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白男子就像是小說中描述的紳士那般。

用無比謙和的語氣,對著眼前的葉知秋問道。

葉知秋拉了拉黑袍的帽檐。

故意壓低自己的聲音,說道:「不賣給不懂的人,只有說出這枚殘缺符文的蘊意,才有購買這枚符文的資格。」

聽聞葉知秋的話語。

蒼白男子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興趣。

「哦~還有這麼一說嗎?看來您只賣給有緣人啊~」

葉知秋沒有說話。

眼前的這個男子,給她一種很是陰翳的感覺。

她不想和這種危險的人說太多的話。

察覺到葉知秋對自己的提防。

蒼白男子緩緩蹲下身子,用那帶著白色手套的手,將畫著殘缺符文的紙張拿了起來。

在仔細的打量了片刻之後。

蒼白男子才對著葉知秋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枚符文應該是古代符文吧,意為「召喚」,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雖然是疑問句。

但是葉知秋卻聽出了蒼白男子的肯定。

葉知秋的櫻唇微微上揚。

不知道為什麼。

在看到蒼白男子,如此信誓旦旦的說出這枚古代符文,意味「召喚」的時候。

葉知秋的心中就禁不住的想要想出聲來。

所幸的是。

她有過專業訓練。

除非忍不住,不然她是絕對不會笑出聲來的。

只是可惜的是。

眼前的這個傢伙並不知道,這枚古代符文已經被那位大人,給更改為「亂」了。

要知道古代符文「召喚」和「亂」是非常相近的。

除非達到那位大人的程度。

不然是絕對無法區分的。

顯然。

眼前的這個人和那位大人完全沒有可比性。

念及至此。

葉知秋假裝震驚的說道:「沒有想到你居然知道這枚古代符文,沒錯!正如你所說的那般,這枚古代符文意味「召喚」。」

「就是不知道你會出多少錢,來買下這枚古代符文呢?先說明,我這個符文是原裝的。」

原裝的。

黑市暗話。

其意思便是古代符文石板,並不是古代符文的樣式。

聽到葉知秋的話語。

蒼白男子手握手杖的手,瞬間激動的緊握了起來。

而在察覺到自己的激動之後。

蒼白男子便又瞬間平復了自己的心情。

只聽到蒼白男子乾笑了兩聲,對著眼前的葉知秋說道:「沒有想到這居然是原裝的,既然是原裝的,那麼價錢就必須要高上一些了呢!」

在說話的時候。

蒼白男子的大拇指,不斷的摩挲著手杖的頂端。

滿是陰翳的眸子,落在眼前的葉知秋身上。

不斷的打量著葉知秋的動作。

只是讓蒼白男子失望的是。

他根本沒有察覺到眼前這人的絲毫變化。

想來其實力也不會太弱。

念及至此。

蒼白男子的大拇指停止動作。

只聽到他對著眼前的葉知秋說道:「一個億!如果成交我就買,如果不行的話,我就……」

讓蒼白男子沒有想到的是。

還沒有等他的話說完。

葉知秋便直接說道:「一個億?少了!不賣!」

頓了頓,葉知秋又道:「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不能夠出一個讓我滿意的價錢,或許這枚古代符文與你並沒有緣分!」

葉知秋就吃住了這人迫切想要得到符文的心態!

如果葉知秋沒有猜錯的話。

眼前的這個人應該是黑暗御行的人。

再不濟那也是和黑暗御行相關的人。

而她也就是拿準了這一點!

聽聞這句話。

蒼白男子臉上的表情微變。

在沉思了片刻之後。

男子才對著眼前的葉知秋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出三億,這是我的極限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麼我也感到很是遺!憾!」

蒼白男子的話音落下。

雙眸中頓時閃過了一道精芒。

如果眼前這人不同意的話。

那麼就不要怪他不客氣了。

而葉知秋自然也聽出了蒼白男子的意思。

不過嘛~

她賣的本來就是經過羅亞修改的古代符文。

不光能夠坑一波對手。

更是能夠賺到一大筆錢。

何樂而不為呢?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看來和這枚古代符文確實有緣,那麼便成交吧。」

說完。

葉知秋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點開了其中一個軟體。

這個軟體是黑市特供。

裡面的錢都能夠1:1轉換成可用貨幣。

當然。

需要交出1%的手續費。

對此。

蒼白男子也很是大氣。

直接將那手續費的錢補了進來。

看到蒼白男子如此的爽快。

葉知秋也沒有猶豫。

直接將古代符文石板交給了蒼白男子。

在蒼白男子確認無誤之後。

葉知秋便直接從黑市中離開了。

而蒼白男子也心滿意足的收起石板。

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站在不遠處。

一直在暗中觀察的季賢。

看著蒼白男子離去的方向,略微猶豫之後,便偷偷追了過去。 正一宗外門弟子住處。

吳雲特地從儲物袋中拿出兩塊親傳弟子才能領的中品靈石握在手裡。

一路找到前些年他在外門修行時,認識的最為貪財的黃大年。

「黃師弟!」

「誒!吳……七師兄,我說今日一早怎會有喜鵲登門,原來是師兄你要來!」

一番客套寒暄后,還等著去測試其他人的吳雲終於找到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