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總裁將一把鋒利的刀刃給架在了女人的脖子上,鋒利的刀刃泛著冷光,彷彿下一秒就要就要將女人的脖子給划傷。

「這……」守在外面的保安一下子慌了起來,他們七嘴八舌地議論了起來,不知道該不該管這件事,

「他們到底要幹什麼啊?」

「要是他們敢鬧事的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我倒要看看他們要鬧什麼。」

……

莫總裁把目光向守在外面的保安給看了過去,清了清嗓子,「這可是神龍殿殿主的母親,要是你們不叫殿主出來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話音剛落,莫總裁握緊了手上的匕首,向葉母給逼近。

「真的假的?」

在場的保安一下子變得慌亂了起來,他們不敢確認眼前的人是不是殿主的母親,一下子慌了手腳。

「她真的是殿主的母親嗎?」

「對啊,要是不是的話,那我們的殿主豈不是被騙了?」

「可要是真的是殿主的母親的話,那……」

他們遲疑了許久還是沒有定奪,最後還是派一個保安跑去向葉子龍稟告了這件事情。

保安隊長站了出來,安慰這莫總裁的情緒,好聲好氣地說,「我給你說,你先不要激動,我們正在通知殿主。」

莫總裁的目的並不是傷害葉母,所以他也沒有很激動,而是靜靜地等待著殿主的出現。

很快,保安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著急地向葉子龍的辦公室趕了過去。

「咚咚……」一聲清亮的聲音響起,保安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進來。」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讓人嚇得連進去的勇氣都沒有,但保安還是硬著頭皮鼓起了勇氣。

保安推開了房門,一股冰冷的氣息向他襲了過去,他來到了坐在辦公桌,正在看文件的殿主面前。

保安連口粗氣都沒有喘,著急地說,「殿主,外面有兩個男人說是挾持了您的母親,還威脅讓您出來,您看……」

保安故意停了下來,查看著葉子龍的臉色。

「什麼?」葉子龍半信半疑,不過,要是他的母親真的被挾持的話,那就真的糟了。

「快……快帶我出去!」

「是。」

保安帶著葉子龍,火急火燎地跑出了辦公室。

3分鐘后,葉子龍終於來到了公司外面,看到了被挾持的人正是他的母親之後,他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手臂上的青筋暴起。

莫總裁把目光向葉子龍看了過去,看到了神龍殿的殿主果然是那天的男人。

葉子龍來到了他們的面前,眼神變得鋒利了起來,「沒想到你竟然敢做這種荒唐之事,你可知道我的母親便是我的逆鱗,你敢對我的母親這樣,信不信我在一怒之下,回讓你死無全屍。」

「……」

「好了,你們的目標是我,我現在正式的通知你,快把我的母親給放了,不然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呵呵,好一個不客氣了,我說這位殿主大人,要是你出爾反爾怎麼辦?我可不敢保證你會做一個什麼樣子的選擇啊」

「好了,你不要跟我在這裡墨跡了,我數三下,要是你不把她給放開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保安一聽到葉子龍這麼一說,全都將莫總裁他們給包圍了起來,現在別說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就算是一隻蚊子,也別想從他們的面前飛出去。

「一……二……」葉子龍正在數著數字,眼睛裡面的怒火幾乎要噴發出來,身上就像是冒著熊熊燃燒的火苗,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快……快把她給放了。」皮衣男嚇得眼神中充滿了恐懼,連忙勸阻著莫總裁。

莫總裁也畏懼著葉子龍,還沒有等葉子龍數到三,他只好將葉母給放走了。

葉子龍擔心地連忙趕了過去,來到了葉母的面前,連忙將她身上的繩子給解開,擔心的連眉頭都皺了起來,

「媽,你現在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沒事……他們並沒有為難我。」

「那就好。」葉子龍聽到了葉母這麼說,還是不放心,查看了一遍她的身上沒有傷口之後,這才鬆了口氣。

葉子龍把目光向身邊的保安看了過去,保安對上他的目光都被嚇了一跳。

「你,把我母親送到辦公室里休息。」

「是。」保安聽到了葉子龍之後,這才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扶著葉母,生怕弄傷了她。

莫總裁也看現在是說話的時候了,把目光向葉子龍看了過去,「殿主大人,既然葉母我已經放了,是不是該解決咱們得事情了?」

「是啊,你可別想出爾反爾。」皮衣男為了他的利益,他忍不住為莫總裁說了一句。

葉子龍把目光向莫總裁看了過去,看到了眼前的男人正是今天早上的豪車車主莫總裁,冷哼一聲,「原來是你啊。」

葉子龍把目光向身邊的保鏢給看了過去,「好了,你們都退下吧。」

保安聽到了葉子龍的命令,雖然擔心,但還是退下了。。 「什,什麼?!」

劉全頓時被他說的話嚇得結巴了起來。

他沒有聽錯吧,少爺是說自己是青龍軍區的龍王?!

是能夠跟其他軍區並列的統帥之一嗎?

不僅是劉全,劉曉倩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

如今龍國軍區一共分為五個軍區,每一個軍區都為以王來尊稱。

青龍軍區的龍王,是最近幾年進入大家的視野,而且一戰成名。

那一次的戰績轟動的了整個軍區,讓所有人都為之一震。

可神秘的事從來都沒有人見過這一位龍王,只是聽過他的事迹和名號。

卻沒有想到那個傳說中的龍王居然就是蕭何!

劉全顫抖著想要說什麼。

但蕭何此時也沒有多餘的時間來跟他解釋。

他打斷劉全想要說的話,率先發問,「劉管家,我想知道蕭家搬來江海之前,到底是什麼家族?」

這一直都是他心底的疑惑。

這十年來他一直在私底下打聽過蕭家的消息,直到最後他戰勝了高位,能動用無上的權利,可即便是他動用了所有的資源跟人脈,都查詢不到蕭家來江海之前的事迹。

這讓蕭何心生懷疑。

還有那個被四大家族覬覦的赤焰靈心。

如果蕭家只不過是一個小家族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擁有這一種珍寶。

劉全嘆了口氣。

他為什麼會詢問蕭何現在是什麼樣的身份,也是害怕當他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之後,沒有足夠的力量來否定他所要面對的。

可得知蕭何是龍國軍區青龍軍區的龍王區,劉全覺得也是時候要告訴他了。

「少爺,你現在有能力面對這些了,我覺得有些事情的確是要告訴你。」劉全陷入了回憶。

「你知道龍國的四家族嗎?」

「龍國的四家族?」蕭何念出一句,滿腹疑惑。

龍國有四家族嗎?

他只知道龍都有不少的大家族,但是卻從來沒有聽說過劉全口中的四大家族。

「龍國的四家族,上官,陳,蕭,顧,他們可是傳承了幾百上千年的家族。」

「幾百年的發展,他們掌握著巨大的財富,對他們行事低調,外界也不知道我們的存在。」

「三十年前,蕭家內部出現動亂,老爺帶著部分人脫離家族,來到了江海。」

蕭何忍不住眉心一跳,「這和蕭家滅亡,還有赤焰靈心有關係嗎?」

「不知道。」劉全緩慢的搖頭。

「我只不過是一個下人,我也知道的便是赤焰靈心是老爺從家族帶出來的。」

「還有,當今的龍都皇主,也是屬於四大家族的人,只不過不知道他是屬於哪個家族罷了。」

蕭何心一沉,「您的意思是,滅亡蕭家之人,或許和皇主有關係?」

「不。」劉全搖搖頭,「我只是提醒你,皇主也是屬於四大家族,蕭家滅亡可能並不是因為皇主,有可能是本家族的人蓄意報復,也有可能是其他家族的人。」

他原本不想提起蕭家,可是得知蕭何如今的身份之後,他覺得有必要跟他說起四大家族的隱秘。

蕭何沉默,也就是說他現在報仇的,只不過還是那些闖入蕭家的人,真正的幕後黑手,還有可能是別人,甚至是連他也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敵人。

如果那個人是龍都的皇主,或許他有能力去拼搏。

「那劉管家,你知道我爺爺帶出來的那個赤焰靈心到底是什麼來歷嗎?」那個一直被人惦記的東西,甚至他的親人全部都因此而喪命。

劉管家搖搖頭,「老爺未曾跟我提過,只是我知道這赤焰靈心對老爺來說特別珍重。」

「當年蕭家闖入江海四大家族的人,你可曾調查出到底落入了誰的手中。」

「不曾。」劉管家嘆了口氣。

蕭何有些失望,不過他也沒有勉強。

劉管家離開蕭家,獨自支撐便不容易,又怎麼祈求他得知蕭家的事情真相?

他的手伸入了口袋當中,無意觸碰到了什麼。

那是一把鑰匙,是白牡丹來投靠他的時候把鑰匙給他的。

「北冥之地古墓出土的寶箱,是否跟赤焰靈心有什麼關聯?」

蕭何出神的凝望著手裡的這一把鑰匙。

白牡丹的帶著鑰匙突然出現在江海,這根本就不是巧合,當時她也的確說明了情況被人追殺,所以才一路到了江海。

當時遇見白牡丹的時候,那股隱藏在黑暗角落裡的殺氣消失得無影無蹤。

蕭何清楚,那殺意並不是來自白牡丹。

這會是巧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