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洪書記別生氣,辦法已經有了。”

洪偉此時心中無限怒火,但是他此時必須忍住。

“說吧,什麼辦法?”

“很簡單,找一個替死鬼……”

“你……怎麼找?”

“你的祕書很漂亮啊。”

“她?你想要她頂罪?怎麼可能,她知道我……”

“正是因爲如此,她知道太多了。”

“她哥哥還是公安局的,我動了她,她哥哥那……”

“你放心,我會安排好,你讓莊祕書找她哥哥,去邦特咖啡那,你就說有重要文件給她哥哥,其他交給我了……”

“難道?你……”

“沒錯……” “怎麼樣?捨不得了?”

“沒有,一切按照你的意思辦!”

洪偉立刻反應過來,他知道此時不選擇,就沒有機會了。

變聲器傳來一陣怪笑。

“果然爽快,那麼你就去辦理吧,那邊我已經安排好人了,去301房間就好。”

“知道了!”

掛斷電話,洪偉立刻走了出去,只見莊祕書正坐在前臺。

(對不起了,你跟了我這麼多年,最後還是不得不犧牲你,你放心,你的家人我會好好照顧的。)

洪偉默默在內心說道,隨後他走到莊祕書的面前。

莊祕書看到洪偉過來,立刻站了起來。

“洪書記,有事嗎?”

“你過來一下,我已經想好了。”

“啊?真的嗎?書記你……”

洪偉故作神祕的點點頭,“這裏人雜,來我辦公室。”

莊祕書立刻跟隨洪偉來到辦公室。

洪偉拿出一個信封,背對着莊祕書,他塞進去一張白紙,然後立刻密封好。

“你現在拿着這個東西去邦特咖啡找你哥哥,剩下的事情不用管了,知道越少對你越好,萬一你被抓到,審問的時候你也不知道內容,他們沒辦法拿你怎麼樣。”

莊祕書聽完洪偉的話後,感動的流下眼淚,“書記……你對我太好了。”

洪偉微笑道:“你們還年輕,如果我被抓了,你就當做什麼不知道,我這裏有一張卡,是你的名字,密碼是你生日,裏面有200萬,錢不多,但是希望能幫到你們。”

說完洪偉又遞給莊祕書一張卡,這張卡里是空的,但是不久後幾年會馬上存進一筆錢。

這是之前神祕人的安排。

莊祕書接過卡後,聲音有些哽咽了。

“書記,你不會有事的。”

洪偉微笑道:“別想多了,快去辦事吧!”


莊祕書點點頭道:“我馬上出發。”

洪偉補充道:“在301見面。”

隨後莊祕書拿着東西立刻離開了。


洪偉隨後撥通了**的電話。

“喂,我有一個安排……”

……

陳幸返回了醫院,此時他顯得非常鬱悶。

他親眼看到四名武警死在自己眼前,他親眼目睹四名武警在危機時刻,還不停反抗。

即使敵衆我寡,武警戰士任然記得他的使命。

陳幸下個的士,他整個人感覺非常難受。

他沒有辦法去證明洪偉是主謀。

最重要的是那個真正的神祕人沒有出現。

(不行,我必須找到那個神祕人。)

陳幸突然下個決心,只有把神祕人挖出來,一切才能真相大白。

(可是現在該怎麼開始?)

陳幸想到了這個問題,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陳幸隨後想到了尹飛,他可以去找尹飛。

(尹飛會合作嗎?)

這是陳幸的擔憂,尹飛現在已經變了。

之前的照片更加像是利用自己。

陳幸後來纔想明白,尹飛是被監視,需要有人出手。

而這個人正是自己。

陳幸正在憂愁中,突然手機響了。

一條短信發來,陳幸看到署名,是曾靈的名字。

(她怎麼給我發消息了?)

陳幸十分好奇,隨後她點開了短信。

[我知道監控尹飛的那個幕後人是誰了,來邦特咖啡3樓找我!]

陳幸眼睛瞪得老大,這句話讓陳幸頓時感到不好。

(曾靈怎麼知道這些的?她知道多少?)

陳幸突然感覺自己對曾靈一點都不瞭解。

就在陳幸猶豫不決的時候,曾靈的短信息再次發來。

[機會就這一次,我的時間不多了。]

陳幸看完更加不明白了,但是此時他已經做出了決定。

陳幸準備轉身離去,此時一陣清脆的聲音傳來。

“本科生!本科生!”

陳幸頓時感覺很熟悉,一轉頭,看到一個穿着白色襯衫,搭配着牛仔褲的女孩朝着自己走來。

“你……”

“怎麼不認識我了?”

胡小斐俏皮的笑着。

陳幸楞楞的點點頭,此時胡小斐的穿着打扮,都非常青春活力,她那微笑,帶着一股青春活力,感染着自己。

“本科生,你這是要去哪?”

“我……我有事先走了。”

“又騙人,不管了,今天必須帶着我。”

胡小斐說完一把抱住陳幸的手臂,那表情就是在說,不帶我走,我就一直抱下去。

陳幸頓時感到胡小斐那柔軟的身體觸碰自己。

陳幸感覺被電了一樣。

“好吧,不過一會你只能聽着,不能說話。”

陳幸此時沒有時間耽擱了,帶着胡小斐也可以看看情況。

胡小斐可以做一個很好的掩護,他可以看清楚曾靈有沒有說謊。

隨後陳幸攔下的士,立刻報上了位置。

午後時光,五華路街角的一家咖啡屋,一個靠窗的位置。透過清晰透明的落地窗,可以慵懶地看着街道上過往匆匆的人們,卻不被嘈雜的喧囂聲所圍繞,取而代之的是優雅緩慢的輕音樂。

咖啡館本身有一種神奇的作用,它在無形中給了那些想要自個兒給自個兒留點空間的人一個擴音器,瞬間將他們寂寞的內心獨白調節到了最強音——“我好孤獨,就讓我享受孤獨吧!”

陳幸帶着胡小斐來到了約定了位置。


曾靈看到胡小斐後顯得非常詫異。

“這是我朋友,她非要過來,就帶過來了。”

曾靈彷彿沒有聽到陳幸的話,她呆呆了盯着胡小斐。

這個女生比自己年輕,比自己漂亮,而且顯得非常有青春活力。

“你們認識多久了。”

陳幸還沒開口,胡小斐卻搶先答道:“不久,但是我們已經住在一起了。”

胡小斐聲音非常有靈性,而這一句話卻讓曾靈心裏一陣難受。

陳幸此時觀察着曾靈的表現,這個女人,他現在沒有了信任。

“好了,我要說正事了,既然你覺得她可以聽,那就一起聽吧!”

“你說吧!”

“我想你已經知道了四國製藥公司吧!”

“沒錯,他們已經進入了醫院,怎麼,你知道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