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到對面營帳折射出的影子時,黎素麵上的緊張這才散去了一些,鬆了一口氣,低喃道:「幸好無事……」

她轉身本要回去洗把臉,餘光卻瞥見有幾個身影朝着蕭奕辰所在的營帳而去。

距離太遠她這會兒尚且看不真切,可聯想到夢境,卻不免心下一沉,快步朝前走去。

「黎素姑娘。」守着的兩個士兵恭敬開口,低着頭不敢看她。

「勞煩兩位通稟一聲,我有事要求見王爺。」黎素應了聲,快速開口。

同時,她也在注意著朝這邊靠近的幾人。

其中有一個看着似有些眼熟,但這會兒她剛剛睡醒,腦袋還不算清明,一時間也沒想到在什麼地方見過。

只是巡邏的士兵既然沒注意他們,想來,是營中人。

守門的士兵二話不說便讓開了路,賠笑道:「王爺吩咐,黎素姑娘若是來了自行進去就是,不用屬下通稟。」 幾秒后,對話框有消息過來了。

【霍司星:我在省城。】

【溫栩栩:啊?你怎麼跑省城去了?昨天不是說好了,今天來接我們的嗎?也沒見你。】

溫栩栩十分的詫異。

因為昨天她確實有跟她聯繫過,當時,她還記得,聽到說他們要回來后,這女人馬上一口應承要過來接他們的。

可現在,不來接就罷了。

怎麼還跑去省城了呢?

【溫栩栩:你在省城幹什麼?】

【霍司星:沒什麼,你們不是有很多人嗎?我不去接也一樣。】

【溫栩栩:哪裏很多人啊?就你弟弟,還有冷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三個孩子呢,還有行李,兩個男人怎麼夠?】

溫栩栩急於解釋,脫口而出來的就只有霍司爵和冷緒。

消息發出去。

這手機里,很長時間都沒有回信了,就好似,這女人突然就消失了一樣。

唉,算了吧。

反正,她就是那樣的一個人,隨心所欲自由自在慣了。

溫栩栩這麼想着,她就把手機給收了。

可她不知道,就在省城中央廣場的一家咖啡廳里,把手機扔到了一旁的霍司星,那張臉,就跟被霜打了一樣。

所有的光彩都消失。

還帶了一絲沒有血色的蒼白。

「霍小姐,你沒事吧?你的臉色看起來很差。」

正坐在她對面的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看到她這樣的變化后,關心的問了一句。

這個男人,長得其實不算差。

他斯斯文文的,皮膚白凈,臉上還戴了一副金絲眼鏡,一眼望去后,形象和喬時謙那種類似。

但是,他有一點不同的就是,他無論是坐着的姿勢,還是穿着打扮,都是有板有眼的,就好似經過了嚴格禮儀教出來的一樣。

這大概就是官二代的標配吧。

「沒事。」

霍司星沉默了好一會,終於還是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這男人便又露出笑容了。

「那就好,那我們待會去看電影嗎?!查了一下,今天有部新片上映。」

「好啊。」

霍司星又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答應了。

之後,兩人便離開了咖啡廳,坐上外面那輛瑪莎拉蒂后,就去電影院了。

她從來就不是傷春悲秋的人,當斷則斷,灑脫利落,那才是她的風格。

霍司星跟着這個人一起來到了電影院。

講真,這種男女在一起就跑電影院來的套路,她覺得都已經不合適像她這種三十多歲的女人了。

看,爆米花她不喜歡。

可樂,她就覺得更加幼稚了。

她得配酒!

還是埋在地下十幾年的那種。

「霍小姐,來,這是你的爆米花,我們一起進去吧。」

「好。」

霍司星捧著這一大盒爆米花,幾乎是麻木的跟着這個人進去了。

找到位置坐下,電影很快開始。

《午夜凶宅》!!!

mmp,還是恐怖片。

「霍小姐,這個片子有點恐怖,你要是待會不敢看的話,可以……可以靠到我的肩膀上。」

這個男人在黑暗光線里支支吾吾的說了句。

霍司星什麼都沒說。

「咔嚓——」一顆爆米花扔進自己的嘴裏,咬得那叫一個脆響。

十來分鐘后,當電影終於進入一個最高潮,陰森恐怖的畫面出現,「啊——」一聲尖叫!

霍司星肩膀上多了一顆腦袋。

「嘎吱!」

她在黑暗中面無表情又抓了一把爆米花塞進嘴裏。

正繼續看,可突然,這顆靠在她肩膀上的腦袋,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突然,他就在霍司星的旁邊抬起了頭來。

「司星……」

「什麼?」

霍司星正在往嘴裏送的手僵在那了,她側了過來,十分震驚的看着這個在黑暗中的人。

她的名字,很少有人這麼叫。

外面認識她的人,叫她霍大小姐。

她的熟人,乃至包括她的親人,都要麼是連名帶姓的叫她霍司星,要麼就像溫栩栩那女人一樣,叫她姐。

而「司星」兩字,出了她的父母。

好像,都沒人叫過了。

「司星,我……我想說,你真的很美,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的女孩子,這麼灑脫奔放,就像是火玫瑰一樣。」

「……」

霍司星腦子又是死了一下機。

也沒有人說過她好看。

這麼多年了,因為她另類的打扮,很多人說得更多的,是她有病!

說她好好的一個女孩子,非要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畫着哥德式妝容,穿着也是非常誇張的服飾……

總之,沒有哪個說她正常。

可現在,這個今天才見面的人,說她好看。

還說她像火玫瑰。

霍司星終於不動了。

「司星,我……我……」這個男人看到她不動了,黑暗中,只聽到他一陣呼吸加重后,那腦袋,竟然仰了起來。

隨後,慢慢地朝霍司星的唇壓了下來。 柳開宏目瞪口呆地看著十三護法長老,接下來的事情甚至不用柳如雁跟他這個百花宮主開口,十三護法長老已經安排得妥妥噹噹,他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對外宣布,百花宮,已經擁有氣息境的強者。

他們已經非常迫切看見武者界各大門派震驚失色的神情。

柳蔓蔓也是一臉的茫然。

前一刻這十三護法長老還在堅決反對,現在熱情程度,恨不得現在就直呼她為聖女了。

楚塵並不知道柳家醫館的情況,他已經來到了21酒吧,沒有特別的任務,只是純粹的想放鬆一下。

包廂內,楚塵跟肖風兩人喝得盡興,同時,楚塵也喊來了夏北,北塵公司的業務越來越多,夏北也越來越忙了,現在的夏北也不再是夏家的廢柴三少爺,一躍成為了炙手可熱的年輕商驕。

「塵哥,幹了這杯。」夏北舉起了酒杯,「聽嫂子說,北塵在京城的新址已經在裝修,我也做好準備了,到時候,我們征戰京城。」

楚塵與夏北碰杯,預祝北塵的成功。

凌晨過後,江映桃才推開了包廂大門,姍姍來遲。

「桃姐,該自罰三杯吧。」楚塵微笑,同時也好奇江映桃為什麼來遲,要知道,這間酒吧雖然投資很大,但只不過是江映桃的副業,一般來說,她不會將很大的重心投入酒吧的運營上。

「區區三杯酒,難得了桃姐嗎?」跟著進來的司徒靜給了一個助攻。

江映桃也沒有扭捏,直接拿起酒杯,連喝三杯后,坐了下來,「我剛才在開會,楚隊臨時召開的語音會議,特戰局各大偵查組的組長都要參加。」

「有情況?」楚塵問。

「關於海外武者界。」江映桃三杯酒下來后,在燈光的映照下,面容微微紅潤,桃花眸顯得濕潤迷人,她就是那種總在不經意間就勾魂攝魄的女妖精,楚塵坐在江映桃的身旁有種隨時隨地都面臨著各種考驗的感覺,「戰龍島武者隊伍被殺案件引起了特戰局的高度重視,倘若海外武者界不安分的話,一旦登陸,會掀起腥風血雨,所以,這段時間,特戰局派出了一支又一支的偵查隊伍出海,查探消息。」

「一開始只是帶著盲目的搜尋,不過,隨著偵查工作的深入,我們已經掌握了越來越多的資料。」江映桃開口,「其一,已經可以確定的是,戰龍島確實被天外天佔領了,如今的戰龍島,是天外天的強者說了算。」

關於天外天的消息,楚塵在於江映桃交流的時候已經告知了她。

「第二,自從戰龍島被占之後,海域範圍一片混亂,經常會爆發戰鬥,如今的海域,充斥著危險性。」江映桃看了楚塵一眼,「貿然出海的話,會很危險。」

她知道楚塵將要出海。

「還有,我們的人,找不到你說的那個貝殼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