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上海人”引爭議——為何如今國產劇的南方人都在說北方話?

“俺是上海人”引爭議——為何如今國產劇的南方人都在說北方話?

日前,抗日神劇《冰鋒》裡的一場戲,因為涉及有爭議的臺詞,引發瞭一場關於南北語言文化差異的爭論。這場戲中,反派偽裝成普通老百姓,面對一旁盤問的上海大學生,一口一個”俺是上海人”,“俺爹俺娘被日本人殺瞭”等臺詞,活脫脫一個北方老漢,旁邊的本地學生聽著卻絲毫不覺得口音奇怪。

不少網友尤其上海本地的觀眾紛紛吐槽:這還是在上海電視臺播的, 真當上海本地人都不看抗日神劇麼? 這差不多就跟北京人說”阿拉北京人”一樣奇葩。
近年來,隨著上海外來人口越來越多,本地文化逐漸被北方文化稀釋。上海東方衛視已經變成充斥著相聲小品二人轉的東北衛視、“外公外婆”等詞匯也一度因為在上海小學教科書裡變成“姥爺姥姥”這種北方口語,而遭到不少上海網友的抗議。
連上海都尚且如此,其他南方城市的方言地域文化則更容易在各種宣傳媒介上“失語”瞭。
比如以蘇州為故事背景的《都挺好》,雖然故事設定在蘇州這樣的吳語方言區,但是主要演員幾乎都是一口京片子味普通話、什麼“甭”、“咱”之類的詞匯,江浙本地人哪怕日常說普通話都不會用到。至於裡面各種過年包餃子、吃大蒜算等傢庭日常生活場景展現,更是讓人感覺不出這是發生在蘇州,更像是某個北方城市。

而這種模糊地域特色,南方人也全員北方化的操作,在國產劇裡已經司空見慣。不管來自哪個城市的角色好像都是兒化音濃鬱的北方口音,南方人仿佛都神隱瞭。
當然,很多觀眾要說,如果用南方方言觀眾聽不懂怎麼辦?但以《山海情》這樣的劇為例,實際上有些偏遠地區的北方方言對於大多數外地觀眾而言,不看字幕也未必好聽懂,在上星播出時劇方還專門重新用標準普通話來配音,但顯然不如方言版反響更好。

況且所謂突出地域特色未必就要說一口地道的方言。比如《破冰行動》這樣的劇,裡面的香港演員都刻意配上一口粵式普通話,既讓不懂粵語的觀眾不用看字幕也能聽懂,又突出瞭人物地域特色,總比讓香港人也說一口京片子要有代入感地多。

況且就算考慮到難找到當地演員、方言比較難還原的問題,那麼讓演員全部改用標準普通話,徹底模糊掉地域特色、也總比讓明明設定為南方人的角色,卻操著一口京片子來得觀感更好。
這也是大多數國產劇哪怕場景道具都很華麗,卻總給人粗制濫造之感,有時候看一部電視劇考不考究往往就是從這些細節方面體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