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魈皺了皺眉頭!

他心裏很清楚,蕭何就算是落到他手裏,就算是受了傷……

也不是他可以隨便欺凌的!

畢竟蕭何背後還有幾百萬的邊荒大軍支持!

所以,他立刻安撫蕭何情緒:「你放心好了!過了今晚,這位美女,我們會平安送她回家!還有你老婆,也會平安無事!」

「我們雖然是殺手,但也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只對目標動手,不牽連別人,招惹事端!」

蕭何冷笑:「但願如此!」

鬼魈下令!

兩個手下將蕭何關進地牢!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沒多久,那邊接聽了!他沒有一句廢話,直接道:「蕭何已經在我手裏,什麼時候放了我大哥,我就殺了蕭何!」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尖細的聲音:「只要看到蕭何項上人頭,立刻放你大哥!」

鬼魈冷冷道:「這樣吧!明天你安排一架武裝直升機,把我大哥送來黃葉村……我當着你們的面,將蕭何幹掉!」

「沒問題!」對方十分爽快的答應!

「你最好不要耍花樣,不然我會放了蕭何!」鬼魈又提醒!

「放心,絕對不會!」對方保證!

一群殺手,此時又圍住了鬼魈!

「一百億,什麼時候給我們?」

鬼魈冷冷的看着他們:「不要着急,江海已經被封鎖,你們準備逃命吧!只要今晚活下來的人,都能拿到一百億!」

「哈哈……這簡直太輕鬆了,是我成名之後,接的最簡單的一個任務!」

「本以為蕭何會很難對付,哪裏想到,他竟然也會如此不堪一擊!」

「看來再厲害的人也有軟肋,只要抓住這個,一擊斃命,他就難以翻身了!」

「蕭何,感謝你送我們這一百億!」

殺手榜排名前十的那些殺手,大笑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鬼魈嘴角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些人,都是吸引火力的好靶子!

着筆中文網 蕭炎聽后,思索了下,接着向感謝著點了點頭。

而韓閑則是不屑道:「哼,你懂煉丹嗎?這麼做,以為很容易嗎?你先管好你自己的丹藥吧。全部一次性煉,不炸鼎才怪,只是可惜了這麼好的鼎了~」

炑林微微一笑道:「隨便你吧~看看最後到底是誰會勝利,我的丹藥我自己清楚,不勞你費心,等你失敗了,我的丹藥就成功了。」

接着炑林轉過頭去,專心提煉著……

在所有目光的注視下,廣場之上全神貫注的三人,皆是開始了最後的煉製,而石台上的藥材,也是開始逐漸變得更稀薄了起來……

時間悄然從指間溜過,短短十幾分鐘時間,在眾人眼中卻是如此的漫長,廣場中間青,白,紫,金,綠等五色火焰,升騰著……

薰兒等人緊緊的注視着炑林,緊握的手心中不知不覺的被汗水所沾滿。然而就在她們目不轉晴時,忽然廣場中飄溢出一股淡淡的葯香,當下幾人一怔,緊接着臉色微變。目光顧著葯香傳來的地方,轉移到韓閑面前的葯鼎中。

葯香同樣是將廣場中其他視線拉扯了過來,一時間,一道道驚詫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韓閑身上,他似乎快要煉製成功了?

郝長老微眯着眼睛,片刻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傢伙,竟然自動的放棄了煉製成功丹藥的機會,反而退而求次的煉製一種失敗品,他明白韓閑的所想,恐怕後者認為蕭炎也是不可能成功的煉製出龍力丹。所以,既然大家都煉製不出成功的丹藥,那麼便來比比誰的失敗品更出色吧……這種思想……真是令人無語。

「嘭!」

再次過得兩三分鐘時間,韓閑手掌猛的一揮,葯鼎蓋子自動脫落。一枚顏色斑駁,並且形狀還略帶着一絲橢圓的丹藥從葯鼎中飛出,旋即被他抓進了手中。

低頭望着手中這款不僅成色斑駁,而且形狀太頗不規則的丹藥,繞是以韓閑的臉皮也是忍不住有些泛紅,不過一想到有個半成品,總比完全失敗來得好后,他這才好受一點。快步走出石台,符手中丹藥交給了郝長老。

接過韓閑手中的丹藥,郝長老有些哭笑不得,這東西也叫丹藥?

「唉……」嘆了一氣,郝長老隨手握著丹藥,卻是不再理會韓閑,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那正全貫往的往視着葯鼎之內的蕭炎身上,半晌后。他忽然斜瞅了身旁的韓閑一眼,淡淡的道:「恐怕這次蕭炎勝算會比你大。」聞言,韓閑臉色略有些難看。眼睛死死的盯着蕭炎,冷笑道:「那可不一定…」

隨着韓閑的煉製結束,廣場之中也是不由得微微響起了些許竊竊私語。

而炑林道:「嘖嘖嘖,呵呵,失敗的丹藥也有臉拿出來獻醜,真不知道你是不要臉呢?還是自大呢?你以為你贏定了,告訴你,沒到最後一刻,都別那麼快下定論,誰勝誰敗還真說不準呢~看着吧,我也快要成丹了,別說話,專心看,或許對你有好處,能領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

韓閑鄙夷道:「莫非你在煉六品丹藥不成?」因為等待蕭炎成丹很無聊,所以接着便看向炑林,一開始由不屑,慢慢地得變得驚訝,最後便是震驚了起來,吞了吞口水,震驚地搖了搖頭道:「這…這是,不…不會的,不會是六品丹藥的,不可能!」

在廣場之中,所有的目光的灼灼注視之下,蕭炎猶若未聞,眼睛緊緊盯着葯鼎之中,在那熊熊青色火焰之上,一大團淡紅色的精純藥液正在急速翻滾,即使相隔厚實的葯鼎,可蕭炎依然能夠透過延伸到定內的靈魂力量,清晰的感覺到這團藥液之中所蘊含的龐大力量。

「提煉已完成,接下來……便是該融合了……」眼睛死死盯着翻騰的淡紅色藥液,蕭炎心中輕輕呢喃道。

……

當蕭炎的丹藥成型后,最艱難的一步已經度過,蕭炎額頭只是冷汗低落而下,急促的呼吸了幾口空氣,那死死壓抑的青色火焰,也是開始緩緩的釋放出熾熱的溫度,烘烤著那枚規則不已的丹藥雛形。

與韓閑所拿出的那枚半成品不同,蕭炎如今葯鼎之中的丹藥,方才是真正的雛形,這枚丹藥的外表同樣不甚規則,但是色澤卻是與韓閑的那斑駁的半成品截然不同。後者的那枚半成品,人若是吃了究竟會得到短暫時間暴漲的力量呢,還是會被其中哪胡亂的藥材力量給沖的暴體而亡呢,沒人知道,因為沒人敢吃那東西試試。

蕭炎葯鼎中的這枚丹藥,雖然尚還僅僅是雛形,但是卻已經初步具備了龍力丹的葯香,這時候服下它,雖然增幅的力量肯定比不上真正的五品丹藥,但是至少他不回對人產生生命威脅。

從這幾點來看,這場比賽,現在其實勝負已分……

炑林輕笑道:「我剛剛說什麼來着,現在,你明白了嗎?別以為有個六品煉藥師的師父就感覺自己有多麼的了不起,煉丹,靠的都是自己煉丹手法的熟練以及靈魂之力還有對藥材的熟悉。最重要的是一名煉藥師該有的煉藥精神!而你沒有,你已經自暴自棄了,甘願煉出一個半成品,你知道你這種丹藥,人吃了,會發生什麼嗎?」

「你這是在害人!」

接着一股龐大的能量從炑林的葯鼎中爆發出來,那股能量直衝天際。而後狂風大作,接着在炑林上空有着雷雲的出現……

望着這一抹異象,廣場所有人都震驚了,他們原本是選擇性的忽略了炑林的,但是炑林如今煉出的丹藥,卻是完全碾壓蕭炎與韓閑,甚至是內院的那些煉藥系的長老們。

炑林輕笑道:「六品巔峰皇極丹,六品巔峰破宗丹,七品斗宗丹。煉製完成。接下來的丹雷,你們稍安勿躁,我會處理的。」

接着炑林氣勢一變,右拳緊握,輕喃一聲「鳳凰神拳~」接着騰空而起,一拳衝擊在丹雷之上,直接硬抗丹雷,而最後丹雷被炑林一拳擊散……動作行雲流水。

炑林回到廣場之上,微微一笑道:「好了,這下是徹底完成了,丹雷已散,這些丹藥,各有十枚。」

「還行吧?」

。 長興縣,天幕府。

有舊人走,便有新人來,自上次的兩次劫獄事件后,長興縣天幕府的人員發生了較大的變動。

如今,天幕府內巡邏的捕快,已經基本換了一批,都已是生面孔了。

但掌權者卻仍未變動。

統領的辦事大廳之內。

蔡坤正愁眉苦臉地看著手裡的線報。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打斷了蔡坤的思路,他回答道:「進來吧。」

房門打開,走進三名身穿捕快服的青年,他們腰上系著的都是銅牌。

來者,便是繼任為總旗的李逵,江濤以及侯飛了。

「大人,你喊我們來此所為何事呢?」侯飛笑著道。

在此每個人都是同一陣營的人,所以也就不需要太嚴肅。

蔡坤將線報分發給他們,沉聲道:「都看看吧。」

三人互相傳閱著,看完之後,皆是面色凝重。

蔡坤拿回線報后,說道:「多事之秋啊,如今水州各地頻發屠村滅門之案,最近的幾個縣都已出現了這等惡劣事件,我們縣雖然還沒發生,但必須得防患於未然,說說吧,你們有什麼看法。」

對於思考問題這件事,木訥的李逵第一個選擇放棄,選擇到時候跟著江濤和侯飛就好了。

侯飛與江濤對視一眼,二人眼神交流片刻。

接著就是侯飛上前說道:「大人,這屠村滅門之案,按照線報上的介紹,死者死狀慘不忍睹,大部分被歹徒分屍而食,或者吸成人干,這案情與一年多前的三縣滅門案極其相似,所以屬下懷疑,此乃鬼族所為。」

自上次太行山天幕府遭遇鬼族重創一事發生后,江南郡天幕府便意識到鬼族之秘已不可再隱瞞。

遂安排特殊人員到各縣普及了鬼族的知識,但由於害怕引起恐慌,只限於天幕府的銅牌及以上的捕快得知,並下達封口令,不得將此信息傳播到大眾之中,違者輕則廢除捕快身份和武功修為,重則人道毀滅。

所以,眾人在此討論中,說出乃鬼族所為的猜測,並不是空穴來風。

鬼族的殘忍手段,經歷過的捕快都印象深刻,李逵與江濤都點頭表示認可侯飛的說法。

蔡坤也覺得侯飛的推測有理,緊接著補充道:「侯飛說的有道理,你們可能不清楚,我從上級的捕快中得知了些小道消息,在江南附近就曾發生多起鬼族屠殺百姓的案件,只不過被上面壓著,暗中採取了整治行動應對。

可目前,按情況來看,這事件已嚴重蔓延到我們縣級單位了。可見上級天幕府的行動並沒有取得很好的效果。

所以,接下來還得看我們縣內天幕府的作戰能力了。」

江濤說道:「大人,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得先下手為強,一旦鬼族屠村,就算抓到了真兇,我們也不免要安上不查之罪。」

蔡坤問道:「那該如何先下手為強?很難啊,鬼族一般居於深山或者人跡罕見之處,難以尋找啊。其他縣要是能早找到鬼族,滅門屠村的案件也不會發生了。」

侯飛回答道:「大人,別人做不到,不代表我們長興縣辦不到。」

「此話怎講?」蔡坤激動地連忙問道。

侯飛沒有賣關子,直接回答了:「與其他縣相比,他們的情報來源只有天幕府的內部渠道,而我們長興縣卻不止於此,整個長興縣的江湖勢力可是被我們掌控著。」

蔡坤眼前一亮,繼續問道:「繼續說下去。」

侯飛笑道:「這得多虧了辰老大,他走前收服了長興縣的江湖勢力,后交由我來打理,如今的百草堂、青狼會等勢力都掌控於手,我們就相當於多了無數雙眼睛。

那幾個幫派人手又多,我們就可以安排他們到處巡邏,既解決了我們天幕府人手不足的問題,又能最快速地得知鬼族襲擊的消息,以便我們能儘快出動制止其惡劣的行為。」

聽到這話,蔡坤滿意地點了點頭,安排道:「九游真的是幫了我們的大忙。此事就交由你負責了,侯飛,務必將人員撒網式地安排到各個村落,監聽途經的官道及小道的情況,同時對一些外來者或者奇形怪異之人進行嚴密的監控,一旦發現異常,立即採取逮捕。

李逵與江濤,你倆負責縣內的巡邏,向百姓們發布戰時狀態,採取宵禁,嚴禁酒樓等場所夜晚營業,務必將長興縣經營得固若金湯。」

「是!」三人躬身應道。

看到事情已經安排妥當,蔡坤也不再如之前那樣愁眉苦臉了。

他感慨道:「多謝你們三了,我年紀大了,不中用嘍,再幹個兩三年,或許我就要退休了,或者當個文官了。」

江濤笑道:「大人哪裡話,你在我們眼裡根本不老。」

蔡坤哈哈笑道:「哪裡不老,你們幾個總旗修為已經趕上了我,都後天八重了,李逵甚至都已經後天九重了。幾天之前我還聽說東方飛鴻也已經後天九重了。我啊,不服老都不行了。」

侯飛回答道:「大人,我們實力再強,也是手底下的兵啊。」

蔡坤聽到此話,欣慰地點點頭,不過想到了什麼,忍不住嘆口氣,勸道:

「你們就不考慮到江陽府任職嗎?現在江陽府百廢待興,你們去那發展豈不是更好,何必與我窩在這小小的長興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