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路明非覺得自己完全看不透立香的緣故

仔細想想,路明非自己壓根就不是正常人,他的異常血脈毋庸置疑,只是衰小孩太衰了,以至於總是看不起自己,哪怕遊戲領域的天賦如何誇張離譜,也覺得自己就是個『臭打遊戲的』。

此時,面對路明非思考的:我為什麼要就珍妮特——這個問題,給出答案的是路子航。

「因為傲慢。」

「傲慢?」路明非自言自語,與心中的另一個自己。

「對」路子航面無表情的說,「與小魔鬼確定了交易條約的內容之後,你其實已經意識到了,按照羅曼的說法,特異點一共有7個,而你卻足足有十四次開掛的機會。」

路多克也開口:「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你會在心裡覺得,自己每個特異點除了一次『解決特異點』的開掛機會之外,還都會有一次『挽回悲劇』力量,考慮到最後的結果,只要你在七個特異點中的某一個只使用1次交易,最終交易次數停在13次的時候,你自己也會安然無恙。」

「……所以你才會想要救那個女孩」

路香微笑著。或許是因為路明非覺得自己完全看不透立香的緣故,路香的談吐與路明非本人差距最大。

「因為你至今依舊這那個在初中校運會的操場上,看著班裡選出來的健兒們為班級爭奪榮耀,被簇擁被稱讚,覺得那就是『英雄』你至今依舊是那個羨慕的、渴望成為某些人英雄的中二少年。」

拯救他人的理由?

『想要救人』便足夠了。

為了利益而去救人的可不算英雄,更何況,按照套路來說,路明非成功之後也不會一無所獲,至少能得到『老婆』一個不是?

過於計較得失,過於想要證明自己不是中二病,過於想要證明自以為是的成熟的人,不過是高二病罷了。

路明非在心中已經做好了與小魔鬼進行一次交易,來挽回珍妮特的悲劇的決心。

但這裡又出現了一個問題。

小魔鬼自從與路明非簽訂正式合約之後,對路明非的提示與所謂的『試用期』福利就基本沒出現過了,顯然,小魔鬼自己也在期待著路明非找自己開掛。

但達芬奇說過,小魔鬼這貨很狡猾,他嘴上說「沒完成要求的話就不算交易完成」,可這話反過來又是什麼意思?

一旦交易的內容確定,但具體要他做的事情不清楚的話,他的也可能在過程中突然停止,然後對路明非說「後續服務請用下一次交易支付」。

路明非雖然想當英雄,但也是惜命的人。

所以,就算決定了要跟小魔鬼交易,交易的內容文書也要理清楚——也就是說,必須搞清楚珍妮特身上悲劇的一切緣由真相,然後再得出「打出happyend需要的一切條件」,再讓小魔鬼去實現這一切條件。

必須要調查三寸人間

但普雷拉蒂的話路明非一個字都不願相信。

「那個屑女人……」路明非咬牙切齒。

其他的並列意識們無言的表示肯定。

懷裡的七號珍妮特自始至終都一言不發。

她就像是個只會被動行事的人偶,路明非不與她對話,她就一言不發,就算詢問各種問題,她幾乎全都回答不知道。

被怪物追殺的理由?不知道。

為什麼要『演戲』?不知道。

與普雷拉蒂是什麼關係?不知道,但覺得她是重要的人。

謎團太多了

線索似乎也很多,但路明非不敢相信普雷拉蒂的話,因此眾多的線索表層上似乎覆蓋著一層灰霧。

最大的問題莫過於……無論如何模擬身邊聰明的人,路明非本人的神秘學知識還是不夠。

倒不是說路明非不努力,而是這些知識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沒個十幾年從小到大的學習真不夠用,冬木戰役之後路明非惡補的神秘學知識都是與亞瑟王有關係的,現在也派不上用場。

需要神秘學知識豐厚,並能幫他理一理的人。

妲麗安。

這名字莫名的有些不像是人,而像是大戶人家養的寵物貓。

這個妲麗安會是會是能幫助自己的人么?

按照五號珍妮特消失前的指引,路明非帶著人偶一般的七號,來到了自己最初登場的教堂。

之前損壞的痕迹消失的無影無蹤,教堂嶄新色彩令人在視覺上覺得莫名不快。

路明非進入教堂呢。

他以為自己要費一番功夫,結果沒想到,沒往裡面走多久,就在懺悔室里發現了並沒有刻意隱藏起來的通往地下的通道。

路明非順著螺旋狀的通道一路向下,體感上大概是來到了約地下十米的地方,眼前的風景便豁然開朗。

魔術的光球用淡黃色的柔光照亮了整個地下。

這裡如柱狀的堆積著許多書籍,書籍的種類五花八門,從羊皮卷到泥土般什麼的應有盡有,乍一看不像是藏書處,而像是

像是想藏身於數以萬計的書堆之中,一個纖細身影蜷縮其中。

原來是位年輕少女。

少女坐在扶手椅上,一本書攤在膝上。

在與廢噓相去不遠的教堂陰暗地下室中,她正在閱讀。

她就是妲麗安嗎?

路明非下意識的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打招呼話脫口而出之後,莫名的變成了這樣奇怪的話:

「你在看什麼?」

作為打招呼而言這個套近乎似的台詞只能說勉強合格。

妲麗安似乎並不在意,明明是幼小的童女身姿,開口之後的聲音卻有些怪異的嘶啞,如同在密林深處烹制魔葯的老巫婆。

「《螺湮城教本》,記錄被放逐的舊神過往秘聞的中國古代夏朝的遠古魔道書,馬可波羅將它從中國帶到歐洲之後,聽說這東西在普雷拉蒂的手中,便在來這之後,順便用她需要的知識與她交換來了閱讀的機會。」

妲麗安操著口流利的漢語。

雖然遣詞造句有些古樸,但路明非的翻譯機器翻譯起來非簡單易懂。

這麼一說的話,她的模樣看上去的確具備明顯的東方人的特徵。

就是這發言內容讓路明非有那麼點不知如何接話。

路明非只能有些笨拙的問:「你又是什麼人?」

「不是人。」

「?什麼?」

「吾乃天,壺中天。」

路明非:「???」

路明非茫然的目光似乎反而然妲麗安趕到了意外。

「你沒聽懂我的話么?」

「啥?我應該聽得懂嗎?」路明非迷惑,

「……壺中天,是《後漢書》中記載的故事,我是想用這種方式告訴你那看妖婆的眼睛,你可以當我是『壺中仙』一般的存在。」

「……有什麼意義嗎?」

妲麗安嘆了口氣,合上了手裡的《螺湮城教本》。

「我都這樣暗示了,你還聽不懂嗎?『差生』。」

路明非一時語塞。這是自己最近第一次被人吐槽文化知識水平不過關了?

妲麗安無奈道:「我看你是東方人的模樣,就想通過這種方式與你拉近關係。」

「哦!」路明非可算是恍然大悟了,「老鄉啊!你擱這跟我套近乎啊?」

妲麗安徹底無語了。

路明非連忙豎起大拇指,試圖稍微挽回一點自己在對方心中的評價:「高!實在是高!文化人吶!」

妲麗安嘆了口氣:「迦勒底怎麼派來的穿越時間的守護者怎麼是你這樣的差生?」

「呃……你怎麼知道我是迦勒底的人?還是穿越時間來的?」

「你身上制服的徽章,是阿尼姆斯菲亞家族迦勒底天文台的勳章,阿尼姆斯菲亞家族的傳承是守護人類史,而人類史是由過去現在未來三部分構成的,能夠對人類史造成威脅的災害自然也是時間規模的異變,迦勒底的人出現在這裡,自然說明現在發生在法蘭西土地上的異變,並非是『歷史中的事件』,而是錯誤的異常。」

路明非聽這位……中國來的『壺中仙』小姐妲麗安說的頭頭是道,而且態度好像挺友善的,稍微有些高興。

他現在身邊缺少的,具備豐富神秘學知識的小夥伴,這不就冒出來了嗎?

「既然如此……請幫我解決異變!小仙女!」

「……我是看客,不打算特意幫助誰解決問題,不過,說道解決這次異變,我已經伸出了援手,並且我覺得已經足夠了。」

「援手?」路明非愣了下,「我才與你剛見面,您幫了我什麼?」

「……你果然是差生。」

「?」

「普雷拉蒂沒說過么?她跟你是一邊的,她與迦勒底的立場一致,她會保護這個世界,而我已經將她保護世界所需要的知識,以這本《螺湮城教本》的閱覽作為條件,交付給她了。」

妲麗安的目光落到了路明非懷裡的珍妮特身上。

「直到現在,她也在為了拯救這個世界而努力,那女人雖然是如蒼蠅般令人作惡的存在,他的存在也無時無刻不在向一切散發著惡意,以他人的悲劇為自己取樂,但對她而言,世界是取樂的重要場所,她自然不會放任不管。

而拯救世界的方法么……當我被吸引到這個村莊,發現這裡曾經有天使降臨這裡的地脈與聖女結緣之後,我暫時駐留在這,而後與普雷拉蒂因此相識之後,她就從我這交易走了必要的知識。」

路明非:「……」

「還沒聽明白嗎?差生,普雷拉蒂是那種會用錯誤的手段去行動,並且在過程中坑害無數人以取悅自己,但卻會抵達正確結果的魔王。

如果你找我的目的僅僅是『拯救世界』的話,那我建議你什麼都不用做,魔王自然會用自己的最糟糕的悲劇方式拯救世界。」

妲麗安的聲音嘶啞。

但其中的意義卻清楚的傳遞了出來。

路明非深吸了一口氣。

對方顯然不是傻瓜,那也不用拐彎抹角了。

「請告訴我拯救這女孩……請告訴我拯救『嫉妒魔女』的方法!仙女!」

「yes……對了,別叫我仙女了,聽著有些奇怪。叫我妲麗安就行。」

妲麗安,很神秘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