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端木賜和卜商大喜,而對面的四大勾魂使者,則是臉色難看至極。

但是仲由的攻擊仍未停止,紅色的披風直接飛了起來,披風裏面,紅色的火焰燃燒,直接罩向了他們。

「去死吧!」仲由喝道。

不過就在那披風即將臨身之際,一個身影出現,直接將仲由的披風收入了手中。

「仲由,我鬼族的人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訓了啊?」那個身影淡淡的說道。 他擺了擺手:「不能、不能讓繁星發覺。」

「就算您也不吃辣,時小姐也不見得會覺得您就是封雲霆啊!」

「不行,一點都不能相似,」封雲霆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眼眶裏都是紅色的血絲,「她說過,不管我是誰,她都願意跟我在一起,除非……我是封雲霆。我不能冒這個險……」

小周滿臉難色:「可是您又能騙多久呢?太多東西都會露餡了。」

「只要騙過這段時間就好,等我解決了孫振,幫她把時家拿回來,跟邢老爺子那邊有個交代,之後我就帶她和孩子們去國外生活,這樣就永遠都不會穿幫。」

「可是……」小周急急道:「現在的公司也是您這麼多年的心血啊!您就這麼說不要就不要了?」

封雲霆長長吐出一口氣,道:「我準備把公司還給邢老爺子,當做當初他拉我一把的報恩。當初一百萬的啟動資金是他給我的,現在我還他一個市值一百倍的公司,這份恩情就算是還了。」

「可是您心裏明白,邢老爺子要的不是你的公司,他要的是你這個繼承人!只要您願意,他名下的所有產業,將來可都是您的!」

封雲霆啞然失笑:「有什麼用?」

「封總……」

「六年前的車禍,一年前繁星出事,我現在真的已經什麼都不求了,什麼封家時家,什麼財富產業,只要能跟在乎的人在一起,哪怕過得平凡也很好。」

小周咬了咬牙,「可是邢老爺子恐怕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棄你。」

「這件事我會解決的,對了,讓你帶的創可貼帶了嗎?」

「帶了。」小周還買了一些酒精和棉簽,還有好大一盒創可貼:「封總,我也不太會處理傷口,可能有點疼,您忍一忍。」

「沒事,來吧。」

他坐在花壇邊上,小周輕輕撥開他已經被汗打的濕漉漉的頭髮,但是看到傷口的時候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封總,傷口實在是太大了,最起碼有十公分……」

「嗯,不是讓你買大號的創可貼?」

「封總,您還是去醫院看看吧,這個傷口可能得要縫針。」

封雲霆無所謂道:「二樓而已,沒多高,沒關係的,消毒一下就好,你手腳快一點,時間太久了小星星會擔心。」

「好。」

小周用酒精棉簽把傷口邊緣的血痂都清洗乾淨,可是血痂去掉了之後,殷紅的血就立刻從傷口裏滲出來,他連忙用棉簽去按住,可是血液頃刻間就把棉簽染透了,根本止不住。

「封總,真的不行,還在流血,必須得去醫院。」

封雲霆皺了皺眉,用手在頭上摸了一把,滿手都是溫熱的粘膩。

小周急道:「您要是不處理,以後留下了疤痕,時小姐還是會發現的。」

這句話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封雲霆終於還是點了頭。

滴滴滴——

【繁星,你先睡,我處理一點事情。】

收到這條短訊的時候,時繁星已經幫着福媽把杯碗碟盤都收拾乾淨了,小陽跟小狗在沙發上玩的不亦樂乎。

「媽媽,爸爸是又要去工作了嗎?」

「……嗯。」

小陽抱着小狗跑到她面前:「媽媽,爸爸不在的時候,我和小狗陪你。」

「嗯,好。」

小陽歪著頭說:「這個世界上如果沒有壞人的話,那爸爸是不是就能每天都陪在你身邊了呢?」

只可惜,這個世界上的壞人永遠不可能消失的。

不過,她對現狀很滿足,其他的事與她無關。

「走吧,很晚了,該睡覺了,嗯?」

「媽媽,小狗今晚能跟我一起睡嗎?」

「可以啊。」

小陽跟小狗都玩累了,睡的很快。

圓月剛剛也餵了奶,張著小嘴睡的無知無覺。

時繁星輕手輕腳的從嬰兒房退了出來,關上了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這些天習慣了他在身邊,突然要自己一個人面對空空如也的卧室,她有些微微的失落。 既然蘇小萌選擇了去一個沒有人的安靜地方,那麼葉秋自然是要去找一個安靜沒人的地方了。

可是!

這下,問題來了!

這裡是元洪城,是閩都最熱鬧的商場之一,哪一層不是人滿為患呢,又哪個地方不是都有人呢。

不過呢,這還真難不倒葉秋。

他知道通常情況之下,商場的天台是不允許人是上去的,料想天台上面應該沒有人,所以走樓梯帶蘇小萌去了天台上。

天台上,空空曠曠,果然沒有人。

不對!

還有一個人。

天曉得,天台上怎麼有一個保安,那個正在抽煙一臉愁容,一看就知道有故事的保安,見到有人上來,先愣了一下,然後趕緊走過來,對著葉秋兩人說道:「兩位,這裡是商場的天台,這裡不允許上來的,還請趕快下去。」

蘇小萌看到有人在,拉了拉葉秋的衣角,小聲對葉秋說道:「大無賴,這裡也有人耶,要不然,我們換一個地方吧,或者可以這樣,下一次,下一次吧,過幾天在約個時間也行啊!」

葉秋先是捏了一下她的鼻樑:「怎麼了,打退堂鼓啊,想耍賴皮輸了不認賬啊,蘇小萌我告訴你門都沒有,不就是一個保安嗎,你秋哥哥我有辦法對付他!」

聞言,蘇小萌頓時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葉秋所謂的對付,是要和保安起衝突呢,一臉緊張的她本想阻攔葉秋的,可還來不及出口,卻是見到走到保安面前的葉秋從口袋裡掏出錢包,抽出一張百元大鈔直接塞在保安上衣的口袋。

保安大哥感覺受到了侮辱:「你個傻……」

可是他話都沒有說完,葉秋又塞了兩張百元大鈔在他的上衣口袋,然後看著他:「這下可以了吧?」

保安大哥看了一眼口袋裡面的三張百元大鈔,又看了眼葉秋和蘇小萌,沉吟了一會兒:「行,算你狠!」

然後,扭頭就走。

蘇小萌徹底驚呆了,這樣也行?

搞定了保安,葉秋又走回到了蘇小萌的面前:「保安大哥搞定了,這一下,就沒人打擾了我們了,現在可以了吧!」

蘇小萌害羞極了!

低頭頭,都不敢看葉秋的眼睛,而又因為緊張,手也不安分了起來,搓著衣角。

小心臟撲通撲通的亂跳,好似如小鹿亂撞。

好緊張!

蘇小萌試著張了下嘴,可最終還是欲言又止,把到嘴的話又咽了下去。

真的好難以啟齒啊!

而這個時候的葉秋,保持了沉默,他沒有去打擾蘇小萌,因為他非常清楚,想要讓蘇小萌這種性格的女生,喊出老公這樣的話出來,並不容易的。

他在等!

等了許久,見好幾次蘇小萌想要開口,可最終又把話咽了下去。

「算了,我不勉強你了!」葉秋深吸了一口氣,有些失望的轉過身去。

而就在葉秋轉過身去的時候,一直欲言又止的蘇小萌終於是開口了:「老,老公!」

聲音很小。

好似蚊子叫一樣。

葉秋立刻轉過身來:「你剛才叫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老,老公!」

蘇小萌還以為葉秋是真的沒有聽到,這一次聲音稍微大了一些,說出這話之後,蘇小萌真的是害羞到了極點,臉紅的都跟蘋果一樣。

低著頭,不敢看葉秋的眼睛。

下一刻,蘇小萌突然發現,葉秋已經走了過來。

然後!

遂不及防之下!

吧唧!

右臉被葉秋狠狠的親了一口。

蘇小萌就好像被點擊了一下似的,身體瞬間僵硬,好幾秒后才反應過來,雪白的俏臉瞬間湧上了一抹動人的紅暈。

連脖子根就都紅了!

「葉秋,你你你……親我?」

蘇小萌可生氣了,這個葉秋竟然敢偷親自己。

我們的賭約里沒有說讓你親好不好!

啊啊啊!

太過分了!

大無賴,你又欺負我!

蘇小萌想揍葉秋,可葉秋又不傻,早跑開了。

「大無賴,你站住,我保證不打死你!」

「哈哈,站住,門都沒有!」葉秋撒開丫子就跑。

親完就跑,太特么的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