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開一陣頭大,呵斥道:「你一個姑娘家,能不能要點臉、害點臊?這麼公正的協議書上,寫了一條這麼淫穢的條例,你想搞啥子?」

雲麓道:「這樣做是為了留住你的心,一次洞房你當然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十次、百次、千次甚至萬次呢?那時我們將成為這世上最親近的人,你對我親近,就是對月派親近,然後我們培養你的風險才會降低啊,不然一個女人和孩子怎麼能拴住你?能拴住你的,只能是你自己。」

雲開牙齦都咬出血了,一張臉猙獰的好像要吃人,良久沉默以後,他極為不甘地簽了這封對來他說,滿是罪惡感的協議書。

婚書很正常,一模一樣的兩本,互相簽字,然後各自保留一本。

見事情辦好,雲麓頓時眉開眼笑,快速將協定書和自己的那部婚書收下了。

雲開也很無奈,將他那部婚書隨意丟進了恆宇空間內,重吸一口氣,面容苦澀。

他終究要負了顧妍,一想到這裏,雲開就剜心般痛苦萬分,他抱着最後一絲掙扎傳音道:

「白老,幫幫我好不好,你不是說我最好不要與女性發生關係嗎?你出手把他們都滅了,讓這一切都隨風去吧,你只要幫我了,我以後一定對你唯命是從。」

雲開的姿態放的很低,用幾乎懇求的語氣說出這麼卑微的話,雲開感覺很羞恥,但是為了保留完璧之身,他也是顧不了那麼多了。

「那我有沒有告訴你不要暴露你的天賦去裝逼的話?這所有的一切是你自己釀成的,苦果自己承擔吧,這不過之是一個開頭,以後有的是讓你苦的,嘖嘖嘖,臭小子,老夫可不會替你擦屁股。」

白老的話,絕了雲開最後一絲希望,或許,指望他本身就是個錯誤。

雲開有些不安地看了雲麓一眼,見她面色羞紅,耳根充血,櫻唇緊咬,似乎很掙扎,看得出來,雲麓其實也很糾結,或者說羞赧。

雲開本以為有戲,下一秒,雲麓就踏前一步,吻在了雲開的唇上,雲開渾身一顫,剛欲反抗,雲麓一記手刀,將其劈暈,倒在她的懷中。

「呼……呼……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此刻,雲麓一把將雲開推倒在地,酥胸劇烈起伏,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額頭汗珠密佈,她趕忙取出一瓶水,猛烈地漱口,還取出絲巾,將厚厚的口紅全部擦掉,身體癱倒在地,喃喃自語。

其實,雲麓風輕雲談的外表下,也是一個純潔少女的心,她終究不是風月之地的浪情女子,做不到她們那樣下流淫蕩。

與一個之前與她毫無瓜葛的男人洞房,對她而言,其實和受刑差不多,所謂萬事開頭難,只有這第一步邁出去了,才會有各種後續。

其實,雲麓選擇雲開,遠不止他天賦高值得投資,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不過這個原因是針對雲麓本人的,如果她不這樣做,她未來的婚姻,只會更糟糕,世間九成的聖女,都是聯姻的工具。

雲麓將昏迷的雲開抱到了床上,她取出一枚粉紅色的丹藥扔進口中,一口水吃藥般灌了下去。

這枚丹藥是媾蛟毒丹,藥性兇猛,既能調情激性,也能種下淫毒,若是三個時辰內不與異性媾和,將慾火焚身,不得好死。

雲麓為了逼自己一把,破釜沉舟,連這樣的東西都拿出來了,可見她有多不願了,但為了月派的未來,她只有豁出去,身為月派聖女,她肩負重要使命。

雲麓布下一層層結界,防止外界打擾,然後鑽進紅帳子中,開始了屬於她的破處春宵。

……

……

……

翌日。

雲開從昏厥的狀態下醒來,發現枕邊沒人,而他,一絲不苟的躺在被窩裏,自己的二弟還立正拔立着,將被窩都撐起一個小包來。

看來昨晚,他的身體一定備受滋潤,不然也不會一夜過去,依舊有這麼大的反應。

雲開發現,他的丹田內多了一股陰性的能量,極為柔和,令他全身舒爽,如痴如醉,這應該就是雲麓的元陰之力,至於雲麓,那肯定也得到了他的純陽之力,這是相互的。

雲開猛吸一口氣,看向將那股元陰之力,目光也柔和許多,無論如何他也必須要承認,雲麓是他的妻子,簽過婚書,入過洞房,是最為親近之人。

元陰之力在半個時辰內就被全部煉化了,這股力量柔和而強大,只有處子才有,沒有一絲侵略性。

雲開將其煉化以後,修為生生提高了三星,成就四星武師。

穿好了衣服,踏出門去,他看見一個身穿白衣的雲麓坐在門檻上,面色慵懶,背靠門牆,舉目看天,雙眼失神,不知在想什麼。

雲開看到她這樣,沒來由一陣心疼,想攬她入懷,和聲安慰,可是一想到顧妍,他所有的火熱也就全熄了。

雲麓發獃愣神,但靈識絕對沒問題,察覺到雲開來了,她立刻將憂鬱的神情一掃而光,換了一副溫柔體貼的面容,笑道:

「夫君,抱歉,昨晚妾身將你拍暈,是為了讓你不那麼抵觸,實屬無奈,還望你見諒。」

雲開聽到這謙卑的話,一陣不適應,道:「你直接叫我雲開吧,不要這樣拘謹,怎麼說,你也是我的……我的……妻子,而不是我的婢女,沒有必要如此。」

雲麓綻顏一笑,絕美銷魂,雲開看到她美麗至此,猛咽了一口唾沫,這時他有些遺憾了,要是昨晚是清醒的,那將是一幅什麼樣的風景呢?

一想到這裏,雲開突然發現,他對七日之後的行房,充滿了期待。

這時,雲麓道:「雲開,我們走吧,回雲族,那裏才是我們的家。」

雲開道:「你忘了,還有伶柔呢,讓我們一起帶上她,對了,我還有個朋友,叫可莉,也一併帶上,至於雲瀾夫婦……他們修為已經恢復,在丁城完全可以安好生活,就沒有必要和我們一起走了吧。」

雲開邁步就朝門外走去,雲麓見狀面色一變,一步跨出,攔在了他的前方,道:「雲開,傳送陣我已經佈置好了,你現在就去把可莉叫過來我們一起走吧,伶柔的事,我稍後自有安排,快了,傳送陣時間有限,不能拖太久了。」

雲開眉頭微蹙,太奇怪了,昨天晚上雲麓就阻止他外出,那時他可以理解,畢竟要簽協議、入洞房,可今天事情不是都已經辦好了,為何還拖拖延延,莫非有什麼貓膩不成?

雲開不說話,身體一側繞過雲麓,直接朝門外衝去,可是還沒等他跨出門,就撞到一個結界上,他居然被鎖在這個結界內部了。

雲開怒道:「這是什麼?你為什麼要佈置這個結界?現在立刻放我出去,我要去見我伶姨,你不要攔着我。」

雲麓面露為難之色,道:「雲開,你不要任性好不好,聽話,現在叫上可莉,我們一起回雲族,你……」

「閉嘴!開門!我現在就要出去,你既嫁我為妻,難道成婚的頭一日就要忤逆我嗎?我要出去,立刻,馬上!」

雲開聲音嚴厲,不容一絲拒絕的意味。

雲麓嘆息一聲,道:「也罷,希望你出去之後,不要後悔才是。」

說罷,她雙手結印,靈光閃動,守護雲瀾一家的結界自然開啟,雲開穿過結界,一腳踹開大門,門外的世界,讓他瞳孔放大,心臟驟縮。

一片修羅地獄般的場景,敞露在雲開的面前。

……老馬帶著許三多來到塵封已久的工具房,從裡面往外搬運工具,什麼鶴嘴鋤、洋鎬、鐵鍬之類的都搬到了國旗下面。

工具整齊地擺放在一邊,許三多和老馬也站在一邊兒,等待著三人出來。宿舍里雞飛狗跳。三人忙活著,收拾著內務。收拾完內務,急急忙忙,跑到了旗杆下面。

三人跑到旗杆下面,自覺列起

《影視萬物收集員》第一百四十六章老馬的障礙場 此刻,她正大氣不敢出一口,不安地看著雲笙。

果然,雲笙好奇發問了:「我記得,上次我只是給您看了眼他的半身照,怎麼您還會知道我老公的衣服尺寸?」

「呵呵,呵呵……」閔菱乾笑著,大腦高速運轉。

很快,她就十分篤定道:「這還用問嗎?長相那麼帥,身材肯定也是模特級別的!況且,你身為服裝設計圈子中的頂尖大佬,眼光定然是非常好的!不是絕頂帥哥,肯定入不了你的眼!」

這個解釋,倒也說的通。

雖然雲笙仍舊有幾分的懷疑,但是除了這個理由,她又想不到還有別的更合理的解釋,便也沒有再去多想。

她道:「他身材確實很標準,但我還是得發個信息再確認一下。」

她掏出手機,給段沐宸發消息:「我在商場給你買衣服,你把你平常穿的衣服尺寸給我說一下。」

段沐宸看到消息,唇角勾起來,回復雲笙:「怎麼,身為服裝設計師,天天抱著老公睡覺,竟然還不知道老公的尺寸嗎?」

雲笙被段沐宸的話,臊得臉一陣通紅。

她忙回復,「我當然知道,你身高在187到189之間,肩寬53或者54,上身是標準的肩寬腰窄,上下的比例,也處於黃金分割線,我就是多嘴問你一句,好再確認一下。」

段沐宸:「那老婆還是別問了,你這些專業的術語,我都不懂,還是晚上你在被窩裡給我量吧。」

雲笙:「……」

臉頰就因為段沐宸這令人浮想聯翩的話,驟然又紅上了一個高度。

她回復:「不用量了,我看著買,應該不會錯的。」

發完消息,她拿起手裡的衣服,對導購道:「這套麻煩替我包起來。」

閔菱注意到雲笙的臉色有些不對勁。

她皺眉問:「你怎麼了?你老公說了什麼話,讓你不開心了嗎?」

雲笙一怔。

猜到應該是臉上的紅暈,讓閔菱多想了。

她忙擺手道:「沒有沒有,您別多想。」

閔菱點了點頭,「沒有就好。」她拉起雲笙的手,語重心長地道:「要是你老公欺負你了,你就告訴我,我來替你撐腰!」

雲笙心裡感動,正想說感謝的話,這時,閔菱的電話響了起來。

瞧見是段沐宸打來的電話,她立馬出了店鋪,在走廊外面接聽電話。

「什麼事?」她問。

「你和我老婆在外面逛街?」

閔菱想到剛才雲笙和段沐宸發了消息來著,便點了頭:「嗯吶,怎麼了?」

「行了,你今天佔用我老婆的時間夠多了,趕緊把我老婆放回來!」

閔菱看了眼時間,不滿道:「這才哪到哪兒,馬上到飯點了,我還打算和兒媳婦一起去吃飯呢!」

「你和她一起去吃什麼吃,她要和我一起吃。」

「那要不,我們三一起吃?」閔菱滿含期待地提議。

「你想什麼呢!」段宸直接否定,「你見誰家夫人總喜歡和婆婆待在一起的,你可別把她給嚇跑了。」

閔菱不悅地撇嘴:「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嚇人!」

「好了好了,我求你了媽,趕緊把我老婆放回來行不行,我還等著和我老婆培養感情呢!」

閔菱嘆了一口氣,妥協道:「好,我知道了!我這就讓她回去找你!但是我都犧牲這麼多了,你最後要是沒有和兒媳婦把感情培養起來,我可是要找你算賬的哦!」

「放心,你兒子長這麼大,還從沒遇見過搞不定的事。」

被段沐宸這麼一說,閔菱的眉眼立馬彎了起來。

這倒是一句大實話。

掛了電話后,閔菱再回到店鋪的時候,便裝出了一副十分抱歉的樣子來、

「雲笙啊,我這裡有點事,今天沒辦法和你再繼續逛街了。」

雲笙聞言,其實心中是終於鬆了一口氣的。

終於不用再擔心閔菱又一股腦地給她買東西了!

她笑道:「您有事就去忙,改天我們再約。」

閔菱猛點頭:「嗯嗯嗯,改天我們又約。」

和閔菱道別後,雲笙回了雪塢。

還沒進大門,她便歡快地大聲道:「段宸,快出來試試我給你買的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