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電梯門開了,秦游閑帶着小奶娃要走進去,裏邊有人走出來。

銀色的長發一飄,兩人就認出了他的身份。

大狗狗的笑容沒了,再去看電梯顯示屏,發現電梯還要向上。

他突然想抱着妹妹直接通過步梯下樓了。

「天高葛格,你回來啦~」

與他灰暗的心情相反,小奶娃興奮的撲過去。

秦天高躲了下。

然而身體病弱如他,無論如何都躲不過一個靈活的小胖子。

扒拉住秦天高的頭髮,圓滾滾的臉蛋被揚起來,小奶娃眼巴巴的看着他,「天高葛格,你知道嗎?樂樂的符紙生效了,那些壞蛋都被懲罰了~」

她騰出一隻手揉了揉自己的臉蛋。

「你說樂樂厲不厲害?符紙真的生效了耶~」

這是她第一次畫出這種符,完全是根據之前不同符改變過來的,沒指望一次成功,可就是成功了。

小奶娃興奮得都想打滾了。

她果然是個小天才。

秦天高意識到,不誇讚是不會被放行,便漫不經心的點頭。

符紙有沒有用?

他不清楚。

但那幾人是被他派去的人收拾了,而且他還打算繼續收拾。

這些事,不必告訴小奶娃,就讓她以為她的符紙是有用的。

秦天高萬萬沒想到,小奶娃是個蹬鼻子上臉的人。

哪怕點頭,她也沒被放行。

小奶娃抓着他的頭髮不放。

「樂樂和游閑葛格要去電玩城,天高葛格也一起來吧。」

秦天高沒說話,轉身就走。

小奶娃『滋溜』一聲,跑到他跟前,奶凶奶凶的伸出手,攔住去路。

「不同意的話,樂樂不讓你過去的哦。」

簡直是個小霸王。

秦天高還是往前走。

小奶娃乾脆伸手,按住秦天高,略微一用力,秦天高開始向後滑。

秦天高:「?」

他再怎麼病弱,骨架體重還是在那的。

小奶娃繼續用力,她就像是大力士推木箱子一樣,一點點將秦天高推回到電梯門口。

期間,這位病美人毫無還手之力。

「噗嗤。」

嘲笑聲傳來。

小奶娃和秦天高同時看過去,大狗狗露出一個陽光開朗的笑容。

「雖然電玩城裏的空氣不太好,也比較嘈雜,但人多才熱鬧。」

秦游閑笑得毫無陰霾。

「那我們一起去吧。」

聽到前邊幾個字,秦天高已經皺起了眉頭,聽到最後,直接拒絕。

「不去。」

他撥開小奶娃的手,轉身就走。

這間房子是指紋鎖,也就幾秒的功夫,門被打開了。

秦天高準備進去時,一道風卷過去。

定睛再看,適才還在電梯口的小奶娃跑到玄關這兒了。

圓乎乎的腦袋朝左轉轉,又朝右邊轉轉,小聲嘟囔,「沒有樂樂可以穿的拖鞋。」

秦天高:「……」

秦游閑往往沒想到,他居然直接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不過英明如他,飛快的越過秦天高,也到了玄關這。

人高馬大的他站在那,襯得房子都矮小了。

朝着這位大堂哥露出一個陽光帥氣的笑容。

「多謝堂哥款待了。」

秦天高:「……」

垂放在褲腿邊的手指動了動,他很想叫下屬過來,將這個傢伙扔出去。

餘光瞥見小奶娃還在找拖鞋。

找到最後,她放棄了,決定穿着襪子進屋。

「房間看上去好乾凈,而且都是地毯,樂樂不穿鞋子也沒關係的。」

話是這麼說,秦天高還是下意識的給下屬發了條短訊。

十分鐘后,穀米帶着一雙毛茸茸的粉色拖鞋、各種吃的上樓。

看到小奶娃在時,這名下屬一點都不意外。

「這是老闆吩咐我買的。」

穀米有意替老闆刷好感,渾然不覺,說這話時,老闆睨了他一眼。

「哇!」

小奶娃發出聲音時,秦天高就有不好的預感了。

果然,小奶娃直接忽視掉那雙拖鞋,飛撲過來。

「天高葛格你真好,樂樂喜歡你的喲!」

力氣沒對方大,也推不開,秦天高幹脆神情懨懨的站在那,任由小奶娃撲個夠。

不經意間,他看到秦游閑嫉妒的眼神。

大狗狗嫉妒又委屈。

這麼多哥哥里,只有他是主動送上門的,可是小奶娃的注意力都在別人身上。

他要搞事! 穆曉暖處理好自己的事,兩天後,和凌禹辰、楚瀾、喬安夏帶著孩子去了機場,準備飛往帝都。

蘇珊快氣炸了,很快查到了穆曉暖的弟弟就在帝都上大學,安排了人去打他,打到一半時被凌禹辰的安排過去的人給制住,並將那兩人送去了警局,兩人供出蘇珊,蘇珊也被警方找去了警局,找關係才把她保了出來。

穆曉暖在候機大廳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得知他沒事終於放下心來。

凌禹辰說道,「其實,你早該告訴我的,也就不用在外面吃這麼多苦了。」

穆曉暖一聲苦笑,「我以什麼樣的身份去告訴你?我已經成這樣了,那時候蘇珊又一直威脅我,我根本不敢告訴你,要不是她們兩個找過來,我想,這輩子我都不會再見你了。」

「你放心,以後我會照顧好你和孩子。」凌禹辰能做的也就這一點了,時隔四年已經物是人非,他和蘇珊在一起過,穆曉暖卻已經有了孩子,都回不到過去了,他對穆曉暖也不再有之前的那種衝動和激情,只是曾經相愛過,穆曉暖又是因為他才受了這麼多折磨,他希望能為她做點什麼。

穆曉暖做了個深呼吸,「以後,我只為孩子而活,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凌禹辰抱著穆童和她們一起上了飛機。

帝都國際機場。

龍夜擎站在出機口等了許久,終於看到了她們,只是分開一個禮拜而已,龍夜擎卻如隔三秋,拉著喬安夏的手拽的緊緊的,「總算是回來了,再不回來我可要過去找你了。」

「我好著呢,是你多操心了。」喬安夏介紹了下,「這位就是穆小姐。」

龍夜擎對別人興趣不大,只是微微點頭表示打招呼,「有沒照顧好自己?你看你,都沒胖點,沒好好吃飯吧?」

喬安夏捏著自己的臉,「我吃的可多了,我明明是胖了,我怕胖的太多了你會嫌棄,你看,臉上這麼多肉了。」

「不會,你就是變成大胖子我也不會嫌棄,保證不會。」

剛好一名很胖的女孩從他們身邊經過,起碼得有兩百斤,還看了下他們,想必是剛剛他說的話被她給聽到了。

喬安夏笑了起來,「我要變成她那樣,你不嫌棄嗎?」

龍夜擎在她臉頰上輕輕捏了一把,「當然不會,就怕到時候會抱不動你。」

先回酒店吃晚飯。

公寓還沒收拾好,楚瀾讓穆曉暖和孩子先在酒店住兩天,位於市內的一套公寓是楚瀾自己的,不過平時沒去住過有點亂,已經找了家政公司的人去打掃衛生,再添置點電器什麼的,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走進酒店大堂,蘇珊正好從電梯出來,這段時間她都住在頂樓的總統套房,凌禹辰訂的,就這麼見面,蘇珊多少有些尷尬,見凌禹辰抱著一小女孩更是渾身不適,「禹辰,這孩子哪來的?」

卻在看向穆曉暖時眼底透出些許狠厲,穆曉暖冷眼看著她,目光是仇視的,這女人毀了她一生的幸福,依然還在威脅她。 真逗,這點伎倆,居然也敢跑到他面前裝相。

是不是,他謙謙君子慣了,說話做事習慣講道理,這些人一個個就把他當作軟柿子了?

幼稚到極點的伎倆,居然也敢對着他使。

顧綺明臉上的表情一分分皸裂,眼中驚駭異常,她難以置信地望着沈嘉曜:「你、你居然監視我?」

「也不算吧。」沈嘉曜低了下頭,「我只是不喜歡出現意外罷了,當年在懸崖下面,只有你見過細辛,我肯定要防著點。」

其實當年的事,沈嘉曜並不太在意,即便細辛恢復記憶后,他們之間可能會出現一些波折。

但這些都在可控範圍內,他討厭的是,有人利用細辛的失憶,跑到她面前胡說八道。

這是他不能容忍的。

「綺明。」沈嘉曜沉了口氣,神情正色起來:「當年,你幫過我,我一直記着這份恩,這些年也一直在幫顧家。如果你安分一些,我們還是可以做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