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夏她剛嫁到龍家,你是大嫂,平日裏多照顧著點,還有,安夏她很單純,不會傷害小橙子,你不需要防着她。」說完轉身回房。

原來是為了喬安夏!凌若冰眸色暗沉下來,喬安夏很單純?哼,一個連修復手術都敢做的人,談得上單純嗎?

喬安夏靠在床頭跟李清聊天,李清彙報著公司的一些事,

「很忙嗎?」男人回到房間,低沉的聲音響起,語氣平淡,聽不出喜怒,給人的感覺卻有那麼點在質問的意味。

喬安夏關閉對話框,「不忙,跟清姐聊了下公司的事。」

「是嗎?」龍夜擎淡淡的回了聲到浴室洗澡去了。

喬安夏仔細回想着他剛剛說的那幾個字,不會是在說她沒跟小橙子玩吧?

小橙子確實很可愛,她也很喜歡,可那畢竟是凌若冰的女兒,她太親近了,凌若冰受不了。

浴室的門開了。

喬安夏習慣性的往邊上挪了點,「小橙子睡了嗎?」

「嗯。」龍夜擎掀開被子,躺到她身旁。

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和熱氣襲來,喬安夏又往邊上挪了點,晚上的事,她覺得應該解釋一下,「其實,不是我不想和小橙子玩,你也知道,大嫂她……她不太喜歡我跟小橙子太親近。」

男人眉心蹙了蹙,「她和你說什麼了?」

「也沒什麼,也就這意思吧,我得懂的分寸。」她沒說太多,免得龍夜擎認為她在挑撥是非。

「大嫂一個人帶着孩子不容易,你多擔待些。」

喬安夏心裏有些堵,不管在什麼時候,他都是站在凌若冰這邊,還好她沒多說什麼,不然,他又要誤會了,「那個,時間不早了,我先睡了,晚安!」

側卧在床沿上,背對着他,意思很明確,是在告訴他,她很累了,不要碰她。

龍夜擎眉心微蹙,靠近了些,「喬安夏,我們躺在同一張床上,你覺得這種事能躲得過去嗎?」

喬安夏知道躲不過去,甚至覺得有那麼點不道德,一開始是她賴著要嫁給他的。

「告訴我,你在怕什麼?」

「我……」喬安夏不敢說,但她知道,老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再給我一點時間,幾天吧,就幾天,好不好?」

既然她不願意說,龍夜擎也沒再問,背過身睡覺。

喬安夏長吁一口氣,她感覺自己似乎陷入了一個可怕的黑洞中,想依靠龍夜擎,又害怕被他發現她過去的事。

……

凌若冰睡到半夜做了個夢,大雨中,一個小女孩哭的稀里嘩啦,嘴裏不停的喊,「姐姐,你在哪?姐姐,我害怕……爸爸,媽媽——」

而她拚命的往前跑,不敢回頭,捂住耳朵不停的跑,跑了很遠,再回頭時,呼喊她的聲音停止了,小女孩不見了。

凌若冰被驚醒,額頭冒着汗,「若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丟下你的,對不起,我有苦衷的……」

凌若冰拉開窗戶喘了幾口氣,看了眼時間,還是凌晨三點,每天晚上,這漫漫長夜都讓她心慌,讓她陷入到孤獨和不安中,龍夜擎是她唯一的依靠,可如今,龍夜擎娶了喬安夏,讓她以後的日子怎麼過?

凌若冰趴在窗戶上,又翻出了喬安夏去醫院的那幾張照片,這件事,一定要讓龍夜擎知道。

……

傍晚。

喬安夏回了喬家別墅,約了家政嫂過來打掃衛生,順便過來拿點東西。

打開抽屜,裏面放着她從酒店拿走的那塊腕錶,一直到現在,她都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這塊表成了她這輩子最大的恥辱,看到就覺噁心,卻又不能扔掉,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留着,又放回了原處。

另外一個抽屜中放着一隻錦盒,錦盒中有一塊鳳凰玉佩,這塊玉佩是她從小戴在身上的,看上去挺貴重,但只她有,弟弟喬沐南都沒有,媽媽說過,讓她好好保管,千萬別弄丟了,所以到國外留學這幾年,她將玉佩放在了家裏。

喬安夏將玉佩放回錦盒裝好,放入手袋中,還是帶在自己身上更保險些,家政嫂已經把衛生清理的差不多了,鎖好家門,回到車上接到了楚瀾的電話,約她一起吃晚飯。

吃過飯,楚瀾塞給她一包東西,「晚上洗完澡后把這個穿上……」

喬安夏兩眼茫然。

楚瀾比她還心急。

喬安夏偷偷打開那包東西看了眼,「這什麼啊?」

「也就一套比較特別的睡衣,能很完美襯托出你的身段,保證他能愛上你!」

喬安夏面色通紅。

「好了,你就按照我說的做吧,不然,他一定會看不起你的。」楚瀾看了眼時間,「時間還早,我們到酒吧去玩會兒,喝幾杯給你壯壯膽。」 「趁現在,他沒有在那個法寶裡面,我們一舉將他滅掉!」

小柒看準時間吩咐兩個姐妹后。

嗖的一聲竄了出去。

兩個姐妹緊跟其後,此時沒有恐怖的院子和那個速度吊炸天的移動法寶,絕對是擊殺葉不朽的最佳時機、

他們三個人同時爆發靈力。

峨眉刺,千仞雪。

紛紛向著葉不朽飛去。

他們為了保險,身子也沖了過去,時刻準備著補刀。

葉不朽被草叢的聲音嚇住。

轉身查看。

就是這麼一個轉身,他的腳動了一下。

他的身體不自覺地避開了飛身前往的暗器。

「好啊,果然留著一手,不過現在我看你怎麼跑!」

梅婷他們已經來到了葉不朽的身前。

伸手抓回武器。向著葉不朽打去。

令他們感到奇怪的是,葉不朽沒有爆發靈力來抵抗,而是憑藉著走位,竟然可以輕而易舉地躲過他們一次次地致命攻擊。

三英戰不朽,一時間竟然沒有佔據優勢。

這不科學!

他們三人圍攻了一會葉不朽抓住空擋,反手一個番天印。

啪!

打歪了。

正好命中千仞雪身上。

千仞雪瞬間化為了碎片。

它本來就是碎片組成的,這倒也看不出這一招有什麼特別之處。

只是小柒整個身體一顫,緊接著飛出去了數十里地。

他僅僅是手握著千仞雪就受到了這等波及,就很不正常了。

兩個姐妹連忙跳出圈外。

「小心一些,這個傢伙還留有法器。」

「怎麼又是你們?」

葉不朽看清楚來者的面孔,有些奇怪。

「我不是放你們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當然是取你狗命!」

梅芷說著揮舞著手中的利器上前。

得了,葉不朽本來以為對面是什麼仙級神級的人物。

沒想到是這三個荒古流大陸的奇葩。

他也不再使用番天印了。

而是從系統空間裡面掏出來一把小白劍。

「妹妹小心。」

看到葉不朽掏出東西梅婷畜生提醒勸阻。

可為時已晚,葉不朽的小白劍已經揮下。

兩個姐妹同時跪倒在地。

就連剛剛趕回來的小柒也不由自主地跪下。

「身體動不了了,你使用的什麼妖法?」

三人質問葉不朽。

葉不朽沒有回答,而是反問。

「現在你們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吧?」

「說吧,此行回來是誰給你們的膽子,上一次的教訓還沒有記住嗎?」

「大人,有人懸賞您的腦袋,我們這也是破不得以啊。以我們谷主的脾氣,這次任務失敗了他一定那我們的命來抵錢!」

小柒沒辦法,只好把實情說了出來。

兩個女人連連點頭。

以谷主的視財如命的性格,真有可能這麼干。

「這麼說你們是因為怕死才來追殺我的?」

葉不朽問道。

三個人拚命點頭。

那邊不能回去了,如果能得到葉不朽的寬恕他們還是能過起逃亡的日子。

最起碼不會現在死掉。

葉不朽若有所思。

「我看你們二人的武功也不高,這樣吧,我手下有個活看你們願意不願意接了。」

「什麼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