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手抓了個空

「吸收完了?」

看向手提箱,裡面空空如也,一枚晶石不剩。

「奇怪,明明感覺可以進入全面的,怎麼只是達到了半面臨界?」

他對自己的預估是達到全面,但他現在卻只達到了半面臨界。

拍拍手起身,既然沒有資源,那就去倉庫再拿上一些。

這是基地長說的,雲朔認為只要再吸收一部分資源,就能突破到全面,畢竟他已經隱隱的摸到了全面的邊緣。

走出修鍊室,李賀的修鍊室緊閉著,看樣子還在修鍊。

沒有打擾李賀,他一個人向外走去,在領取資源之前,他打算先去了解一下,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

穿過基地,雲朔回到了療養院。

剛一回到療養院,一股血腥氣就湧進他的鼻子,讓他皺起眉頭。

「好濃的血腥味!」

嘩啦啦啦

一道鎖鏈凌空飛來,感受到危險的雲朔當即使用出自己的能力。

空間崩壞

身邊的空間瞬間炸裂,雲朔出現在療養院的另一邊。

在雲朔現身的瞬間,那鎖鏈繼續向他襲來。

「沒完了?」

雲朔有些生氣,這鎖鏈他見過是死獄獄卒的武器,但他又沒招惹這些傢伙,幹嘛一直襲擊自己?

「攻擊我是吧?那讓你嘗嘗這個!」

空間斬擊

單手成刀向著鎖鏈揮去,雲朔可沒有像在和李賀練習時那樣,只動用部分力量。

這一刀他用出了全部的力量,空間裂縫聚集到一起,化為一道黑色的線。

隨著他的攻擊,坐在了鎖鏈之上。

嘣~

一聲脆響過後,鎖鏈突然崩斷散落一地。

躲在暗處操控鎖鏈的獄卒還想攻擊,但卻被一腳踢了出來。

「偷襲反倒被對方打壞了武器,丟人的東西。」 陳明說道:「即便如此,那也不能證明鄭海就一定跟了沈川,不是嗎?」

孫龍含笑說道:「記住,世上絕對沒有偶然發生的事情,從鄭海跟唐亞東發生過節直到今天,這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一年多了,鄭海不僅沒有忘記,而且,他還能叫人繼續收拾唐亞東,你覺得憑他自己的本事,可能嗎?」

聞言,陳明眉頭緊鎖,心中一咯噔,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鄭海肯定一直跟沈川混在一起,所以,他才能找沈川幫忙,派人來收拾唐亞東?」

「只能是這樣,畢竟,有些事情不僅僅是有錢就能做到,如果沒有關係,即便有錢也未必能夠做到,這裏面有很深的學問。」

錢和權之間的合作關係,陳明並不想了解,畢竟,陳明對這方面的事情不感興趣。現在,現在,陳明最關心的是鄭海、唐亞東、王小慧三人之間的關係。

唐亞東和王小慧可以走上正軌,因為他們的本性並不壞,想要讓他們走上正軌,這並不難。不過,鄭海不一樣,鄭海當初的確很混,但是,後來挨了唐亞東三刀之後,他便轉學到了別的學校,聽說成績還很不錯。

按理說鄭海已經改了,他之所以會派人去找唐亞東的麻煩,可能是糾結於當初唐亞東捅他三刀的事情。不過,這種冤冤相報的事情,沒完沒了,陳明覺得找個機會跟鄭海聊一聊,或許,可以打開他的心結。

孫龍透過後視鏡看了陳明一眼,嘴角勾起一絲弧度,說道:「明哥,你聽說過農夫與蛇的故事嗎?」

「啊?」

陳明收回思緒,愣了一下,說道:「什麼?」

孫龍顯得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農夫與蛇的故事,聽說過嗎?」

「農夫與蛇?」

「是,說的是一個善良的農夫走在雪地里看見了一條凍僵的蛇,他可憐那條蛇,於是就把那條蛇撿起來,塞到了自己的懷裏給它取暖,結果,蛇蘇醒過來之後,不僅不感謝農夫,反倒咬了農夫一口。」

「哦,我知道這個故事。不過,這個故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嗎?」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做人不能太善良,你已經幫助了很多人,遠航中學三千名學生,不管是正常讀書的學生,還是那些跟你們一起接受訓練的刺頭學生,他們都應該感謝你,因為是你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是你改變了遠航中學的校風。」

陳明瞥了孫龍一眼,說道:「我不喜歡別人給我戴高帽,孫龍,你別給我戴高帽。」

「呵,行啊,不戴高帽,數落你幾句總可以吧?」

「什麼?」

「我本來也沒有想給你戴高帽,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做人不能太善良,你幫助了遠航中學三千名學生,你做的已經夠多了,唐亞東、鄭海、王小慧三人的事情,你就不必再管了。」

「說一句,你可能不愛聽的話。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那些從學校出來進入社會的學生,他們已經不是單純的學生了。」

「唐亞東和王小慧是這樣,鄭海也是這樣,社會有好的一面同時也有陰暗的一面,好的可以變成壞的,壞的也可以變成好的,總之,社會很複雜,你想改變唐亞東、王小慧和鄭海對生活的態度,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甚至,你自己也可能會搭進去,所以,做事,適可而止。」

「孫龍,你不必勸我,幫一個人是幫,幫一群人是幫,沒有差別,我不會放棄,更何況,鄭海現在已經很危險了,他再往前一步就是犯罪!」

「呵呵,早就知道你會這樣,不過,既然如此,那我也沒什麼好說,咱們走着瞧吧。」

山明中專學校的校風比之遠航中專學校好了不少,再加上,275部隊已經派了一個排的士兵來學校對刺頭學生進行整治訓練,學校三個年級,每個年級的刺頭學生都被集中了起來,校風有了極大的改善,陳明和孫龍在學校里逛了一圈,確認沒有問題之後便離開了山明中專學校。

孫龍接到電話要返回歐陽家,臨走之前發了一個短訊給陳明,陳明打開一看是一串電話號碼。

「孫龍,什麼意思?你換手機了?」

孫龍搖頭,說道:「不,我並沒有換手機,這是鄭海的電話。」

「鄭海的電話?」

「是,這就是鄭海的電話。」

陳明張大嘴看着孫龍,一臉疑惑不解的表情。孫龍反應過來,笑着說道:「知道你不會輕易放棄,所以,我就託人要了鄭海的電話號碼,其實我也很好奇,你到底能不能改變鄭海,如果你要做什麼事情,你儘管可以去做,不過,希望你能注意安全。」

「走了。」

丟下一句話,孫龍便開車離開了。陳明愣在那裏,看着奧迪A6消失在視線之中,好一會兒沒說話。

如果是一個正常人,在反對朋友做某事之後應該也會竭力的斷絕他的這位朋友跟這件事情的聯繫。

可是,孫龍不僅沒有這樣做,甚至,恰恰相反,孫龍竟然還把鄭海的電話提供給了自己。

陳明不知道孫龍這是什麼意思,忽又想到孫龍說過他在部隊的時候經歷過471種情緒場景的考驗,完全可以做到不受任何情緒的影響。

「呼!」

陳明長出一口氣,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既然有了鄭海的電話號碼,那麼,該做的事情還得做。

想着,陳明複製電話號碼,直接給鄭海打了過去。很快,電話通了,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喂,哪位?」

陳明沒有猶豫,直接說道:「你就是鄭海吧?」

「是,你是?哦,我聽出來了,呵,你就是那個在遠航中學單挑唐亞東的陳教官是嗎?」

本來,陳明正準備解釋,可是,沒想到鄭海竟然知道自己,鬆了口氣,說道:「看來,你對我的印象很深刻。」

「呵,是,你教訓唐亞東的事情給我留下了很深的記憶,不過,如果我沒猜錯,報警電話也是你替唐亞東打的吧?」

。 「咔咔!」

熊凱的腦袋幾乎是在一瞬間轉向了一旁,速度太快,脖子發出了響聲,抬起的右腳本能的往後一縮,往右跑了幾步,撞在牆壁之上。

幾個小弟急忙扶住熊凱,說道:「熊哥,熊哥你沒事吧?「

熊凱反應過來,瞪了陳明一眼,隨即,突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腮幫,表情痛苦的彎下腰,低下了頭,右手放在嘴邊,嘴裏吐出了一顆智牙,嘴角掛着血絲,熊凱的右手不斷的顫抖,看着手中的智牙,熊凱整個人都快瘋掉,說道:「我的牙!我的牙!」

「你……你竟然打落了我的一顆牙。「

陳明扶著搖搖晃晃的鐘瑋,說道:「別說一顆牙,你這樣的人,我就是打下你十顆牙又能如何?你趕再對我的兄弟動手,我保證一定打得你滿地找牙!」

「混蛋!」

熊凱像是瘋了一樣將手裏的智牙朝着陳明拋擲而來,陳明右手一揮,輕易的將智牙打飛出去。

「老三,你去給我找一把鐵鉗子,今天,我要拔掉他嘴裏所有的牙!」

「啊啊啊!」

「給我上,滅了他!」

熊凱本來就有極強的號召力,他在這一群刺頭學生的眼裏就是霸王一樣的存在,平時就是撞熊凱一下,甚至只是擦肩而過,只要熊凱看那人不順眼,二話不說就直接叫人衝上去把對方攔住,暴打一頓。

熊凱在原來的奮鬥中專學校,本來就是一個名聲很響的刺頭,這個人如果不是家裏有錢,他做的那些破事,要是受害者的家屬不願意拿錢和解,跑去告他,他早就進監獄了,加在一起,至少也能判十年。

這人仗着家裏有錢本就混,現在,陳明打下了他的一顆智牙,熊凱必然要讓陳明留下一些東西,不然不會讓陳明離開。不過,陳明今天就算要走,恐怕也只能躺着離開了。

「啊啊啊!」

幾十個小弟蜂擁而至,陳明絲毫不懼,左一腳一個,右一腳一個,可惜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對方還是幾十個人,陳明就是長了三頭六臂,那也不可能是這麼多人的對手。

剛開始,陳明踹飛兩個小弟還能將眾人震懾住,可是,很快,陳明便落入了下風,幾十個人衝上來拳腳相向,不到三秒的時間,陳明的身上便佈滿了腳印。

七八個人左右控制了陳明,「呵!」熊凱嗤笑一聲,看着陳明,一步一步的走過來,說道:「你想救鍾瑋,好啊,那我就讓你跟他一樣,做不成男人!」

「你給我去死!」

說着話,熊凱抬腳猛然踹向了陳明的下體,陳明跟鍾瑋畢竟不同,不管怎麼說,陳明也是跟着退伍特種兵訓練過十天的人,曾經就是練扎馬步也扎了兩個小時,腰部的力量和臀大肌的力量遠遠超過了常人。

熊凱這一腳踹過來,原本抱住陳明左右雙腿的兩個小弟急忙鬆手,這一下,陳明只有雙手被控制,雙腿可以自由的伸張,如果換做普通人,在這個時刻肯定已經沒有機會再躲避了,陳明卻不一樣,普通人的反應時間大概是兩秒,好一點的一秒。

陳明的反應時間只需要零點五秒,眼看着對方的腳踹過來,陳明猛然張開雙腿,借力將身子往上一提,雙腳像是剪刀一樣,瞬間夾住了熊凱踹過來的腳。

看見這一幕,熊凱瞬間愣住,抬頭看向陳明,說道:「你?!」

「現在,輪到我了!」

陳明雙腳往後一拉,熊凱的右腳本來就被夾住,這會兒陳明動了,熊凱也跟着動,但是,單腳站不穩,「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地上的灰塵撲騰而起,熊凱吃了幾口灰塵,陳明趁著這個時候,飛腳踹了熊凱的腦袋兩腳,罵道:「畜生!畜生!」

要知道,一個人的大腦是最精密的組織,陳明的腳力可不小,以前打架,陳明從來不敢踹人的腦袋,今天是第一次,此時的陳明已經完全紅了眼,根本就顧不了什麼了。

鍾瑋是自己的好兄弟,如果他就這樣被熊凱這玩意兒給踹廢了,那麼,他的後半生怎麼辦?

熊凱的家境好,他家裏有錢,他能有多少錢?一千萬,一個億?資金總不會超過十個億吧?十個億算什麼,只要給陳明五年,陳明也能賺到十個億,再說有十個億,誰還會把自己兒子送到這樣的中專學校來讀書,肯定送去私立貴族學校。

陳明不靠父母,陳明靠自己,陳明心裏很清楚,就算踢爆熊凱的一隻眼睛,大不了就是一兩百萬的事情,這個錢,陳明花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