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順理成章!

等他們結了婚,就算他章老五回來找甘甜又怎麼樣?甘甜是個負責重諾的人,她現在心裡只有我,她是不會離開我了。

至於李金生,抱歉了,李三叔。我不能讓你健全地留在甘甜身邊,你能看穿的太多,我和甘甜的美好生活,不允許任何人破壞。

就算你成了痴傻模樣,我和甘甜也會照顧你一輩子,給你養老送終。

這時甘甜穿著一身黑色修身禮服走出來,來到顧偉面前。顧偉抬頭的一瞬間,驚呆了!

太美了!

我和甘甜才是天生一對,真正的郎才女貌,不是嗎?

二人從進入舞會,到走進舞池跳舞,一直到準備開車離開。都沒有注意到角落裡有一雙眼睛始終黏在顧偉身上,熱切,又自卑。

顧偉開車帶著甘甜來到舞會不遠處的酒店。

「甜甜,」走進房間,顧偉一把抱住甘甜,呼吸急促的說:「把你自己交給我吧,我會對你好的。好嗎?我已經等了你太多年了,我愛你。」

甘甜抬起頭,看著顧偉帥氣的臉,想起高中時每天他都會變戲法一樣拿出各種零食來哄她開心。

現在在一起,也許是合適的吧?

她閉上眼睛,任由顧偉親吻她的肩膀,她的脖頸,她的耳垂。

就在顧偉帶著旖旎的激動之情,想要捉住甘甜的香唇的一瞬間。

甘甜的耳邊傳來一聲急切的呼喚:「甜甜,老婆,我想起來了,我是愛你的!」

甘甜猛然睜開眼睛。。 接下來的七分鐘,國王學校籃球隊確實爆發了前所未有的氣勢和戰鬥力,在拉里五個加菲爾德籃球隊板凳席末端的球員身上予取予求。

雖然陳凡已經給了正確的戰術方針,但是教練佈置戰術和球員能不能打出戰術效果來,其實並沒有什麼直接聯繫,關鍵其實還是在球員身上。不然教練哪怕戰術再牛逼,球員們做的不好或者完全沒有打出戰術效果來,那也白搭。

本身拉里等人天賦和實力都比較差,加上加里五人重新上場之後一直在追分,這也讓在球館內的國王學校球迷們重新燃起了動力,每次國王學校進攻的時候,他們都瘋狂的吶喊,而輪到加菲爾德進攻的時候,則是全場的噓聲。

這讓本身就很少上場的拉里五人一個個都戰戰兢兢,放不開手腳,本身實力就差一截,還緊張地手腳僵硬,這種狀況下,自然越打越不順,陳凡之前佈置的戰術打法,他們早就忘到爪哇國去了。

反而陷入了國王學校的節奏當中,速度越來越快,而分差也越來越接近,才過去兩分鐘,分差已經變成了19分,按照現在的節奏來看,正好到最後一分鐘的時候,差不多分差能追到只剩兩個球左右。

陳凡內心看的暗自着急,正在猶豫着要不要提醒一下羅伊教練喊一下暫停,說導一下場上的隊員,結果羅伊就已經和裁判示意,加菲爾德喊暫停。

「喊暫停了!分差從27分鐘瞬間變成了19分,你們說如果分差最後變成10分以內,陳凡還會再上場嘛?」盧夢紜語氣中帶着一絲興奮,激動地問道。

她自然希望同為華人的陳凡能夠獲得四雙的數據,之前是因為分差太大沒必要再上,現在若追到10分以內,那加菲爾德高中就有可能派上陳凡,這樣一來,陳凡就完全有機會將自己的搶斷數據再加一個,這不就四雙了嘛。

「是啊,所以我們學校還得再加油啊!」趙悠依點了點頭,認同的說道,只是她說的自己學校還需要加油,怎麼聽怎麼變扭。

等裁判吹響哨子,看清楚是加菲爾德高中喊了暫停之後,拉里等人耷拉着腦袋走下場,臉上都帶着羞愧的神色。

羅依手拿着戰術板,拍拍手,示意大家都靠過來,陳凡也趕緊上前,身為一個合格的控球後衛,自然不管在比賽的哪種階段,都要保持清晰的思路。不過有時候確實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教練往往就是場上頭腦最清晰的人,所以這個階段,羅伊會怎麼說,是陳凡想要關注的,這有助於提高他的籃球理解和籃球智商。

陳凡並不是什麼天才,上一世根本就是個路人籃球選手,這一世也沒有經過什麼系統的培訓,戰術素養什麼的,完全就是靠這幾個月羅伊的耳提面命,他自己也非常努力勤奮,再加上他穿越來時,似乎有影響似乎又沒有影響的虛擬籃球人物滿值數據,所以才造就了現在他如此高的籃球智商和超強理解。

當加菲爾德高中籃球隊所有球員圍成一圈的時候,站在圈中的羅伊卻把戰術板遞給了陳凡,說出了讓大家都震驚地話:「Fun,接下去怎麼調整,你來說。」

「啊!我?」陳凡用手指著自己,不敢相信地說道。

「嗯,你來說吧,接下去怎麼調整。」

「呃……好吧,那就我說吧!」陳凡本身就不是一個怯場的人,不然也不會在開始比賽前如此挑釁全場,當下他就接過羅伊的戰術板,不過並沒有在上面畫戰術,而是拿在手中,看着拉里等人。

「兄弟們,放輕鬆點,我們還領先19分不是嘛?又不是落後19分。」

拉里臉上了露出難看的神情:「Fun,我們已經丟了8分了……」

「拉里,知道為什麼嘛?」陳凡問道。

「這個……」拉里猶豫許久,最後還是說出口來:「我們場上的五人實力遠不及他們……」

「錯了,其實是你們沒有發揮好!」陳凡臉色認真。

「相信我,我沒有騙你們,因為你們沒有發揮好,你們沒有把之前我交代過的戰術發揮出來,你們沒有自顧自的打自己的戰術,而是選擇跟着他們的節奏走,在別人熟悉而你們不熟悉的節奏中打球,你們自然會發揮不出色。」

拉里等人面面相覷,感覺陳凡,說的有點太虛了,他們完全沒有弄懂。

陳凡大手一揮,頗為豪氣地說道:「不用弄懂,就按照我之前說的節奏來,不要被他們影響,你們想想,我們主力贏他們主力27分,你們會在隊內訓練賽的時候輸我們27分嘛?從來沒有過吧?所以不要慫!你們的實力可比她們強多了,按照我之前說過的戰術來打!狠狠地踢他們屁股!」

說道後面,陳凡伸出右手,放在人群中,隨後拉里等五名球員也是同樣將手掌疊上去,一起將手掌狠狠地往下一壓,說道:「加油!」

因為是長暫停,所以陳凡就多說了幾句,不過他在給球員做戰術指導,早就被籃球館內的其他觀眾給看到了,頓時再度掀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噓聲。

陳凡抬起頭看着場邊觀眾席上的觀眾們一個個都憋紅了臉在那邊發出噓聲,享受的搖搖頭,自言自語道:「這才對嘛,沒有噓聲,沒有掌上,沒有歡呼聲,打起球來就是沒有激情。」

羅伊也是搖了搖頭,不過臉上帶着的卻是無奈的神情,他其實挺理解陳凡的,畢竟陳凡之前在西雅圖皇後區闖下了「遺棄者」的名號,是個已經小有名氣的街球選手。而街球嘛,不就是靠犀利的球技,個性的裝扮和酷炫的動作來調動觀眾的熱情和氛圍。

觀眾歡呼聲越大,他們的興緻也越高,還能更即興發揮好的表演,當然,街球選手也愛去其他場子挑戰,那個時候,迎接他的可就是當地觀眾的噓聲了,而且往往其他社區的街球選手來本社區街球場挑戰,可是要受到整個社區球迷的狂噓的。

那種與整個社區為敵的感覺,可比現在籃球館里的這種噓聲刺激多了,畢竟籃球館里你被噓得在嚴重,你也是安全的。但是在街頭籃球場可就沒有什麼安全保證了。有的時候若你太過囂張和跋扈,觀眾席可是有很多性格不怎麼好,極其容易暴怒的觀眾上來告訴你什麼叫做拳頭的力量。

陳凡本身就是在街頭籃球場磨練出來的球技,自然對街頭籃球文化非常習慣,所以不管是歡呼聲還是噓聲,越大聲,他就越興奮。羅伊對於陳凡這個特性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

只要陳凡能控制好自己的興奮點,別讓它失控,那麼都是好的,這方陳凡有越是大場面,便發揮越好的潛質,當然若是在重要關頭,陳凡突然被興奮給反控制了,作出了一些不太冷靜的行為,那可也是非常不妙的事情。

羅伊現在就希望陳凡後面能夠將這個東西控制好,妥善利用。

當然,加菲爾德籃球隊暫停后的特別舉動,教練布蘭頓·羅伊不佈置戰術,不進行指導,卻站在一旁,而球隊的主力控衛,王牌選手陳凡,卻站在包圍圈中,和球員們大講特講,最後還鼓勵球員們,一套動作下來倒也熟門熟路,特別有教練的范兒。

「悠依……」觀眾席上盧夢紜發出了小聲的聲音。

「嗯,我看到了!」趙悠依點點頭回應着。

「羅伊對陳凡會不會太縱容了?」盧夢紜的聲音再度傳來。

「不會啊,我覺得這樣挺好的,應該是羅伊想要考考陳凡的籃球智商和戰術素養吧,哦,還有臨機應變的能力。」趙悠依轉過頭來看了自己的閨蜜一眼,隨後又轉回去看着人群中的陳凡,清麗的聲音傳出。

盧夢紜用手捂著自己的額頭,看了看四周,苦笑着說道:「陳凡不但打球能力厲害,你看連嘲諷的能力也這麼強,只要他往那邊一站,便能讓我們學校整個籃球館的人都狂噓他……」

「因為陳凡厲害!」這次倒不是趙悠依這個陳凡新晉死忠粉答覆的了,而是身後的甄高興。「因為為陳凡實在是太厲害了,所以我們學校的同學們才會這麼賣力的去噓陳凡,他們害怕陳凡的實力,只希望能通過這種全場狂噓來影響到陳凡的狀態。」

盧夢紜點點頭,甄高興說的確實有道理,若陳凡只是一個板凳席末端的小透明,想來別人也不會這麼噓他了,若真的噓他那也是給他臉,多半會直接無視吧。

「好了,比賽重新開始了,加菲爾德還是原來的那五個人,現在可以看看陳凡剛才說了什麼,能不能起效果,遏制暫停前加里他們的搶分狂潮。」

第一個回合,第二個回合,第三個回合,加菲爾德籃球隊竟然連着成功進攻了三個回合,而國王學校加里他們,卻只成功了兩個回合。就是一個回合之差,分差再度拉開到二十分往上。

************** 前一天晚上,李元已經跟王利打過招呼,說他會帶走董博士,至於其他人,他讓王利自己處理了。

那些人都不是什麼好人,末世里,能夠活到現在,誰也不都是聖母之人。

知道那些人沒有價值了,王利當時就利索的讓人去把他們給處置了。

這一切,董博士並不知道,現在他正在油田不遠處的一個房子里坐著,臉上是劫後餘生的喜悅,還有因為此次事情產生的恨。

他心裡已經琢磨著,等回去之後,要多派點人來,這次他不僅要把油田搶回來,還要把那些欺他辱他的人全都處理掉。

「我想……」

董博士抬頭看向李元,他正想著讓李元把他送到G市去,下一刻就感到脖子一疼,被人從背後劈手砍下,人直接暈了過去。

「為了以防萬一,大叔還是把他再捆一下吧。」

李元踢了他一腳,沒有反應,但是他還是不放心,路上他們要走好幾天呢。

大叔依言用藤蔓把董博士困捆成蠶蛹,反正藤蔓有縫隙,不怕董博士被憋死。

下一刻你以為董博士要被陸靈收進空間了?不,大叔直接動動手指,把董博士放進了車子後備箱。

之前捆蠶蛹的時候,他可是專門注意了尺寸的。

處理完董博士,他們繼續出發,一路暢通無阻,轉眼他們就回到了C市。

清河基地門口,看到李元他們的車子,守門的喪屍激動無比。

要知道,李元他們幾個就是他們基地的主心骨,這主心骨一出去就是半個多月,他們心裡都不太踏實。

回到家,小葵那邊很快就得到了消息,然而這次小葵並不是笑著來的。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小葵嚴肅著一張臉,他們就知道,在他們離開的這段時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是丙博士那邊,梅九西他們被我們抓住了,丙博士估計是不甘心,又派了人來,其中有一個隱身異能者,被他直接找到了關押梅九西得地方。

梅九西不是瘋了嗎,他喊著什麼喪屍什麼的,被那人聽到了,後面他們給關押的那些人全都注射了喪屍病毒,促進他們轉化。

基地里一下子出現了一堆野生喪屍,大家直接就動用喪屍本能控制了他們。

丙博士的人正好出現,看到了這一切。

後面我們雖然圍追堵截,但還是放跑了一個。」

「那個人逃跑了,他一定會去告訴丙博士,到時候所有的人就全都知道了,他們一定不願意有我們得存在。」

說到這裡,小葵有些愧疚,她覺得是自己沒有守好基地,才被人有機可乘的。

「沒事,我們喪屍的身份遲早會暴露的,而且丙博士知道,他只會想方設法的知道我們的秘密,並不會一下子公之於眾。」

大叔安慰小葵,他們跟永樂遲早會對上,現在只是把這個時間給提前了而已。

「對了,忘記跟你說,我們這次出去,收穫很大,如果沒有意外,我們應該能夠找到永樂得大本營。」。他已經打定主意,等他哪天報答完恩人,又安頓好子安后。

他會再去從軍,去軍營闖蕩一番,實現他的大將軍夢。

這時,楚玄辰道:「蒙正,蒙子安,你們既然想追隨我,那就先在我身邊當一名帶刀護衛。等以後有機會,如果你們還想去軍營闖蕩的話,我也會替你們引薦。」

「真的嗎?公子認識軍營的人,那就太好了。」蒙正激動的說。

蒙子安也一臉感激:「公子,你可真是大好人

《雲若月楚玄辰》第1642章收下他們仙凰訣運轉之後,彷彿有一座橋樑在架起。

這橋樑,將白楚楚體內屬於血脈果的力量,大部分都導入神凰虛影星辰陣圖中,只留下少量純粹屬於引導性而非增強性的力量,依然執著的留在白楚楚的體內,遊走在白楚楚的每一寸經脈與血肉,試圖發現她血脈中奇異的地方,而後將這奇異擴大。

「有效果!」

《化劫之神道至尊》第163章仙凰訣第二重大成 卧龍鎮。

林氏客棧。

那漢子走後,坐在櫃枱后的青年睜開了雙眸,恍惚間,彷彿有一股氣勢在空氣中迅速蔓延開。

這青年正是林青山。

「散修中也有高手啊。」林青山心中暗道。

靈武者分很多種,世家族人是其一,鎮守府官吏是其一,散修也是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