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說壞了,這是失戀了啊!媽蛋的,氣都出小爺身上了。

他一邊打我一邊說:“你還生了野種,我還沒嫌棄你呢,你竟然就這樣拒絕我了。不過沒關係,我總會打動你的芳心的,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百年,一百年不行就一千年,一萬年,十萬年,一百萬年,一千萬年,一億年,十億年,……”

反正他每說一句就揍我一巴掌,打得很嗨皮!

不過我聽明白了,他這是在追求明月啊!但是被拒絕了,很生氣,於是開始揍我。活該我倒黴夢遊來了此地捱揍啊!

他總算是打夠了我,我總算是跑掉了。我轉身就跑。當我回到菩提山的時候,秦川正在練劍,他見到我後問了句:“你跑哪裏去玩了?怎麼不帶上我啊?” 本來以爲這次就是因爲喝酒喝多了導致的特殊情況,沒想到這只是個開始。

這天我餓壞了,吃了整整的一條大鯉魚,足足有五斤。吃完後我心滿意足地睡着了,就連李紅楊揍我的事情,我都暫時忘記了。

這一覺睡的特別的美,我甚至夢到了和明月認識時候的情景,之後我和明月在夢裏談情說愛了一番,而不是吵架。

當我醒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一些青色的石塊,當我坐起來的時候,看到自己竟然就坐在妖月山下的積石冢上,身下就是那一堆雜亂無章的積石。

我剛坐起來,就看到李紅楊騎着那大老虎來了,他指着我說:“你是不是誠心來噁心我的?你來這裏玩,你師父知道嗎?”

我一邊往下走一邊說:“打擾了。”

他說:“抽自己一個大嘴巴,你就滾!”

我毫不猶豫就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隨後又打了一個說:“打一送一!”

“記住,下次來就不是這麼簡單了,見一次打你一次,明白麼?”

“明白!”我喊了句,兔子一樣就往回跑。

當我全速跑回菩提山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我進了屋子正看到秦川在炕上趴着。見我回來了,就說:“你到底去幹嘛了啊?鬼鬼祟祟的,還能不能一起玩耍了?這鬼地方,不能擼串,不能看電影,不能上QQ,不能聊微信,你若是有好玩的事情再不帶着我,還怎麼能活啊!”

我問他還有吃的沒,他說還有一碗飯。我去吃了後,就躺在了炕上,最後不放心,我對秦川說:“你今晚看着我,只要是我要出去,那一定是夢遊了,媽的,怎麼有了這個毛病!”

“你快別扯淡了,還夢遊!你能說的科學點嗎?你是超越神的存在,你是尊者,你夢遊,誰信啊!你的靈魂如果有此缺陷,可能成爲尊者嗎?”

我心說他愛信不信吧,我跑了整整一天,累死了,倒下就睡着了。但是當我醒來的時候,還是在那積石冢旁,李紅楊手裏拎着一根棍子,直接朝着我的腦袋就是一棍子,他罵道:“說了,再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我被這一棍子打得腦袋嗡地一聲,頓時就站不穩了,啪嚓一下就倒在了地上,不得不說,這混蛋真的太強了。我就這樣一路被他打出了妖月山的地界。我出了妖月山的地界後站了起來,罵了句:“逗比川,你他媽的不仗義,怎麼就不信我的話呢!”

我站起來說:“我可以走了嗎?”

李紅楊對我說:“下次再來,就不是這麼簡單了。我已經煩了你了,不想再見到你。”

我拱手,擦擦嘴角的血說:“多謝了。”

這次由於身負重傷,跑回到菩提山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我一進屋子,發現秦川自己在和自己下棋呢。他看到我後說:“楊白臉,你他媽的不仗義,不帶着我就不帶着我,幹嘛打我?”

我一愣說:“我打得過你嗎?”

“不僅打得過,而且是秒了我。”他掀開了被子,我看到,他的一條腿有一個接縫,接縫還有些發紅發腫。他指着說:“一刀,直接將我腿砍斷了。你是不是瘋了?”

我一捂腦袋說:“媽的,老子中邪了。我可能是被惡鬼迷上了。”

秦川看着我說:“你還能說話靠譜點不?惡鬼?迷上你?什麼鬼有這麼大的本事?”

我從內世界拽出了一條繩子,遞給秦川說:“看來,今晚你要把我捆綁上才行了。”

秦川半信半疑,但還是按照我說的把我捆綁上了。我倒在炕上就在想,我他媽的爲什麼每一次夢遊都會到那一個地方,一定是有什麼東西在那裏吸引着我,是那積石冢嗎?這裏面到底有什麼呢?

以前在老家遇到過這麼一件事,村裏的郭小四被村南沙河旁的一座墳給迷住了,那座墳裏死的是一個冤鬼,是個美女冤鬼。她活着的時候和一個叫趙小四的通姦,之後懷孕被發現,上吊自殺了,這是*時候的事情。結果我都多大了,她把郭小四給迷住了。

郭小四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跑去跪在這座墳前,雞叫的時候就會醒來。弄得精神恍惚的,還是村裏的書記帶人刨開了墳,結果那屍體栩栩如生,渾身長了半尺長的白毛。大隊書記一把火燒了這屍體,郭小四頓時就癱倒了,之後身體也就垮了。

這郭小四有點冤枉,他是替趙小四受過了。也許那女鬼不是很明白,只是聽到他叫小四就迷住了他。難道我也是遇到了這情況?難道這無名積石冢裏是一個冤鬼嗎?

這天我醒來的時候,是在自己的炕上,但是我發現,我被吊了起來。秦川在一旁叫我:“楊白臉,你醒醒!”

我晃晃頭說:“什麼情況?”

“你要跑,我只能把你吊起來,你,你真的一直在夢遊啊!”他問我:“我把你放下來沒事了吧!”

我說:“麻了!”

他把我放下來後,我動着胳膊腿,之後眨巴着眼睛看着好一會兒秦川,我說:“你說,我在夢遊的時候,一刀就把你的腿給砍斷了,你能告訴我,我是怎麼用刀的嗎?”

秦川說:“你那一刀真的是太恐怖,你看着!”

他唰地一聲拔出劍來,然後簡簡單單一揮說:“就這樣一刀,你能看懂嗎?就這樣子的,內涵我不可能明白的,主要是速度,這速度真的太快了,我根本沒辦法去抵擋!主要是來不及。力道很一般。”

我拔出刀來,學着他的樣子一刀掃出去說:“是這樣的嗎?”

秦川說:“你這是砍,完全不一樣,你看好了,是這樣的。是割,輕輕一劃,力道恰到好處,剛好切斷了我這條腿,看起來無比的輕盈!”

我這才又學着來了一刀,他笑着說:“對了,就是這樣,但是速度可不是這麼慢的,因爲那速度,你一出手,我根本就躲不開!”

這一刀,我練了一天,始終是摸不到什麼門道。

於是,在傍晚的時候,我和秦川來到了湖邊坐下,我和他商量道:“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今晚再和我打一場,如果有錄像機就好了,你錄下來我和你打鬥的場面!”

秦川說:“有倒是有,只不過,我沒辦法一邊和你打架一邊錄啊!”

這小子拿出一個手機來,舉着晃晃說:“我是不是需要綁在腰上才行?”

我說:“那不行,這樣,我們計劃一下!”

這天,我倆把手機固定在了屋前的一棵棗樹上,對準了角度。之後,我們設計了情節,就是我剛出門的時候,秦川攔住我,和我打起來,之後我使出這一刀,砍斷他的腿。

最後,秦川糾結於我夢遊的時候是不是出手還有分寸的問題。上次是砍的腿,這次若是砍頭,這腦袋和心臟一分開,那可就是死定了。他有些打退堂鼓了。我連哄帶騙,最後威脅他說,要是不答應,我就不答應媛媛和他的婚事,這才答應我了。

不出所料,第二天的早上我是在那積石冢上醒來的。一睜開眼就看到李紅楊舉着的棍子,緊接着,一棍子就打在了我的額頭,我頓時從積石冢上滾了下來。

我是接受過這種訓練的,當年姜瀾清師姐那麼打我,我都沒當回事,今天的捱打還不是小意思啊!

他又是一指把我打出了妖月山的地界。我跑回來的時候又是半夜,不出所料,秦川靜靜地坐在炕上在下棋,在一旁擺着那手機。我拿起來開機,沒電了。

他說:“我看了無數次了,真的太恐怖了,沒電了。”

我用掌握的電給手機充電,之後打開了,看着自己就是那麼一劃,簡簡單單,就把秦川的腿給切斷了。我指着說:“速度不是很快啊!你爲什麼不躲開?”

秦川說:“我沒有躲開的意識啊!你看你的眼睛,這道法的詭異之處在於和眼睛的配合!”

我這才發現,出刀的同時,眼睛也閃了一下!我說:“人的大腦是有缺陷的,就是不能同時做兩件事,一邊出刀,一邊用眼睛攝魂,這是不可能的。”

秦川看着說:“是啊,但是你想過沒有,如果這一刀和這眼睛的一閃,是一招呢?也就是說,這本就是一招,這一刀出,眼睛一閃只是自然而然的舉動,這兩個動作其實是捆綁在一起的。”

攝魂眼其實是我那寶貝葫蘆的技能,它只是融合進了我的身體。傳說中的陸壓道君就有這兩件寶貝,飛刀和葫蘆,現在看來,這兩件東西都在我的手裏了。

我看看秦川的腿說:“還是左腿!”

秦川說:“還是那地方。還好你講究,沒有在刀上面抹毒。”

這一晚,我乾脆沒睡覺,反覆看這一刀。這一刀的確神奇,那眼睛一閃的瞬間,這一刀也完成了。對於一個高手來說,這一瞬間足以做太多的事情了。但是一個大腦同時做出這兩個指令,就像是一手畫圓,一手畫方那麼困難。沒有人能有一個大腦同時做兩件事的,這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這視頻中的我坐到了,眼睛攝魂的同時,這一刀也砍了下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我似乎一下子找到了修煉的方向,頓時來了興趣。我一次次重複着這一刀,但是我始終是做不到,在眼睛攝魂的同時劈下去這一刀。雖然看起來是同時出手的兩個舉動,但是我知道,兩個舉動是有時間差的,只不過這時間差很小。

但就是這小小的時間差,已經和那一刀的威力有了天壤之別。那一刀足以打敗秦川這樣的高手,我這一刀,簡直就是垃圾。

一直到了中午,秦川纔起來的,他出來的時候我在湖邊練刀,他似乎和我一樣有興趣,問我:“怎麼樣?弄明白了嗎?”

我搖頭說:“沒有明白,總覺得自己做不到,這不可能的嘛!”

秦川說:“昨晚我也想了很久,你說會不會是這兩個動作不是一個大腦發出的指令呢?比如眼睛是另一個大腦發出的指令。”

我說:“這的確是寶葫蘆的攝魂眼,只不過有個邏輯你必須要想透徹,如果不是一個大腦發出的指令,又是怎麼做到那麼一致的呢?簡直是完美無瑕!再說了,這葫蘆雖說有靈魂,但是它的靈魂只能做到完全聽從指令的地步,我根本沒辦法和葫蘆有深層次的溝通。”

秦川說:“你說得對,但是,人的大腦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的啊!除非,這大腦不屬於人類。”

我瞪圓了眼睛說:“你的意思是,這大腦是超出人類的存在?”

秦川說:“宇宙之中,大家都活得渾渾噩噩的時候,只有創始元靈是清醒的,你想過沒有,她該有怎樣的大腦?之後,創始元靈選了四個生靈收做了弟子,可以說,這四位也不是人的存在。後來,女媧娘娘覺得孤獨,就按照自己形象捏成了人,那就是女人,只不過她比較喜歡自己的小師弟,所以把女人捏成了有兩條腿的樣子,後來又按照道君的樣子捏了男人,這纔算是有了人。說白了,人類的靈魂其實是比四神聖第一等級的,只是女媧娘娘的靈氣化作的靈魂。所以,到了這化境,不能用一般的思維去衡量一件事。”

我瞪圓了眼睛說:“你的意思是,我那一刀是陸壓道君砍出來的?”

“媛媛說過,你很可能就是陸壓道君轉世啊!”

我說:“扯淡,人家轉世修爲都突飛猛進的,比如明月,人家都快成天尊了。就連納蘭英雄,我估計都快成地尊了吧,我呢?還是一品人尊。”

秦川說:“那是因爲,你還缺少陸壓道君的金身!有了金身,一定會一路高歌,突飛猛進。”

我看着他說:“可是,金身在哪裏了呢?明月的金身會在那墳墓裏嗎?在的話她是不是早該拿出去了?很明顯,那裏面沒有,那積石冢是空的。因爲明月已經快成爲天尊了啊!”

秦川嗯了一聲說:“但是你想過沒有,爲什麼你每次都會夢遊跑去那積石冢?”

我這才瞪圓了眼睛說:“你的意思是,那積石冢下是我的金身?”

秦川說:“有可能,只有挖開看看才知道。”

我擺着手說:“那李紅楊天天盯着呢,去一次被打一次,還敢挖人家的墳?我是不是不要命了我!”

秦川說:“我們可以挖洞啊,你不是有土屬性的嗎?我們挖過去鑽進去看看,他不會發現的。”

我搖頭說:“太冒險了,那可是地尊的存在,這麼搞不好,會沒有性命的。還是算了吧!”

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這秦川的膽子太大了,他這麼搞是會丟了性命的。這個險冒不得。我說:“以後你小子做事情最好和我商量下再行動,不然你活不過十年。”

事情就這樣放下了,爲了防止我繼續夢遊跑去找揍,秦川每天晚上都會把我吊在房頂上。

一轉眼就到了冬天,剛剛捂下了一場大雪,冰面上有幾隻狼在行走,我一看到狼就氣不打一處來,心裏恨中天大帝恨的牙根癢癢,但就是沒有辦法,如果我猜的不錯,這老混蛋一定在無上天尊那裏了。

就連納蘭英雄,也很可能在無上天尊那裏。因爲,天界道教奉的就是這位天尊,也有拜元始天尊的,但那還是少數的。

這天,師姐來了,她是騎着金錢豹來的,到了後喊道:“你倆修煉的怎麼樣了?”

我出來後,看着師姐說:“翊帆師姐,你好像又漂亮了啊!”

翊帆師姐說:“你還是一品人尊,這麼久了,你都幹什麼了?”

秦川出來的時候,師姐吃了一驚:“秦川,你怎麼就五品人尊了?我的天,你快隨我去見老祖,老祖一定會欣喜若狂的。”

“我不去,沒意思,我自己修煉挺好的。就不麻煩他老人家了吧!”秦川唧唧歪歪地說,“要是看我可憐,給送點好吃好喝的就行了。”

翊帆師姐咯咯一笑說:“如果師父知道你進步如此神速,一定會另眼相看的,你們繼續修煉,我回去稟報了。對了,明天山上來客人,你倆都去菩提大殿站隊,壯聲勢去!”

我問了句:“誰來啊?”

“無上天尊帶人來訪問,其實就是來看我們的實力的,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越是這樣,我們越要顯示實力。”翊帆師姐說完,看着秦川說:“你好好準備下,很可能這次負責接待的就是你哦!”

秦川說:“我不去,師姐,能給弄兩罈好酒嗎?”

“沒問題,你等着!”

師姐走了,但是很快,菩提老祖親自騎着一隻大雄獅來了,他到了後,看着秦川呵呵笑着說:“不錯啊,不錯,我竟然沒注意,你竟然是個火屬性接近雙圓滿的存在。好,很好,今後你就隨爲師去大殿行走吧!”

秦川說:“楊落不去,我就不去。”

菩提老祖看着秦川一愣,隨後臉一拉說:“那你就在這裏陪着這個廢物吧!”

頓時,一些師兄們開始說秦川不知好歹,還說我是個純粹的廢物,不堪重用之類的。

大家都走了,師姐留下來,她手裏拎着兩個包袱,打開後是兩件道袍,也是太極道袍,很明顯,這菩提老祖也是玩太極的。看來,太極在先,門派在後。簫劍只不過是搶注了這麼個名字罷了。

ωωω●тт kǎn●c○

次日一早,我就被秦川從房頂上放了下來。然後,我倆穿上了道袍,一步步朝着大殿走去。到了後,師姐給我倆安排在了最後的位置。

很快,山下有人上來稟報,無上天尊帶人到了。

我和秦川在後面直直地站着,很快,無上天尊上來了,這是個白髮黃臉的老者,他呵呵笑着說:“菩提老祖,你這菩提山真的是人傑地靈啊!”

菩提老祖說:“豈敢豈敢,比天尊的無上山可差得遠啊!”

我此時眼睛都噴火了,我看到了中天大帝那老混蛋,這姓姬的老混蛋此時正騎在柏芷的後背上,在無上天尊後面慢慢行走。我剛要動,就聽簫劍前輩在內世界喊了句:“你去送死嗎?”

我這才強自壓下了心中的怒火,對秦川說:“不管怎麼樣,不能輕舉妄動,知道嗎?”

秦川傳音說:“這老混蛋,真的在無上天尊這裏,不過看起來,修爲進步了不少,四品人尊了。不過,比我還差得遠。我去殺了他。”

“你最好不要亂動,無上天尊一根手指頭就能讓你灰飛煙滅,你媽生你養你這麼大不容易,你還是多想想在成都的家人吧!”

他這才長長出了一口氣。他們一直進了大殿,我們就一直在外面站着。大概半天后,這些人才都離開了。我們每個人領了一隻雞,也就散了。

回來後,我和秦川把兩隻雞燉了,剛要開始吃,師姐就來了,她說:“五天後回訪無上山,你們做好準備,你倆形象都不錯,我打算帶你倆去。”

我說:“這也以貌取人?”

“既然都不行,爲何不帶幾個長得帥氣的呢?長得帥氣總不是缺點吧!”

我心說那也是,正好也想上去看看什麼情況呢,就答應了。

師姐說:“這次無上天尊從我們這裏離開,就去妖月山了,估計明天傍晚到妖月山,不知道無上天尊去了,這妖月天尊會不會出關!”

她說完就走了,但是說者無心,聽的人想什麼可就不一定了。比如我,已經做好了準備,打算就在明晚,我要鑽進去那積石冢去看看。我想,無上天尊上了山,那麼這山下應該就不會那麼防備了吧!

這是個難得的好機會啊!

我和秦川說了這件事,秦川舉雙手同意,他說:“這險是值得冒的。”

次日我倆啓程,一路奔跑直奔妖月山,到了的時候剛好是傍晚。正看到李紅楊迎接無上天尊上山。他們一行人迅速朝着山上奔去,我則一頭就鑽進了地裏。

秦川被我拽着,一直朝着這積石冢下而去。很快,我就摸到了地宮的外壁。我用破天刀切開了一個口子,我說:“多虧是破天刀,一般的武器還切不開呢!”

之後,我倆跳進了地宮。一進去,就看到了一個通道,我們沿着通道向前,很快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石棺。但是,石棺之上臥着一隻巨大的斑點獵犬。

秦川問我:“會不會死了?”

我搖頭說:“不知道啊!看來是睡覺的樣子!”

我慢慢過去,這斑點獵犬猛地擡起頭了,這腦袋和驢腦袋那麼大,獠牙露出來,剛要吼叫,隨後卻直接滾了下來,開始對着我晃尾巴!

秦川舉着棍子說:“什麼情況!?” 狗晃尾巴絕對是好事情,在證明它的友善。這大狗就像是一匹馬那麼大,只不過此時看起來太瘦了,但是眼睛炯炯有神。它就這樣慢慢趴在了我的身前,擡着頭看着我。

說實在的,我可不敢拿它當朋友,起碼現在還不行。這傢伙的獠牙無比鋒利,被它要是咬上一口,絕對的骨頭都要給撕斷了。但是不接觸也不行啊!我慢慢伸出手去。

秦川小聲說:“楊白臉,小心點啊!這要是被扯掉一隻胳膊就回不來了啊!這獵狗可是餓了很久了吧!”

但是還是從這條獵狗的眼睛裏看到的不是兇狠,而是一種久違的興奮。它那雙大眼睛眨巴着看着我,我的手慢慢伸到了它的頭頂,當我摸到了這條獵犬的頭頂的時候,這條獵犬竟然把頭趴在了地上,閉上了眼睛。

秦川說:“這獵狗嘿!挺溫順的,不是說獵狗特兇殘嗎?這東西一直是羣居的,這一羣出來,就連老虎獅子都要躲着走,這纔是野獸裏的無冕之王,甚至比狼都兇殘。難道落單了就變得慫了?”

他說着也把手伸了出去,打算摸這獵狗的頭,沒想到這獵狗猛地一口就咬住了秦川的手,當秦川反應過來的時候,血已經順着這獵狗的嘴流下去了。

“楊白臉救我,這要是咬斷了嚥進肚子,可就拿不出來了。要變成狗屎了啊!”

“放開,快放開,自己人啊!”我喊叫着用手去掰這獵狗的嘴。這獵狗似乎是聽懂了,慢慢張開了嘴,對着秦川就是一聲大吼!

秦川左手扶着右手猛地後退,罵了句:“這獵狗太厲害了!看這獵狗,似乎能和天尊搏鬥了,太可怕了。”

我靜靜地看着這獵狗說:“難道,是你一直在叫我嗎?”

獵狗慢慢站了起來,猛地用身軀一撞身旁的大石頭棺材,棺蓋頓時就被撞飛了出去,這棺材就像是一個投影儀一樣照射出了金光,這地宮的頂部頓時被照亮了。

秦川擡頭看着地宮的頂部說:“這是要放電影的節奏啊!不知道是不是3D的。”

我關心的可不是這個問題,此時,我看到棺材裏飄出了一具資金身,這金身飄出來後靜靜地懸浮在了空中,這金身就像是伸出了一雙隱形的手一樣將我拉了過去,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飄了起來,金身朝我飄來,我朝着金身飄去,很快,我們便在空中相遇,我們對撞在了一起,但是我根本分不清是它融入了我的身體,還是我融入了它的身體。

我們兩個談不上誰融入誰,只能說是合體了。合體的一瞬間,我就明白了一個道理,此時,我已經不能算是人了。我的大腦已經完全脫離了人的範疇,我可以同時去思考幾件事。我睜開眼的時候,腦袋裏想着明月的事情,想着納蘭英雄的事情,又想着那可惡的姬老頭的事情。

這是三種感情,對明月更多的不是恨,而是一種複雜的感情,對納蘭英雄也談不上恨,是惋惜。但是對姬老頭可是實實在在的恨。三種感情同時釋放的表情是什麼呢?

是一種淡漠,是漫無表情。讓人看起來,就像是什麼都沒有想一樣,我的大腦似乎是死的。我這才明白,什麼叫大智若愚。

秦川這時候喊了句:“金身入體,楊白臉,你什麼感覺?”

我說:“感覺好極了!”

我這時候拔出刀來,一刀劈出去,同時,那寶葫蘆的攝魂眼一閃。這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一刀,總算是被我練成了。

隨後,我感覺到了內世界的能量得到了充足的補充,這是金身帶來的能量,金身不停地釋放着能量,滋養着內世界的一切,我一閉眼,再次睜開的時候,我的身體嗡地一聲,我升級了。

秦川呼出一口氣說:“你總算是升級了,我還以爲你不會升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