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重磅消息通報,震驚全城!

【江南市,巡捕大樓總部,boss陸通,因意外,墜樓身亡!目前,有關案件仍在偵破中!】

隨着這一則消息的印刷出版,整個江南城,幾乎瞬間亂了。

這?!

江南巡捕大樓的boss,意外墜樓身亡?!

這,簡直是驚天大事啊!

很快,江南新聞早報……江南城市大樓官方微博……江南政要新聞……

各大官方新聞媒體,全都公開報道了這一重磅消息!

巡捕大樓boss,墜樓身亡!

這等事情,簡直是驚天!

這,可是個重要在職大人啊。

就這麼,墜樓死了?

江南的這片天,怕是要巨亂!

……

江南,城市大樓。

頂樓。

boss沙瑞金,面色複雜擔憂,坐在椅子上,坐立不安。

他起身,點燃了一根雪茄,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這片窗外城市。

他知道,那位神秘的武帥……已經出手了。

這片江南城,怕是要……巨亂啊。

江南紅盟,在這片城市,稱霸了太久。

而今。

恩怨累積太多。

那尊神秘的武帥大人物,終於,要出手了么。

沙瑞金眸光複雜,搖搖頭,嘆息一聲。

這件事,他根本不敢插手,也插不上手。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他雖然貴為城主,boss。

可,卻也終究只是一個凡人。

甚至,就連他自己,乃至於整座城市大樓部門,都有可能,會被波及。

當雪崩來臨的時候。

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

而。

與此同時。

江南,另一邊。

折江大學。

校長辦公室內。

當校長得知,昨夜……巡捕大樓boss,突然深夜墜樓的消息后。

這位折大校長,徹底被嚇得水杯摔落在地,面色煞白一片!

這?!!

昨日,他才剛報的案。

結果……

這才一夜的時間。

江南,巡捕大樓總部的boss,陸通大人,就……突然,墜樓身亡?!!

這!

這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想到此……這位折大的校長,渾身毛骨悚然!

只感覺脊背發涼……!!

莫非……莫非……這一切,都是……秦蒼穹那廝所為??

他竟有何能力……連……江南巡捕總部的boss,都能逼的其跳樓??

難道……他,真的是……蟒袍加身?!

想到這個恐怖的身份猜測……校長整個人,面色已是一片煞白!

而。

正當校長坐在辦公室內,面色凝重,慌亂不定之際。

突然,一名手下疾步匆匆的推門,走進辦公室內。

「稟校長……!!出……出事了!!!」一名手下面色焦急,衝進辦公室,緊急彙報道!

「出什麼事?慌慌張張?!」囂張面色凝戾,怒問道。

那名手下聲音顫抖著,焦急彙報道,「我校……我校的上市股份,被……被一個叫吞龍集團的勢力,大肆收購!我們根本來不及阻止!對方資金量巨大……已經收購了我校大量閑散股份。」

「對方,那個吞龍集團,現……已成為我折大,最大的校股東方!!」手下聲音凝重顫抖,彙報道!

「什麼?!!」校長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都從椅子上竄了起來!!

折江大學,是商業大學。

所以,在股票市場上市。

接受股民們購買投資。

可,此時……竟有人,大肆收購他們折江大學的股票?

這?!

這是要趁火打劫嗎?!

校長面色凝重,前所未有!

他當即掏出手機,給校董之一的許先生,撥打了緊急電話過去…!

……

數公裏外,許氏地產集團。

董事長辦公室。

許家家主,許建龍,正坐在椅子上,面色躊躇不定。.

數小時前,他就已經接到了消息,得知巡捕大摟一把手,陸通,墜亡的消息。

這個消息,讓許沉沙心情很是不好。

甚至有些坐立不安。

陸通,可是他們江南紅盟的合作夥伴之一。

平日裏,他們靠着陸通的人脈關係,和手上權利……在江南可以橫行無忌。

可,誰都沒料到。

昨夜,陸通竟會跳樓。

一夜之間,讓江南各方勢力,都人心惶惶。

那秦蒼穹,究竟有何逆天手段……竟能讓陸通,都被逼跳樓?

此時的xu許建龍,心中有些慌亂忐忑,無比不安。

「叮鈴鈴~!」就在此時,一則緊急的電話鈴聲響起。

許建龍面色凝戾,看了一眼來電號碼,是折江大學的校長。

許建龍一把接起了電話。

「許董……不好了!我校50%的股份,都被一個神秘勢力給強勢收購走了!」電話那頭,剛一接通,就傳來了校長聲音顫抖焦急的彙報聲!

shaun唰~!!

聽到這句話,許建龍整個人,瞳孔一凝!

「你說什麼?!!」

「對方是誰?!何方勢力?!敢和我許家強股份?!!」許建龍面色一凝,聲音凝戾怒問道。

身為許家家主,他同樣也是,折江大學最大的校董,沒有之一。

可,今日此時…竟有人,膽敢跟他許建龍,搶奪折大的股份?!

這簡直是找死,對方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電話那頭,校長聲音顫抖著,彙報道,「對方……對方是一個,叫『吞龍集團』的神秘集團公司……」

轟~!

當聽到,『吞龍集團』這四個字時。

許建龍的身軀,猛地劇烈一顫……!!

這?!

吞龍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