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抬頭,發現身影的主人是個壯實的肌肉男,指著自己臟掉的上衣嚷着,「沒長眼睛啊,我這衣服很貴的,洗不幹凈了你要怎麼賠?」

這人怕不是有那什麼大病吧?

顧言北眸色暗了下來,擋在沈梔身前,低聲說,「咱們這是遇上訛人的了。」

對付這種人,以暴制暴沒用,到時候對方會站在道德制高點更加肆無忌憚地指責你。

所以,不能通過打架解決。

「大叔,你剛剛可是自己一直湊過來的,我兩隻眼睛好好的,目前還沒有要近視的現象。」顧言北一面確保身後的人不會受到傷害,一面儘力扯開了嗓子喊使聲音傳播出去。

「要我告訴你,惡意欺騙他人財產或對他人造成精神,身體上傷害的處罰條款在憲法第幾頁么?」

肌肉男一時間愣住了,沒料到這兩個軟妹子居然沒有表面上看着那麼好欺負。

身邊的人這時候也都紛紛看了過來,小聲議論著,還有個正直大哥的聲音從人群中冒了出來,「這裏可都有監控,你要敢欺負這兩個小姑娘,看哥幾個不得把你揍得回不去家!」

「呸,什麼玩意,這衣服我自己回去洗洗就好了。」肌肉男丟下一句狠話,忿忿地跑了。

顧言北這才轉過身,把沈梔轉了一圈檢查,確認沒有受到傷害才安心放了手。

可惡,為什麼他們搞事情總喜歡嚯嚯食物!顧言北悲痛欲絕,滿心滿眼都是被撞壞的煎餅果子。

這可是排了半天隊才買到的!

沈梔紅著臉,半天憋出一句話,「言北同學,謝謝你!」

「好厲害,想不到你對憲法這麼有研究!」

???顧言北蒙了,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臉,「其實那玩意在憲法第幾頁我也不知道,為了裝13才這麼說的。」她想着大不了到時候隨便報個頁碼,反正對方也不可能知道具體在多少頁。

——

晚上回到家,顧言北洗澡洗頭,換上睡衣,坐到椅子上打開了視頻通話。

一接通,韓歲宵那張帥得人神共憤的臉就赫然出現在屏幕上。

顧言北看到他就止不住委屈,「韓歲歲,教人學習好難呀……」

韓歲宵被她這一下弄得哭笑不得,「怎麼了?」

顧言北把今天教人寫作文的事一五一十講了,本以為對方會安慰自己,沒想到……

韓某人噗嗤一聲,沒憋住笑。

沙啞的笑聲一下下敲擊著心房,惹得顧言北又羞又惱。

「我都這麼慘了你還笑我!太過分啦!」

韓歲宵:我知道這樣不好,但就是忍不住……

為了避免男朋友再說什麼扎心窩子的話,顧言北乾脆堵住了耳朵,「我不聽我不聽,你再笑我掛電話了。」

「好了我不笑了。」韓歲宵雙手舉起,做出個投降的姿勢,嘴角卻還帶着隱約的笑意。

他明明還在笑。

他就沒有停過。

顧言北小脾氣上來,啪的一下掛了視頻通話,雙手撐著下巴陷入沉思。

有那麼好笑嗎?

再看一眼桌上卷子白花花的最後一小題。

可惡,被笑就被笑。

這邊,韓歲宵看小姑娘掛斷了電話,還以為把人逗過了。

正盤算著怎麼給人道歉,就看到微信提示框顯示著,「對方正在輸入」。

對方正在輸入了許久,終於發來一張照片,附帶着一條消息,「快說,這題怎麼做!o( ̄ヘ ̄o#)」

什麼呀,太可愛了。韓歲宵無奈地笑了笑,仔細看起照片中的題目來。

約莫三分鐘,就把題目答案和解題思路發了過去,得到了對方的一個冷哼表情包。

:╭(╯^╰)╮,不要以為我會說謝謝!

這一畫蛇添足的舉措在韓歲宵眼中無異於,「我本想跟你道謝但迫於面子因此我要傲嬌一下下」。

另一邊的顧言北打了個噴嚏,摸著鼻子對着下一道不會的題目苦惱。

管他什麼面子,這是她的男朋友,她想怎麼問就怎麼問!

——

周日一整天,外面都下着雨。

天氣還沒回暖,現在這場雨一下,更是讓人冷徹骨。原本和宋客枝定下去樂隊唱歌的計劃泡湯,估計過了這次,要等到放假才會有機會再去了。

相比於宋客枝對於說變就變天氣的惱恨,顧言北就顯得佛系許多了。

下雨天最適合碼字,還適合呆在家裏和某人聊天。

顧言北寫完一篇短文,隨手扎了個丸子頭,點開了微信聊天框裏的視頻通話。

「摩西摩西,男朋友在嗎?」

「在。」韓歲宵的感冒似乎是又嚴重了幾分,這時候聲音啞的差點都聽不出他說的什麼話。

「怎麼聲音更啞了?快去給我喝葯,不然就吃我正義鐵拳——」顧言北朝攝像頭的方向比了個拳頭,試圖讓不懂得照顧自己的男朋友把葯喝了。

「啊,好。」韓歲宵鼻子有些泛紅,起身去給自己泡了一杯沖劑。當着顧言北的面喝下,才讓她放心了一點。

「感冒了就快去睡覺,聊什麼天,快給我躺床上!」顧言北覺得自己現在特像個愛操心的老媽子,對自己感冒的小孩兇巴巴的。

韓歲宵笑了下,乖乖在床上躺好,「就這麼想看我在床上的樣子?」說這話時,臉上因感冒起的紅暈配上旖旎的語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正在進行什麼不可描述的場面。

這男人怎麼生病了就這麼騷氣啊!顧言北噎住,紅著臉不知道說什麼好。

欲言又止了半天,她終於再出裝出兇巴巴的氣勢,「不許說話,快睡覺,咋的,還不睡是要我給你講睡前故事嗎?」

「嗯。我想聽鬍子先生的故事。」面前的男人又騷又奶,惹得顧言北招架不住。

心裏想着,我不是這個意思,嘴上還是誠實的念起了故事。

「……就這樣,鬍子先生在大海盡頭終於找到一座島嶼,那裏種著一大片薰衣草,就像他夢想的那樣。」故事講完了,顧言北看到屏幕那頭某人已經閉上眼睛睡著了,腹誹道這什麼鬼的睡前故事居然真的有用。

不過既然已經不聊天,那麼視頻開着也沒什麼用,這樣想着,顧言北乾脆掛斷了視頻通話。

她看不到的是,某人在掛斷視頻通話后又睜開眼從床上爬起來,一臉鬱悶地在微信界面戳戳戳。

就這麼不想跟他聊天嗎?!

——

在胃部的強烈抗議下,顧言北還是放棄了那個一整天都不會出門的完美計劃,撐著傘下樓覓食。

樓下便利店風雨無阻兢兢業業,這個時候還亮着燈。

店裏沒什麼客人,好像就一個店員站在後排貨架邊整理商品,顧言北往放飯糰的貨架上看了一眼,發現居然一個飯糰,都沒有了!

她又把整個便利店都逛了一圈,發現後排貨架上居然有賣漢堡,可惜放得太高,以她的身高壓根就拿不到。

就在她打算回去餓死在房間的時候,一雙手福至心靈,幫她把貨架上的漢堡夠了下來。

「是這個沒錯吧?」 放下宣紙。

千仞雪深深的嘆了口氣,青蔥玉指輕輕揉着太陽穴。

現在,她心中只有兩個字。

絕了!

哪怕再多等一會兒,待她回來以後,秦幽也能知道自己並不是被全國通緝,而是雪夜那個老皇帝想封他為鎮國神獸啊!

這算什麼?一個美麗的誤會嗎?

千仞雪坐在書桌旁,怔怔的看着這張字條,一時間思緒萬千。

怪不得,她就說最近怎麼如此順利,連唯一潛在的威脅,四皇子雪崩也被合理的剷除掉。

原來,一直都是因為小幽幽在暗中相助!她還傻傻的以為是自己運氣好!

但她並不知道,這一切,都只是因為秦幽一時嘴饞,所導致的連鎖反應,或者說是蝴蝶效應。

看吧,這又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千仞雪現在很想立刻動身把秦幽給找回來,但她不能這麼做。

潛伏成太子並不是一件兒戲,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被察覺出來。

上次她是打着視察藩王的旗號出天斗城,這次可沒有那麼好的理由。

而且,她連史萊克學院在哪裏都不知道。

「罷了,過段時間再打探一下史萊克在何處吧。」

「既然榮榮在小幽幽身邊,有榮榮在照顧他,小幽幽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才是……」

千仞雪心中默默祈禱著。

……

「秦幽秦幽!救命!快來救本姑娘的命啊!你再不過來,就要失去一個疼你愛你的好妹妹了!」

天斗城,裊無人煙的郊外,忽然毫無徵兆的響起一道女孩的哭救聲!

一尊足有七八丈高,人稱「荒漠食人花」巨型植物系魂獸將根須盡數拔起,正追着寧榮榮狂攆不停!

秦幽臉色一黑!

他發現,這夯貨的闖禍能力比他還要強!

當下也不是計較的時候,他迅速跑過去,小小的身軀在它面前一站,巨食人花便倏然頓住,似恐懼般不斷往後退。

見狀,寧榮榮一屁股坐在地上,捂著胸脯大口喘氣,眼中滿是生還的慶幸之色。

「哇,好……好霸氣啊!」

「秦幽,秦大哥,秦大俠!那隻食人花起碼也得有個萬年左右修為吧?你站在它面前就把它嚇退了?怎麼做到的啊?能不能教教我?」

緩過氣來的寧榮榮當即連連誇讚個不停。

秦幽劃出一道絢爛火焰字體:

【別想扯開話題!那朵食人花是招你還是惹你了?你非要拿根棍子戳它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