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四億。」1號包廂那男子豪爽的喊道。

這時,3號包廂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我出五億。」

「喲!」2號包廂傳出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3號包廂那位,你不正是白家家主的女兒白若嗎?怎麼?你們家滅了汪家,現在出手也闊綽了嗎?你一個妹子,也想要情戒?」


這時,1號包廂的男子開口道:「2號包廂那位,你他媽少廢話,你不加價,我可要加了,我出六億。」

「一億一億的加,有意思嗎?」2號包廂的人大聲喊道:「我出九億九千萬。」

2號包廂那人一喊出聲,全場嘩然,不一會,全場肅靜。

「2號包廂那位先生出價九億九千萬,還沒沒有更高的?大家可要想清楚啊!這情戒可是極幻界只有一顆,其收藏價值和觀賞價值都是獨一無二的,大家別猶豫了。」美婦又等了一會,又喊道:「九億九千萬一次。」

「全場寂靜。」

「九億九千萬兩次。」

這時一1號包廂那男子咬牙喊道:「10億。」

等了一會,美婦又大聲問道:「一號包廂的公子出十億,還有沒有更高的?」

「小子,你竟敢加價1000萬,你在玩我是吧!」2號包廂那人有些不爽的說了一聲音,然後大聲喊道:「15億!」

全場寂靜,萬籟無聲。

「哇!」美婦在台上激動的說道:「2號包廂那位朋友居然出價15億,看來是勢在必得啊!還有沒有人要加價的?機不可失啊!大家該出手時就出手。不就是神石嗎?沒了可以再賺,可這情戒沒了,那就再也得不到了啊!」

這時,誰也沒想到的是,3號包廂那女子居然喊出了一個驚人的數字:「20億!」

現在,眾人不再淡定了,都站了起來,紛紛議論…………

「3號包廂那位姑娘出價20億,還有沒有更高的?」美婦已經不想再多說什麼了,她只是站在台上靜靜的等著,等著別人加價。

過了一會,沒人敢加價,美婦大聲喊道:「20億一次。」

美婦話音剛落,10號包廂里傳出一個老頭的聲音:「老夫見你們喊得凶,忍不住想跟你們玩玩,老夫再加一億神石。」

「再加一億神石,那就是二十一億了,看來這情戒非常討人喜歡啊!還有沒有要加價的?」美婦表情激動,也許,她心裡並不激動,她只是想用自己的情緒去帶動眾人的情緒,作為拍賣師,一般都會用這招。


「22億」3號包廂那位女子看來已經到了極限,她現在也只敢加一億而已。

10號包廂那老頭又喊道:「我出25億!因為我喜歡這個數字。」

「什麼……?」

眾人本以為3號包廂那位女子得定了,可沒想到10號包廂那老頭更是大方,居然出價25億,而且還是憑自己的喜好來出價。


「廢話我就不說了,大家還要不要加價?」美婦激動的酥胸起伏,等了一會,她開始喊道:「25億一次。」

沒人出聲。

「25億兩次。」美婦確實有些激動了,她本以為不會再有人加價了,可就在這時,又一個聲音響起:「前些日子得了點錢,反正也沒地方花,為了妻子,為了花錢,我現在也只好加價了,30億,誰要是還想要這情戒,儘管加價,本人承諾,絕不會跟他搶。」

眾人紛紛向這個聲音望去,發現這是35號包廂發出的,他們都開始騷動起來,議論起來。

美婦這回是真的激動了,她主持拍賣已經十年有餘,還從未見過如此激烈的競拍,她馬上喊道:「30億神石一次!」

沒人答話!

她又喊道:「30億神石第二次,沒人競拍了嗎?」

「謝謝你,小兄弟,其實,老夫身上只有兩三億神石罷了,要不是你跟我競拍,那我就麻煩。」10號包廂那老頭說完就大笑起來,惹來眾人一陣鄙視。

「沒關係,不救三十億神石嗎?小爺我付得起。」35號包廂冷冷的笑了笑,道:「10號包廂那位前輩,可否留下姓名,它日,晚輩必有厚報。」


「我的身份,實在不方便透露,你若是想報答我,日後我會找你的。」10號包廂那老頭哈哈一笑,然後就沉默了。

「還有沒有人競拍?」美婦問完后,過了一會,還是沒人答話,她一拍桌子,接著喊道:「30億神石第三次,成交!」

現在,場上眾人交頭接耳,紛紛討論著,討論35號包廂的人是誰。

1號包廂里,一個油頭粉面的男子對他旁邊的一個中年男人說道:「阿輝,你去查查35號包廂那人是誰?」

2號包廂里,一個長相類似女子,卻又不是女子的男子對他身邊的中年男人下命令:「大春,你快去查查35號包廂那人是誰,哼!等出了拍賣場,哥要將你的情戒搶來,不,那是我的情戒。」

3號包廂里,一位女子嘆了口氣,喃喃道:「有些東西,從一開始就註定不是你的,就像緣分。」

35號包廂里,任羽思對血狼埋怨道:「狼哥,我一再反對你買情戒,你怎麼就是不聽,那可是三十億神石啊!你這樣多浪費。」

「神石乃是身外之物。」血狼摟住任羽思,溫柔道:「你才是我的一切啊!」 聽了血狼這話,任羽思心裡非常感動,雖她然嘴上說著不讓血狼買情戒,可她也是女人,怎麼可能不喜歡情戒?她將頭靠在血狼胸前,笑著問道:「狼哥,你將錢都花光了,到時候我們怎麼買煉魂丹?」

「我明天再去弄就行了。」血狼回道:「煉製煉魂丹的大師也沒那麼快來,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弄錢,所以,你別擔心。」

「你又要去偷嗎?」

「對。」

就在血狼和任羽思說話間,一個老者走進了他們的包廂,老者臉上雖然很多皺紋,但他非常有精神,給人一種老當益壯的感覺。他身後還跟著一個侍女,侍女捧著一個精緻美觀的木盒子,木盒子里的東西應該就是情戒。

「二位貴客,你們好!我是尊風拍賣場的負責人。」老者笑呵呵的看著血狼和任羽思,道:「老夫在此恭喜你們以30億神石買到情戒,我現在將情戒拿來了,你們看看,如果沒問題,那就先付錢吧!我挺忙的」

老者剛說完,他身後的侍女就將木盒子放到血狼面前,並伸手示意他打開。

血狼慢慢的將木盒子打開,然後拿出一枚戒指,仔細觀摩,順便用神念探查,確定戒指不假后,他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沒錯,就是這枚戒指。」

「我們尊風拍賣場以誠信為本,絕不會欺騙顧客。」老者依然微笑著:「說實話,公子以30億神石買這枚戒指,以現在來看,價格確實高了些,但這枚戒指的在百年之後,千年以後,價格也許還能翻倍,所以你們並不虧。」

血狼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將一個裝著30億神石的乾坤袋遞給老者,老者探查一番,笑道:「二位貴客,情戒是你們的了,你們可以再看看下一件拍賣品,如果沒興趣,你們隨時可以離開。不過,你們離開時得小心,因為很多人在暗中覬覦你們的情戒。」

「這個我們明白。」血狼根本不在乎別人來搶,因為他和任羽思的逃跑能力都很強,而且有很多人認識他,同時也有很多人知道清風是他和任羽思的干爺爺,只要別人調查清楚他的底細,一般都不會為了情戒觸這個霉頭。

「我們尊風拍賣場也不止開在萬陀城,只是萬陀城這裡開得比較大,老夫代表拍賣場全體員工歡迎你們再次光臨。」老者笑得很和諧,他對侍女揮了揮手,然後對血狼和任羽思說道:「你們自己注意點吧!我先走了。」

「好的!」

等老者走後,血狼拿著情戒為任羽思戴上,任羽思發起了花痴,親了血狼一口,然後慢慢地靠在血狼懷裡,眼中滿是幸福之色。

…………

「各位,請安靜!」美婦在台上大喊一聲,眾人很快就安靜下來,她接著說道:「接下來,我們將拿出第二件拍賣品,這是一把刀,名叫王者之刃。」

這時,有兩個穿著制服的女子抬著一個長長的木匣子,她們將木匣子擺到美婦面前的桌子上。美婦打開木匣子,慢慢的拿出一把刀,這就是王者之刃,這把刀長四尺左右,與普通的刀沒什麼兩樣,只是它散發著一股氣場,那是高位者才有的氣場。

美婦本就美艷動人,惹無數男人Yy,可當她拿起王者之刃后,她身上的氣質發生了極大的蛻變,變得神聖不可侵犯,就像是女神一般,讓在場的很多男人都產生了自卑感。

「王者之刃,也許很少人聽說過,那就由我來簡單的解釋一下吧!」美婦輕輕的揮了一下王者之刃,道:「這王者之刃的歷史比剛才的情戒更悠久,據說它是四千年前的產物,它的原主人被稱作刀王,刀王僅僅只是神力九段修為,但他那些王者之刃在手,卻可以和神力十段的神級強者抗衡。」

「大家應該明白,神力九段和十段的差距有多大。」美婦看了看眾人,繼續道:「拿王者之刃來賣那位先生說,這把刀裡面封印著一個刀魂,刀魂現在已經開始解封。他駕馭不了這把刀,而且還被刀魂反噬,傷到了根基。他現在急需用錢,所以才將這把刀拿來拍賣。」

「你說那位先生被反噬,要是我們買回去,不也同樣會被反噬嗎?既然如此,我們哪還敢買?」有人在下面提出疑問。

「這倒是個問題,不過,凡事都有利弊兩端,那位先生用不了,並不代表每個人都用不了。」美婦有些無奈的說道:「大家也不要把事情想得那麼悲觀,其實王者之刃裡面有一個神技,那是刀王自創的神技,如果誰能領悟這個神技,那麼他就能成為刀王的傳人。」

「這麼說來,我們還是得賭一把啊!」很多人紛紛感嘆。

這時,有人大聲發問:「姐姐,你快說說這王者之刃多少錢吧!」

「拿它來拍賣那位先生出價很高,我們拍賣場只收利息,並不會改價,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買得起。」美婦看著眾人都露出了期待之色,她悠悠說道:「王者之刃的底價是三十億神石,最低加價是一億,大家好好考慮吧!」

三十億神石,這這價確實很高,萬陀城的一些大家族都不一定買得起,就算買得起,那也得傾家蕩產,或者一蹶不振。

…………

35號包廂內。

「狼哥,你看吧!我剛才叫你別買情戒,你偏不聽,要不然,我們就可以買王者之刃了,你不是正缺武器嗎?」任羽思有些遺憾的說道:「你現在後悔了吧?」

「我不缺武器,我也不會後悔。」血狼攬著任羽思的柳腰,溫柔的問道:「難道你覺得,你在我心中還不如一件武器重要嗎?」

「誰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任羽思嘟著嘴巴,心裡卻美滋滋的。

「別說這些了。」血狼看著美婦手中的王者之刃,淡淡的說道:「你看看,這王者之刃似乎沒人敢買,也許會流拍。」

任羽思無所謂的說道:「流拍就流拍唄!反正我們也買不起。」

「我們可以找這把刀的主人談談。」血狼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談?」任羽思狐疑道:「怎麼談?」

「我們不是有能量石嗎?」血狼抿嘴一笑,道:「我手中有一顆能量石已經被我吸收掉了一半的能量,我想用它去跟王者之刃的主人交換。抬上那位美女說王者之刃的主人被反噬,傷到了根基,現在肯定需要能量石,所以他沒理由拒絕。」

「好吧!隨便你。」任羽思不在多說,她靠在血狼肩上沉默起來。

…………


「大家都不願意買王者之刃嗎?等會可要流拍了。如果有錢,大家怎麼不賭一把?」美婦也不著急,她早就料到了不會有人買王者之刃,但出於職責,她又不得不站在這個台上主持。

「賭一把倒沒問題,可是誰有那麼多錢呢?」台下有人大聲喊道:「那可是三十億神石啊!有了這些神石,我們大可以用來修鍊,何必用來冒這個險?」

「好了,時間快到了,我倒數十聲,如果沒人競拍,那就只有流拍了。」美婦淡淡的說完,然後喊道:「十!」

…………

美婦倒數到3的時候,依然沒人答話,這王者之刃確實沒幾個人買得起,就算有人買得起,那些人也不敢買。

「二!」美婦的聲漸漸變大,台下眾人面面相覷,包廂里的人也糾結萬分,卻沒一個人敢喊出聲。

「一!」美婦長舒一口氣,大喊道:「王者之刃流拍。大家先別散場,我們馬上拿出最後一件物品,這是一顆丹藥,名叫護靈丹。」

這時,台下眾人一片驚呼。

美婦微微一笑,又道:「護靈丹現在只有一顆,至於它長什麼樣,我就不拿出來給大家看了,吃了它有什麼效果,相信很多人都清楚,不過有些人肯定不懂,這個我得解釋一下。」

「護靈丹是超越煉魂丹的存在,誰要是吃了它,就可以重生一次。」美婦看著有些人很疑惑,她又解釋道:「我說的重生是指人被殺死後,他的靈魂可以脫離身體,而且在一天之內不會消散,那麼他就可以在這一天之內去奪舍,不過一天時間也並不長,所以很難奪舍成功。我這麼說,你們明白了吧?」

「護靈丹要多少神石?」又有人發問,也許這些人並不是想買,只是來看熱鬧的,所以經常催促一下美婦,從而提高拍賣進度。

「大家稍安勿躁。」美婦笑著說道:「拿護靈丹來拍賣的那位大師開出的價格非常感人,起拍價也就十億神石,但最低加價卻不得低於一億,大家開始競拍吧!」

「我出十二億!」一號包廂的男子大喊道。

「十二億你就想拍到護靈丹?」二號包廂那人冷聲說道:「我出十五億。」

…………

35號包廂內。

「思思,護靈丹太重要了,我得給你買下,這樣的話,我就不用那麼擔心你了。」血狼對任羽思正色道。

「這……」任羽思有些擔心:「我們沒那麼多錢啊!」 「我們是沒神石,但我們有能量石啊!」血狼正色道:「要得到王者之刃的話,那就必須用一顆能量石來交換,既然如此,那就再賣掉一顆,應該能賣七八十億,有了這些錢,我們不僅可以買護靈丹,還能買煉魂丹。」

「可是,能量石同樣很有價值啊!」任羽思還是有些捨不得,因為她用了能量石后,感覺非常好用。若要讓她拿能量石去換丹藥,她肯定會感覺不值。

「我今晚用掉兩顆,還剩兩顆。兩顆已經可以用很久了。」血狼計算著:「可這護靈丹是非常稀少的丹藥,今晚若是錯過了,以後就很難在有機會遇到了。所以,我們必須學會放下某些東西,去爭取那些更有用,更有價值的東西。」

「好吧!」任羽思想通后,也沒再說什麼。

現在,場上的競拍價已經達到了十九億神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