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愣在這裏幹什麼,還不快再去打聽打聽。」廖仲愷無奈的扶額,聽侍衛這麼一說,心裏更加的着急了,不經催促着侍衛,他可不想錯過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是。屬下這就去。」侍衛只好順從的轉身繼續跑出了府。

「你啊,太后都請我們進宮了,你倔脾氣不去,現在知道着急了。」珍小妮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廖仲愷,也不想繼續在這裏乾等著了,毫不猶豫的轉身回屋去了,不忘叮囑一旁的小蓮,「小蓮,等結果出來了,記得給我通報一聲。」

「是。」小蓮明白的點點頭,看了眼一直待在原地並沒有要離開意思的廖仲愷,「老爺,要不先去大廳坐坐吧,一直站在這裏也不是一個辦法。」

見小蓮這麼一說,廖仲愷也覺得是個道理,贊同的點點頭,兩手背在身後朝大廳走去。

夏琳將南懿軒圈好的名單交到了南致遠的手中,「請皇上公佈懿軒王選中的人選。」

接過名單的南致遠看了眼上面選中的名單,倒是覺得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南懿軒,似乎根本沒有料到他會選擇她。

殿下的人都紛紛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等著南致遠公佈名單。

清清嗓子的南致遠見大家臉上都一臉的期待,不由笑了笑,「好了,現在本皇來公佈名單,懿軒王妃的人選是,廖府的廖熙婷。」

念完后,南致遠不由向廖熙婷投去祝賀的眼光。

在聽到自己的名字后,廖熙婷一下愣住了,彷彿連呼吸都快忘記了。

「婷兒,你還愣在這裏幹什麼,還不快上前謝恩。」太后一臉欣喜的看着廖熙婷,見她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不經出聲提醒道。

回神的廖熙婷看了一眼慕青青,慕青青也隨之朝她笑了笑,點點頭。

聽到自己落選的慕亦瑤整個人像泄了氣的氣球一樣,情緒有些失落。

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明明她已經很認真的在準備這次的節目了,為什麼。

不經看向對面臉上絲毫沒有任何錶現的李汝涵,都怪她,如果不是她們事先散播那些謠言的話,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來到殿下的廖熙婷在看了一眼南懿軒后,這才對着坐在殿上的南致遠行禮,「小女人謝恩。」

「好了,選妃的事情已經就結束了,本皇還有要事在身就先回去了。」南致遠起身後,看了眼南懿軒,「懿軒你還愣在那裏幹什麼,還不快去將你的王妃給扶起來。」

經南致遠這麼一說,廖熙婷的臉上不由浮現一抹紅暈,在沒有命令之前,自然是不敢隨便起身的。

南懿軒的嘴角一揚,有些迫不及待的將半跪行禮的廖熙婷給扶了起來,有些腿麻的廖熙婷腳下一個踉蹌,一不小心撞進了南懿軒的懷裏,頓時整張臉紅的像個猴子的屁股一樣。

見他們兩人相處的這麼的融洽,南致遠看了也滿意的點點頭,也不在多說什麼,和詩雅琴變起身離開了。

「恭送皇上、皇后。」

等南致遠他們走遠后,張曉亦從衣袖中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下了殿來到廖熙婷的面前,「婷兒,這也算是當作我送給你的見面禮了,希望你能夠喜歡。」

「謝謝張娘娘。」廖熙婷有些詫異的看着眼前的盒子,又抬頭看了一眼南懿軒,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收。

「收下吧,想必我母妃早就準備很久了,可不就一直在等著這天嘛。」南懿軒看了眼張曉亦笑了笑之後,朝廖熙婷點點頭。

得到允許后,廖熙婷這才小心翼翼的接過盒子,當着這多人的面,也不知道是打開還是不打開。

「打開瞧瞧,看看喜歡不。」張曉亦見廖熙婷將盒子給捧在懷裏,並沒有要打開的想法,不由笑了笑說道。

「嗯嗯。」廖熙婷也不知道這盒子裏面裝的是什麼,有些期待的將盒子給打開,看到裏面的手鐲。

從色澤上不難看出,這是一塊用上好的玉雕刻而成的。

張曉亦將鐲子從盒子裏面取了出來,細心的給廖熙婷給戴上,「你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到時候再給你挑挑別的。」

「謝謝張娘娘,這個鐲子我很喜歡,娘娘有心了。」廖熙婷擔心張曉亦誤會了什麼,急忙的解釋道。

沒有再說什麼的張曉亦看了眼殿下坐的人,給一旁的夏琳遞了一個眼色后,便有不少的歌舞的宮女上台開始表演,「好了今天選妃大典也算是完美結束了,謝謝各位大臣的配合,接下來就隨心的看會兒舞蹈吧。」

坐在殿上的太后臉上的笑容久久都為散去,等張曉亦將東西送完后,已經迫不及待的朝她招招手。

見此,廖熙婷拉了拉南懿軒的衣袖,南懿軒示意的點點頭,便退回了殿位上坐下。

來到太后這邊的廖熙婷以為她找自己有什麼事情,「小姨,怎麼了。」

「高興了吧。」太后拉着廖熙婷坐在了自己的身旁,和藹的笑着拍拍她的手背,打量了眼張曉亦送給她的手鐲,不由一笑,壓低嗓子說道,「這鐲子可是好東西,值不少錢。」

「小姨。」見太后一副正經的打趣自己,廖熙婷沒好氣的假裝生氣的將被她握住的手給抽離了出來。 看著身旁只到自己腰間高度的隊長,他能理解那種心情。畢竟在這個星球上,幾乎沒有生存的條件,要麼等死,要麼就冒險試一試。而隊長他們就是選擇了後者。「有那醉陀螺的圖片嗎?」墨然詢問。

「只知道醉陀螺長什麼樣,但我們在這裡已經尋找了十來天了,什麼都沒有找到。」隊長嗤笑著說。隨後引著墨然來到破損的登陸艇旁邊,這裡有著兩名戰士在守衛。周圍停放著十餘艘登陸艇,大多數都已經損壞。但這些飛船中還有他們所需的生活物資和一些必需品。

「雖然神族的技術很先進,可以將氧氣壓縮到很小。但若是你們再不來,我們可能也就只能活個四五天了。」隊長輕笑著說。

見到隊長帶著幾個神族戰士前來,守衛的兩名戰士立刻敬禮。「隊長。」他們先喊了隊長一聲,然後有些困惑地看著跟隨隊長而來的墨然幾人。

「帶這位指揮官去換裝甲。」隊長對那兩名戰士說。那兩名戰士則是一臉的疑惑,畢竟他們這裡的裝甲似乎並不合適給神族人穿戴啊,不過他們還是敬禮,側身指引墨然跟著他們。「麻煩您了,隊長。」墨然微笑著說。

「沒有什麼麻煩的,之後可能還需要麻煩你們啊!」隊長笑著說,他是真的送了一口氣。若是墨然他們沒有出現的話,他們很可能就會在這個行星上等待死亡的降臨,之前他都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了。若是氧氣不夠的話,他們怎麼辦?是進行休眠還是直接等待死亡?若是食物不夠了,又會怎麼辦?答案非常的殘酷。若是遇見那樣的情況,他們最後不論怎麼做都是必死無疑。只是等待死亡時間的長短而已。

而那幾名神族的戰士自然緊跟在墨然的身後,她們的任務就是要保證墨然的安全,她們並不在意龍炎軍團的生死,至於來這裡的目的也只是墨然而已。

墨然走到一個運輸船中,兩名戰士關上了飛船的艙門,讓墨然在裡面換上老舊型號的裝甲。雖然老舊,但性能還是不錯的。有著防護服的存在,他並不需要在裝甲中加入氧氣罐。換好裝甲之後,墨然走了出來。而那四名神族戰士則是將墨然換下來的裝甲讓跟在身後的一名機器人背著。這些可都是要帶回去的。

而看到從飛船中走出來的墨然,守衛的兩名戰士都是一驚。他們可沒有想過那個穿著神族裝甲的指揮官竟然和他們一樣是人類。

「麻煩你們了。」墨然對守衛的兩名戰士說。「你是……?」一名守衛的戰士有些錯愕地看著墨然詢問。

「我是天狼軍團第五大隊的機動步兵,墨然。」墨然介紹著自己。「哈!我就在想隊長怎麼會帶一個神族來換裝甲。」一名戰士上前就是和墨然用力抱在一起。「原來是天狼的崽。」「真沒想到,比我們走的都遠啊!」另一名戰士錘了墨然肩膀一拳,隨後笑著說。他有些羨慕地看著跟在墨然身後的幾名神族戰士,顯然墨然現在的地位和他們不一樣,但是墨然的介紹卻是讓他們自豪,畢竟是天朝的戰士。

而面對龍炎軍團戰士的習俗,神族的那四名戰士則是不能理解,不由地互相看了看。在她們看來,這種行為是非常怪異和不合理的。

「隊長,有那個醉陀螺的詳細信息嗎?我讓我帶來的人員幫你一起找找。」墨然拍了拍抱著他的戰士,隨後問道。

「有的。」聽到墨然要幫忙,隊長自然是高興的。很快就是將一個三維投影的醉陀螺調取了出來,隊長走到墨然身邊,然後將醉陀螺的圖片傳給墨然。而墨然也是將這圖片傳遞下去,讓所有神族人員幫忙一起尋找。

「這是什麼任務,讓整個大隊的人來尋找?」墨然輕聲詢問著,現在除了跟在墨然身後的四名神族護衛外,包括那些作戰機器人都是幫忙尋找起來。

「一個商賈發布的任務。」說到這,隊長不由嗤笑了一聲,「畢竟有著很多珍惜的資源需要人員去採集,一些商賈就會發布任務,讓一些有意的人去尋找,我們也一樣。」隊長帶著墨然走出山谷,向著上方走去。「畢竟我們還要考慮很多的事情,不可能只是簡單的作戰任務。」

「是為了環境轉換裝置嗎?」墨然低聲詢問著。他的話也是讓隊長有些驚訝。「看來你是知道這些事情啊!」隊長笑著點了點頭,「就是為了環境轉換裝置啊!之前和亡靈族登陸部隊戰鬥了好一段時間,最後因為艦隊失敗,不得不離開戰場,好多兄弟的遺體都沒來得及帶回來。希望之後有時間可以將他們帶回去。」說到這,隊長的聲音低沉了下去。「這場對峙從開始到現在也有了三四個月的時間了,沒有作戰任務,又閑不住,就是接一些任務來做了。」

墨然點了點頭,隨後再次看著手臂上那個醉陀螺的三維圖像,和他在運輸艦上看到的一模一樣,但是資料並不多。他是見過醉陀螺的,知道這種植株本身就不大,想要在這樣一個環境惡劣的地方尋找這樣一株醉陀螺,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隊長,你們已經尋找了哪些地方?」墨然詢問著。「我讓我的隊伍從其它地方開始尋找,這樣可以節約一些時間。」

隊長很快就是將這個行星上的情況向墨然說明,並且給了他一個標記了的行星三維圖。「這上面藍色的地方就是我們已經尋找過的地方,你可以讓你的隊伍從其它地方開始尋找。」墨然看了一眼三維地圖中的藍色範圍,雖然有著無人機和掃描設備輔助,但是十多天的時間裡,龍炎軍團也只是尋找了三分之一的地方,還沒有細緻的搜索。

「按照這樣的速度,一個多月都檢查不完這個行星啊!」墨然不由感覺到奇怪。

「我們接任務可不是討價還價的啊!雖然已經很努力去尋找了,但是很多地方都非常危險,即使有小型地洞飛船輔助,但是數量有限。加上周圍惡劣的環境,對於一些精密的設備也是有著很大影響。」隊長深吸一口氣緩緩說著。「我們的習慣就是將接到的任務認真完成,若是做不到的話,那是我們沒有做好啊!」

墨然沉默了起來,這是他們的習慣,不論是什麼樣的任務,他們一旦答應下來,他們就會努力去做到。

「兩人一組,我們已經以這裡為中心檢查了周圍所有的地方,但是都沒有發現醉陀螺的影子。所以不得不越走越遠,而效率也是越來越低。」隊長輕聲說著。畢竟他們的裝甲還需要補給,人員還需要食物,不可能一直尋找下去的。

「你現在在神族是什麼身份,看上去至少也是一艘戰列艦的艦長吧!」隊長看了一眼跟在墨然身後的四名神族護衛低聲問道。

「嗯,就是一個小艦長。」墨然低聲說著,最開始的時候,可能他會認為以他的地位和軍職應該算是很不錯的了,但是在第四星區的事情讓他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那麼無力的時候。

「你比我們走的遠多了。」隊長輕聲說著。「我們在這第七星區已經作戰了好幾年了,但是依然沒有什麼結果。多數時候都是被派去執行很危險的任務。但是不去的話,我們怎麼才能用足夠的功勛換到環境改善裝置啊!」

墨然沉默了下來,若不是因為他這一次趕上神族的模擬戰,那麼他現在可能還在瑞德亞外的拆卸廠吧!看著眼前暗紅的地面和遙遠處傳來的熔岩噴發的聲音,墨然不由深吸一口氣。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不容易,對戰只是看到他現在的模樣,但沒有看到他在第四星區的遭遇。而墨然也無法體會隊長他們這些年經歷過的事情。

「我讓更多人下來幫忙尋找吧!」墨然想到戰艦上應該還有一部分的登陸作戰人員,將他們全部調來的話,也可以避免在這裡耽誤更多的時間。

隊長點了點頭。「早找到早結束,這裡可不是什麼度假的地方啊!」隊長輕笑著說。

墨然也是笑了笑。隨後就是將命令傳給戰艦,戰艦上剩下的登陸作戰部隊也是降落到這個行星上,參與到整個行星的搜尋。而他們搜尋過的地方就會標記出來。

「真幸運遇到你們,若是沒有遇到你們的話,我們可能都會死在這裡吧!」隊長微笑著輕聲說著。

「凡事都往好的地方想,誰也不知道困境的盡頭是什麼。」墨然微笑著說。有著墨然帶來的大量人員的幫忙,整個行星上被標記的地方也是越來越多,而墨然也是注意到遙遠的天空中,那顆灰白的伴星也是從地平線上緩緩升了起來。藍色的恆星光芒下,那顆伴星就像是隨時會壓到他們一般,而且隨著那顆伴星的移動,遙遠處,那些原本結實的地面也是開始崩碎。

。 水晶宮二號包廂門口!

陳彪的腳步頓了頓…

一號沒有了?

皇家水晶宮集餐飲住宿一體,屬於超五星酒店。

整棟建築十六層,餐飲總共佔據三層。

一樓餐飲大廳,二樓餐飲貴賓包廂,而餐飲的第三層則設立在八樓。

八樓不是你多有錢,消費達到多少就能進來的。

而是全憑一張百德水晶卡,這張卡總經理和陳彪都沒資格派發,能派發的只有幕後的老闆。

除了四張內部派發的水晶卡,剩下整個龍國不超過20張。

哪怕一個城市沒有水晶卡,但這八層一直都是皇家水晶宮的標配。

而龍京,龍海,龍廣,龍深,這都屬於龍國經濟最發達地區。

為了方便招待重要貴賓,陳彪就有幸得到一張。

而陳彪沒想到,自己興緻勃勃地朝着水晶一號走去,居然被告知在二號?

為此陳彪雖然有不悅,但他不是傻子,能坐進一號地在龍廣…

掐着手指也大概知道是誰。

「小劉,一號今天是誰?」陳彪試探地問道。

「彪哥,是秦家!」一名招待陳彪的接待經理恭敬地回應道。

「行了,你去安排吧!」陳彪擺擺手,揮退了經理,隨後將目光看向了沈映雪。

對於秦家,陳彪不會陌生。

南方最大的藥材世家,同樣也是龍國藥材三巨頭之一。

而同樣聽到秦家二字,沈映雪也是微微動容。

沒想到來這裏吃飯居然遇到了自己的最大供應商…

映雪生物醫藥集團地藥材採購全部來自於秦家。

而之所以沈映雪的發展速度能這麼突飛猛進,秦家同樣有一功之席。

無論是供貨還是資金鏈,秦家對沈映雪的幫助可謂是不予餘力…

「來來來,三位請坐!」

走進包廂,陳彪熱臉相邀。

整個包廂特別大,裝修全部採用的是高檔的質地水晶材料,其價格一看就不菲。

而且包廂內除了用餐區,會客茶區,甚至還有唱歌的隔間。

總面積加起來足有200多平方米。

這裏以其說是一個包房,還不如說是一個小型的私人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