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布袋很普通,像街上練太級劍的大爺大媽們背的那種繡花布袋。

好像就是……乾坤袋。

它是癟的。

九尾狐不在裡面?

如果九尾狐不在張梓年那裡,那就有可能被戰長沙的人給帶走了。

謝霖讓電腦們繼續監視戰長沙。

如果九尾狐就在戰長沙手裡,那她只能再回去一趟了。

說起來這回出去丟了一隻九尾狐,得了一個八咫鏡和一個易經——但這兩個異能都不太清楚該怎麼用。

八咫鏡還好,畢竟有詳細的介紹和使用方法。

易經……就只有一個名字。看起來要想用它,至少也要先讀一遍周易。說不定光讀還不行,還要至少能看懂裡面講的是什麼。

……

要不,她現在再回去上學?

算了,還是別害人了。

她在網上搜了幾個講解國學的視頻,想補補課。

雖然暫時用不了,但是這也是一個強大的異能。放在誰手裡都不放心,還是她自己收著好。

一件武-器,哪怕你不用,只要別人沒有,這也是優勢。

看完這些,她才把簡青林家別墅的監控給拉過來看。

她都不知道電腦們把這個也放進來是什麼意思。

她打開視頻,一邊拿了一個三明治,張嘴,愣住,暫停視頻,放大——她看到「謝霖」和簡青林一起走進簡家別墅。

什麼鬼?

這是什麼時候的視頻?

她一邊拿手機一邊看時間——視頻上就有時間戳。

昨天,下午,六點。

昨天下午六點,她應該剛剛從戰長沙那裡逃回來沒多久,可能還在泡澡。

然後簡青林跟另一個「謝霖」在一起。

現在,巧合的也是下午六點。二十四個小時了。

如果這個「謝霖」有問題,那簡青林的屍體估計已經涼了。

謝霖放下三明治,拿出一瓶聖水噸噸噸灌下去,就當吃過了也喝過了。

然後瞬移到簡家別墅。

她至少能替簡青林收個屍。

如果那個「謝霖」還在,也能對上看看他到底是什麼人。

還要考慮那個「謝霖」已經跟簡青林打過了,而簡青林並沒有□□掉這個可能。

所以正牌謝霖是戴著面具出現的——怕被人當成李鬼幹掉。

她潛進去時想:她還需要一個隱身異能。

打開心靈感應,很容易就發現別墅樓上都沒人,人全在樓下。

三個心聲。

一個求饒的。

「放了我……給我血!給我血!你不給我血我就死了!」

第二個求饒的。

「青林哥怎麼這麼凶,剛才你可不是這樣對我的。」

謝霖:「……」

這個聲音……聽起來雌雄莫辨。

簡青林應該沒有性向上的問題。

第三個人沒有聲音。

看來簡青林沒有死。

謝霖想了想,站外面打了個電話。

很快,簡青林接了。

謝霖:「喂,你沒事吧?」

簡青林:「……該我問你。」

謝霖:「我在你家院子里。我看到你跟一個謝霖在一起,那個是個假的,我才過來的。你把那個假的抓了嗎?」

簡青林看了一眼被關在籠子里的「謝霖」,「她」還在委屈巴巴的瞪他——確實學得很像。

「抓了。:」他乾巴巴的說,「我把人帶出去給你。」

謝霖不解:「幹嘛給我?對了,他是怎麼模仿了我的?」她現在這個形象可沒有跟簡青林在一起過。

不多時,簡青林就拖著一隻籠子坐電梯上來,然後喊謝霖進客廳。

謝霖進來就看到籠子里的另一個「謝霖」了。

……怎麼感覺三圍好像更突出了?

胸更大,腰更細,坐在籠子里好欲!

簡青林上來就說:「我去給你拿點喝的。」等他拿著鮮榨的百香果檸檬金桔汁過來就看到謝霖已經抓住鐵籠子開始放電了。

客廳足有三層樓高的天花板,沒有鋪木地板和地毯,為電擊提供了充分有力的條件。

謝霖電過一輪后才問話:「你是誰?」

簡青林拿飲料過來:「喝嗎?」

謝霖接過說了聲謝,問:「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簡青林:「……剛進來沒多久就發現了。」

籠子里剛扛過一輪電擊還在冒煙的「謝霖」對他拋了個媚眼。

他帶著「謝霖」瞬移回來,安慰「她」,給「她」準備房間和吃的,問「她」有沒有受傷。

「她」說:「我還是走吧,我……我們現在不能這樣了。」

他說:「我們現在至少還是朋友。你先休息一下,有什麼話等你緩過來再說。你是怎麼被戰長沙盯上的?」

「她」沉默不語,站在那裡不動。

他讓「她」坐下,一直握著「她」的手安慰「她」。

「都過去了。你現在已經安全了。」他說。

然後出於安慰,他攬住了「她」的肩。

跟著他再回神就是已經把人壓在沙發上了,衣服已經脫了一半,正待入巷,他突然覺得有點不對。

謝霖的感情潔癖那麼重,會這麼容易就被他推倒嗎?

而且她剛出了那麼大的事,怎麼想她現在都不會想跟他做*。

這不像她。

這樣一想,前面可疑的地方就更多了。

所以簡青林在千鈞一髮之際,褲子都沒提上先結結實實打了一架。

被光劍架脖子上了,「謝霖」連忙坦白他其實是個老朋友,剛才只是開個小玩笑。

簡青林:「……」

他就把人關進籠子里,讓它親眼看一看另一個同伴的下場,如果再皮,這就是未來的它。

剛把人給嚇唬一頓,真·謝霖打電話過來了。

他找了大半個中國,辛辛苦苦救回來一個假的,還險些被假的給騙了。真的靠自己逃出來了,還發現了他被假的騙了,特意趕過來看他。

這滋味……

簡青林喝著水。

謝霖已經跟「謝霖」坦誠相見了。

謝霖:「哦,這麼說你其實剛被俘就把俘你的人給迷住了,後來在別墅里的人是你,所以你才會把那個張梓年的屍體扔過來幫我擋金剛琢啊。然後你親眼看著我成功逃走,非常為我高興,又看到簡青林來了,特意用我的臉去跟他打個招呼?」

九尾狐眨著眼,化為雪白的大狐狸,盤在籠子里,顯得可憐又無助。

謝霖:「……」

簡青林:「你可以再電他幾次,看他會不會學乖點。」

電人,她還是下得了手的。電狗,她下不了手。

謝霖直起身,嘆了口氣:「算了,我帶他走吧。戰長沙那邊有個陳光遠,很擅長用萬花筒造異能道具,很能幹。你遇到他的話,要他的東西比殺了他划算得多。」

簡青林點點頭:「我記下了。」

他打開籠門,九尾狐走出來,乖乖的蹲在謝霖身邊。

謝霖:「我走了。」

簡青林:「我送你。」

謝霖:「不用,我瞬移回去。」

簡青林就站在籠子旁邊,看著謝霖和九尾狐消失在面前。

電話響了。

他一接,張東海的聲音就響起來了。

「林林。」張東海的聲音有些沉重,「我接到異能戰的通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