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播一場A-V。

慕安安表情都沉了。

躺在床上的人雖然蒙了眼,但一下子就能認出來,那是鍾婷!

確切的說,如果今晚,慕安安不玩這一場移花接木的把戲,躺在床上的很有可能是她!

這就是鍾婷的計謀。

一場直播顏色片,直接把她毀了!

直播還在繼續,而那幾個男人,就當着幾十萬觀眾直接把鍾婷玩廢了。

慕安安走過去,直接退出直播,撥了報警電話。

萬晨歌看不懂慕安安這個操作,「安姐,你要救她?」

「為什麼不救?」慕安安反問,「一個良好市民,碰到這樣的直播肯定是要救人的。」

說完,慕安安意味深長笑了下,「要讓警方徹查這件事,並且調查出,到底誰在背後搞的這個鬼,主犯是要承擔社會責任的。

現在這個世界,做任何事都要承擔責任的。」

萬晨歌和趙起余互相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慕安安報完警,把手機還給趙起余,說了一句,「時間很晚了,我要回去,我男朋友等著跟我視頻。」

說完,慕安安便揮揮手,「走了。」

趙起余起身,「我送你。」

慕安安沒多說什麼,趙起余就一直跟在慕安安背後,把人送到了馬路上。

黑茶一直在車內。

趙起余給慕安安打開車門。

慕安安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問了一句,「之前,你說你要跟我對嗎?」

趙起餘一愣,隨即點頭。

之前慕安安贏了比賽,他就說過了,只是慕安安一直沒有正面回答過。

算是默認的狀態。

「如果我讓你跟我去京城,你會不會去?」慕安安問了一句。

趙起余表情意外。

下一秒,下意思回頭朝紋身店看了一眼。

「這個事沒有確定,你自己回去考慮一下。」慕安安說,「我想帶你走,是要你不僅只是江城某個街區的老大,我要你成為摩托車賽場上無人可比的存在。」

話就說到這裏,慕安安也沒有多說,直接上車。

趙起余站在旁邊,表情凝重,顯是在考慮這件事。

黑茶啟動車子,開了半條街,才問了一句,「你要決定去京城?」

慕安安沒有正面回答。

黑茶則是又說了一句,「可你不是說過,七爺現在狀況並不好,如若你去了,會成為累贅的。」

「所以,我想到了辦法,我既然可以去京城,又不用當累贅。」慕安安輕笑一聲。

黑茶問,「什麼辦法?」 第1692章

「綁架、蓄意謀殺。」慕安安說,單是這兩個罪名,就能夠讓宗政祥雲在牢裏出不來。

到時候他要想脫罪,定然什麼都會答應。

「安安小姐,七爺不會同意讓你做誘餌。」羅森當即說。

同時,心裏又不得不佩服慕安安。

早知道她性子比較烈,對自己特別狠。

為了達到目的,讓自己出事,不是一次兩次了。

之前為了搞江琴,自導自演安排一場車禍,斷了腿。

當時七爺就直接怒了。

「安安小姐,七爺走的時候叮囑過我,不能阻止您傷害自己!」羅森嚴肅強調。

「誰說我要傷害自己了?」慕安安反問,「你覺得我站在宗政御身邊,連自保能力都沒有嗎?」

「您有,可你……」

「明天是趙起余的比賽,宗政祥雲肯定會調查我,也會知道我是閃電俱樂部幕後老闆,趙起余那麼重要的比賽,我一定會參加。」

慕安安壓根不管羅森同意不同意,直接說自己計劃,「比賽結束后,現場人多口雜,混亂的人,我身邊的人也不一定能時時刻刻盯上我,保護我,是他們動手的最好時間。」

「安安小姐,我要把這件事告訴七爺!」羅森表情非常嚴肅。

慕安安會這樣做,七爺之前就料到了,所以再三叮囑警告他。

而面對羅森的話,慕安安一臉淡定,「你可以去,我幫你按號碼,把我這個計劃原原本本告訴他。」

說完,慕安安已經送上手機。

羅森卻一臉懵逼,接也不敢接。

這不是慕安安正常態度。

「你說了之後他肯定會擔心我,然後那邊的事情也不會處理,直接會回來找我。

我對他很重要,他可以放棄一切到我身邊來,你要試試嗎?」

羅森說不出半句話。

慕安安說這番話的時候特別自信。

一個人,要對自己在對方心中多重要,才會有這樣囂張自信的態度!

慕安安昂着下顎,盯着羅森,「他一旦回來,面臨的局面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跟七爺在一起之前,慕安安萬分沒安全感。

可這個男人把所有她缺少的安全感都給她補回來了。

她懷疑全世界,也不會懷疑自己在那個男人心中的地位。

羅森不說話了,也不接手機,表情凝重,很難做選擇。

「你要是今天不打這通電話,我希望你日後也不要打。」慕安安說,「我希望的是,他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幫他把一切都處理好。

他風風光光的站到那個位子上就可以。」

「我不是只享受他的寵他的感情和維護,我也可以寵這男人,我也可以給這個男人世界!」

最後一句,?慕安安堅定而自信。

羅森越看這樣的慕安安越是覺得欽佩,這番魄力和自信。

可是欽佩歸欽佩,這場決定他現在下不了。

內心很猶豫,特別煎熬。

他是七爺的人,七爺離開給七爺下過軍令狀,無論如何不會讓慕安安有任何傷害。

如若當真幫着慕安安隱瞞,等同於背叛七爺。

背叛七爺,他萬萬做不到,這一次不是以前慕安安受傷或者出一點小摩擦,讓他幫忙隱瞞七爺。

這一次危及慕安安生命。

羅森內心掙扎,遲遲無法做出決定。

慕安安卻看着時間說了一句,「我給你十分鐘時間想,十分鐘之後我要一個明確答案。」洛枳想要脫離他的懷抱反駁,卻被禁錮得更緊。

「當初是你招惹我的。」

盛淮南語氣微涼,卻堅定異常。

「所以你要負責。」

…..

「搞定!收工!《暗戀橘生淮南》算是寫完了,還有幾章番外依舊按老規矩吧,等書正式出版的時候當做彩蛋。」

陳天弘伸了

《重生后我成了大文豪》第六十三章被全世界拋棄的贏家(有希望三更嗎?) 花了整整一個小時,沈暮和柳輕璃基本上把南塘古鎮轉了一圈。

此刻,兩人正在一座石拱橋上欣賞月亮,直到一朵雲彩遮住了月光,才不約而同低下頭來。

「沈暮,我……餓了!」

柳輕璃戀戀不捨地望著眼前這一幕絕美的古樸畫卷,猶豫半響才道:「我們出去吃飯吧?」

沈暮洞若觀火,笑道:「填肚子不需要出去,我帶你去吃好東西!」

同時在心裡自責了一句,只顧著玩又大意了,居然讓美女富婆餓肚子,不知好感度會不會降低。

柳輕璃不疑有他,心思還沉浸在古鎮的美景中,也沒去想沈暮怎會知道哪裡有吃的,方才沿著河邊走了一圈,她都沒有發現。

兩人一直往東走,跨過三座小橋后,來到一條人聲鼎沸的巷子。

遠遠地,就能聽到低音炮裹挾著搖滾的節奏,在夜空中徐徐傳盪。

這邊是一條酒吧街。

「這裡有吃的?」

柳輕璃大為詫異,如此雅緻的古典景區內,怎會有酒吧這種場所存在。

「不僅有吃的,還有喝的、玩的!」

沈暮在前方帶路,並未帶著美女富婆去酒吧,僅在巷口就停了下來。

「好香!」

柳輕璃已經看到,這一塊有七八家大排檔,路旁擠滿了人,四處炊煙繚繞,那是有人在賣燒烤。

「老闆,來十五串羊肉串,五串韭菜,兩串大魷魚!」

沈暮來到一家生意最好的燒烤攤前,末了又湊到老闆近前,輕聲道:「麻煩先幫我烤,女朋友一天都沒吃東西,我給雙倍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