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韓發明一臉的難看。

被魚尾抽過的地方,紅的腫,腫的青。

傷痕,佈滿了魚尾紋,哈哈!

一百萬,不是給不起。

是,輸的也太容易了。

他只得在隨身手包里摸了摸,找了一張卡出來。

確認,那是一百萬的卡。

像他,身上的卡挺多的,隨時都用得着的。

吊著個臉,遞向宋三喜,「算你小子走運,又贏了。」

韓老瞪他一眼,「不開心是吧?你特涼的總小瞧人,這一次,算小宋崽崽給你個教訓,記住不?」

韓發明低着腦袋,「記住,記住」

崔永年還替宋三喜高興呢!這哥們兒,厲害!賺到一百萬咯!

誰知,宋三喜伸手拒絕道:「韓三叔,別當真嘛!賭這東西,我以前敗過家,其實也不愛賭的。當時,也就是圖個熱鬧而已。一百萬,您收好就行。只要魚上來了,今天晚上有食材了,我比贏一百萬還高興呢!」

韓發明瞪了他一眼,暗說,真你馬會做人啊!

可韓老不幹了。

他一把拿過卡來,指著宋三喜,「小崽崽,手伸出來!」

一臉的威嚴!

「韓老,您這」宋三喜發懵,只得伸出手。

啪!

銀行卡拍在宋三喜手上。

老人家動手,把宋三喜的手合上。

「願賭,就得服輸!韓家人,向來如此!這錢,你給老夫好好拿着,你應得的!」

宋三喜苦笑,「韓老,我」

「別廢話!老夫說話,不是放屁,懂?」

宋三喜只能點頭,無奈的把卡收了起來,道:「謝謝韓老,謝謝韓三叔。」

韓三叔一臉的鬱悶,心裏憋著氣,難受!

差不多一個小時后,大花鰱把身體里的渣也吐的差不多了。

崔永年,打開閥門,把水放干。

他很自覺的笑說:「三喜,還是你來殺魚,我打下手?」

宋三喜笑笑,「行,殺生的事兒,都我來干!」

宋三喜要殺魚,自然引發圍觀。

下象棋又熱火朝天的二老,加上倆勤務,還有韓發明,圍過來了。

這下子,也是讓大家開了眼界。

宋三喜殺的也精彩。

把魚肉,一條一條的剔下來。

就連魚頭的肉,他也全部取出來,凈肉啊!

然後一副完整的魚骨架,理了出來。

眾人,無不驚嘆。

崔永年給宋三喜說,能不能把魚骨架烘乾,他準備掛到自己店裏去。

宋三喜說可以啊,交給醫療組,給你保存着,回頭你到中海大學找人做成標本就行。

魚腸、鰾這樣的好東西,宋三喜都清理出來,這可是好菜食材。

這麼大的魚,光是魚的腦髓,都有四斤左右。

這,是份極好的好菜。

宋三喜,一邊幹活,一邊給大家講能做什麼菜。

把二老和大家,逗的口水直流。

甚至韓老還說:「你個小崽崽,別說了別說了,受不了你!小崔,走,下象模棋,晚上等著好吃的就行。」

崔老說:「走吧,這小子太能了,不聽他講了,呵呵」

不過,宋三喜還是給二老請示一下,說想帶點好材料回去,也不多帶,給老婆孩子們嘗一嘗。這樣的花鰱,實在不多見,孩子們吃了好。晚上,也沒法陪二老喝酒吃飯了。

韓老聽着也是深為感動,「帶吧小崽崽,多帶點回去。人生父母,哪個不疼兒女啊!」

說完,他居然在韓發明肩膀上拍了拍,沉道:「你龜·兒·子,好自為之。」

然後,和崔老下棋去了。

韓發明愣在原地,有點不自在

隨後,宋三喜繼續忙碌。 張小帥重新返還,眾人是猜到了的。

畢竟張小帥這種紈絝二代忽然受辱,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的。

但誰也沒想到,張小帥回來竟不是為了報仇,而是為了給陳天龍磕頭道歉!

所有人都呆住了!

喜紅顏和施清清眼中也滿是驚詫之色!

這……這是什麼情況?

張小帥為什麼會給陳天龍下跪?

「陳先生,您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一馬吧!」

張小帥畢恭畢敬地將那張黑卡歸還給陳天龍,並諂媚地祈求道:「而且我爸說了,他保證,喜氏葯業的貸款,什麼時候有錢還,什麼時候再還,如果不夠,喜紅顏董事長隨時可以去他辦公室,洽談貸款一事!」

呼!

此言一出,眾人臉上驚色更濃!

陳天龍剛才說,張小帥不僅不會對付喜紅顏,還會幫助喜家!

這句話竟當真應驗了!

陳天龍那張黑卡到底什麼來頭,竟擁有這麼大的威力?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陳天龍緩緩接過黑卡,並看向喜紅顏,道:「喜氏葯業,現在有資金需求嗎?」

喜紅顏點頭道:「有。」

「好,那說明這傢伙留着還有用。」

陳天龍將目光投向張小帥,冷哼道:「這次就饒了你,回去告訴你爸,喜紅顏去貸款,他要是敢不下,有他好果子吃!」

「是是是!」

張小帥連忙點頭如小雞啄米。

「滾吧。」

陳天龍哼了一聲,張小帥立馬感激涕零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唯恐陳天龍忽然反悔,當家逃也似地離開了吳家。

等到張小帥離開,眾人才終於唏噓出聲,然後有些驚訝地看向陳天龍,不知陳天龍是何許人也,竟能讓張家父子怕成這個樣子。

喜紅顏和施清清,也不得不重新打量陳天龍了。

很顯然,陳天龍,遠沒有她們想像中那麼簡單!

「嘖嘖,看樣子,喜董事長還真是找了個好幫手啊。」

張小帥離開后,雪少柏頓時冷笑一聲,這才開始重視陳天龍。

「只可惜……」

他輕蔑地瞥了陳天龍一眼,然後淡淡地道:「喜家氣數已盡,就算張小帥父子想幫忙,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若是能拿下吳家這份合同,喜氏葯業的股價倒還能回溫一些,只可惜……這份合同,註定是我們雪家的!」

此言一出,周圍頓時響起一陣阿諛奉承的聲音。

「喜家氣數已盡,更何況雪家乃是第一大國醫世家!」

「吳浩雄就算是個傻子,也知道該怎麼選擇合作方。」

「咱們來這兒無非是來結交人脈的,喜紅顏來這兒,卻是來受辱的,哈哈哈……」

望着周圍那些市儈的嘴臉,喜紅顏只覺一陣作嘔。

父親還在世的時候,喜氏葯業還處於巔峰狀態的時候,這些人的語氣可不像現在這樣冷嘲熱諷。

他們的阿諛奉承,也曾在她面前展示過。

商界,當真是翻臉如翻書的世界啊!

「趙珂?」

忽然,喜紅顏環顧四下的時候,在人群中看到一張熟悉的臉,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趙珂?哪兒呢?」

聽到喜紅顏的話,施清清也微微一愣,然後挑眉望去。

很快,她也在雪少柏身後看到了那張熟悉的臉。

一股怒色,立馬湧上施清清的美目。

「趙珂!你可是紅顏姐的好閨蜜,怎麼站雪少柏那邊去了?」

隨着施清清一聲怒喝,圍觀的人們紛紛扭頭看去,一個穿着OL工作裝,看起來十分幹練的漂亮女人,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見眾人看了過來,喜紅顏和施清清也發現了自己,趙珂當即不再隱藏。

她大大方方地走上前來,淡淡地道:「施清清,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喜氏葯業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良禽擇木而棲,我總得為趙家未來做打算。雪大少已經答應了我,只要雪家拿下吳家的合同,將讓我們趙家成為一個省份的代理商,這個誘惑,我無法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