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了,這句話還是小時候你告訴我的呢!」

哈利說道。

「有嗎?我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

鍊金術士有些疑惑的問道。

「很早以前了!

我記得有一天你問我,路上有一個銅幣和一個銀幣,問我撿哪一個?

我說的當然撿銀幣嘍!

你就跟我說:小孩子才做選擇,我當然選擇全都要!」

哈利邊笑邊回憶到。

「是嗎?我果然有當渣男的潛質!」

愛德華自嘲了一句。

這時哈利忽然問道:

「愛德華,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問你!」

「啥?是問我到底喜歡哪個?「

愛德華隨口問了一句,引來哈利鄙夷的目光,他頓了頓說道:

「說正事呢!

你說你要跟公主殿下去拓荒,你一走就是一年,那這家店你還開不開了?」

哈利有些忐忑的問道。

「開!當然開了,誰跟錢過不去?」

愛德華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誰來補貨?

這裡所有東西都是你製作的,你一走貨源就斷了!」

哈利說道。

愛德華剛想說,我會定期飛回來給你補貨的,你安心看店就行。

但忽然覺得不妥,飛行來回的費用不低,一次就是幾個金幣,別利潤都扔到路上了。

他皺眉思索著,說道:

「這是個問題,你先安心看店。

我回實驗室去想像辦法!」

果然有了課題,女朋友什麼的就可以拋到腦後去了。

愛德華轉身回了實驗室,一直鼓搗到天黑。

晚上八點多的時候,愛德華哼著小曲,晃晃悠悠的從地實驗室里走出來。

前面店鋪的燈黑著,哈利肯定早就下班了。

這次莫妮卡也沒按鈴叫他出來做完飯,肯定還在生氣。

愛德華抬頭看看,莫妮卡的房間還亮著燈,便沒有再管。

反正那姑娘被困在地下遺迹里的時候,害怕的是老死,而不是被餓死。

空間戒指里絕對有吃不完的東西。

他走到廚房的位置,叮叮咣咣的開始搬東西拆牆。

樓上的莫妮卡坐不住了,循著聲音找過來。

她穿著肥肥大大的蕾絲睡衣和拖鞋,手裡還拿著一把黑刀。

當他看到是愛德華的時候,鬆了口氣,說道:

「我還以為進賊了呢!你大晚上的不睡覺,在鼓搗什麼?」

愛德華正在牆角拆除連體櫥櫃。

柜子里的鍋碗瓢盆扔的到處都是。

他直起腰,回身看到莫妮卡,說道:

「我給前面店鋪安裝一台能自動生產煉金物品的機器!

對了,你吃完飯了嗎?」

「吃了……」

莫妮卡本來想轉身就走,但她的好奇心驅使著她又轉了回來,問道:

「什麼機器?」

「一會我安裝好了你就知道了!」

愛德華彎腰繼續鼓搗著。

他把牆角櫥櫃里的東西都搬出來后,煉成陣光芒閃過,牆體被切出一個一人多高的門框。

「牆和柜子去哪裡了?」

莫妮卡問道,她知道鍊金術不會把東西憑空變消失。

「收到空間戒指里去了,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愛德華說道。

「你就是這樣把後面的山挖空的吧?可真有你的。」

莫妮卡還沒說完,就見愛德華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個巨大的黑鐵柜子,咚的一聲,重重落到地板上。

她被嚇了一跳。愛德華卻沒管那麼多,雙臂一用力,將柜子推進那個門框里,果然嚴絲合縫。

愛德華最後用鍊金術將柜子和牆體以及地面固定到一起,拍拍手說道:

「好了,完成!」

「這就好了?」

莫妮卡問道。

「呃……你不說我都忘了,還有東西沒安裝呢!」

愛德華趕忙回身,拉開黑鐵柜子上半部分的一扇門。

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張張刻有魔紋,銀亮亮的盤子塞進柜子里。

裡面似乎是有某種卡槽,完美的將那些那些盤子卡住。

莫妮卡好奇的問道:

「你這些都是什麼?」

「煉金陣的陣盤。」愛德華簡明扼要的說道。

他不等莫妮卡繼續發問,繼續說道:

「跟我來吧,要見識這機器的功能,得去前面。」

說著,他領著莫妮卡打開煉金商店和後院之間的門。

柔和的明黃色燈光亮了起來,愛德華帶著莫妮卡走到商店的西南角,那裡是一間小儲藏間,平時用來放置一些存貨還有拖把之類的清掃工具。

此時儲物間的南牆上,多了一個嵌在牆壁里的鐵柜子。

愛德華,走過去,先是轉動了幾下上面的旋鈕,鐵柜子上的燈亮了起來。

「這是幹什麼用的機器?」

莫妮卡看到黑鐵柜子上半部分有著一個個的按鈕,還有一個大大的拉杆。

愛德華解釋道:

「今天中午哈利提醒我,我們去了西境,就沒人給商店補貨了。

所以我做了這台可以代替我製造煉金物品的機器!」

「怎麼用?」

莫妮卡有些不信。

「你看到我裝到後面的煉金陣盤了嗎?

我店裡的商品,總共那麼三十幾種,我也不想推出什麼新品。

所以我就把我這幾年積攢下來的固定程式煉金陣都放到裡面去了。

這樣……比如說我要一個玻璃水杯。」

愛德華按下了其中一個按鈕,並且在數量按鈕上按下了數字1。

這時,機器里發出一陣嘩啦嘩啦的響聲,在寫著原料的小窗口一陣翻滾,最後停在沙子300克x1的圖案上。

愛德華打開機器下方的櫃門,櫃門裡也亮著燈,並不是黑漆漆的。

他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一把沙子,放了進去。

然後關上櫃門。

他用力的拉動了一下那個大大的拉杆。

一陣嘩嘩啦啦的聲音過後,愛德華重新打開櫃門的時候,裡面的沙子變成了一隻亮晶晶的玻璃杯。

「這……好神奇啊!」

莫妮卡現在也不生氣了,她覺得這就像是在變戲法。

愛德華這傢伙總能搞出些新鮮玩意。

愛德華把那個水杯遞給莫妮卡讓她檢驗真偽,轉身在機器的旋鈕上又操作了一番,機器的燈熄滅了。

「你這機器要是賣到中土大陸,那些鍊金術士學徒們就都該失業了!」

莫妮卡拿著水杯打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