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我該怎麼辦?你爸爸會不會不分青紅皂白的打死我?」我哆嗦的嘴唇都在顫抖,漸漸的發紫,泛白!

「哈哈哈哈……」田衝突然大笑!對著門外喊:「聽到了么?爸爸!還不快進來?快進來!快進來!再不進來就看不到活的了!哎呀,怎麼回事呀?我和爸爸在和你開玩笑呢,爸爸快進來,小光在抽搐!」田沖的聲音已經有了哭腔!而我則縮成一團,正在翻白眼!

「什麼?」門口進來一個人,正是田沖的父親,田校董,他進來后立刻來到我身邊,拇指用力按我的人中穴!「丫頭,快,用力按壓她的胸口!」話音剛落,田沖大姐大也衝到我身邊,一邊像她爸爸說的那樣按壓我的胸口,一邊說:「老爸,都怪你!現在相信他膽小了么!要不要送醫院啊?」

「放心,沒事,你老爸我就是醫生,你往哪送?別壓了,孩子太瘦了,體質好差!打開他的衣扣,開窗讓空氣進來……」不得不說,田校董的急救術還是比較厲害的,我感覺在閻王殿逛了一圈又回來了!

「孩子,別怕,從頭到尾我早就知道了,這死丫頭第一天睡你這我就知道,我不怪你,不是你的錯,我還要謝謝你幫助這個丫頭學習!」田校董渾厚的聲音對著清醒過來的我一邊解釋一邊安慰,而我的神經也漸漸鬆弛了下來!

田校董繼續說:「我這次就是親自過來看看,趁著寒假休息,準備在你房間里再安一張床,這死丫頭非要睡你這裡就由她吧,可是也不能總讓你睡地板上!」

「哼,什麼叫我非要睡在他這?我這是給她面子,給他這個笨蛋一個親近本大姐大的機會!」田沖在一邊不服氣的反駁,她雖然嘴上不服,但是她還在用她的小手給我往下順胸口的氣!

「我……我……」又來了,憋了半天,我又開始說不出一句話了!

「呵呵,孩子別怕,果然和丫頭說的一樣!」田校董頓了頓又說,「我就不在這裡給你添亂了,我過來除了告訴你房間裝修的問題,還想親自向你提出邀請到我家裡做客!丫頭媽媽那邊我會解釋,不過我們不勉強你,我現在很擔心啊,我怕你見到丫頭的媽媽就救不回來了哈哈……」田校董的玩笑也許是為了緩解氣氛,可是聽在我的耳朵里,那就是另一隻母老虎,一隻小母老虎都會談之色變的真正的老虎!

「謝謝!可是,可是……我可能出不來!」我鼓足勇氣趕緊拒絕,絕對不能給他們繼續耍我的機會! 餘下數百里密林,薛通快速通過,抵達最北的山峰。

主峰高近千丈,筆直陡峭,雖不能騰雲直上,但攀爬起來亦不算難事。

薛通一隻手抓入岩面,輕輕一扯即能高躥數丈。

山頂數畝見方,玲瓏塔基座佔去一半,塔呈八角之形,青昱石磚壘就,塔高百丈,頂端雲霧遮繞。

劉叢峰坐石階發獃,見薛通點了點頭。

「道友為何不進」薛通問道。

「進塔凶多吉少,實拿不準該當如何。」

「道友第一個到」

「我來時范欽正猶豫不決,他見我到了便狠心進了光門,袁長翼後進的塔,兩人間隔約一個時辰。」

「袁長翼進去了多久」薛通問道。

「兩時辰」劉叢峰說道,他武階偏低,自感登頂無望,但又捨不得離開。

他武王殿內找了一件寶貝速離,沿途遭遇妖獸不多,故而來得算早。

劉叢峰還有一點僥倖的心思,若其他人入塔皆亡,亦或屍身飛出塔外,說不定能撿點現成便宜。

「好!」

薛通二話不說,踏上幾級石階,觸碰光門。

……

身後光門變暗,塔內空無一物。

牆面青磚,腳下青石板紋路交錯,正北牆面倏然一亮,探出弩筒,發射鋼弩。

薛通身形一晃讓開,弩筒方向隨之改變,看弩箭的速度勁道,約為後天大成的級別。

薛通一記重拳,倒卷硬弩,弩筒呯的砸成了碎片,他多餘的拳力悄無聲息的沒入牆面。

新的一道光門,與進來的光門同時亮起。

第二層、第三層…

五層前俱為後天期的關卡,薛通幾乎一拳一關,片刻后即到六層。

守衛先天妖狼。

薛通召喚白虎,有意訓練其與同級交戰的能力。

白虎不負所望,數回合便一口咬斷了妖狼的脖頸。

妖狼化作一股青煙消散。

「傀儡妖物,八角塔的機關盡皆如此。」

第十層傀儡先天中期,薛通收了白虎,斃妖蜂於拳下。

當其登至第十六層時,眼前一幕令人色變。

范欽胸口一個巨大的血洞,流淌石面的一大攤黑血幾乎凝固。

煙霧滾滾,鑽出一具血流滿面的殭屍。

薛通殺掉屍怪,查看業已死去多時的范欽,儲物袋及法器皆不知去向。

「袁長翼殺了范欽,還是撿走了他的東西」

薛通快步穿過向上的光門。

直至他幹掉十八層的妖物,步入玲瓏塔十九層時,塔內吼聲連連,袁長翼正與先天頂峰的青犀激戰。

青犀隆起的肩部插了兩把極品長劍,汩汩冒血,但傷勢不重,碩大牛頭上一長一短粗壯銳利的牛角寒光凜凜,沉重的身軀迎著紅蓮劍芒直衝。

青犀強壯雄健,山丘般的背脊長滿青鬃,驀然飛起一篷,似數十根鋒矛,射向其身前的袁長翼。

「魏道友,合力殺了妖犀,塔頂寶物咱倆一人一半!」袁長翼縱聲大叫,人影極速側移。

「你當我白痴不與兕牛合攻就算仁至義盡,幹嘛幫你」薛通心道。

他默不作聲,站光門邊觀戰。

袁長翼猜出薛通心思,「道友幫我殺了妖犀,二十層后,你先上去總可以了吧。」

「轟!」

袁長翼稍一分心,青犀已狠狠撞上了他身前的紅蓮法盾。

袁長翼像塊木頭飛了出去,半空中大吼,打出一把符籙。

十把鬼頭大刀,朝犀怪頭頸一通亂砍。

青犀昂首嘶吼,數十道電弧驀然一閃,其身外圍,又裹上了一層淡藍的電雲。

鬼頭刀激起無數電花,但連厚厚的牛皮都未曾碰到。

「道友救我,殺了牛怪,袁某立刻下樓!」袁長翼越戰越無信心,求救道。

「你就當我沒來過」薛通拒絕道。

袁長翼進退不得,青犀乃玲瓏塔倒數第三層的守護傀儡,戰力甚至較墨獅還高出半頭。

袁長翼兩劍收不回,用了最後一樣寶貝。

他手鐲亮起黑光,一個黑黝黝的鐵爪,虛影驀然漲至八九丈大小,袖口又飛出一把符籙。

「轟!」

兕牛彷彿知曉鐵爪的厲害,口吐雷光,轟擊爪心。

法寶裂空爪。

裂空爪凌厲的一抓頓時停止,急劇縮小,青犀粗大的牛角發力一挑,徹底將裂空爪打回了原形。

裂空爪飛回袁長翼掌心,只一瞬間的功夫便補滿了法力,再度被甩了出來。

「馬馬虎虎,和穆征的寒凜劍不相上下。」

但這一次,裂空爪招法遭破之後,袁長翼手指一點,口中法咒嘀咕,裂空爪竟朝薛通的頭頂飛來。

青犀殺得紅眼,怒目一瞪隨裂空爪直衝。

裂空爪法力用盡無關緊要,但袁長翼極可能出手,薛通手鐲急轉,九幽刀斬向袁長翼。

自己則大喝一聲,骨上血紋驟亮,十成法力蠻力混合的鬼煞重拳,迎牛頭轟擊而出。

袁長翼印象中難贏薛通,但情急下不得不將戰火引了過去,突見九幽法寶,方知殿前大戰,薛通的隱瞞,全然不遜於己。

薛通而今的重拳,即便如先天頂峰期的超強者公孫馗都難攖其鋒芒。

「砰!」

犀首前電雲和煞氣護層霎時破碎開來,血光飛濺,頭骨咔嚓脆響,猛衝的兕牛倒退了幾步,沒入牆面。

袁長翼使出渾身解數,連滾帶躲,勉強避開九幽刀的凄煌一斬。

「老實說,你不動手,我也極可能殺你!」

「勿需後悔!」

薛通邊說,一把抓住了裂空爪。

袁長翼見青犀傀儡毀滅,這才明白薛通隱藏的實力,是如此之不可想像。

「你…」袁長翼結巴道。

薛通不再啰嗦,寒凜劍,斬馬金刀、銀罡神矛三寶齊出!

……

薛通一穿過光門,一種顫慄的感覺便油然而生。

黑暗陰森的玲瓏塔二十層。

薛通耳畔是鬼哭狼嚎的聲音,識海一緊,掀起一陣陣波濤。

他眼前無數的妖魔鬼怪,薛通拳影翻飛,打向四面八方,識海的波濤一浪高過一浪。

妖魔一觸即潰,毫無攻擊防禦,薛通猛然醒悟過來,「精神力關卡!」

他嘗試以罡魔氣層防禦,那些鬼怪一碰觸氣層,即哀嚎怪叫,化成一股股黑煙。

薛通詠念神魂道術的口訣心法,壓制識海驚慌恐懼之念。

波浪亦隨之減少。

他強大的精神力漸佔上風,待識海風平浪靜,塔內空間豁然開朗。

青石地面徐徐抬升,升至最後一層。

守護妖物「冥府三頭犬」,先天頂峰。

犬身蛇尾,通體棕黑,三隻碩大的狗頭,張口噴毒、噴火、噴雷。

薛通在塔面抬升的一刻,黑漆刀已緊攥在手,這是他對付宗師級人物的手段。

無需拖拉,快取寶物免得夜長夢多。

薛通揮刀橫斬,多年未用的黑漆刀竟亮起了一道細長奇特的靈紋。

凄厲的破空之聲,刀鋒奇利無比,其後是滾滾的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