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只有兩百個五階左右,基本上都是常年生活在荒野之中的隊伍,實力和戰鬥力都還行。

只不過這和全員五階的狂神教相比還是差了那麼一點意思。

外面組成包圍的狂神教人手都有三百左右,還有進來搜捕的,加在一起怎麼也有四五百。

就更別說還有一個實力不明的狂神教頭領。

雖然他們目前成功打下一個小勝仗,把進來追捕他們的狂神教之人都趕了出去,但是沒有一個人心情很好。

他們都知道接下來要面對什麼。

即使那三個被路聖搶了迴流沙的五階強者現在也沒有找路聖算賬的意思。

都是愁眉苦臉的站成一堆。

「現在怎麼辦?大家都被包圍在這裏,出口的方向被狂神教堵死,裏面又是蜥蜴人的地盤,我們這不是死定了嗎?」

「慌什麼,我們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難道還不能打出去不成。」

「就是,不管怎麼樣,總不可能投降吧?」

「誰知道狂神教的人抓我們要幹嘛,肯定沒好事。」

「都安靜!聽聽路聖怎麼說!」

「對,大家都別吵!路聖有能耐把我們聚集在一起,肯定也有辦法讓我們衝出去!」

那個手拿門板刀的壯漢完全沒有計較之前路聖所作所為的意思,不僅讓眾人別吵,現在還眼巴巴的看着路聖,想要聽聽路聖有什麼辦法。

路聖此時站在兩人身邊。

一位身穿淺藍色道袍,頭戴道觀,背後背着一把大劍,佔據他的小半個背那麼大。

一位渾身橫肉,長著就是一副土匪樣滿臉兇狠,小孩見了都要畏懼三分,背後背着一把大砍刀。

這二人都十分年輕,路聖在遇到這二人組的時候也是嘖嘖稱奇,這兩個傢伙樣貌氣質截然不同,卻是一個二人小隊。

現在聽到有人要自己出來說話,路聖也不客氣,站了出來。

面向眾人,身軀站的筆直,說話鏗鏘有力:「很簡單,也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出去!」

看着眾人因為自己的話變得騷亂起來,路聖壓了壓手,示意別吵。

「我會讓我手裏的怪物打頭陣,同時這兩位兄弟也會沖在前面,但就憑我們三人的力量是無法沖開狂神教的包圍的。」

「所以需要五階的人都把實力報一下,實力強大的開路,實力弱一些的在後面護住兩邊,我們以尖刀的陣型衝破他們包圍。」

見到眾人還有些猶豫:「難道你們想被狂神教抓起來不成?」

站在路聖旁邊的橫肉壯漢熊子傑不爽怒喝:「你們在猶豫什麼,爺爺我都打頭陣了,你們一個個還慫的跟蛋似的,這麼慫就別來荒野混,去天降主城裏面慫著不好嗎?

都把自己實力說出來,作為好漢寨少主,荒野上的人實力怎麼樣或多或少我都知道一點,誰要是撒謊可別怪我不客氣。」

熊子傑站了出來怒喝眾人,這瞬間有效許多,熊子傑指著武器是門板大刀的男人:「來,就你先開始,我看你也是一個識時務的人。」

接下來一個個在『自願』的情況下報出了自己的實力,有隱瞞的熊子傑就像抓小雞一樣提起來羞辱一番。

在熊子傑好好講道理下都乖乖聽話。

忘記說了,荒野上實力就是道理。

眾人也只是在考慮,並不是慫,慫的人就像熊子傑說的,早就躲在天降主城苟活了。

熊子傑也知道眾人是在考慮,只不過現在沒有時間讓這些人多想,反正想到最後也是拚命,有什麼意義?

7017k 阿威朝著二樓比了個OK的手勢,說道:「鵬哥,抓到了。」

二樓,一個留著寸頭,看上去和普通村民沒什麼兩樣的男人點點頭,揮了揮手,說道:「老二、老三,動手,又有貨源了。」

不多時,樓上下來三個人,其中一個是鵬哥,另外兩個是身形比較壯碩的穿著黑色背心,看上去像是打手一樣的男人。

兩人上前將陳明從地上拽了起來,鵬哥直接掏出手機,撥打了電話,說道:「喂,山哥,又有貨源了。」

「呵,是啊,我的貨當然要快一點。」

「放心吧,保證健康。」

掛掉電話,鵬哥看向阿威,說道:「這筆生意,咱們又賺了二十萬,事成之後,你的十萬塊,我會打到你的卡上。」

「嗯,呵,鵬哥,你怎麼猜到這兩個男人會來報仇呢?」

我調查過那個林雅的資料,這個女人,她喜歡的那個男人一點兒也不喜歡她,只有這個鐘瑋才是真的深愛著她,後來,可能是日久生情吧,林雅對這個鐘瑋也有了感覺,哼,那個鐘瑋為了那個林雅,他是肯定會想要幫她報仇。」

「呵呵呵!」

「哈哈哈!」

……

幾個人聊著大笑了起來,數秒之後,鵬哥突然嚴肅著臉,說道:「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斬草除根不好嗎?拉下去,到地下室準備手術用的工具。」

「好。」

老二和老三拽著陳明進屋,通過特殊的通道,進入到了地下室。這裡的地下室不算小,配備了各種醫學物品,藥品柜子、手術台、燈光、手術刀,陳明被帶進來的時候,地上正趴著一個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鍾瑋。

鍾瑋趴在地上,雙腿無法用力雙手支撐著往前爬,額頭滲出了汗水,大聲喊道:「明哥!明哥!」

「撲通」

陳明被扔到了地上,鵬哥摸了摸鼻子,說道:「你不用叫了,你的這位朋友已經昏迷過去了,沒有一個小時,他是醒不過來了。」

「明哥!」

「陳明!」

「陳狗屁!」

「你醒醒,你醒醒啊!」

鵬哥走上前,一腳踹在鍾瑋的臉上,鍾瑋猛然扭頭看向一旁,鼻子里流出了血水。鵬哥冷冷說道:」媽的,你聽不懂人話啊?」

「你的朋友已經不可能醒過來了,等他醒過來的時候,他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哼,他會體驗到在痛苦折磨之中慢慢死去的感覺。」

聞言,鍾瑋抽泣了起來,說道:「嗚嗚……鵬哥,你要殺就殺我,這件事情跟陳明沒有關係,你放了他,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獵物是沒有資格跟我談錢的,因為我不需要獵物的錢。」

鵬哥轉身從一個類似豬肉台的平台之上抓下一根鐵鉤,朝著鍾瑋走了過來,說道:「哼,我做事很有原則,你罵了我,我會讓你死的很痛苦,現在,你嘗嘗被鐵鉤刺穿你的側臉的感覺吧。」

「哈哈哈!」

狂笑一陣,鵬哥揮動手中的鐵鉤,朝著鍾瑋的側臉砸了過來,「啊……啊啊啊!」

就在鍾瑋狂叫的時候,鐵鉤突然在半空懸停,一隻手抓住了鵬哥的手臂,鵬哥扭頭看去,抓住自己手臂的人竟然正是陳明。

「你!你怎麼?」

「嗯?怎麼,很意外是嗎?」

陳明拽住鵬哥的手,用力帶著鵬哥往牆壁上撞了過去,「砰!」的一聲,鵬哥的額頭滲出了血水,手中的鐵鉤也掉到了地上。下一秒,陳明用左腳一挑,瞬間將鐵鉤挑飛起來,抓在了手裡。

「陳明,你!」

「鍾瑋,你記住,我是你兄弟,不管出什麼事情,我都會在你身邊,你他媽的給我男人一點,懂嗎?」

「是!」

鍾瑋咬著牙,扶著牆壁,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鵬哥!」

「鵬哥!」

這時候,老二和老三看見這邊出了事情,急忙掏出了手槍,瞄準了陳明,阿威也掏出了手槍,三人用槍對準了陳明,阿威說道:「好傢夥,原來你是裝的,媽的,你今天逃不了了,趕緊放開鵬哥,否則,我現在就開槍打死你!」

陳明將冰冷的鐵鉤架在了鵬哥的脖子上,說道:「你開槍啊,只要你開槍,我保證你們的鵬哥會比我們先死,有本事,你就開槍啊!」

「別開槍!」

鵬哥急呼道:「阿威,老二,老三,別開槍!」

「鵬哥,咱們日日打雁,今天被雁啄眼了,現在該怎麼辦?」

「媽的,阿威,你冷靜一點,給我一點時間,讓我來跟他們談判。」

鵬哥深吸一口氣,說道:「年輕人,我想咱們之間有誤會,當然,我可以放你們走,另外,你們也知道,現在錢不好賺,只要你們願意放了我,我可以給你們二十萬,有了二十萬,你們就可以快活好幾年。」

「二十萬?哼,恐怕太少了吧?」

「什麼?二十萬太少了,好啊,你想要多少,你開個價,只要在我能力的範圍之內,我可以給你。」

「鍾瑋,你說要多少錢合適?」

「呵……呵呵……」

鍾瑋回想起林雅的遭遇,忍不住哭笑著痛哭了起來,陳明提醒說道:「鍾瑋,振作一點,咱們現在有錢拿了,你快報一個數字。」

「鍾瑋!」

鍾瑋抹掉眼淚,說道:「兩百萬。」

陳明說道:「聽見了嗎?兩百萬,少一分錢,這件事情也不能解決。」

鵬哥朝著阿威遞了個眼色,阿威點點頭,說道:「好,我現在就去拿錢,不過,你們得保證在我回來之前不能傷害鵬哥。」

「沒問題,你去吧,在你回來之前,我保證我們不會傷害鵬哥。」

阿威點點頭,離開了地下室。

阿威剛出去一會兒,外面傳來了警車鳴笛的聲音。

「呵。」

老二輕笑一聲,說道:「警察,完了,阿威不會回來了。」

陳明說道:「警察來了,正好,你們可以自首。」

「媽的,你知道我們做了多少事,就算自首,我們也是死罪。」

「可是,現在,你們已經無處可逃了。」

「不,你太天真了,這地下室還有一個地道出口,現在,一切都變了,是嗎?」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醉心的話一頓,她是不是聊得太多了?

怎麼感覺那個小氣又古板的男人好像有些生氣。

「娘娘,快上馬車吧,在下就在最後一輛馬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