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她那混沌雙眸也無法打開,恐怕眼珠子都會露出來。

「不……不會吧,這小子3千種法則力量達到至尊強者境界?」

「哇!」

「我果然沒看錯你,你真是深不可測。」

「凡人的身體竟能將3千種法則力量修至最高層境界真是前無古人,後生可畏。」

「當年師傅因天下至寶造化碧玉蝶,才證道天混元界,聽說那造化碧玉蝶,其中就擁有三千種法則力量,象徵著3000大道難道說這個小狼妖與這天下至寶造化碧玉蝶有什麼關係?」

「又不太可能,當初聽師傅說,造化碧玉蝶早已有缺陷,即使是師傅的造化碧玉蝶也幾僅不過掌控365種法則力量而已。」

「可這個小狼妖不僅能掌控3千種法則力量,並且還每一種都修到了法則力量至尊強者境界。」

「要是哪天他能夠證道天混元境界,那他豈不是會掌握三千種本源力量?」

「可這也不可能啊,沒有成道的基礎修至鴻蒙紫氣,他就算再怎麼厲害他也修鍊不到證道天混元。」

「想不明白,實在是想不明白!」

蕭峰不論如何也想不到,因為他掌控了3千種法則力量,竟然使聖人女媧都為之感到言語難表,驚嘆不已。」

即使是現在,她還一直沉迷在蕭峰的這番能力之上,貌美潔白的聖臉上還存在迷惑的神色。

……

此時此刻,奇妙大地內。

感受到體內潮流涌動的無窮法則力量,蕭峰感覺到無比開心。

「既然已經將3千種法則力量都修至至尊強者的境界,這樣的話,就不能再繼續吸收法則力量了。」

「那這樣如何?就試著的突破一下准聖的境界吧!」

想畢。

肖峰便開口說道,「系統,給我將這1500年垂釣到的氣泡全都打開,哦對,修為氣泡就不需打開。」

「崩!」

「崩!」

「甭!」

……

「叮!恭喜宿主得到資質碎片2000!」

「叮!恭喜宿主獲得火元素法則碎片400,元素法則碎片500,時間元素法則碎片300……」

「叮恭喜宿主得到先天靈寶寶蓮燈(仿)斬仙殺神寶刀,後天至寶……」

「叮恭喜宿主得到秘法神通-72變!」

「丁恭喜宿主得到10條,短裙30條,無窮電照相機三個!」

緊接著,系統逐漸將包內的氣泡依次打開,蕭峰便聽到了接連不斷傳來系統的提示音。

看到打開了這麼多好東西,蕭峰一邊高興,一邊清點所得到的寶物。

一開始便是資質碎片,這次獲得了兩千枚,加上已累積獲得的資質碎片已經有2509/9999,就向聖人境界級別的資質還更邁進一步。

再者就是那數不勝數的法則碎片!

但因為肖峰已經將3千種法則力量都修至至尊強者境界,所以他垂釣再多的法則碎片,只要融入體內都不會發揮作用,就是說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繼續修鍊。

但是!

蕭峰並沒有覺得很遺憾,因為這些法則碎片對他來說暫時沒有多大作用。

而後,肖峰又清點了兩件開出來的先天靈寶。

寶蓮燈(仿)是由混沌青蓮養育而成的半成熟蓮子形成,體高有九寸,碧綠的體軀但又是通透的,根的每一處都特別精緻,就像是巨匠神工,花費數年才打造得出,這種天靈聚寶可不是尋常玩物。

斬仙殺神寶刀(仿),此物卻是上天所有,其刃鋒利無比,可殺神降魔,驅鬼除妖之用處。

這兩件天才聚寶都相當優秀。

尤其是寶蓮燈(仿),其強大的威力足以讓人畏懼,說到這個寶蓮燈,蕭峰猶然記得上輩子確實是有那麼一部影視劇,是關於這寶蓮燈所開展的。

但除此之外。

這次的收穫不僅有這兩件天材聚寶,蕭峰也得到了後天至寶兩件,後天靈寶速件。

雖然說這些寶物都沒啥太大作用,或許只能留給蕭峰煉製。

而且此次收穫中還包括了一門秘法神通功法-72變。

據說也只有孫大聖才能擁有的72變,如今也落在了蕭峰的手中。

但是肖峰似乎覺得這門功法對他來講並沒有什麼用。

接下來蕭峰所清點的一些寶物都算是不出名的冷板凳了。

…….

但從打開的氣泡之中還收穫到了10個,各種顏色各種款式,每一樣都極其誘人。

由於這是系統打開氣泡所得,所以不用擔心它的劣質問題,每一個肯定大小剛好合適,並且它還有自覺調節尺寸功能,只要不是肥婆,我相信應該都能穿得上。

還有三十多條的超短短裙,每條的款式都不一樣,而且還都是為大長腿所準備。《(修仙)女修》283結丹(一) 「高大帥,你就放心好了。」朱科夫志在必得騎在他那匹高頭大馬山海,對高俅得意洋洋道:「我們斯拉夫人最擅長騎射,董雙那幫兔崽子在我們面前不過是一群活靶子罷了。」

高俅沒有說話,他只是始終看着前方的戰局變化,事實上,這場戰役可以說是他的最後一戰,也是最關鍵一戰,這一戰,決定着他高俅勢力的生死存亡,因此,他不得不全力關注每一個細節。

高俅能預感到,打了兩次了,這第三次戰役要是再敗給董雙,那他絕不會再有東山再起,發動第四次戰役的機會了,董雙一定會集中所有力量把他的殘兵敗將趕盡殺絕,徹底終結他!

「大哥,現在怎麼辦啊!」劉贇瘋狂扣動着手中的神鵰弩,一次能放倒的敵人卻越來越少了,在他旁邊的地上,散落着至少七八架散架破損的神鵰弩,沒辦法,這都是因為射速過快,射完或者還沒發射完就開始爆炸的,但不這麼拚命就根本沒辦法抵擋對面的攻勢,狂暴的箭雨壓得神武軍們頭都抬不起來,實在是憋屈得很。

「不要急,再拖一個時辰,我早已經讓林沖兄弟帶着巴爾幹半島留守軍抽調的三萬精銳往這趕來,到時候前後夾擊,我就不信打不過這些人了。」董雙眉頭一皺,不時抬起頭繼續精準瞄準射擊,在他的狙擊槍那漆黑槍口下倒下的敵人確實越來越多,但這無比強大的龍魂狙擊槍僅此一把,根本不能改變大局,因此,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有些力不從心。

事實上,他這個命令是早上感到羅馬附近發出的,因為那會他就覺得有些不對了,為了防止高俅潛藏的底牌,他也給林沖傳達了援兵命令,但這麼遠的距離,就算是千里馬無論如何也要半日才能趕到。

說一個時辰,是給你們希望,人有了希望,才不會絕望,希望你們能撐下去吧,兄弟,董雙看着那些還在奮起抵抗的同伴們,也有些感覺對不住這些人。

「噗!」

高俅大將馬勁被神武軍弩箭數百所擊中,這個倒霉到家了的兄弟立馬就倒地暴斃了,倒是可憐他伊勢巫女一流武功,若是單挑也能跟關勝王稟甚至董雙較量兩下子,只可惜在這個正規作戰的戰場上,根本沒有他發揮的機會。

混賬……莫非真的要輸了嗎?

董雙咬着牙,雙眼血紅看向前面,大風大浪都挺過來了,難道今天要陰溝裏翻船不成?

「董雙哥哥,你擔心什麼呢,都出汗成這樣了。」程凌軒在一旁連射神鵰弩,看向董雙只是笑道。

「是啊,你可不能疏忽,別出事了啊。」南宮未已經情緒好了不少,要知道,岳飛昏迷這幾個月,國內扈三娘等人來的信都是說她整日裏以淚洗面,給岳飛喂飯喂葯,可謂是無微不至。

想到這裏,董雙頓時神色複雜地搖了搖頭。

「喂你聽見了沒有啊。」南宮未不耐煩的聲音繼續傳了過來,她嘟著嘴說道:「你要是敢跟岳飛哥那樣傷到自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聽見了沒有。」

「你這小丫頭,還敢威脅我是吧。」董雙笑着摸著南宮未頭說道。

「哎呀你快答應就是啦。」南宮未哼一聲道。

「行吧行吧,我答應就是了……」董雙捂著臉只覺得有些凌亂了,感覺哭笑不得。

史進在一旁欠揍一般道:「大哥這可是越來越膽小了,連南宮妹子都怕。」

魏定國閑言細語道:「可不是,他這些乾妹妹倒是不少,我看個個都能欺負他了。」

「史進你活膩了就直說,我很樂意滿足你!」董雙猛地探出腦袋又是一個瞄準快速射擊連續狙殺了兩個敵軍將官,看也沒看史進道。

「得,是我錯了,我啥也沒說。」史進尷尬笑了笑,再一看魏定國還笑的開心他頓時就大怒道:「姓魏的你還跟老子囂張,合計著剛才你沒嘲笑大哥是吧。」

「我警告你小子,不要給我得意忘形了……」

「兩個幼稚鬼。」劉贇看了看一邊還在爭吵的那兩個傢伙,頓時發出誇張的無奈聲音說道:「這都什麼人啊,還沒哥一半成熟。」

一邊剛開始停下射擊在那喝咖啡的程凌軒看也沒看劉贇,語氣淡然道:「我看你跟他們也差不了多少。」

劉贇都快氣哭了道:「大哥,你要給我申冤啊,嫂子說我跟史進魏定國差不多蠢,這我能忍嗎?」

董雙停了下來道:「不能忍也給我忍着,信不信我收拾你。」

「得,你是老大。」

劉贇轉過腦袋,偏向一邊閉着眼閉目養神去了。

就在這最後的關鍵時候,再一個震天撼地傳聞來了。

一個黑衣女子啟動炸藥,摧毀了高俅二十裏外的糧草庫,還暗殺了斯拉夫軍不少領軍大將,導致斯拉夫的後續大軍根本沒辦法趕到,後續圍殺董雙的任務徹底失敗了!

「混賬,那個黑衣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我們的糧草,糧草啊!」

斯拉夫人停止了射擊,他們在那裏怒吼大叫,神武軍和其他國家戰士們急忙拔出武器衝出了戰壕,準備隨時參與跟斯拉夫人的近身搏鬥。

就在眾人即將展開那殘酷的白刃戰時,董雙下令大炮打光,所有遠程武器全部發射,務必要殺出一條血路,先突圍再說。

炮彈再一次毀滅了無數敵人,在他們後面,是董雙大軍,以及……

炮彈轟炸升起的濃煙中,此刻,正在出現一個黑色的人影。

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那個身影……居然是一道曼妙的身姿。

是的,那個女人,那個襲擊了高俅糧草庫的女人,她出現在了戰場上!

「原來,她就是一直潛伏在高俅身邊做事的人……那個黑衣女人就是她?

正準備帶着大軍衝鋒的董雙徹底在原地愣住了,這突如其來的一場風波,似乎要把一切給砸爛摧毀一般,讓人難以置信。

但那個女人的面貌,毫無疑問更加讓董雙瘋狂。

「雪引,你怎麼來這個戰場了?!」

董雙的聲音複雜中夾帶着一絲難以置信,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李志的一首《盡頭》,裏面唱到:「路的盡頭是湖,湖的盡頭是你,你的盡頭有一個人看着我,說明天一起下葬。

生的盡頭是愛,愛的盡頭是船,船的盡頭有一片雲圍繞我,說來吧,一起下葬。」

路的盡頭是湖,生的盡頭是愛,可人的盡頭在哪裏。

人的盡頭是在墳墓,是在盒子裏,你和你的軀體永久完好地躺在裏面。

為什麼說人類是高級動物,是因為人有思想。

我之前看過馬雲先生的演講,他說現在的科技很發達,人工智能可以代替人做的一些事情,但這並不是人工智能最好的用途,因為它只是可以代替人可以做的事情。我們為什麼要讓機器去做到人腦呢,讓人和機器下棋,那肯定是機器贏啊,你不要做這些無意義的事情,為什麼不要讓這個機器和另個機器下棋,這樣不是更有意義?就像人和車跑,人怎麼可能跑過車?同理若是車比車,這才有價值。我們有人工智能,而是需要這些機器有它們的思維,做人類做不到的事情,為什麼非要按到人類的大腦去製造出像人一樣的機器,我們連人類的大腦的百分之五的了解都不到,你卻讓這個機器去完全按照這百分之五去工作,然後你說這是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