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的作者,可能是,可能是,哎,可能是我不知道名字的那位。

我就看一眼!這裏是學校,距離我不到兩百米的地方是全世界最厲害的巫師。恩,沒什麼好怕的。

格里菲斯翻開筆記,發現多了許多藥劑的調製配方,而且都是標註了次級,會比較方便配置且便宜的魔葯。

「次級錯亂藥劑。可以對一定範圍內的敵人造成命中率大幅度降低和施法錯誤的效果。缺點:不分敵我。」

「次級迷情藥劑。讓服藥者不可抗拒的迷戀你。缺點:可能失靈並且激怒對方。」

「次級顯影之塵。刺客途徑非凡者最討厭的東西。缺點:不分敵我。」

「次級強效活力藥水。比活力藥水更有活力,有效的恢復精神力。缺點:具有高度成癮性。」

「次級強效生命藥水。昂貴但是強大的治療藥水,甚至可以讓斷肢再生。備註:僅僅通過動物試驗,服用前請諮詢你的家庭魔法師意見。」

好多好東西啊!格里菲斯立刻就被吸引住了。

密密麻麻的記錄寫滿了好幾頁紙,簡介的下面是優化改進的材料和配製方法,看着非常吸引人。

在這之後還有一段神秘的敘事。

這位筆記的作者明顯是個大人物,但是敘事卻很奇怪。

而且,這次呈現的記錄比之前呈現給格里菲斯的內容頁面和排序更靠前。

【未註明日期的日記其一】

「我聽說了泰伯里恩教授女兒伊萊蒂亞小姐的遭遇。這位素未謀面的少女的悲慘遭遇讓我夜不能寐,憤怒是我唯一的情緒。

「作為一名真正的紳士,我必須行動。雖然我尚未有幸認識伊萊蒂亞小姐,但是,我的責任心在驅使着我。

「那些可憎的罪犯要被制裁。我帶上最強的魔杖,占卜手杖,隱身斗篷,強護盾護腕和墜飾,全身上下都武裝了起來。

「如果教授不行動,那我來行動,我無所顧忌。

「我的占卜術非常順利,成功的指向了伊萊蒂亞小姐的位置,很快,我就會找到她的拘禁地。

「我向黑夜女神衷心祈禱,祈求她庇護伊萊蒂亞小姐不要被傷害。」

【未註明日期的日記其二】

「我粉碎了暴徒們的反抗。

「我詛咒他們,撕碎他們,這些噁心的蟲子,下賤的罪犯,他們對伊萊蒂亞的罪行不可饒恕,我要用地獄的業火撕裂他們,我要讓他們後悔為人!

「對了,我可以把他們變成那種東西來服終身苦役,配得上他們的噁心和下賤。」

【未註明日期的日記其三】

「伊萊蒂亞小姐還有救,對,一定是的。

「我能感覺到她對生命的渴望,只要還有一線希望,我都要努力嘗試。

「治療方案都已經宣告失敗,我來不及等到教授的支援了。

「這是伊露瓦什的神諭,我註定要出現在這裏,拯救伊萊蒂亞!」

【未註明日期的日記其四】

「救命啊!那是什麼?我幹了什麼?誰來救救我!

「我的頭好疼,黑夜女神救救我,我看到了什麼?我要,我要把那東西的形象畫下來,這恐怖……」

【未註明日期的日記其五】

「噫,我竟然活下來了。

「教授找到了我並且把我帶回到霍蒙沃茨。那一天發生的一切我們誰都不願再次提起。」

【未註明日期的日記其六】

「黑夜在上!

「伊萊蒂亞安然無恙,她笑着對我說,一個小小的替身魔咒怎麼就把霍蒙沃茨最厲害的年輕巫師騙過去了呢?

「慚愧慚愧,看來我的天賦比起她還是差一個檔次吶!

「我的人生從未像現在這樣充實而幸福。伊萊蒂亞小姐是那麼純潔、美麗,瀑布般的黑髮,純凈的眼眸,她的笑容就像百合花一樣。我貧乏的言辭無法形容她的美好。

「這些天來她一直在照料我,我已經完全好啦!

「經過反覆思考和權衡,我決定再躺兩天。」

【未註明日期的日記其七】

「泰伯里恩教授還是不願意提起那天的事。我不就是撕碎了幾個暴徒嘛,伊萊蒂亞小姐平安無事有什麼不好。

「也罷,這樣一來官方就不會找我的麻煩了。」

【未註明日期的日記其八】

「結識伊萊蒂亞小姐已經有一段時間。

「她很美麗,又很神秘。這種神秘的美深深吸引了我。對於註定要成為神秘界大人物的我來說,沒有比她更讓我着迷的。

「我身邊的名門閨秀很多,有好幾位都適合發展成終身的伴侶。但是,我總覺得她們索然無味,與伊萊蒂亞完全不能相比。

「我的同學們都不敢提伊萊蒂亞小姐的名字,哈哈,我知道,美的不可方物的女神是會讓人這樣的,我也有一小段時間害羞的不敢和她說話哩!」

在這段文字的最後,有一段完全不同風格的字跡,像是許多年後添補的:

「我想再一次見到伊萊蒂亞。我願意為她獻出一切。」

……

格里菲斯看完了浮現的筆記,心情複雜又想笑。

總覺得,恩,怎麼說呢……這個極有可能是挨了記錄抹殺刑的至尊竟然和我一樣像個發情野貓!嘿嘿,我感覺自己不是那麼怕祂了。

雖然不知道祂的真名,但是萬一有一天祂要傷害我,我就把這段記錄拿出來。哪怕是神靈都要羞愧的吧!哈哈哈哈!

「你這是怎麼了?一個人在這裏傻笑什麼呀?」

這個時候,嘉拉迪雅穿過峽谷一樣高高的書架,悄悄來到格里菲斯的身邊。這個季節的海風還有一絲涼意,她穿着紅色長袍,像一大捧玫瑰花一樣婷婷玉立,長長的黑髮柔順地披在背後,把一本書抱在胸前。晉陞序列7以後,平日裏的她給人依然是優雅靈動中帶着幾分親昵的感覺。

她抱着厚厚的課本,輕輕喘著氣,就好像她的心會跳出來一樣。

好幾天不見,今天各路大人物紛紛離開,嘉拉迪雅竟然主動和我說話了!格里菲斯開心壞了。

「啊,嘉拉迪雅!今天天氣,今年精靈的生育率又下降了,嗎?」

兩人在光線陰暗的書架間,附近一個人也沒有,就像要做什麼壞事,或者可以做點什麼壞事一樣。

精靈笑着白了他一眼,在書架間轉圈:

「我哥最近老盯着我,不許我出去玩,每天就是訓練和讀書,還要冥想,

「這些書,噫,地方志和東部行省的風土人情。你什麼時候養成這麼孤僻的愛好了?」

你不也來這片書架了嗎?格里菲斯在心裏嘀咕了一句。

「要去一次瑞文,一周時間,」格里菲斯簡單說道,立刻意識到這樣不好,馬上補充了一句,「很快就回來。」

「又出門!你才回來幾天?你怎麼可以這個樣子!」

精靈小姐的尖耳朵豎了起來,她抱着自己的書本小聲對身邊的格里菲斯抱怨道:

「這裏是高等魔法學院哎!正統的路線難道不應該是在學問上有所研究和建樹,把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嗎?怎麼就知道打打殺殺的!

「就算是非魔法科的學生,也應該在研究學習四五年以後靠着專業知識、學術論文和研究成果向高級軍官、考古學者、煉金士或者工程師路徑成長深造才對。

「作為學術機構,卻那麼強調戰鬥力,動不動就派出去執行任務,參加野營,到處打架,還偏偏哪裏危險去哪裏!據說下個學年還要在學習的殿堂里擺起擂台讓大家互毆,勝利者獎勵魔葯輔助晉陞,竟然還起名年級大比什麼的,簡直斯文掃地!」

格里菲斯微笑着聽精靈抱怨。就算是抱怨,好聽的聲音也和歌聲一樣悅耳。他甚至希望這抱怨能不要停下來。

「那麼,這次你的任務你也很危險嗎?」嘉拉迪雅嘆了口氣,「誰和你一起去?」

「還行,不那麼危險,有一支超凡者突擊隊的,我主要是負責情報和參謀工作,」格里菲斯說道,略過了對危險性的評估,「哼哼,我這些課程的成績那麼好,上頭應該也能意識到我是一個不錯的參謀和後勤軍官,不是沖陣的。」

「你哪次不是被派去沖陣!維羅納還自己執行中央突破,有點自覺啊!」精靈從他手裏搶過任務簡報,看了任務概要,又翻到超凡者突擊隊那一頁,「超凡突擊隊這就定下來了?哎喲喲,懷言者,嚇死精靈了。這陣容真豪華,你們不會是要去討伐邪神吧?窺秘人,追獵者,還有……」

精靈的手指突然僵硬了。

格里菲斯一個激靈,猛地意識到哪裏不對,急忙瞅了過去。

嘉拉迪雅的視線正停留在序列6光影之鋒艾露莎·瓦爾基里的信息上。

「她是你以前的中隊長吧?」

「是的。」

嘉拉迪雅合上記事本,取出一塊水晶,很快,晶體綻放光芒,立刻投射出這位超凡者小姐的全身影像。在看到英氣逼人的紅髮女獵手的瞬間,精靈忍不住驚嘆道:

「她,好漂亮啊~」

「……」

完了,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我覺得大事不好!格里菲斯開始流汗。

嘉拉迪雅從水晶上收回視線,抬起頭,用深邃的目光凝視着格里菲斯。

「你們好久沒見了吧?」

「大半年。」

「想她嗎?」

「這什麼話!」格里菲斯嚷嚷起來,「她可是我的中隊長。」

「二十三歲。二十三歲就可以成為軍官和超凡者?」

「是啊,有啥問題?」格里菲斯嚷嚷道,「我也要成為軍官了!對了,嘉拉迪雅,我現在已經是預備突擊中隊長了!」

「強大,成熟,美麗的軍官姐姐,這毫無問題的年齡差距……」精靈幽幽的說道。

「慢慢慢慢!」格里菲斯急忙打斷她的胡思亂想,「你到底要說什麼?她是個很認真負責的指揮官!」

「嘖,竟然還有人妻屬性,」嘉拉迪雅彷彿要洞悉他的所有小心思,「你喜歡她嗎?」

「額,沒有!哼,怎麼可能,」格里菲斯用力揮了揮手,「斷無可能。」

「你這個花心大蘿蔔!」精靈細細的眉毛快要擰到一起了,「那個叫克麗絲塔的女孩也就算了,軍官姐姐也是個大美女啊!你每天不好好讀書就想着和別的女人出去。你怎麼這樣!」

嘉拉迪雅抱着書,像燒開的水壺一樣氣呼呼的轉頭就走,根本不給措手不及的格里菲斯解釋的機會。 此言一出,不止是龔若飛神色一僵,就連裴淵庭都怔在原地,雙眸俱是茫然,他不明白老張頭又何這龔老闆有什麼聯繫。

心中雖然萬般不解,甚至有點懷疑這王大膽是不是又在抖機靈,可那否言之鑿鑿的樣子,即使是傻子也能看出來並不是在瞎說八道。

想至此節,便輕咳了一聲,語調誠懇地問道:「龔老闆,我並非有意為難與你,而是剛才這王掌柜的所說之人對我來說頗為重要,還望您指點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