燉菜上面也堆著土豆,裏面是羊肉和胡蘿蔔,有很厚的油。

她後悔沒要麵包了。

但吃起來味道很不錯,不知不覺她就全吃完了。女服務生過來把盤子收走,又給她拿了一杯雪糕:「送你的。」

雪糕是薄荷味的,剛吃完味道重的燉菜,再吃這個非常解膩。

謝霖吃完后,叫來女服務生付賬,還給了小費,然後問她能不能找個人送她回旅館?

她拿出旅館名片:「我不敢一個人走夜路,拜託。」

女服務生拿著名片說:「我給你想想辦法,這會兒沒什麼人有空,如果你能多等一會兒話。」

謝霖說沒關係,她可以等。於是她就繼續要了咖啡,還要了一份蛋糕,避免白坐着。

餐館的生意很好,一直到九點半都是滿座,九點半之後,座位開始空下來。她看到很多人都是一家人或是一伙人一起來,坐下吃過晚飯後就在聊天。

十點,餐館關門了。

女服務生走過來對她說:「我找到一個人可以送你,他有一輛車。我跟他說他今天可以早點走,只是需要把你送到旅館去。你現在可以出去等他了。」

謝霖再三謝過女服務生,出了餐館,站了一會兒,一個黃頭髮的高個英國男孩,金色的長鬍子蓋滿他大半張臉,騎着自行車停到她身邊。

謝霖:「……」

這就是車?

「我是凱特。你好。」謝霖往餐館里看了一眼,很後悔沒有問女服務生那個要送她的人叫什麼名字,她只知道那是個男的,是這個人嗎?

「喬里。」男人點點頭,頭一歪,示意她上車。

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上了車。

這輛自行車的後面並沒有載人的後座,她只能站着,雙手搭在他的肩上。

結果這個男人騎的就跟自行車競賽一樣快!風馳電掣的!

銳利的風狠狠刮著她的兩頰,讓她連眼睛都睜不開。

幸好她的帽子是毛線帽,扣的很緊,就算這樣也給她一種帽子會飛出去的感覺。

她坐公交車至少走了二十分鐘,現在搭自行車卻只花了不到五分鐘!

車停在旅館門口,男人回頭看她。

她渾身僵硬動不了,半天才慢吞吞的下來。

男人似乎剛明白過來,問她:「我是不是騎太快了?」

謝霖:「……不,還好,謝謝你。」

男人直起身,看着她走進旅館,叫住她:「嘿,明天我休息,能來找你嗎?」

再坐你的車嗎?不,謝謝。

「我要等朋友,抱歉。」謝霖說。

不等他再說什麼她就趕緊走了進去。

洗了一個澡以後已經很晚了,她躺到床上立刻就睡著了,沒有一丁點認床的問題。

但是睡到半夜,她再次驚醒了。

一醒過來就看到一個黑影就在她上方趴着。

同時,防護罩是打開的。

所以這個黑影沒辦法對她動手。

她剛想放電就想起——電壞東西要賠錢,燒了這間旅館的房間可能要賠出天價。

如果這時有詛咒異能就好了,她可以在被子裏悄悄掏出草人詛咒這個傢伙。

果然詛咒異能不能丟。

另外,她還需要一個在這種情況下可以使用的攻擊異能。

想了一圈,她只能瞬移。

從床上瞬移到地上,這樣她就能看清這個人了。

這個人他戴着滑雪面罩。

這個人他……穿着夜禮服。

神經病啊。

他看到謝霖消失又出現,嚇得往後一縮,接着又反應過來,伸出一隻手臂,像在演電影的說:「讓我咬你一口,我將賜於你永生,你可以永保青春美麗。」

「吸血鬼異能?」她問。

滑雪面罩夜禮服男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繼續表演:「不,我是偉大的吸血鬼男爵。」

「……」謝霖,「我不相信,變蝙蝠會嗎?」

滑雪面罩·夜禮服·男爵又僵住了。

顯然沒料到她不信。

這叫文化差異,換成殭屍她說不定會相信一點,吸血鬼不是荷里活電影設計出來的形象嗎?又美又帥又強大又永生還深情。

謝霖舉起一隻手,手上竄起電弧。

她小心翼翼的不讓電弧跑到牆壁上或落到地毯上。

威脅面罩男:「跟我玩剪刀石頭布,你出剪刀。」

面罩男:「……」

面罩男往後退了一步,鑽進牆壁消失了。

這一手倒是很出人意料!

謝霖愣了一下才打開門追出去,可是外面的走廊空蕩蕩的。

她跑到樓下,前台值班的服務生說沒有看到人。

「可是好像有個男人在我的房間門外。」她說。

服務生驚訝的說:「這不太可能,小姐,住在你隔壁的全都是夫妻或情侶,我們在安排房間時是不會在單身女性附近安排單身男性的。」他說:「如果你很害怕,我可以報警。」

「算了。」她回到房間,打開窗戶,外面什麼也沒有。

那個男人應該是在她去教堂之後跟上她的。他可能是懷疑她也是異能者或相關人士。

不過他可能沒有攻擊異能。吸血鬼異能讓他能穿牆消失,可以吸血,但是好像也做不了別的。

反正也不敢睡了,她上網搜了一下吸血鬼的特徵,發現吸血鬼自帶打不死天賦,有傷吸血就能癒合,不被太陽曬到,或者不被十字架穿胸,不被摘除心臟,就可以永遠活下去。

還有可以通過吸血發展族群。

不知道那個男人的吸血鬼異能到底複製了多少上面的特徵,如果沒有更多攻擊能力的話,這就是個沙袋嘛。

優勢是永生、不容易受傷、可通過吸血快速恢復、通過吸血製造同伴。

那這個男人如果真想強大起來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製造吸血鬼,根據吸血鬼的種族特徵,他製造的吸血鬼都是他的後代,會服從他的命令。

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後代。

又有幾個後代?

她想了想,利用電腦姬的能力開始搜索這個小鎮的信息。

可是這裏的道路上並沒有監視器,住宅附近也很少有監視器。她沒找到關於那個剛才穿牆而出的面罩男的下落,也沒有更多的關於面罩男的信息。

倒是搜出來了不少遊客的信息。

其中一個叫王大根的遊客的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

姓名:王大根。

護照照片:張東海。

謝霖:「……」

張東海原名叫王大根嗎?

怎麼辦!想發朋友圈了!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芽菜哥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芽菜哥2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李小薇、嗚嗚嗚嗚嗚、猩蚊聯啵、辣子醋、周綰綰、不羨、蒼朮、草草Ljh、佳佳人、你你、我是一隻小鴨子、野吾、汀、Teresa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阿喲喲40瓶;丸子、愛吃魚的大臉喵30瓶;憂傷的綠豆眼21瓶;不會取名字、26000937、mateng、cooper20瓶;安17瓶;今天也要開心吖、四方茉莉、edith882、養貓的魚、嘀嘀咕咕。、青木。、吟雨夜、諾諾、lily、金魚鯨魚、沐花花、戈姿、格魯特10瓶;數學什麼的就是逼死人7瓶;青安、亂亂6瓶;bay、天然卷卷、白菜餃子、浮生記、hahahak5瓶;Yaying、是叫獸不是教授4瓶;月令2瓶;別扒我的馬甲、小六同學、蘿蔔餡、荷葉下的游魚、顧三、土豆土豆、真仙女、Saybia、白白的莉莉阿、ouou、無上天晴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1年的時間過去,謝林已經10歲,在這一年裏因為營養豐富的飲食、充足的身體鍛煉,謝林的身材十分修長挺拔,比哥哥德拉科足足高了半個頭,搭配上英俊帥氣的外表和溫潤如玉的氣質,十足的高富帥模樣。

作為哥哥的德拉科經常是又羨又嫉,單看身高的話德拉科生出一種謝林才是哥哥的錯覺。不單隻是外表而已,兩兄弟明明是親生的雙胞胎,但性格卻是南轅北撤。

德拉科因為對父親的盲目崇拜而養出了酷似盧修斯的高傲和囂張作風,雖然行為舉止仍是稚氣未脫;謝林則是完全沒有遺傳到父母的性格,總是一派低調文靜,謙和有禮,自信而不張揚,更像一個赫奇帕奇。

盧修斯和納西莎雖然對於謝林超過同齡人的成熟穩重很滿意,對張揚跋扈的德拉科卻更加疼愛,畢竟德拉科的性格才能更符合馬爾福家族一貫的做派,而且帶點孩子氣也更能激發父母的護犢之情。

這一年裏在謝林孜孜不倦的努力下,也終於把從外祖母家拿來的藏書啃完,謝林開始把主意打到格里莫12號廣場去。謝林在過去一年裏沒少通過書信向疼愛自己的外祖母多方打探,早就弄清楚布萊克老宅的準確位置。

這一天他在多比的帶領下幻影顯形來到格里莫12號廣場,見到了獨居其中的家養小精靈克利切。

此時的克利切已經600多歲,即使是以精靈的年齡計算也是到了垂垂老矣的階段,如原著中所描述的一般,由於它孤獨地居住在空蕩蕩的布萊克老宅里,由於家養小精靈受到契約魔法的束縛,沒有主人的允許它不能離開老宅半步,它只能常年和它的老主人布萊克老太太的肖像話對話,所以性格變得有點瘋癲。

但是當它知道謝林是納西莎之子、身上也流着布萊克血統的時候,它便自動把謝林當成了自己的半個主人,語氣和態度中充滿了尊敬和服從。

謝林知道家養小精靈這種智慧生物,其實是懂得知恩圖報的,只有對家養小精靈友善才能夠獲得它們真正的忠心,原著中的小天狼星就是犯了這個錯誤才間接身死。

謝林沒有因為克利切表面上的卑屈順從就拿出居高臨下的態度對克利切頤指氣使,而是溫和友善地對克利切關懷慰問,允許克利切給自己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並送給克利切一些從家裏帶過來的糖果零嘴,頓時把克利切感動得感激涕零,狠狠地刷了一波忠誠度。

克利切主動帶着謝林在布萊克老宅里四處參觀,作為布萊克家族的豪宅,格里莫廣場12號是一座典型的純血巫師的房子,四處隨處可見的裝飾品,都具備幾百年歷史,其中不少是古妖精鍛造的銀器,這些物件如果放到外面,絕對是價值連城的古董。

在伏地魔歸來之後,這棟房子將被用作鳳凰社總部,而現在仍屬於無人居住的狀態,自然也沒有被施加魔法被保護起來,從周圍厚厚的灰塵上可以看出,這裏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來到了二樓的畫室,在其中一面牆上掛着一張十分寬大的掛毯,幾乎把整面牆壁都覆蓋,掛毯上記錄着布萊克家族的族譜,謝林很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布萊克家族的族譜上,向克利切一問之後,才知道布萊克老太太是在1985年,也就是自己5歲的時候才撒手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