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人,莫倫立馬激動起來:「買他!買他!」

「這次絕對沒問題!」

「買五百萬!」

袁峰詫異:「這誰啊?」

「你確定?」

莫倫興奮地道:「誰?」

「我告訴你,這位,是全國跆拳道亞軍,算是我師兄了。」

「實力很強,我以前跟他打過。」

「就我現在的實力,在他面前,估計也撐不過五分鐘。」

「這可是全國級的高手,打這種比賽,絕對不在話下。」

袁峰立馬激動起來:「真的嗎?」

「那太好了!」

「買買買,就買他!」

黃永文也興奮地點頭,看來,之前輸的,這一把要全拿回來。

而且,還要大賺一筆了!

他又看向林漠:「喂,你這次怎麼看?」

林漠搖了搖頭,他懶得說話。

趙雅惱了:「林漠,你裝什麼裝?」

「贏了個表,就想不玩了?」

「有你這麼不要臉的嗎?」

「你是不是就奔著這個表來的?」

林漠皺眉,冷冷看了趙雅一眼,沉聲道:「我說了,我不喜歡這種東西。」

「但是,如果你硬要問我,我可以告訴你。」

「這場,擂主會贏。」

「而且,會贏得很輕鬆。」

此言一出,幾個人頓時愣住,旋即立馬都鬨笑起來。

莫倫指著林漠破口大罵:「小子,你腦子有病嗎?」

「沒聽見老子的話,他是全國亞軍,甚至出國參加過比賽。」

「就算是那些國外強者,也不是他的對手。」

「這種比賽,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黃永文更是立馬道:「好,這次我再跟你賭。」

「我輸了,給你一百萬!」

「你輸了,就把表還給我,還有,賀小姐這幾天都陪我。」

賀千雪立馬道:「好啊!」

林漠無奈,這賀千雪,是來掙錢的嗎?

黃永文大喜過望,這場要是贏了。

不僅之前輸的全回來,還能把賀千雪拿下,這可賺大發了!

三個人合夥下注,每人五百萬,這可是下了血本啊。

雖然說他們身價都不低,但是,大多都是吹的。

這五百萬,一旦輸了,他們也受不了。

很快,擂台上比武開始。

那個跆拳道高手上去就是一陣亂踢,姿勢是很帥。

可是,不到一分鐘,擂主便突然衝到他面前。

右肘如同一個出鏜的炮彈,正撞在對方胸口。

這個跆拳道高手,直接被撞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順嘴吐血,昏迷當場。 「許多偉大的騎士都是從侍從開始做起的。只要你認真與我學習騎士的操守與準則,將來肯定有能夠被冊封為騎士的一天。」

雖然他看不見卡塔莉娜的表情,但金屬護面下傳來的聲音一本正經。

「呃,其實我覺得當個偵探助理就挺好……」

「我需要你的幫助,艾德。我們的能力是互補的,你的戰術才智,還有那隻神奇的機械小蜘蛛——就連我們的相遇也彷彿命中注定一般。你和我,我們兩個可以讓銀霧市變得更好。」

讓銀霧市變得更美好,就憑我們兩個?艾德覺得這位大小姐肯定是騎士病入腦了。

不過仔細一想,這倒也是個不錯的提議:

就卡塔莉娜目前的表現來說,絕對算得上可靠助力。如果遇到不方便神調局參與解決的問題,自己還可以向她求助。

更何況自己手中擁有卡塔莉娜的人物卡。她的實力提升,會直接提高自己的近身格鬥能力與『湖泊』秘文造詣。

「好吧,如果您堅持的話……我想我們確實可以合作。」

艾德點點頭,勉強表示同意。

「既然如此,艾德加·懷科洛先生……」她抬起長劍,「從此往後,我將指導你追尋騎士志業,」

「跪下。」她小聲提醒道。

他晃了一下,不情不願地單膝跪地。

「低頭,再低點。」

她將劍尖搭在艾德的右肩:「願謙遜成為你的明鏡,」又搭在左肩,「願勇氣成為你的利刃。」

「現在,我正式任命你為我的侍從——等我受封為騎士時視作自動生效。好了,快起來吧。」

卡塔莉娜扶著艾德的雙肩,拉他站了起來:

「從今以後,你需尊稱我為『大人』。我現在還不是騎士,所以私底下這樣稱呼就好了。」

「是,大人。」艾德哼唧著糊弄了一句,算是完成了卡塔莉娜的交代。

他甚至有些懷疑,卡塔莉娜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就是所謂的「守秘人」,所以才故意這樣折騰他。但是看她那一本正經的模樣,又不像是這麼回事。

「走吧,艾德,現在讓我們去消滅那些邪惡的穴居生物。」

她平舉長劍,一副按捺不住、躍躍欲試的模樣:

……

黑暗中,食屍鬼祭司沉默地等待著。它可以等,它總是等,它已習慣了等待,等到容顏消逝,等到血肉腐朽。

歲月奪走了它的理智,只留下本能與腦海中腐敗嗡鳴的餘音。

這一刻終於來了。銹鐵大門緩緩打開,一柄泛著微光的長劍出現在黑暗中。

人類永遠缺乏耐心。

它伸出腐化的魚鰭狀右臂,數十根手指蠕動著,像爆裂的豌豆般將指甲一一射出。

想象中血肉甜美的氣息並沒有到來。指甲命中在那白木盾牌上,或在盔甲兩側彈開。

埋伏在天花板上的僕從飛撲下來。騎士彷彿早有預料,迎起長劍將它在空中劈成兩半。

另一位僕從撲向了騎士,騎士回身過來,一劍穿心。

僕人並沒有躲閃,迎著長劍抱住了騎士。笑容怪異,彷彿極樂。

體內埋下的『盛宴』秘文令它的軀體畸形、腫脹,不受控制地瘋漲,最後氣球般爆裂,血雨伴著脊刺紛飛。

長劍落在地上,光芒熄滅。騎士被震倒在地,最後一位僕人從黑暗的角落中降臨,將她鉗制在地上。

砰、砰、砰!溫暖黑暗中,討厭的槍聲響起,僕人身上濺起一束血花。

他是怎麼看到的?

人類的雙眼無法穿透黑暗,只有『眼眸』秘文能夠賦予他們窺見真實的能力。

驚訝之餘,它發出一聲吼叫,僕從鬆開了扼住騎士的手爪,向著持槍的人類奔去。

至於穿盔甲的人類,她的血肉則屬於自己。

魚鰭狀的附肢鑽入了軀體,無可承受的黑暗洪恩湧進身體,肌肉膨脹、涌動,帶著溫暖而舒癢的快感。頭骨權杖落在地上,它再也不需要了。

耳中奏鳴著無名樂章,盛宴的樂音,連同最後一縷有序的思想一併抹去。

騎士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地面卻因血腥而濕潤黏滑。

它撲了上去,扼住咽喉,撕咬鋼鐵……不過是塊鐵皮核桃,砸開外皮,裡面是肉……

一旁的房間忽地燃起火光,橙紅、鮮亮。

它討厭火,也討厭光。但它飢腸轆轆,沒什麼能阻止它吞下眼前的獵物——

突然間,盛宴停止了。一柄斷劍像切黃油般割開了它的脖頸。

世界忽然跌落,熟悉的黑暗中,它再也看不見任何事物,飢餓卻仍未散去。

吃啊……吃啊……

下頜鼓動著,將死亡吞進腹中。

……

艾德的身前,對手像魚一樣在黑暗中遊動,難以捕捉。

在確認食屍鬼向自己衝來的同時,他就偷偷將人物卡切換成了卡塔莉娜。

左手的白鴉手杖充當著單手劍的角色,靠在左膝蓋附近,杖尖向前。

長尾固守勢。在這個架勢下,即使處於黑暗中,他也能有效處理來自正面任何方向的攻擊。

此刻卡塔莉娜與食屍鬼祭司正在纏鬥。對方並不急於與他交戰,而是反覆盤旋遊走,阻止他靠近牆角處。

見勢不妙,他沖向房間的出口,彷彿是要替卡塔莉娜解圍。食屍鬼緊跟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