭彙劃過他們的腦海。

可怕!

沒錯,就是可怕!

傲爽給所有人的感覺,就是太可怕了,不僅實力強橫,手段鐵血,就連心智也是絕佳,怪不得他能夠在天才如雲的風雲亂戰內成為王中之王,無人敢擋。

可惡!

目光有些毒怨地望向傲爽,秦段的心神急轉直下,

自己剛才打得便是裝死的主意,這次的復仇計劃已經根本不可能實現了,若是自己在死在此地,秦家將再也抬不起頭來,甚至將要被傲爽屠殺的一乾二淨也不一定。


畢竟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當年的李家……

可自己苦心積慮之下做出的偽裝,居然還是被傲家這個臭小子給識破了。

都市透視玄醫 秦段,你應該知道我的手段。」

傲爽往前走出兩步,和秦段之間的距離又拉近了一些后,雖然他的身形不如後者高大,可不知怎的,卻給人一種俯視秦段的感覺,這應該是來源於兩人的氣場。

「其實就算你現在站起來,你們秦家的人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這你不能怪我,前車之鑒,後車之師,你今天的行為,似乎也在告訴著我,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這正是為什麼傲爽手段殘暴的原因,既然兩家人已經結怨,而且還不是像他和藍晴那種能夠調節的恩怨,而是殺子之仇,可以說是萬世血仇了,根本無法調節的仇怨。

所以傲爽不會給敵人留下任何機會,俗話說的好,對敵人的仁慈就等同於對自己的殘忍,參加風雲亂戰本就招惹到了很多仇家,若是再不鐵血一些,恐怕傲家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覆滅。

「小爽兒,兩年不見,怎的殺氣還是這麼重?動輒就要滅了秦家滿門?哈哈!」

這時,大笑之聲驟然自內院的正門處傳來,隨後,便是『唰唰唰』的破空聲!

今天的傲家,似乎極為地熱鬧,還沒過去三息的時間,整個傲家的上空,便是懸空站立起密密麻麻地身影,他們有的身穿一襲藍色綉袍,有的則是身披紅色衣衫。

凝目望去,傲天豪也從中找到了一名熟悉的身影,正是青雲城內劉家的家主劉能:「老能子(他對劉能的稱呼)?不過這些人是什麼來路……」

雖然說只要是達到了天靈師階武者的境界便是能夠在空中飛翔,但細細望去,這半空之上的每一道人影似乎都在透發出強悍的氣息,根本不像是高階天靈師之境的武者。

「你便是傲爽了吧?」

一名武者上前,他似乎是認出了傲爽,隨即問道。

「嗯。」

傲爽點了點頭,看了看前者的裝束:「你來自藍日道宗?」

那名武者環顧了一圈四周,看了看傲家內院中一片狼藉和橫七豎八地屍體后,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嘴角處微微翹起,露出了一截白皙的虎牙,輕笑道。

「呵呵,我是獨孤幻影,今日前來乃是奉宗主藍星之命,將藍日道宗在北域的分部遷徙至青雲城內,意欲么……便是保護傲家,不被一些宵小之輩所覬覦!」 第七百二十六章獨孤幻影!

望向來人,傲爽的眉頭在某一瞬間都是微微一凜,隨後才再度變得淡然下來,這皆是因為,此人的身體周圍似乎一直籠罩著一層雲霧,甚至讓人難以看清他的容貌。

可在這時,人群中卻是傳來一道疑惑的聲音。

「獨孤幻影?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

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傲家的太上長老,傲松!

那雙渾濁的老目,在此時滿是疑惑之色,但就在下一刻,他似乎是猛然想起了什麼,驚呼道:「難道是那個被稱為幻影尊者,在中階靈尊的境界時,曾經以一人之力,擊敗五名同階武者,現在雖然只是高階靈尊巔峰,卻有著和聖階蓋世級強者一搏之力的獨孤幻影?」

嘩!

傲松的話,無疑在人群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尊者級強者的確很強,在靈玉大陸上也算是比較高等級的武者,可只要是有些常識的人都知道,他們在聖階蓋世級強者的面前還是不值一提,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但這個獨孤幻影,哪怕拋卻他在中階靈尊的境界時,能夠擊敗五名中階靈尊的事情不說,他居然還有著和聖階蓋世級強者戰鬥的一搏之力,這就有些太過讓人震驚了。

聽著傲松的驚呼,傲爽不由雙目一凝,打量起獨孤幻影來。

雖然現在他已經沒有了蒼鷹之瞳,但畢竟他也是高階天靈師之境的武者,眼力不低,可即便如此,還是耗費了很大一部分的靈魂之力,才將和自己僅僅保持著幾米距離的前者看清。

最先映入傲爽眼帘的,便是那狹長的雙目。

一般人若是長著一雙這樣的眼眸,必然會讓人生出某種邪異的感覺,但這獨孤幻影卻不然,讓人看起來極為自然,就好似他這張臉上若不是長著一雙這樣的眼睛才不對。

眉毛一點也不粗重,好似兩把利劍,看起來便是極為鋒銳,他整個人懸立於半空之上,就好似一方天碑,鎮壓著一方天地的山河,只要他在這裡,便無人敢前來作亂。

蔚藍色的綉袍,配合著藍色的頭束將滿頭黑髮整整齊齊地豎起,讓人看起來變得凌厲逼人,如同初升的驕陽,尤其是身體周圍那股莫名的氣息,更是有種異常奇異的感覺。

果然如此,藍日道宗居然將在北域的本部都是建立在了青雲城,算算時間,如果兩方人馬戰鬥起來的話,獨孤幻影正好趕到,那時才真是到了萬劫不復的地步。

孫家家主慶幸著,他慶幸著自己的機智和果斷,就算此次的退步,恐怕會讓孫家的發展速度變得極為緩慢,但也是值得的,因為若是孫家覆滅,一切發展都成了空談。

雖然藍日道宗的宗門在中域,而且中域內的天才是最多的,但其他東、西、南、北四域內,也有著不少天才,所以藍日道宗會在每個域內都創建分部,招攬一些天才武者。

超級全能大農民 ,畢竟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花招盡皆虛妄。

劉能看著傲天豪,笑道:「呵呵,天豪,其實從秦家準備出手后,我便是想要趕回來,但獨孤兄卻是跟我說傲小子快要回來了,他便是能夠化解傲家的危機,起初我還不信他有著這般能力,不過現在看來,我還真是有些小看傲小子了。」

劉能的確是曾想過趕回來,拋開傲家先祖傲戰對劉家先祖鳳離月的恩惠,他和傲天豪在這一年多的時間內關係也是處得極好,否則秦段也不可能趁著劉家人不在之時前來。

但他還真想看看,傲爽在這一年半的時間內有著多大的改變,況且獨孤幻影也不可能騙他,所以他這才沒有著急趕回來,可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讓劉金趕過來打探情況。

可綜合情況來看,傲爽一個人,還真是有著將危機化解的能力。

大局已定,傲天豪也終是露出了一絲笑意:「哈哈,老能子,啥也別說了,今晚你必須陪我好好喝點,我傲天豪能有個這樣的兒子我高興,蒼天待我不薄啊!」


哪個長輩,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成為人中之龍,鳥中之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