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惜君站在原地發了一會兒愣.這才舉步往自己的寢宮而去.她剛跨入院『門』口就被人一拉.拉到了院中的『花』樹下.

「啊~」顏惜君忍不住輕聲尖叫了起來.驚愕地望着那隻拉着她的手.

「噓.是我.」楚承冥皺眉.然後捂住了顏惜君尖叫的小嘴.

聽聞聲音耳熟.顏惜君立刻抬起頭.就看到了低頭看她的楚承冥.忙點了點頭.心頭卻一驚.他怎麼來了這兒.

楚承冥這才放開捂住她小嘴的手.

「你怎麼來了.」得到了呼吸自由后.顏惜君蹙眉問道.他真是囂張得很.在皇宮殺人了還這麼的輕鬆.而且還早點逃走.

瞧見她皺眉不悅的眼神.楚承冥頓覺心口一緊.口氣有些惱怒地問:「怎麼你討厭我出現在這兒.」

顏惜君抬眸望了他一眼.然後沉默.說討厭似乎也說不上.說不討厭似乎又有點.矛盾得很.

她的沉默更加『激』起了他心中的怒氣.楚承冥雙手用力握住她的肩膀.雙眼赤紅.低吼道:「你不喜歡我了.」

「沒有.」被他握得生疼的肩膀.顏惜君緊咬牙關.輕輕的搖頭道.

「那你今晚見到我為何不高興.」楚承冥冷然質問.雙眼緊盯着她.不肯放過她臉上的任何一個細微表情.雙手還是攀附在她肩膀.但手中的力氣已經沒有那麼大力了.

顏惜君幽幽嘆口氣.沉默再三還是說出來了.「今晚你做的事我都看到了.」

「呃.」楚承冥一時回不過神來.爾後才『弄』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他放開了手.環『胸』抱臂輕道:「今晚你上哪兒去了.」

「福青宮.」

「一個人.」

「是…….」猶豫再三.顏惜君還是沒將溫寒給說出來.她怕說出溫寒.楚承冥又要『逼』供她跟溫寒之間的對話.因此.她不想節外生枝.

沉默.楚承冥沉默地看着她.

「其實.顧青柔無論做出了什麼錯事.她都罪不至死.」顏惜君不喜歡這沉默的氣氛.只好打破寂靜.為顧青柔申冤道.

「你錯了.她不該背叛我.」楚承冥不帶感情的道:「還有.她不該下毒害你.」

「她的小計謀我早就知道了.她不是下毒也沒成功嗎.」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允許別人傷害你.」楚承冥霸道的說.

聽了他這麼霸道的話語.顏惜君是『挺』感動的.他這麼做的確是為了自己的安全.只可惜.她不喜歡別人用這種方式來保護自己.

「好了.不說這些煩惱的事情了.這麼晚了.你快點回去吧.」顏惜君擔憂的望了眼四周.道:「你今晚在皇宮殺人了.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吧.」

「沒事的.放心.」楚承冥笑笑.忽然又伸手拉過她.深情地看着她.「君兒.今晚我是來接你出宮的.你可願意跟隨我出宮去.」

「出宮.」還真來得快.

顏惜君是很想立馬就出宮去.但她沒忘記那晚顧青柔說的話.她也想了這麼些天.她着實是配不上楚承冥.她不該連累到他.

因此.顏惜君對着他搖了搖頭.

「為什麼.」楚承冥疑『惑』地大叫:「你肚中的孩子都已經沒了.為什麼還不敢跟我出宮.」

一提到孩子的事.顏惜君漆黑明亮的眸子便又黯淡了下來.沉默不語.

「難道你真的捨不得他.」楚承冥心痛地看着眼前的她.他早就該想到.那個人是天下至尊至貴的男人.只要是『女』人又有誰會捨棄得了他.自己真傻.幻想着她會放棄榮華富貴.然後跟隨自己出宮.過平凡人的日子.

原來一切不過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人家根本就沒答應過他什麼.

楚承冥黯然失『色』的眸子刺痛了顏惜君的心.她忙使勁搖頭.解釋道:「你誤會我了.我根本就沒有捨不得他.我恨不得早日離開他.離開這座富貴的牢籠.」

「既如此.那為何不跟隨我出宮.」楚承冥疑『惑』不解.問道.

顏惜君幽嘆一聲.抬眸問他:「冥.你不在乎我的身份嗎.我已經不是個清白的『女』子.我曾經是皇帝的嬪妃.已是伺候過他的『女』人.你真的一點也不在乎嗎.」

就好比顧青柔所說的.這世上能有幾個男子不在乎自己心愛『女』子的清白.

楚承冥想了想.然後說道:「說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了你.我愛的是你這個人.曾經的那些過往我會慢慢忘記.我不想因為這些過錯而放棄你.只要你跟我出宮.這些事情我都可以當做沒發生.」

「冥.謝謝你的大度和包容.雖然你是可以做到.但是我卻無法做到.忘記這一切.儘管我也很想忘記.但是這根本就不可能會忘記得了的事情.」

顏惜君輕輕推開了他.後退了一步.低垂著頭道:「冥.對不起了.我配不上你.所以我不能跟你出宮.」

楚承冥上前緊緊抱住她.深情道:「你別再說了.除了你.誰也配不上我.我真的不在乎以前發生的事.你也別太放在心上.」

「可是我…….」顏惜君掙扎著要推開他.

楚承冥不再說話.而是用行動來表明他的真心.他不但不讓她掙脫他.反而摟得更緊.然後俯下身去.訊速的『吻』上了她粉紅柔嫩的紅『唇』.

他的『吻』技生澀而且『亂』來.顏惜君在他『吻』上的時候.頭腦一片空白.爾後.才慢慢反應過來.被他這麼生澀但卻溫柔的『吻』著.心中還是生出了絲絲甜蜜的味道.於是.也試着回應他.。 第531章

現場一片死寂!

眾人已經快窒息了。

堂堂雷大師,蟬聯三界武道大會的冠軍,一代宗師啊!

居然就這麼敗給一個年輕人了。

而且還是慘敗,連林壞一招都沒能抵擋住。

這實在是令所有人都不可思議。

能打敗宗師的,那一定是大宗師,這是毫無疑問的。

「可大宗師……不是在百年前就已經絕跡了嗎!」

「就算現在還有那一兩位大宗師,也絕不可能是他啊!」

「他才多少歲?不到三十歲,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年輕的大宗師!」

武道協會的人差點把自己眼珠子都摳出來。

林壞如果真的是大宗師,直接震動整個龍國的武道圈子!

甚至連海外的武道界,都得關注他。

可惜這些人孤陋寡聞,並不知道,神帥的威名,早已流傳海外了。

只是,並不以武者身份而出名,而是以一名鋼鐵戰士的身份聞名。

「服嗎?」

林壞一邊穿着衣服,一邊問道。

雷大師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老淚縱橫:「服,服了,心服口服。」

哪怕他心靈再受打擊,再不願承認。

他都再找不出任何借口了。

林壞擊敗他,毫不費力,直接碾壓……

「別說我目中無人,還欺負你們。」

林壞語氣突然變得冰冷,道:「要不是那個齙牙強闖我們唐氏集團,還出手打傷了我的員工。」

「甚至還敲詐我老婆,對我老婆出言不遜,我是不會出手教訓他們的。」

「你這大師也名不副實,根本沒有大師的氣度。」

「回去再練幾年吧。」

雷大師淚流滿面,如同一個被教訓的晚輩,給林壞微微磕了兩個頭。

他怕林壞再給他來兩下子,他受不了……

齙牙似乎還有些不甘心,不服氣,咬牙道:「林壞,你得意什麼?」

「就算你再能打,又能怎樣?」

「別忘了,你唐氏集團和整個沿海的地下圈子,都需要我表舅和武協幫忙抗敵。」

「要是沒有我們,你們早晚得完蛋。」

林壞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也懶得再教訓他了:「我不覺得你們這群廢物能出什麼力。」

「與其指望你們,我還不如靠我自己。」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駱爺跟丁算天沒有任何猶豫,也趕緊跟了上去。

武協的人臉上陣青陣白,顯然是被林壞的話給激怒了。

不過,他們怒也是在心中,並不敢表露出來。

開玩笑,能擊敗雷宗師的大宗師,誰敢惹……

也就齙牙這牲口敢惹。

從武協出來后。

駱爺跟丁算天,許久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之前他們就覺得,林壞的背景不簡單,但一直都猜不透。

而現在他們又發現,之前還是他們太孤陋寡聞了。

林壞的背景,應該還不是一般的不簡單……

駱爺小心翼翼地問道:「林先生,你年紀輕輕就有這種萬人莫敵的本事,你……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以你的本事,為什麼要蝸居在這小小的天海市……」

這不科學。

林壞道:「該讓你們知道的,你們自然會知道。」

「我不說,也是為你們好,知道太多,不一定是好事。」

駱爺跟丁算天是聰明人,一下子就明白林壞的話了。

能跟聖主明著叫板的人,這林壞手中,恐怕是握有『尚方寶劍』的。

不出意外,這傢伙是上頭的『大佬』啊……

駱爺吸了口氣,有些擔憂道:「林先生,我們如今跟武協撕破臉了,對於大圍剿一事,您有什麼更好的解決辦法嗎?」

林壞伸了個懶腰,笑道:「說實話,我退下來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既然這次來了這麼多人,那就玩玩吧。」

紫筆文學 教室里,大家用好奇的目光時不時瞟了一眼小亮,發現小亮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淡定自若,看了幾眼,這件事情也就慢慢過去了。

老師把新書一個個發好,也就放學了,一放學,大家都急著找同村的人,你問我,我問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