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一路走來,鎮北侯絲毫不慌,彷彿有恃無恐,陳寧才大膽猜測,或許鎮北侯真正的依仗不是他的兵馬。

而是……

盜神。

這些猜測,直到進入牢房中后,才全部得到驗證。

陳寧只覺得自己彷彿看了一出精彩絕倫的大戲。

不論二人如何掩飾,那些微表情或許瞞得過別人,可卻瞞不住陳寧。

「您好歹也是一方盜神,威名赫赫,為何要與鎮北侯勾結?」

陳寧此刻有些恨鐵不成鋼。

驗證了猜測后,就不得不開戰了。

可那樣的話,豈不是和盜神就站在了對立面。

不到不得以的時候,陳寧也不想這種情況發生。

蘇靈兒可是自己人,更是很重要的人,他不想和盜神兵戎相見。

「老夫的事情,哪裡輪得到你一個黃口小兒來管?」

盜神此刻依舊鎮定自若。

並且,他也沒有理由面對一個這般年紀的人,就慌了心神。

即便是被對方所識破,也並沒有什麼影響。

盜神氣息一綻,赫然是靈武境巔峰的修為。

比陳寧目前的實際修為要高了足足六個等級。

盜神並不擅戰。

他的名聲,全部都是來自於一手驚天動地的盜術。

真實修為境界並不高深。

但即使這樣,也足夠了。

他再次探出一隻手,抓向了陳寧。

雄渾的元力澎湃而出。

這是竊天鬼手的招式之一!

若是被抓中,自身氣海內的元力將會被對方偷竊過去三分之一。

由於手段極其刁鑽,很難防範,所以這麼多年來,在盜神這一道攻擊下吃虧的強者,太多太多了……

同時,也足以說明盜神對陳寧這個頭腦縝密的年輕人,也極為重視。

不敢小覷。

然而面對盜神的這一道手段,陳寧卻只是淡然一笑。

若是別的法門也就算了。

【竊天鬼手】這一門,陳寧經過這麼久的使用。

早就已經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熟稔。

誰讓咱這神通起點就是大圓滿等級呢?

只見他同樣是伸出一隻手來,一道淡淡乳白色的光芒流轉。

盜神瞬間大驚失色。

他只感覺到自己氣海內的元氣正在瘋狂朝著陳寧手中流去。

「這……這是?」

盜神面色大變。

彷彿見到了什麼恐怖的景象一樣。

那年輕人用的是和自己如出一轍的手段,但境界卻比自己高了太多。

甚至無需觸碰,隔空就能施展。

盜神渾濁的眼中逐漸攀升起一抹激動之色。

接著,他神情震動,驚呼道:「莫非足下是祖師一脈之人?」

陳寧聽到這話,也只好將計就計的點點頭。

能不動手,當然是最好的結果。

「沒錯,是我,我為自己代言。」 管他到底是怎麼解決呢,現在這個時候只能在這裡先檢測一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了。

如果要是能夠通過檢測來看一下他公司的狀態的話,那李泉大可以通過系統來進行一個大的改變,畢竟也不知道他們公司是否有轉機。

如果要是有這樣的一個轉機的話,李泉角一定要通過一些設置來讓他們公司的轉機變成最後的一個壓倒他們的稻草。

誰讓他們之前也做慣了壞事呢,既然之前做了那麼多的虧心事,現在這個時候就必須要多打一些懲罰才是。

「啟動系統」

「檢測」

之前這個時候的系統也立馬進行了啟動,先按李泉進行了一個系統的優化。

之後也都能夠很明顯的看出來先系統變了一個樣子。

之後在檢測的時候速度也會變得更快一些,李泉看了之後其實心裏面也都是比較開心的,畢竟以前的時候是需要一段時間的。

可是自己上廁所也不能夠太長時間,畢竟是在李瑞他們的公司,所以現在這個是天時地利人和,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變得很好。

「生意有轉機+2,善良-5,壞事+5」

看到這樣的一個檢測結果的時候,李泉其實也都能夠猜到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情況呢。

因為現在的一些東西導致他沒有辦法有一個好的轉機。

但是不一定以後沒有,也許自己如果要是不通過系統來干預的話,可能現在許文強就是他最大的一個客戶了。

到時候如果是李銳在接一個大客戶之後,後面肯定也會有陸續的客戶全部都來到這裡,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可是不行的。

「怪不得現在這麼得意呢,原來也是有一些隱藏客戶的,既然這樣的話,那我當然不能夠讓你這麼如意的就完成了這些。」

李泉現在這個時候直接就把自己手裡面的一些東西放下了,然後開始啟動系統進行一個新的改造了。

畢竟他整天謊言連篇,越是在改造的時候,李泉角越是應該讓他知道到底怎樣的一個情況了。

畢竟李泉現在也是有一定能力的,可不像之前一直任人宰割。

現在這個時候擁有了這樣的一些系統,作為加持,肯定能夠將事情變得越來越好的。

「善良+2,轉機+1,謊言0,誠信+5,坎坷+2。」

原來是這個時候再將所有的東西進行了更改,之後,系統也都表示有一些不理解了。

因為既然這個時候整個檢測的是一個完全負值的狀態。

如果李泉很討厭的話,為什麼不直接就把這個東西給消除掉了,如果要是以前的話可能真的不會給他任何的機會。

這個企業可能都不會存在了吧,畢竟系統也是很智能的,直接就可以將這些東西給弄好了。

可是李泉想了一下之後,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還是應該給他一個機會的。

之前做那樣的一些不好的事情,後續也可以通過坎坷的一些經歷來進行一些彌補。

畢竟有很多的人都已經曾經被李瑞他們的公司所耽誤了。

李泉也是想要給他這樣的一個機會,但是謊言面前必須要說出實情才行,所以在謊言每一天必須要把它更正為0。

要不然以後他可能說的謊言越來越多,又會變成這樣的一個狀態了,既然是誠心想要讓它變得更好,生意也會慢慢的變得好。

但是李泉並不想讓他掙太多的錢,所以都沒有在機會哪裡給他多很多的東西。

如果他是真的想要通過一些東西來賺錢的話,肯定也是誠信為底線的。

李泉並沒有將他完全變成一個非常窮的人,而是想要在這樣的一個坎坷的過程當中,讓他慢慢的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去做生意。

其實系統只是去決定了他的一個最一開始的建設罷了,如果後面慢慢經營好了,可能也都會變得很好的。

「是否確認更改?」

「暫存。」

這個時候的李泉直接點擊了贊成,因為他覺得現在這個時候可能也不能夠決定他以後的一些發展。

如果現在這個時候他稍微好了那麼一點點的話,也許李泉可以在整個的公司給他設計一個更好的發展前景。

可是也得看他後續的一些表現了,所以想到這裡的時候他覺得還是應該要暫存,如果直接確定了的話,以後想要更改可就麻煩了。

直接這個時候李泉弄完了之後直接從廁所裡面出來了。

看到了李銳,一直想要通過自己的一些語言來把胡敏兒拉過去的時候,李泉整個人稍微有一些不爽了。

畢竟那是自己的徒弟,如果要是想要拉過去的話,那總得來跟自己先說一下吧。

「李總這是在幹什麼呢?沒看出來的互相介紹有那麼一點點不高興了嗎?要我說你別在這裡自討沒趣了。」

這個時候看到李泉出來的時候,他稍微有那麼一點點收斂了。

可是卻並沒有完全收斂,畢竟現在這個時候他要做的事情是有很多的,而不只是在這裡去和胡敏兒他們有一些溝通。

「我非常的想讓胡敏兒加入我們公司又怎麼了?像這樣的厲害人物,誰不想讓他加入自己的行列當中呢?」

之前這個時候的他這麼一說,李泉人來了再去跟他說什麼了,反正過一段時間就可以變得慢慢的少有一些改變了。

也不會像現在這麼討人厭的李泉改變過來,然後也都覺得其實自己讓他改變了一下也都是比較不錯的。

畢竟自己現在可以心情稍微好一些了吧,因為李泉之前的時候。

在改變整個系統的時候,也都覺得只是分區域來改變會比較好一些,所以直接就按照廁所那樣的一個小的標誌來進行了。

李泉可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一些原因,就把外面的所有的辦公室全部都改了一下,還是要讓李瑞自己發生一些改變比較好。。

「對了,李總,好像衛生間稍微有一些堵了,要不要一起去那邊整一下呢?要不然我們是客人總不能來了,幫你一起整吧。」

。「真的?可是你不說你不敢在我娘面前造次嗎?」韻白懷疑蕭靖軒在忽悠自己,所以有些懷疑的看着蕭靖軒。

「那講道理估計不行,你也知道你娘親肯定不講道理的。」蕭靖軒皺皺眉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