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知道了對方的背景,他們也都害怕了。

但是大部分人卻覺得那本來就不關他們的事,而且每天進入江陵城的人很多,只要他們守口如瓶就不會有麻煩。

大部分普通人是沒有什麼概念的,他們就是想他跟着車隊抱團取暖,不至於死在荒野中,如今到了江陵城要是有親戚的就去投奔親戚,要是想離開的也會離開。

那件事雖然有影響,但是對於普通人而言影響並不大。

「這就是江陵城。」馮世祥長出了一口氣,帶着這麼多人,他的心理壓力也很大,如今終於看到了這座現存的大型聚集地,據說江陵城中有上千萬的人口。

「隊長,你可想好了,現在城就在面前,進入容易,再想走的話,可就麻煩了。」崇洄轉頭看向馮世祥,神色嚴肅的說道。

馮世祥的臉上露出笑容,這麼長的路途,三四千的人,最後只剩下八百多人走到江陵城前,一路上也不見他的笑容,如今到了城門口,他終於露出了笑容。

「不走了,哪都不走了,江陵是最安全的地方。」

「若是對方怪罪,我會一力承擔。只是希望對方禍不及家人。」馮世祥搖了搖頭。

崇洄沉默著,但是除了江陵城之外,他們又能去哪兒呢。

「進城吧。」

……

姜夜對照着地址,站在居民樓的面前,將地址放回背包後走了上去。

「咚咚。」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只是等了許久,裏面的人卻並沒有應答,姜夜微微的皺起了眉頭,聽呼吸和心跳,裏面的人數還不少,應該有四個人。

姜夜調整了聲線,讓自己顯得人畜無害些。

「這裏是劉維家嗎,我找他有些事,聽說他能提供有關於那個孩子的消息,若真的有用,必有重謝。」

「他在黑科技研究所上班,你要找他可以去那邊。」

裏面終於傳來了聲音,是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大概在三四十歲左右。

姜夜沒有久留,既然這家人不願意開門,姜夜也沒有強迫的意思。

警惕陌生人也無可厚非,畢竟現在時代不一樣了,就算只是獲得了小青皮的蟲繭,獵鬼武士的戰鬥力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比擬的,若是入室搶劫行兇的話,普通人還真抵擋不住。

正巧姜夜本來也打算是一趟黑科技研究所,正好順路去看看。

黑科技研究所在內城區,佔地面積還不小,姜夜報上了黑武幫副幫主的名號很自然的就進入了黑科技研究所。

看門的獵鬼武士盯着姜夜的背影,他總感覺有些可疑:「老大,不需要查查嗎,他身邊連人都沒有,而且也沒有聽說黑武幫有副幫主。」

城內三大幫派,『黑武』、「金剛」、「清水」,高層的人他們不說都認識,至少也都是小弟簇擁,出入都有人接送。

哪裏像眼前這位,一個小弟都沒有,恬著臉就走了進去。

「別多事,冒充黑武的副幫主他人都活不了,他腰間的令牌也不是假的,不用管。」領頭的獵鬼武士搖了搖頭,目光注視了一會兒就挪開了,將手裏的煙蒂扔在地上,用腳尖碾碎。

前台露出甜美的笑容:「請問您找誰?」

「我找劉維。」

前台直接撥通了前台的座機電話:「實習研究員劉維有人找。」

「先生您可以去休息區稍等。」

姜夜現在早就沒有披着斗篷了,斗篷在荒野中的作用很大,在城內就不太好了,反而會引人注目,當然,他臉上的面具依舊是那張以假亂真的人皮面具。

等了不到三分鐘,來人就走到了姜夜的面前,正好坐在休息區座椅的對面。

「你知道這個孩子的信息?」姜夜也沒有拐彎抹角,將打印出來的照片放在了桌面上,推到了劉維的面前。

劉維的眼中帶着茫然的神色,似乎根本就不認識照片中的人是誰。

這樣的反應和舉動讓姜夜的微微的皺起了眉頭,雖然糧食對於姜夜而言並不珍貴,但是那也不能傳遞假消息騙他的糧食,姜夜不介意給他有些教訓。

「你是周龍他們背後的人。」

姜夜露出笑容:「自我介紹一些,我是黑武幫的副幫主。」

姜夜並沒有多說,副幫主的身份也足夠了。

劉維聽到姜夜的自我介紹后眼睛都因為驚訝而瞪大,神色頓時從原先的懷疑和從容變成了拘謹和緊張,甚至額頭上都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水。

「先生,我也不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假,我不是為了騙糧食,我……」

劉維緊張的語無倫次。

黑武幫的幫眾他都得罪不起,更何況眼前這位還是副幫主,如果他說的消息令眼前人不滿意,估計沒有什麼好下場。

「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就可以,三百斤糧食隨時送到你家裏。」姜夜翹起二郎腿。 太陽肆意散發著熱量,高高地在懸挂在了天空正中。正在上文化課的六人突然被弗蘭德叫出來,讓他們在操場上集合,有事情要講。

「話說昨天我們去看弗院長的時候,他怎麼沒直接說啊,偏要在這個時間段把我們拉出來。」走出教學樓,看著掛在天上的大太陽,奧斯卡有些無力的嘟囔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現在應該關心的是老師一會要宣布的事情。」馬紅俊拍了拍奧斯卡的肩膀說道。

沒讓六人等太久,弗蘭德就帶著史萊克學院的全體教師走了出來,另外玉天麟還看到在弗蘭德身邊,有一位他不認識,氣質頗為憂鬱的男子。

沒有任何理由,但玉天麟腦海中就是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這個男子就是大師!

而唐三略顯激動的神情也從側面證實了他的想法,小舞雖然面上不顯,但悄悄握起來的雙手,也說明她有些起伏的心情。

大師,本名玉小剛,原藍電霸王龍家族嫡系弟子,黃金鐵三角中的智慧之角,研究出了十大武魂競爭力的男人。

這就是玉天麟對於玉小剛的全部印象了,這麼說不太精確,在玉天麟模糊的記憶中,玉小剛雖然魂力等級不高,但是感情之路卻異常曲折。

和武魂殿現任教皇有過一段感情,隨後又和黃金鐵三角的殺戮之角有些糾纏,總之情史還是挺豐富的。

身為唐三的老師,玉小剛在斗羅一中的存在感還是很強的。

正當玉天麟想繼續深思一下的時候,弗蘭德出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好,大家都到齊了,有一件與你們之後休戚相關的事情要宣布。」弗蘭德走到六名學員面前,目光從六人身上嚴肅地掃過。

其他四人還在思索弗蘭德說的事情是什麼,可當時被叫過去談話的玉天麟和唐三卻已經猜出個大概。

「再說這件事情之前先向你們介紹個人。」說完這句話弗蘭德走到了大師身邊,摟住了其肩膀。

隨後對著眼前的六人道:「這位就是憑藉自己研究得出十大武魂競爭力,被譽為武魂理論的最強者,最具智慧的魂師,同時也是唐三的老師,玉小剛先生。」

「當然了,小剛也是我的老兄弟,我們已經認識了幾十年。我想你們應該也能猜到或者聽過他名號,只是不清楚他的名字。以後,你們稱他為大師就行了。」

弗蘭德介紹完,大師就有些嫌棄的把弗蘭德搭在肩膀上的手臂扒拉開。

弗蘭德也順勢收回手,隨後道:「我要宣布的事情就是,從今天開始,小剛將會全權負責對你們的教學事宜,我們其他人都會盡全力的配合小剛。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小剛就相當於你們的班主任,現在讓小剛和你們說兩句。」

在弗蘭德說完后,玉小剛向弗蘭德點了點頭,之後向前兩步,僵硬的面龐看著眼前的六名學員,語氣淡淡的道:

「其實我到史萊克學院也有幾天了,這幾天除了向各位老師熟悉你們外,也觀察了一下你們的日常表現。不得不說,你們給我留下的第一印象都很不錯,但正因為如此,我為你們制定教學計劃的要求也會更高。」

「學院只有你們六名學員,在我看來,之後你們將是一個整體,這也就註定了你們未來會有很多的協同訓練。這些訓練會很難,但是除了配合以外,我不希望聽到任何不同地聲音。」

對於玉小剛說法的方式,玉天麟總感覺很熟悉,貌似前世他認識的一些人也是這樣,先誇獎一下把話題提升到一定高度,然後在說出後面嚴格的要求。

先禮後兵也好,胡蘿蔔加大棒也罷,玉小剛這麼說,至少玉天麟他們能接受。

「雖然我是唐三的老師,但對你們,不論是誰,我都會一視同仁。你們既然是怪物學院的學員,就要比普通魂師怪出來。今後讓所有人提起你們只能想到怪物二字。」

「弗蘭德安排的上課方式我不打算更改,你們六人還是不會有初級、高級的分別,我將對你們完全進行統一教學。」

「說實話,我對你們這種混亂的排位方式很不滿意,現在我按照年齡,對你們重新進行排位。」

「一號,戴沐白;二號,奧斯卡;三號,唐三;四號,馬紅俊;五號,玉天麟;六號,小舞。」

「現在,按照我說的順序,立刻、馬上,重新排列!」

「是」眾人也是統一應答,然後按照序號迅速的排好了隊。

看到這玉小剛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顯然對於玉天麟他們的反應很滿意。

唐三和小舞能這樣他不奇怪,因為這也是他日常對兩人的要求,可玉天麟四人居然也能做到令行禁止,這就很棒了。

雖然事先弗蘭德他們也和玉小剛說過玉天麟他們四人如何如何優秀,怎麼怎麼好,而就他這兩天的觀察來看,玉天麟幾人的表現都不差。

但有些事還是需要眼見為實,這些年玉小剛也見過不少恃才傲物的所謂精英魂師,而玉天麟他們的天賦潛力還要在那些魂師之上,玉小剛也確實擔心過他們會不會長歪。

玉天麟並不知道,玉小剛僅僅只是從他們快速而又整齊的反應中就聯想到了這麼多。

先不說平時弗蘭德和趙無極對他們的教育和訓練,玉天麟因為有著前世的記憶,這就讓他不會飄起來。

從出生到現在,玉天麟從來沒有過傲然之類的情緒,而馬紅俊受他影響自然也不會向壞的方向發展,這就是所謂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奧斯卡雖然天賦高,但是之前的學員只有他自己,而後來到的就是玉天麟和馬紅俊,奧斯卡自然也傲不起來。

剛來史萊克學院的戴沐白或許有著傲慢,但那即是他的保護色,也是從小受到皇室教育的結果。可在認識了玉天麟他們,並打開心結后,戴沐白也把自己的驕傲收了起來。

當然了這也許和他們學院中沒有庸才有一定的關係,畢竟很多情緒都是需要別人的襯托與吹捧。

可史萊克學院也沒這種條件,再說現在他們的心智也都完善了,有了主觀判斷力,自然也不會傲起來。

當然了,這並不是說他們對什麼事都會謙遜,玉天麟他們只不過是不會恃才傲物、目空一切、以自我為中心罷了。

面對外人,他們都有著應有的驕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既然湯姆不需要鄧布利多陪同前往對角巷,鄧布利多便帶著秦維傑離開了孤兒院。

剛走出孤兒院,鄧布利多看了眼秦維傑,微笑著道:「你的小狗呢?」

「小狗?等著吧,等它長大了嚇死你……」秦維傑撇撇嘴:「稍等,它馬上回來」

正說著只見一隻胖乎乎的小狗拖著臃腫的身子,從孤兒院外圍的兩個欄杆中間擠了出來,隨後後腿一蹬精準的跳到了秦維傑的懷中。

「汪~」二狗叫了一聲,然後又變成一副懶洋洋病怏怏的樣子依偎在秦維傑的懷裡。

「它幹什麼去了?」

「應該是和幾個剛認識的朋友去道別了吧……」

說著一老一少兩人向著遠處的街道走去。

而此時的孤兒院中卻徹底亂作了一鍋粥。

不知從哪裡跑出來一群流浪貓狗,不分青紅皂白只追著科爾夫人和湯姆·里德爾咬。

湯姆倒是還好身體靈活基本都能躲過,而科爾夫人則沒有那麼幸運了……

秦維傑行事準則:不要將別人的同情心,變成你斂財的手段,狼心狗肺之人必遭天譴,老天爺來不及懲罰的,我代勞!

……

「教授,我們現在去哪?」

「原本想要帶你跟湯姆去對角巷購買上學所需的物品的,但現在有些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所以我臨時決定帶你前往福利家族在倫敦的莊園,你外公應該已經在等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