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擊滿是殺意,他根本沒想過留手,不僅是蕭風,連紫妍也打算一同滅殺!

蕭風快步向前,主動撞到那手掌印上,根本攔不住。

「住手!我知道關於斗帝的秘密!」

蕭風大喊起來,他已經什麼都顧不得了。

那人目光平靜,似乎對斗帝二字根本沒有興趣,靜靜看着手掌印覆滅兩人。

蕭風身體隨着巨掌倒退,他身後就是紫色巨繭。

五米!

「我知道如何晉陞斗帝啊!」

那人無動於衷。

三米!

「我知道陀舍古帝的墳墓!」

那人依舊不動。

一米!

「哈!終於是趕上了!」

就在掌印距離紫妍還有一米的時候,巨繭旁邊的空間陡然裂開來,一道壯碩的身影從中走出,擋在巨繭前方。

他兩手撐住掌印,粗壯的手臂緊繃,在僵持了數秒鐘后,只聽見「咔嚓」一聲,銀灰色的手掌印化作漫天光影消散。

「太虛古龍?」

那人看向從空間裂縫中走出來的身影,微微皺起眉頭。

「哦?既然知道我的來歷,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壯碩男子盯着原山谷主人,「這兩個人我保下來了,要麼打,要麼你走!」

「呵。」原山谷主人看了壯碩男子一眼,指了指這處山谷,「既然你們太虛古龍把這片爛攤子攔下來了,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他用下巴指著嵌在山體、昏死過去的老牛,「那頭沒腦子的食草蠢貨就送給你好了。」

那人轉身準備離去,像是剛想起來一般,「順便提一句,看看那傢伙手裏的劍,提前做好準備吧。」

說完,他不再停留,轉身離去。

「紫妍沒事吧!」

看到那人似乎不準備回來,蕭風連忙衝到巨繭旁邊。

巨繭沒有挪移半分位置,應該是沒有受到衝擊,而且表面依舊時亮時暗,如同呼吸,一切如故。

「她叫紫妍是么?」

壯碩男子走到近前,看了看巨繭,又看了看蕭風,「你好,老……咳咳,那個我是她的族人。我叫黑擎,這些年,她一直和你在一起?」

蕭風看着黑擎,眼睛閃著光,有些話他不好出手,但內心的情緒還是壓不住地從眼神里顯露出來: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你給盼來了!

「喂?小子你在看什麼呢?」

黑擎又嚷了一聲,這才把蕭風心神拉回現實。

「啊,你說你是紫妍的族人啊,太好了!」

蕭風花了點時間把紫妍的情況跟黑擎交代清楚。

「等她蘇醒后,你們一定要看好她,不要讓她亂跑。哦,不對,等到丹塔搞活動的時候你們得放她出來,最好多帶幾個人。」

???

「你在說什麼?」

黑擎一頭霧水,要不是他前面介紹了一些紫妍的情況,怕不是直接把蕭風當成了瘋子。

蕭風揮了揮手,也沒指望黑擎能夠聽懂。

「有沒有什麼手段,可以傳訊給你?」

看到黑擎遲疑,蕭風又補充了一句,「這一點很重要,對紫妍很重要。」

黑擎詢問緣由,蕭風只回他紫妍知曉,多了就不肯說了。

「這山谷主人什麼來頭?」

蕭風想到那個雌性莫辨的傢伙離去時的話,好似他闖了禍一樣。

黑擎搖了搖頭,「沒聽說過那傢伙。對了,你的劍給我看一下。」

蕭風沒說什麼,直接把劍丟了過去。

「這劍……」

黑擎沒被傷到,只是被突然繚繞起來的劍氣嚇了一跳,「我好像在什麼時候聽說過……」

「卧槽!老子想起來了!」

首發最新。。 葉飛看到青陽輝在阻擋自己,葉飛便是深吸一口氣,責任是要負的,但是家人也是要保護的。

「你攔不住我的。」

葉飛說完,便是向前走去,宋紅顏和李月珊在葉飛的身後跟著,幾個人走的很緩慢,並沒有那麼著急。

青陽輝眉頭緊皺著,自己爹爹和自己哥哥是古武者,他們出去了,還有幾天會回來,現在葉飛要走,不知道攔住攔不住,現在自己的兒子急需眼角膜,要是讓葉飛就這麼走了,以後恐怕再也難以尋找到了,說不定會逃。

「陽輝,他是金花古武者,我們的人還沒到,要不讓他的家人先走,我看他也是通情達理的人。」

唐歡小聲的對著青陽輝說著,倒不是怕了葉飛,而是覺得現在自己老公的人還沒到,他又不會古武,怕自己老公吃虧。

「我辦事,女人少插嘴!」

青陽輝冷冷的對著唐歡說著,唐歡看到青陽輝好像很不高興,就閉嘴不說話了。

「拼盡全力攔住他,待會家族的金花古武者就會來,攔住他們,黃金萬兩。」

青陽輝低聲說著,他眼神之中帶著一絲凌厲,那些青家子弟聽到青陽輝這麼說,眼中瞬間帶著貪婪,他們都是為青家做事,子子孫孫,世世代代,要是有黃金萬兩,還為青陽輝做什麼事情啊,直接跑路了,黃金萬兩的誘惑力太大了。

「上!」

嘩啦啦一聲,十幾個古武者皆是朝著葉飛和宋紅顏衝去。

葉飛無奈的搖搖頭,青陽輝很是倨傲和倔強,自己的實力擺在這裡,對方還要強行留住自己。

「你留不住我的。」

葉飛向前踏出一步,隨後單手猛然的往地面一拍。

「轟!」

「撲通!撲通!」

「啊啊啊!」

那些衝過來的古武者,一連串的跪倒在地上,一連串的撲通聲響起,青陽輝和唐歡的身體也是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

「啊!」

青陽輝一下子就跪在地面上,他感覺渾身不受控制,周圍的空氣都好像變成了固體,一下子拘禁了他所有的行動,青陽輝想要站起來,但是周身好像有巨大的重物壓在自己身上,根本站不起來。

「青少爺,我站不起來了。」

「好強大的氣場領域,完全不是對手。」

「少爺!」

一個個古武者都是慌亂了,他們這次過來的倉促,沒有帶金花境界的古武者,如今遇到葉飛,竟然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這讓他們難受不已。

「走。」

葉飛對著宋紅顏說著,宋紅顏和李月珊,還有葉善,大步的朝著門外走去,那些人跪在地上,動彈不得,宋紅顏他們一路無阻,直接上車離開這裡。

「你讓我跪下?你完了!」

「我青家不會放過你的!」

青陽輝跪在地上,眼神之中帶著一絲毒辣,這個外鄉人,看來是不知道自己青家人的強大,竟然讓自己跪下,青陽輝感覺無盡的恥辱。

「你之所以還能跟我如此安穩的講話,是因為我知道我兒子做的很錯,不然的話,我也不會這麼平穩的跟你交談。」

葉飛對著青陽輝說著,他已經很低調了,也很講道理了,因為葉飛知道這件事是自己的錯誤,不想把事情鬧的太僵,但是青陽輝可不這麼想,覺得葉飛這是軟弱的表現。

「起來吧,我們還是好好協商一下吧。」

葉飛單手一擺,面前的所有人都失去了束縛,青陽輝和那些子弟站起來,他們紛紛用著惡毒的眼睛看著葉飛。

「找到了,找到了,其他醫院有匹配的眼角膜,現在正在送來。」

就在此時,院長跑了過來,對著葉飛和青陽輝說著,他驚喜萬分,終於解決了這件事情,要是金花境界在醫院內打起來,那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有匹配的眼角膜自然是好的。

「太好了,已經在路上送來了是吧,一切費用我出,後續治療的費用我也出了。」

葉飛臉上帶著笑容,幸好有新的眼角膜,不然葉飛也覺得很棘手,畢竟人身上的血肉,以葉飛現在的境界,是無法造出來的,只有從其他人的捐贈獲取。

「對,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大約半個小時后能夠到來,錢已經給了。」

院長對著葉飛說著。

「太好了。」

青陽輝也是深吸一口氣,他生怕自己的兒子失明,半個小時他還是等得起的,這麼著急要葉善的眼角膜,也是出自一個父親的擔憂。

「現在高興了吧,該賠償的,我葉飛一分都不會少,你放心。」

「我為我剛才的過失為你道歉。」

葉飛對著青陽輝深深的鞠躬,畢竟對方給自己下跪,還有葉善確實是錯的。

「不好意思,這件事還沒有完!」

青陽輝絲毫不管葉飛是否道歉,語氣還是一樣的冰冷,他眼神冷酷,態度堅硬,葉飛歪著頭看著青陽輝,不知道他怎麼還不原諒自己。

「怎麼?你還有什麼不爽的嗎?我都道歉了!」

葉飛倒付著手問著對方,要是對方覺得錢少,自己可以再加,這些對葉飛來說是無所謂的。

「我兒子承受了眼角膜脫落的痛苦,我也要把你兒子的眼角膜打脫落,讓你兒子也承受這份痛苦,讓你這個當爹的,也承受一下兒子受損的痛苦!」

「還有剛才一跪之辱,我也要你付出代價,你讓我跪下,你也承受的起?哼,今日,就要用你的雙腿來償還一跪之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