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萬藏:傳下去,蘇懷了凱文的孩子

某女武神:傳下去,前文明融合戰士凱文拋棄懷孕的妻子蘇和一位叫梅的博士跑了

凱文:……

蘇:……

凱文:我的天火大劍呢? 莫榆木來到了葉子龍的面前,現在的他十分為難,他要是為了謝姐而害了葉子龍的話,恐怕他在這個城市生存下來都是難題。

可是……可是他要是不聽謝姐的命令的話,那麼他今天的婚禮結不成,一切都是白費一場。

怎麼辦?他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將這件事完美地處理掉?

莫榆木的兄弟走了出來,來到了他的身邊提醒了一句,「榆木,你是不是真的傻?」

「一個是大名鼎鼎的富婆謝姐,一個是普通人葉先生,難道你就不知道選誰嗎?」

「要我說,你直接聽從謝姐的命令得了,管他那麼多幹嘛?」

「可是……」莫榆木正想說出他的煩惱的時候,葉子龍輕輕地咳嗽了一聲,他嚇得連忙閉上了嘴巴。

「有什麼好可是的,聽我的就對了。」

莫榆木把他的兄弟推開了,「算了,你先走吧,我很煩惱。」

他的兄弟也不知道他有什麼好煩惱的,罵罵咧咧地離開了。

有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想法浮現在他的腦海裏面,是一個能夠兩全其美的辦法,既能不得罪謝姐,又能保護葉子龍的好辦法。

莫榆木來到了謝姐的面前,好聲好氣地說,「謝姐,今天是我的婚禮,既然您不願意放過葉先生,不如這樣吧。」

「葉先生是我重要的客人,不如這樣吧,我來為他受罪,你要打要罵都可以!」

謝姐的目標可不是為難莫榆木,而是直接與葉子龍做對,莫榆木這種小嘍啰他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裏。

「滾!」謝姐直接脫口而出。

「我……」莫榆木聽到了謝姐這麼一說,他的自尊心一下子被傷害了,可是他又擔心葉子龍的安危。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將他的思路給打斷,當他回過神的時候,看到了葉子龍來到了他的面前。

葉子龍緩了緩語氣,「沒事,你先走吧。」

「可是……可是他們要是對你做什麼的話,那我怎麼辦啊?」

「放心,你可別忘了我是誰。」

被葉子龍這麼一提醒,莫榆木這才想了起來,神龍殿的殿主大人可不是隨便能當的,肯定是有真材實料的。

莫榆木仔細一想,他這才放心了下來,「那你,小心一點。」

「嗯。」

莫榆木和葉子龍這麼說之後,他這才帶着保安放心地離開了。

「葉子龍,我看這一次還有誰能救你。」謝姐看到了莫榆木離開了之後,她把目光向葉子龍看了過去,好看的臉上浮現出一個邪惡的笑容,讓人看着瘮得慌。

謝姐把目光向他的保鏢看了過去,「動手快點,可別讓我失望!」

「是!」保鏢聽到了謝姐這麼說之後,他們全都向也值了給圍攻了過去。

沒錯,這一次,沒有誰能將葉子龍救於水火之中,只能靠他自己了。

在場的人都為葉子龍捏了把汗,畢竟這麼多的保鏢,一人一拳打在他的臉上,他就成了豬頭。

葉子龍面對他們的攻擊,臉上沒有一絲慌張,反而浮現出一個冷笑,手臂緊緊地握成了拳頭。

他們一下子將葉子龍給圍了個水泄不通,現在別說是能逃出去,就像是一隻蚊子,也別想當着他們的面飛進來。

他們擼起了袖子,一步步地向他走了過去你一言我一句地說了起來,

「你要是乖乖地讓我們搜身,我們或許還能饒你一命。」

「是啊,不就是搜個身嗎,身正不怕影子邪。」

「就是,難道你還怕我們陷害你不成?」

……

葉子龍當然知道,他們為什麼作出這幅樣子,只不過是想要把放入他口袋裏面的戒指給拿回去,並且陷害他一番而已,他怎麼可能會這麼傻呢?

一個保鏢再也等不及了,他直接掄起了拳頭向葉子龍給打了過去,臉上浮現出一個邪惡的笑容,「既然你不配合,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葉子龍看着保鏢向他打了過去,他不慌也不忙,愣愣地站在原地。

在場的人看到葉子龍紋絲不動,一下子好奇了起來,

「他不會是被打過去的拳頭給嚇傻了吧?」

「我看他只不過是不想掙扎了而已,像他這樣,根本就躲不開!」

「哼,我看他還不如直接向他們求饒得了,沒準謝姐還能看他求饒的份上饒他一命。」

而現在,估計只有莫榆木為葉子龍擔心,要是葉子龍受傷的話,連他也脫不了干係。

莫榆木忍不住為葉子龍給捏了一把汗,擔心地喊了一聲,「葉先生,小心啊!」

保鏢的嘴角上揚,這麼短的距離別說是葉子龍了,就算是他自己,這麼快的速度也不一定能躲得開。

葉子龍冷哼一聲,看着這麼快的拳頭向他打了過來,「咻」地一下,他就像是一道閃電一樣,快速地躲開了。

緊接着,他趁著保鏢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一拳向對方的肚子給狠狠地打了過去。

「砰——」地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一股強大的力量向保鏢給狠狠地撞飛了好幾米這才倒在地上。

在場的人還沒有看到葉子龍出手的動作,就眨眼的功夫,那個保鏢卻倒在了地上,他們一下子慌張了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是啊,他不會是來碰瓷的吧?」

「連葉子龍這個廢物也打不過,他是認真的嗎?」

……

莫榆木看到了那個保鏢根本就不是葉子龍的對手之後,他的懸著的一顆心終於安全着地了,畢竟神龍殿的殿主,可不是他們說打就能打得過的。

保鏢的身體倒在了地上,他的背後就像是被火燒過一樣,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而被拳頭打中的肚子,就像是被鎚子打中了一樣,裏面的腸子估計都被打爛了。

保鏢捂着他的肚子,吃痛地叫了起來,臉上的表情變得痛苦了起來。

「廢物!」謝姐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保鏢,氣得一下子炸了起來,她把目光向保鏢看了過去,「你連那個廢物都打不過,明天你不用來上班了!」。 小男孩是最佳嫌疑人,他有太多的問題和疑惑想要詢問。

就單憑小男孩能在冰天雪地里活著,就是一個奇迹。

他都吞了體力藥水,身體各項素質提高的不是一星半點。

小男孩卻能在冰天雪地里安然無恙,毫無疑問,這裡面有問題。

許十營望著眼前的小男孩熟睡的模樣,陷入沉思。

看來,這個世界隱藏著許多秘密。

因為大災變的原因,所有妖魔鬼怪都出現了。

「主人,油桶僅剩一桶了,我們得抓緊時間離開這裡,否則將會有生命危險。」

機器人一號做好所有的準備工作,回到車上朝許十營彙報著。

許十營回過神來,想了想道:「大黃蜂,速度提到最大,爭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避難所基地附近。」

一桶油等於一分鐘,他們需要在一分鐘內,進行生死競速。

大黃蜂修理好車前玻璃道:「主人放心,保證一分鐘內,趕到避難所基地附近。」

「不光要快,還要保證所有物資,都能安全運迴避難所,不然的話,今天費半天勁,就沒有一丁點意義。」

許十營提醒他,快的同時,要保證身後這些車輛的運輸得到解決。

「主人放心,車輛輪胎上的冰塊都已經清理掉了,並且能啟動發動機的,均已啟動發動機,檔位則是滑行,只要速度夠快,這些車輛是沒有問題的。」

機器人一號搶先達道。

許十營點點頭,朝他露出讚許的表情,機器人一號才叫做智能機器人,一切都安排的很妥當,什麼都不需要他操心,只需要告訴他幹什麼,並且他會把這個事干到最好。

「出發!」

隨著他一聲令下,大黃蜂馬力踩到最大,冰凍許久的車輛,有了動的痕迹。

「怎麼辦,我好激動!」

李夢落透過窗戶看到車窗外里的一切,神情很是激動,要不是受不了外面的溫度,早就頭伸到外面,大喊大叫了。

「確實很震撼!」

儘管心裡早有準備,許十營依舊感到很震撼,幾千輛車,將近一萬輛車一起行駛,畫面頗為壯觀。

「這……這是哪裡?」

小男孩此時幽幽醒來,看到眼前的一切,先是不安,緊接著是驚訝。

他在一輛跑車裡,而坐在主駕駛上的那人,是一個從未見過的男人,身上流出一絲肅殺之氣。

「好驚人的殺氣,你……殺過人?」

小男孩看著許十營,眸中逐漸有著一絲驚恐。

「殺過人?你是說那些異變生物是人?」

許十營心裡一動,看向小男孩目光中滿是探索之意。

「可能把,我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一些東西,村裡都把我當掃把星,村裡好多人都死了,我……」

小男孩說著說著,眼眶瞬間紅了起來,身子蜷縮著,後背本能向後靠著。

「常人看不到的東西,陰陽眼嗎?」

許十營猜測著,在他的認知里,也只有陰陽眼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一些東西。

「不,是氣,還有味道,這是我家代代相傳的一種古武術,修鍊后,可以看到常人無法看到的東西,可也要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東西。」

小男孩眸中滿是落寞,想起記憶中的一些不美好的事。

許十營恍然大悟,華夏古武術幾千年的歷史,能流傳下來的,必定有他的道理。

眼前這個小男孩居然能根據氣來分辨出人和人之間的不同之處,沒準以後或許有點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