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肖龍在腦海里過濾了世界小棉襖給出的變動,看見三憨貨的動機后,不由捂了下臉。

所以你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說是侵略地球,居然還要綁架地球人給你們製造侵略武器?

還是綁我這個騎士……

牛啊!

說是多,但在肖龍早已非人的大腦處理下,也不過是一瞬間而已,現在還有地底的特殊能量,要處理啊。

「撒,開始實驗吧!」拿出天才滿裝瓶,肖龍嘴角一勾。

「greatallyeah!」

「ni!」

「yeah!yeah!yeah!yeah!yeah!yeah!」

一個平台從肖龍腳底下升起,然後迅速延伸展開!

看著不斷輸送出來的能量滿裝瓶,散發著迷人的光暈,在場的人都驚掉了下巴。

「這這這,這是什麼啊?」有人嘴唇顫抖,說話都有些含混不清。

「areyouready?」

肖龍兩指併攏,輕輕點了下額頭:「hensh。」

「完美無缺的瓶之戰士!buildni!厲害!太厲害!」

嗤!!

蒸汽噴出,在七彩的光芒,白霧也不斷變幻著色彩。

「只是一個假面騎士而已,你們還是快去避難吧。」肖龍輕笑的聲音從面甲後面傳來。

隨後肖龍轉過頭,對居間慧說道:「居間隊長,我偵測到地底下有股很強的能源,估計就是基里艾洛德人的所謂——神聖火焰了。」

居間慧一愣,緊跟著鄭重道:「拜託你了,肖……肖龍組長!萬事小心!」

在對肖龍的稱呼時,居間慧遲疑了下,她感覺哪裡不對勁了,但想想似乎又沒有。

「嗯,居間隊長,基里艾洛德人似乎馬上要巨大化了,他正在被巴爾坦追殺,趕快做疏散工作吧!」肖龍抬起頭,他看見雙方的纏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了,基里艾洛德人有些忍不住了。

「我知道了,這裡就交給我們吧!」

肖龍點點頭,低頭看向腳下,身上忽然有數個滿裝瓶發光,唰地一下,天才build迅速沉入地下,穿透一個個樓層,最後又進入了地底。

並且還在不斷穿梭。

————————————

巴爾坦星人看著終於到了爆點的基里艾洛德人,迅速抽身而退,看著基里艾洛德戰士發出咆哮聲音。

「該死,巴爾坦,那就先對你進行神聖的裁決!」

基里艾洛德戰士憤然揮手,忽然從地底下湧出一團火焰柱。

基里艾洛德人拚命吞噬火焰強化,最後逐漸變得有幾十米高,等所有火焰吞噬完,基里艾洛德人一愣。

少了預先準備好的,起碼三十分之五的火!

看著同樣巨大化,但是身材瘦削,只是相貌猙獰的巴爾坦,基里艾洛德戰士又不在意了。

這麼個脆皮傢伙,能打得過我?我可是為了對付那個光之惡魔,而被特意強化出的2型火焰基里艾洛德!

而在地底,天才build身上亮起來黑紫色的光芒。

「新提取出的異空間滿裝瓶還不錯。」肖龍一手抬起,撐著一個幽深的圓球,裡面似乎有火焰不斷升騰。

「因為是新系列的滿裝瓶,所以和其他的滿裝瓶配合有些僵硬嗎。」肖龍若有所思,看來回去還得進行調配一下頻率才行,不過畢竟是第一次嘗試做已有系列外的滿裝瓶。

多少還有些生疏。

噗!

一聲輕響,火焰能量被放逐到異空間,天才build光芒一換,重新出現在了地上。

看見忽然出現在身旁的天才build,居間慧被嚇到了一下,隨後問道:「都解決了嗎?肖龍組長?」

「安心吧,我還是很可靠的!」肖龍豎起大拇指笑道。

而在某個樓層內,打開一瓶可樂的小座龍,噗地一下把可樂全噴了出去,驚叫道:「這不是假面騎士嗎?!」

「怎麼會在這裡?!」

「不,等等,難道說?」小座龍忽然扯過一旁的電腦,迅速在網上搜索,結果還真讓他找到人了。

「肖龍……真的是意外的大禮啊,摧毀了怪人都市的假面騎士。」小座龍揉著臉,有些懵逼。

本來只是困難級別的削弱迪迦之光的任務,在這個不同尋常的迪迦面前,已經提升到了噩夢級別,結果還發現了一個超級大boss?

要知道這個世界目前最高級的市民,就是他了啊!

這波怎麼玩?直接地獄難度。

小座龍扯了下臉,無奈道:「唉,請求提前支援吧,本來應該在對付加坦傑厄才有支援,這會卻不得不提前請求支援了。」 老師批卷子之前,還在說話:「他最近一個月沉迷於遊戲,所以考不好也在情理之中……」

說完這句話,看向了前面的選擇題。

選擇題批閱很簡單,她一溜煙看下來,發現和標準答案一模一樣,當下就是一愣。

看到他這幅樣子,霍均曜挑眉,「怎麼?」

老師不可置信的抬頭:「……全對。」

這怎麼可能?

明明前幾天霍小實的狀態已經倒退到一年級的水準,怎麼忽然就又升上來了?

他負責霍家幾個孩子的教育,一直都是最了解這群孩子的。

霍小實水平忽然下降,他就着急了,今天本來想拿卷子來讓霍先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的,可這……

老師不敢置信繼續往下判下去……

這時,門口處忽然多了一個小小的腦袋瓜。

霍均曜看過去,就見霍小胖站在那裏,正在偷偷看着,見霍均曜看過去,先是嚇得縮了縮脖子,接着就把肥碩的大腦袋再次伸出來,他扭動着胖嘟嘟的身軀,來到了霍均曜面前:「大伯,是不是霍小實這次沒有考好呀?」

他嘆了口氣:「你看老師的臉色都不好了,按理說其實一次沒考好也沒關係的,但是霍小實情況特殊……大伯,你可能還不知道呢,他這段時間每天都在打遊戲,不好好學習!我好幾次看到他拿着手機了!」

霍均曜瞥了小傢伙一眼。

七八歲的男孩子長得高大,比霍小實足足高出一個頭,看着憨厚的很,小孩子的心思全部放在臉上,他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

小傢伙就是想要壓小實一頭。

真是被二房帶壞了。

霍均曜又看向霍小實,冷冷道:「考得怎麼樣?」

霍小實:「還行吧。」

霍均曜「哼」了一聲,「如果不是滿分,就去祠堂罰跪。」

他霍均曜親自帶出來的孩子,哪怕是送到蘇南卿那邊,這一個月也應該對自己要求嚴苛,不會鬆懈學業。

霍小實很自信「……嗯。」

沒有老師帶着,他自學的速度更快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在蘇南卿身邊,就總感覺頭腦比之前更清晰,媽媽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能讓他非常的安心,不像是以前那麼敏感多疑了。

霍均曜聽到這話,點了點頭。

霍小胖看看霍均曜,又看看霍小實。

大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微微耷拉着眼睛,小的跟大的幾乎一模一樣,這父子兩個人都是這麼深不可測,讓人猜不透他們的想法。

但是!

霍小胖眼睛亮了亮,忽然走出來,給爺爺打了個電話:「爺爺,給你說,這次小實考試考砸了!老師正在批閱卷子呢!」

霍二叔頓時興奮起來:「真的?」

「真的,爺爺,現在大伯也在這裏,剛剛還說如果沒考到一百分,就去跪祠堂呢!」

「哈!」霍二叔開了口:「我現在就過去!」

說完后,霍二叔不知道衝到了哪裏,喊道:「娘,你快去看看吧,小實這次沒考好,均曜要打他了!」

霍老夫人頓時急了:「你扶我過去,考不好就打人怎麼行?」

太祖母也來了?

霍小胖眼睛一亮,這樣更好,可以讓太祖母看看,他最喜歡的霍小實這次考得有多差!

霍小胖掛了電話后,又衝到了教室里,對霍家的子孫們喊道:「這次霍小實死定了!老師正在給他批閱卷子!大伯也在!」

聽到霍均曜也在,霍家的這批孩子們頓時興奮起來。

這可是他們心中最崇拜的神話!

也是父母嘴中別人家的孩子!

他們幾乎是跪着聽霍均曜的故事長大的,霍均曜是霍家目前為止,智商最高之人!

他在十五歲時,就讀完了雙學位的碩士研究生!

這種崇拜,連帶着落在了霍小實的身上。

在大家的眼裏,心裏,霍小實那就是不會挨打的孩子,霍均曜更不是普通的家長!

現在,霍小實不僅跌落神壇,霍均曜也要成為要懲罰孩子的家長了?

小傢伙們一個個竄了出去,圍在了老師辦公室外面,透過玻璃窗往裏面看。

霍均曜沒說話,坐在真皮沙發上,氣場很強大。

霍小實則坐在板凳上,拖着小手,嘴裏念念有詞,看着似乎在背誦什麼公式,而批閱卷子的老師,則擰著眉頭。

「小實這次真的沒考好啊?看老師的眉頭都擰成一個川字了,這幅表情,他只有面對我的時候才有過!」

霍家學習最差,最調皮的孩子說道。

這時,門口處傳來了熱鬧聲,霍二叔扶著老夫人走了過來,剛進門,霍老夫人就喊道:「誰敢打我的小實?」

霍二叔也上前一步,笑了:「均曜,小孩子一次沒考好有什麼的?你怎麼能這麼嚴格呢?小實年紀還小呢!而且畢竟他可是敏感的,有自閉症呢!這段時間活潑了一些,學習肯定就落下了唄……又不是什麼天才,怎麼可能讓孩子天天打遊戲,還學習好?」

「打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