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瓢瓢的冷水,把楊雪四個人,澆得淋頭濕。

她們,尖叫。

她們,顫抖。

不多時,冷的臉發青,嘴唇發紫。

想死的心,都有了。

旁邊,醫務人員也看著就打冷哆嗦。

這也是,大開眼界,驚目結舌,卻不敢說什麼。

這時,他們倒想起,擔架上這蘇有欣,來的時候,也是渾身濕透了。

蘇有欣,看著也都冷的一顫顫。

但,心裡,暖的一陣陣。

激動的淚水,流了出來。

想起受的苦,現在,姐夫都找回來了。

讓楊雪這些壞女生,看看,欺負人的下場!

宋三喜放下了瓢,淡道:「誰欺負我們家有欣,我就以牙還牙。」

「她老實、單純,上進,努力,你們這麼對她,這就是你們要付出的代價。」

「如果,不滿意,我把你們一人薅一片頭皮下來。滿意嗎?」

楊雪她們四個女生,和楊軍,內心一片無助。

只能紛紛點頭,表示滿意,滿意。

宋三喜冷淡的笑了,「以後,不管在哪裡,看到我或者有欣,繞著走。楊雪,你們四個,已經不用在三中上學了,我說了就算。相關的費用,回頭,我會找你爸要。」

說完,他推起蘇有欣,一邊推,一邊道:「都起來,滾吧!醫生,麻煩治一下這個楊軍,人家可是散打冠軍。」

楊軍,羞愧難擋,聽出了濃濃的諷刺。

「對了,護士,我妹妹,要最好的病房,要24小時有人陪護,可以?」

「好的好的,先生,這邊請,這邊請」

護士,哪能不答應。

這個強悍的男人,底氣很足的男人,不差錢啊!

不到五分鐘,宋三喜親自把蘇有欣,推進了高級單間病房。

然後,不用護士,他已經很專業了。

雙手,將蘇有欣托起來,平穩的放到了病床上。

「有欣,不用害怕,姐夫在,你會康復很快的。」

「這事情,我們保密,暫時不讓大姐、二姐和甜甜知道,免得她們生氣、擔心,好不好?」

蘇有欣小臉激動的紅暈浮現,點了點頭,「嗯,保密。姐夫,謝謝你,要不是你,要不是你」

說著,想想委屈的經歷,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那小臉啊,唉,我見猶憐。

旁邊的護士們,看著都想抹淚。

多招人疼的小妹妹啊!

宋三喜心頭,也是一抹心疼閃過。

拿紙擦了擦她的淚,溫和道:「有欣,不哭,人生需要微笑的。你好好躺著,在醫院十幾天後,基本能康復,就可以回家過年了。學校里的事,你都不用操心,姐夫去處理好。現在,姐夫出去給你配藥,能讓你更快康復的葯。」

說完,輕輕的握了握小手,以示鼓勵。

旁邊護士看著,真是替蘇有欣高興。

看看人家這姐夫,多周到,多心疼妹妹啊!

「嗯,謝謝姐夫,姐夫,你」

說著,蘇有欣臉上紅了紅,沒說下去。

真好,兩個字,硬生生吞了回去。

宋三喜微微一笑,來到外面,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結果,發現崔永年來過信息了,講明了他的處理方式,表示,為三喜兄弟做點小事情,希望能滿意。

宋三喜搖搖頭,有點欣慰,這個崔總,有心了。

他深知,切中人類的愛好、興趣點,是結交、抱成團的捷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隨著鴻鈞的宣告,歷時六十餘個元會的洪荒第一次大劫【龍鳳初劫】終於正式落幕!

先天三族以血脈賜予凶獸,從而使得洪荒除了一眾由天地之氣化形的先天神聖之外,所有的後天生靈都因此而擁有了三族血脈。

鱗甲之屬可化為龍種,飛禽之屬可化為鳳種,走獸則盡可化為雜血麒麟,雖然世上再無純血的三族神獸,但卻也深深影響了洪荒的物種結構,間接影響了歷史的走勢。

三族的統治雖已結束,其文明成果也百不存一,但必然名垂青史,引得後世閑談……

六十個元會,在這洪荒歷史中可以很長,也可以只是一瞬間。

而正是這六十個元會,大部分開天首批生靈消亡於歲月中,幾乎全員先天神聖的先天三族也只能苟延殘喘,時代的主角開始緩緩朝著後天生靈轉移。

洪荒,也終於走過了它的幼年時光,逐步進入少年時代……

……

鴻鈞不再詢問先天甲木新的境界名,而是自己為其命名。

混元大羅金仙之稱,初次聞於洪荒天地,凡有靈智的生靈都牢牢記住了這個境界名,並憧憬著自己未來也要達到這個強大的境界。

同時,鴻鈞之名也徹底名揚洪荒……

「道友,你終於證道成聖了……」

先天甲木目睹了鴻鈞的突破與宣告,一種親眼見證了歷史的震撼感油然而生:

這,就是聖人時代的開端嗎?

洪荒第一聖,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即便是鴻鈞的六個聖人徒弟在未來先後證道,也始終達不到他們師父的高度了。

「遂古傳道之聖」只能有一個,後來者充其量不過是「繼往開來之聖」與「興滅繼絕之聖」,后兩種的含金量遠不如前一種來得高……

三屍歸一,情感也重新回到了鴻鈞身上,於是冷漠不復,他展顏一笑,搖搖頭:

「不,我還沒有成聖。」

「啊?」

先天甲木愣住了。

鴻鈞反問它:

「道友,何為【聖】?」

先天甲木雖然發愣,但也沒有多想,自然而然地答道:

「遂古傳道為聖,繼往開來為聖,興滅繼絕為聖。」

鴻鈞笑問:

「那道友你看我與哪一種沾了邊?」

「當然是遂古傳道……」

先天甲木答了一半,忽然就反應了過來:

「你還沒傳道,所以還沒有證道成聖?」

「然也。」

事實上,鴻鈞現在的境界處於一個很尷尬的地步:

三屍盡斬且歸一,代表他的法力已經高於了准聖巔峰,進入了【聖人】境界。

如果鴻鈞不要臉一點,完全可以稱自己已經成聖!

但他最終還是要臉的,而且境界也不能這麼簡單粗暴的劃定。

就像先天甲木曾經與鴻鈞商議之後所確定的流程一樣,【聖】是一個附屬於文明的高級稱呼,代表的是引導文明發展之人。

可鴻鈞現在,雖然法力已經達到了【聖人】的層次,但他還沒有收徒傳道,沒有把自己的仙道文眀推廣出去讓洪荒一起學習,所以他也就沒有證道成聖,元神也沒有寄託於天道。

先「明道」,后「證道」,鴻鈞在大羅金仙時就已經「明道」成功,但直到現在,嚴格意義上,他還在「明道」的級別。

於是,他尷尬地成為了史上唯一一個沒有成【聖】的「聖人」……

先天甲木當即表示,學到了,學到了!

「所以,你才沒有稱自己【證道成聖】,而是臨時想出了一個新的境界名……」

鴻鈞點點頭:

「嚴格意義上,聖人以下再強也還是沒證道的大羅金仙,所以准聖其實也算大羅金仙,但我現在這個境界卻不能簡單地用大羅金仙或准聖來描述。」

「所以,我便在大羅金仙前冠以【混元】二字,生造了這麼一個特殊的境界,稱為【混元大羅金仙】!」

明白了!

先天甲木表示自己已經完全懂了:

「所以,為啥要叫【混元】?有什麼講究嗎?」

它本以為鴻鈞會長篇大論地解釋這二字的來源有多麼複雜與強大,但出乎意料的是,鴻鈞卻只笑了笑:

「想當然耳!想得越多越煩惱,哪能事事都有所根據?不過隨心所思罷了,哪有什麼來源啊!」

先天甲木:……

……

在與先天甲木閑聊了一番之後,鴻鈞既沒有回山,也沒有立刻去混沌中開闢紫霄宮準備為眾生講道以真正成聖,而是找到了三族殘部的四位大首領。

「拜見鴻鈞老祖!」

正在重新安頓族人的四位大首領們見鴻鈞來訪,忙不迭地前來參拜。

但因為實在不知道該尊稱鴻鈞什麼尊號,於是只好自作主張地把從前三族最高的尊號「老祖」安在了鴻鈞身上,免得引起這位舉世無敵的大佬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