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天才,必然也比不過一名九星資質的絕頂天才。

「據我估計,這名弟子,應該領悟了劍意!」

「嗯?!」

一瞬間,李道川就來了精神。

居然有宗門弟子,領悟到了劍意?

劍修,為何會在百家流派當中,被稱作當世殺伐第一?

究其原因,就是因為劍勢與劍意!

以及……已經有千年未曾有劍修踏足,但卻真實存在的劍道第三境,劍氣境!

劍氣縱橫三千里,一劍光寒耀九州!

劍勢境,這是領悟高深劍道的第一個境界。

這個階段,修劍之人,依然離不開手中長劍。

一招一式,皆是需要借用長劍來達到。

天下修劍之人何其多?

但絕大部分的修劍之人,究其一生能夠達到的境界,也就止步於劍勢境之中。

劍意境!

修劍之人第二境!

到了這個階段,已經不再拘泥於實劍。

一根樹枝,一棵草,皆是可以在一瞬之間,成為手中利劍,斬斷萬物!

能夠破開劍勢,領悟劍意的劍道中人,無一不是驚才絕艷的劍道天才!

至於第三境,劍氣境,這是劍沖霄連做夢,都不敢多想的極致劍道之境!

關於這等境界,已然無需多言。

一句「劍氣縱橫三千里,一劍光寒耀九州」便是最好的詮釋!

若是自家宗門之內,能夠出現一位紫府劍修……

在一定程度上,甚至不比一般的法相真人來得差!

可是,一般的劍修,即便天賦再怎麼卓絕,三十歲前進入劍意境的,也是寥寥無幾啊。

想到此處,李道川又有些狐疑,出聲問道:「沖霄,你確定?」

若是劍沖霄感應錯誤,自己豈不是白高興一場。

「我當然確定了,當時我就在現場!」劍沖霄有些急了,立刻說道:「師兄,難道你還不相信我?」

劍沖霄與李道川,同屬一代弟子。

在上一任宗門高層盡數退下之後,接過了宗門大旗,繼續維持着凌霄宗威名不墜。

平時,因為需要維持宗門嚴肅形象的緣故,劍沖霄等人,一直都是稱呼李道川為宗主。

唯有在某些時候,才會以師兄相稱。

比如……着急的時候。

劍沖霄乃是純正劍修,脾性比一般修士來得都要急一些。

眼看自家師兄好像不信,立刻就有些着急。

自己堂堂玄丹巔峰,難道還能感應錯了不成?

「這……自然不是,我肯定相信師弟你。」

李道川說道:「師弟,你將當時的情況說說。」

當即,劍沖霄就將當時看見的情況,仔細的訴說了一遍。

「師兄,你是沒有看到,當時真的……空氣跟着齊齊發出劍鳴,那是我此生夢寐以求的境界啊!沒想到,居然被門下小輩捷足先登了。」

說着,劍沖霄語氣中滿是感慨。

他自幼習劍,如今與劍相伴,已然有上百個年頭了。

日夜鑽研劍道,如今不過也就是跨過劍勢境,來到了劍意境中期而已。

可是,宗門弟子,已經有人先走一步,率先晉級到了劍意境後期!

劍意境後期,也就是所謂的高級劍意,怎能不令痴迷劍道的劍沖霄震驚?

「等等……劍意境後期?」聞言,李道川的語氣,又帶上了一絲狐疑。

對於劍道劃分,李道川也極其熟悉。

自然知道,空氣發出劍鳴,那最少是劍意境後期才能做到的事。

可是……

你劍沖霄將我當傻子玩呢?

你要說,宗門有弟子天賦極佳,年紀輕輕的就突破了劍勢,進入到了劍意境初期。

這話聽起來,還有幾分可信度。

劍意境後期?!

你劍沖霄修劍百餘年,都尚未達到那個層次,你跟我說,門下弟子忽然就有人達到了?

你以為開掛呢!

咻的一下……就劍意境後期了?

「師兄,你不信?」

見狀,劍沖霄一看就知道,自家師兄不信這話。

李道川沒有說話,但表情分明就是……我信你個鬼!

若是真的有宗門弟子,如此驚才絕艷,我李道川在他面前,表演個當場倒立!

中不中?

畢竟,若是真的有這等天才,又是獨樹一幟的劍修,完全可以抗衡萬法宗新入門的天才弟子……離若夢了!

「對了,此事當時在宗門廣場之上,應該也引起了不少弟子的注意。」劍沖霄說道:「雖然他們劍道理解不如我,或許不能仔細分辨出當時的情況,但這回事肯定是有的!」

「行,我會去找人詢問的。」李道川點點頭。

雖然不太相信,但問還是要問的。

縹緲峰。

並不知道因為領悟頂級劍意的事,引發了兩位宗門高層一番討論。

蘇然此時,正躺在床上,不過沒有入睡。 猶豫了一會兒,王晴兒還是給他用了療傷法術,天穹體內的能量很快就被清除,他悠悠醒來。

「喂!你說清楚!」王晴兒還在氣頭上,抓着天穹的衣領,「為什麼不防守?」

而天穹卻沒來由的說了一句:「仙女姐姐,我喜歡你。」

觀戰的妖獸:「牛B!居然和自己的對手錶白!」

小天:「我怎麼感覺這貨會成為我未來的姐夫?」

作為當事人的王晴兒,更是被當頭一棒,心跳都漏了半拍,一種異樣的情緒湧上心頭。

再看天穹,他的臉已經紅成了猴屁股,本來就紅似火的他似乎更紅了。

王晴兒只愣了一秒鐘,憤怒還是佔據了上風,冷聲道:「你喜歡我?我怎麼感覺不出來?一點誠意都沒有。」

天穹還以為王晴兒是接受他的表白了,頓時喜上眉梢:「你放心,誠意我當然有!說着,他從懷裏摸出一顆火紅色的珠子,珠子約有牛眼大小。」

饕餮大驚失色:「火靈珠!窮奇一族的保命靈寶!」

就連一向穩重的貔貅也忍不住道:「這可是窮奇身上最珍貴的東西啊,從小就孕育在精血里,有了它,相當於多了一條命。」

王晴兒看着紅彤彤的火靈珠,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外面的聲音能傳進來,這種東西說真的,確實很珍貴。

但她不稀罕!

小九兒還能有十條命呢,以後和王辰商量一下,或者背着王辰問小九兒要幾滴鮮血,她有辦法讓自己同樣有保命底牌。

「不需要!」王晴兒直接拒絕,「你無緣無故打傷我弟弟,一顆破珠子就想收買我?保命手段,老娘多的是!」

天穹又蔫了,像個受委屈的孩子。

他有些後悔,這怎麼剛一見鍾情,就把未來的小舅子給得罪了。

另一邊,小九兒剛把王辰放到床上,門口就探進了一個圓頭圓腦的男生來。

魯蛋小心翼翼的道:「小主人,我爹他已經等急了,您先過去吧。」

小九兒點點頭:「好。」

她俯下身,揩油一般的在王辰的臉上親了一口低聲道:「小辰,等我回來。「

說完,逃也似的溜了。

王辰的意識處於一片混沌之中,他隱約看到一個長著一頭銀髮的女孩靠近了他,但他卻看不清對方的臉。

女孩給他的感覺和小九兒的不一樣,雖然她身上也有奶香,但他卻清楚的知道,這不是小九兒。

等她靠近了,王辰才看清女孩蒼白的臉。

「九兒?!」王辰嚇了一跳,女孩怎麼會變成小九兒?

對方的脖子鎖著鐵鏈,眼角掛着血淚,小嘴一張一翕地對她說着什麼,但他卻什麼也聽不見。

「不對!!」王辰強行讓自己恢復意識,目光清明了許多。

他冷冷的指著站在他身邊的銀髮女孩,一字一頓的道:「你,不是九兒!阿九明明在外面,怎麼可能會被鎖在這裏,所以,心魔,去死吧!」

王辰的意識瞬間貓變,利爪撕開了女孩的胸膛,沒有血肉,只有崩碎的光斑。

「呼~」王辰從床上坐起來,滿頭大汗地喘著氣,還好那個心魔幻影和小九兒有不同之處,就是心魔幻影只有外表相似,卻不會給他帶來的那種對小九兒本人的感情,不然還真的下不了手。

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