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今天是初七。」薛婆擦擦手,開始包餃子,鍋里的水已經開了,她邊包邊往鍋里丟,「西市明天就有早集呢……」

薛婆年紀同趙青檀祖母差不多,穿的粗布衣裳,但整個人整整潔潔的,這博得了趙青檀好感,她沒法生氣。

而聽她絮絮叨叨的說那些瑣事,趙青檀慢慢的也聽進去了,「後來呢,豬賣了要做什麼呢?」

「老母豬賣了,就開始養小豬仔嘍,今年攢了足足二兩銀子哩。」

看着薛婆笑的臉上褶子都多了,趙青檀也跟着笑了笑。

落入叛軍手裏這麼多日,她頭一次笑,從一個陌生的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安慰,奇異的撫平了她連日來的恐懼。

可接下來……

「八爺他人好,模樣也俊,你跟着他,不會虧待了你。」

「……」趙青檀懷疑自己耳朵也出了問題,「我跟着他?這臭莽夫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她說的太快,薛婆半句沒聽明白,還向她誇道,「我們八爺可厲害了,就是脾氣大了些,不過男人嘛,他橫他的,你軟著些,他自然會疼惜你……」

趙青檀餃子都要吃不下去了,被迫聽了許久薛婆對八爺的誇讚,倒也不算一點沒收穫。

八爺也不是信陽城本地的人,七八歲的時候跟着逃荒的親戚來的。

這人特別的能吃,一頓能吃十八個饃饃。

最讓她憤然的是這人才十七歲。

「你別看他才十七歲,可原先在軍營里沒人敢惹他,現下就更不得了喲,信陽城裏的姑娘擠破腦袋都想巴上他。」

「他成親了嗎?」

「成親?你們要成親啊,這可是大好事。」薛婆樂的眼睛都眯成一條縫,「我還以為八爺沒開竅,原是沒有見着稀罕的……」

趙青檀面色僵硬起來,可不管她怎麼臭罵八爺,薛婆只顧著眉開眼笑,已經開始說到了如何幫他們張羅婚事。

心好累……一個臭莽夫爛暴民,給她提鞋都不配。

說到鞋……趙青檀就感覺身上刺癢的厲害。

淪落到這地方,自然沒有綾羅綢緞給她穿,原先穿了兩日八爺的粗布衣裳,兩人同桌吃飯的時候,她一提筷子,露出來半截手臂全是紅塊。

身上自然更慘,但是她是不可能主動求八爺的。

等八爺給她帶回來幾身新衣裳,趙青檀還是穿不慣,可身上到底沒有再過敏。

夕食,兩日沒露面的八爺回來了,他頂着一頭亂糟糟的發,眼底還有圈烏青,進了門就大刀闊斧的坐在長凳上,薛婆跟見了親孫子一樣笑着迎他,又是倒水,又是重新拿了一副碗筷上桌,忙乎的很。

一旁坐着不動的趙青檀就露出些微的鄙夷,十分瞧不上他大爺似的做派。

八爺灌了一壺水,又撿起筷子就吃,肉餡餃子一口一個,很快一盤就見底了。

薛婆早就料到他的食量,又端了三大盤上來。

趙青檀目瞪口呆,她中午吃了一頓餃子,沒了那股新鮮勁,就拄著筷子吃不大下,「你這都吃了有……得有四十多個吧。」

撐不死嗎?

八爺呼嚕了一大口湯,嘴裏嘁了一聲,「這才哪到哪,少見多怪。」

粗鄙!

趙青檀挑剔的目光從他的臉上到他大開大合的坐姿,情不自禁的皺了眉頭,只覺得自己怎麼會同這樣的人同桌而食?

看看那脖頸上烏黑的一塊,不會是陳泥污垢吧?短褂半敞到胸口位置,汗水泅濕的領口……長褲鬆鬆垮垮,一條腿扎著褲腳,露出來的腿毛——趙青檀抬手扶額,眼睛好疼!

八爺足足吃了六十個餃子才覺得半飽,他終於放慢了進食的速度,然後瞧見了對面趙青檀蹙起來的眉心,他咀嚼的動作一頓,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形象。

又悄悄吸了吸鼻子,沒什麼味兒啊,不就是兩天沒有洗澡嘛。

「嫌棄我?」八爺重重一哼,筷子啪的一聲放下了,「要不是我好心收你,你小命都沒了,吃我的,住我的,還得花錢給你買衣裳,請人給你做飯……你這十指不沾陽春水,衣服還得老子洗——」

「閉嘴!」趙青檀一想到前幾日一醒來,被她丟掉的衣服竟然洗乾淨涼在院裏,洗衣服的人叉著腰打量那曬著的嫩綠色的小衣,肚兜……她當時氣的頭暈,也羞恥的發瘋,拿起藏在門后的木棍就追着他打。

打人這事她很熟,掄起棍子虎虎生威,八爺被她唬了一跳,不曉得她一早醒來做什麼發瘋,最後雖然搶下了她的木棍,手上還是挨了一下。

拼了命才打到他一下的趙青檀卻先紅了眼,可無論八爺怎麼質問,她都不可能說出來的。

之後她換下的衣服就藏在房間里,絕不給旁人染指的機會。

八爺沉了臉,趙青檀也瞪他,她長這麼大連涼水都沒沾過,被困在這破爛地方七八日,學會了用水擦洗身子,學會了蹲在木桶里洗澡,用木瓢舀水給自己洗頭,粗糙的澡豆用起來,都嫌硌手……這些她都咬着牙忍了,哪怕是委屈的半夜偷偷紅了眼睛。

可忍不了這人以恩人自居,趙青檀眼下最恨的就是叛軍,「若不是你們叛亂,我會落到現在這樣?」

「好心收我?你們把我擄來,辱我,關我,還有臉以施恩者自居?」

「你以為你那骯髒的心思我不知道嗎?」

八爺握緊了拳頭,黑著臉,比任何一次都要嚇人,「骯髒的心思?」

他站起來,撐著桌子靠近,「你再說一個字,我讓你哭着尋死!」

趙青檀一張嘴有多毒,京城裏頭的貴女們最有知情權,每每都被氣的面容扭曲,眼下被激怒的八爺也是一副恨不得吃人的表情。 第3181章

「就是後來七哥一來,人太多了,我就沒注意到了。」

一直到這會兒,小九也才想起來,有這麼一個人。

「估計是走了吧。」慕安安說,「莫名其妙被抓了過來,七爺來的時候那麼聲勢浩大,估計不想惹麻煩。」

「也是,誰見了我七哥都想跑。」小九忍不住就開始吐槽起來,「七嫂,不是我說你,我這七哥真的結婚以後越來越凶了,你有空的時候讓他改改臭脾氣,怎麼會有人總是這麼凶,這麼看著不近人情,讓人……」

「我讓你怎麼了?」

小九這邊正吐槽過癮,背後突然響起熟悉的聲音,讓她瞬間僵直了脊背。

短命的。

幾百年不吐槽了,剛吐槽就被當場抓包。

小九都快哭了。

但一轉頭面對宗政御的時候,立馬扯著嘴角,笑眯眯的,「哈,七哥啊,我正要跟七嫂說這件事呢。」

「你不知道,我一想起今天我七哥出現給我撐腰的場景,我就超級超級感動,我就想著我上輩子到底拯救了多少次銀河系,才能遇見這麼好的哥哥,又帥,還能幫我撐腰,簡直就是我……誒,誒誒……」

小九這彩虹屁還沒誇開始,宗政御直接按著她的頭,把人往旁邊推開。

他走到慕安安面前,「你要的車子已經好了,性能參數都是按照你給的改裝的,保證小九這個新手開了不會失控。」

他溫溫柔柔的說著。

與此同時,車子已經開了過來。

慕安安拿了車鑰匙,「小九,上車。」

「哦,來了!」

小九下意識就往副駕去,慕安安直接給了眼神,讓她去駕駛位那邊。

上車之後,就幫小九把安全頭盔戴好。

慕安安坐在副駕的位子,繫上安全帶,戴上耳麥的時候沖著宗政御那邊做了一個手勢。

宗政御落座在一旁椅子上,耳朵上戴著慕安安同款耳麥,雙腿很自然的優雅交疊。

「開慢點。」他提醒。

「好的。」慕安安笑著回應。

她扭頭沖著小九說道,「開車,使勁轟油門,轟不出聲音來,我這邊轟,到時候嚇哭不要喊。」

剛還答應開慢的安姐,瞬間臉就嚴肅起來。

小九一看她那邊有個油門和剎車的踩踏,當即嚇的繫上安全帶,啟動車子,直接一轟油門飆了出去。

雖然慕安安讓小九狂飆,但因為車子是設計好的,上限就那麼高,小九一開始挺怕的。

後來越轟越爽,速度不斷拔高的同時,也增加了很多刺激感。

而這種刺激感,跟坐慕安安車帶來的速度刺激是完全不一樣的,這次是自己可控範圍來的。

速度越快,帶來的刺激感受就越強,就越是感覺把自己放著與車一體一樣。

非常痛快。

如果說一開始小九畏畏縮縮,但現在已經是完全放開了手腳。

隨著超過一輛又一輛車,小九心裡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

慕安安大概帶著小九溜了整個賽車道兩遍,才回到起點。

宗政御依舊保持剛才的坐姿,就是臉色不好看。

「前面有一場比賽,都是新人,你可以去試試,不需要爭第一,爭倒數第二就可以。」慕安安指了指賽車道入口的位子。

那邊有許多人在,鬧騰的厲害。

小九看著眼睛都亮了起來。

與此同時,宗政御已經走過來,輕敲副駕的車門,讓慕安安下車的時候,沖著小九說,「自己去比賽,羅森會在那邊盯著。」

小九眨眨眼,脫口而出,「安姐,不,不陪我嗎?」

話剛說完,宗政御手便微微提起,小九以為要打自己,趕緊縮了起來,脫口,「我,我自己自己可以,我是堅強的九九,我可以的,我完全可以的,勇敢九九,不怕困難!」 這一幕,直接把那北齊軍隊給整蒙了。

此時的李星雨帶著馬長清,直接鑿穿了北齊軍隊跟胡義生回合起來。

三位金丹期的匯合,所帶來的威力,瞬間就展示出來了。

一邊倒的收割,一條條生命如同玩笑一般,輕而易舉的就消逝了…

北齊元帥徐之武,看著這一幕除了滿是悲痛和憤怒的下令撤退,根沒有別的辦法。

特別是看到空中那俯視著自己的南劍宗掌教周天一,徐之武只覺得心頭狂跳!

太快了!

實在是太快了!

快到徐之武根不知道天劍派的掌教廖海飛,到底是怎麼敗的!

好像突然間,戰局就變了!

而且…

這天劍派,撤退的也太快了,好像早有準備!?

不管心底如何憤怒,除了吩咐不少部隊殿後,徐之武根沒有任何能力扭轉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