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那麼大,在這沒有手機沒有網路的年代,程嘉朗自己不回來,要想找到他比登天還難。

程晚晚回到石家飯館,想了又想,還是沒有想到一個很好的辦法。

程嘉沁還沒有找到呢,如果再跟沈玲玉說她的大孫子也不見了,程晚晚不確定這個奶奶能不能承受的住。

正在一籌莫展時,李晴又跑來將她拉到石家樓頂上,偷偷摸摸地詢問她有消息了沒有?

程晚晚看到這副模樣,真心覺得程嘉朗要能跟這個小姐姐好,也蠻不錯的。

最起碼不會像前世那樣落下自殺的結局。

想到這,程晚晚忽然想到了一個關鍵人物……

記得沒錯的話,程嘉朗在十四歲那年就認識他的前妻了……

再過兩個月這個大哥哥就要滿十五歲了,這哥哥跑去認識他的前世前妻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後面那輛車猛的加速,不顧前面是彎道。直接撞上了陳小群他們的車。

砰!

撞擊感傳來,儘管陳小群系著安全帶,依舊向前挪了四五厘米。

車開始有點不受控制。

「這是要置我們於死地!」陳小群反應過來了,這根本就不會是普通的賽車。後面那輛車極有可能就是紅眼人或者被紅眼人做了手腳。

想到此,他連忙道:「小周,停車,有危險。」

「不能停,停下來就是一起死。」周若若道,隨後打開收音機面板,出現了一個紅色的按鈕。

她按了下去。

車速再度提升,將脫離了身後那輛車。

但是車雖然脫離,前面馬上就是一個180度的大彎道。這個速度過去,怕是要直接飛出去了。

陳小群心跳到了嗓子眼。

「老闆,抓穩了。」周若若猛的一打方向盤,踩了一下剎車,車側滑著飄了出去,滑過彎的一瞬間。

她又再度按下了紅色按鈕。

車窗外傳來一股燒焦的味道。

砰!

車尾砰到了護欄,車震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平穩的轉了過去。

後面那輛車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陳小群通過後視鏡看到,那輛車衝破了圍欄,直直掉入了山底。

他們已經開到了半山腰,離地面有七百多米高。

這種高度掉下去,必死無疑。

「小周啊,你剛剛按的那個是什麼東西?」陳小群問道,儘管心還在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但是心情已經放鬆下來。

周若若道:「氮氣加速,在比賽一般不會用到這個東西。用了,相當於作弊。老闆,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他們不要命也幹掉你!」

「是得罪人了,得罪了一群瘋子。」陳小群道,「停下來吧,這場比賽不比了。讓他們過去,我們再開回去。」

周若若道:「要是後面還有怎麼辦?」

「後面還有?」陳小群心中微驚,周若若說的不是不可能,那這樣一來就不能停下。停下約等於等死。

周若若道:「跑到第一,到第一就沒有危險了。」

「你有把握嗎?」陳小群問道。

周若若道:「黃山車神不是蓋的!」

語氣中帶著些許興奮。

這個小周,陳小群側頭看了一眼,面具下看不到周若若的表情,但他腦海之中卻能腦補出周若若興奮的樣子。

她肯定不是普通人!

陳小群對周若若的來歷越發的好奇。

剛剛那次追擊,一般人怕是早就嚇懵了,但周若若好似完全不受影響,在一通行雲流水的操作下,擺脫了追擊。

甚至在擺脫追擊后,後面思考後續發展,絲毫不害怕。

這個心理素質,簡直好到可怕。

他有種感覺,周若若或許經歷過不少這種事情。只有經歷多的人,才能這麼的淡定。

「老闆,前面那輛車,我感覺也有問題。」周若若忽然開口,把陳小群從沉思中驚醒過來。

他們已經追上了第一梯隊,三輛車。

排在第二位的紅色法拉利,已經在開始主動降速。這在比賽之中,很不正常。

「有必要,主動出擊。太被動了,我們可能會有危險。」陳小群眼中閃過狠厲之色。高速行駛的車,一點點小意外。

現在這種情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好!」周若若應道。

很快,他們就趕上了法拉利。

此時法拉利已經降到了第三。

兩輛車越來越近,但法拉利沒有什麼動作,似乎,並不是朝著他們來的。

然而,就在兩輛車並排時。

法拉利忽然像是失控了一般,朝著他們撞了過來。

右邊是山澗,左邊是法拉利,一旦被撞上,兩輛車都得掉下去。對於這種情況,周若若似乎早有預計。

她猛踩了一下剎車,然後輕輕撥動了下方向盤。

砰!

兩輛車撞在了一起。

準確的講,應該是他們的車撞在了法拉利的後輪位置。法拉利完全失去了控制,車開始翻滾旋轉。

周若若這個時候,拉了一下手剎,再踩了一腳油門。

一個漂亮的漂移,躲過了法拉利。

「老闆,帥不帥氣。」周若若道。

陳小群道:「帥氣是帥氣,小周啊,能不能打個商量。這種情況,就不要干這麼刺激的事情了。你明明猜到他會撞過來的。」

「不是你讓我主動出手的嗎?」周若若道。

陳小群:「……」

第一和第二不是紅眼人的人。

周若若憑藉著精湛的技術,幾個彎道過後,就越過了第一和第二,排到了第一順位。

之後也沒有什麼意外的情況出現。

二人一路保持著第一到達了終點,玉貔貅順利的到手。

回去路上。

車內有些沉默,兩人罕見的沒有開口說話。

開了一段距離后,陳小群終於是忍不住開口問道:「若若,今天這種情況你不害怕嗎?普通人怕是連方向盤都摸不穩。」

周若若道:「老闆,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又何必追問呢?像今天,你為什麼會被人不要命的追殺,我也沒問。

問太清楚了,老闆,員工的關係還能維持下去嗎?」

她罕見的沒有迴避這個問題。

陳小群看了周若若好一會,長嘆了一口氣,斜躺在座椅上,說道:「你說的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追根究底,沒有必要。只要沒有惡意,倒也是無所謂了。」

周若若笑了起來道:「每個人都有點小秘密,但是,老闆,我能力這麼強,加點工資不為過吧?

你看今天的情況,如果不是我技術足夠好,可能我們兩個都要死。」

「見錢眼開……」陳小群沒好氣的回道,「你自己看著去制定吧,我就想當個甩手掌柜,反正現在人事歸你管。」

原本有秘密這句話出來,他感覺兩人之間多了隔閡。

後面加工資這句,卻又讓兩人之間的關係又恢復了以往。

周若若依舊是那個愛錢的周若若。

至於錢不錢的,那點工資又沒開到多少?

周若若雖然口口聲聲的說要加工資,但是每次都是按照實際的來,並不會獅子大開口。

「老闆,可是你說的哦,那我要給我的工資提上一檔。」周若若道,笑面如花。

陳小群搖搖頭,看向窗外。

兩人之間的關係沒有問題,那麼另外一個事情就讓他操心了。

紅眼人是怎麼知道他要去賽車的?

那兩個賽車手,是無辜受牽連的,還是就是紅眼人?

() 喻色正色的看了女子一眼,隨即道:「你還真有點小毛病,而且這幾天這小毛病發作的特別頻繁。」

「哦,那你說說我有什麼小毛病?」女子沒想到喻色居然知道她發作的特別頻繁了。

喻色移前一步,靠近了女子,小聲道:「不方便開口的病。」

「你……你居然真的知道了?」女子臉色微微一變,有些沒想到喻色這居然真的看出來了。

「嗯,要不要我給你個方子,先治好了你的病,我再去看看你所說的那個病患?」群發里的內容,那個病患應該是精神方面的疾病。

而精神方面的疾病,通常也是最難治癒的。

「不,不用了,你跟我走吧。」喻色說到這個份上,女子便決定帶喻色去了。

因為,倘若喻色真的給治好了,對方不止是會賞賜喻色一千萬,連她這個提供醫生的人也有獎勵,當然就大打折扣了,就一萬。

但一萬也是錢,於普通人來說,一萬也不是小數目。

「喻色,加油,賺了一千萬,明天江所長請客,就他請你掏錢,有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喻色決定,倘若真的治不好對方的病賺不到請客的錢,她明晚就去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