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一開始那個被野豬追逐的青年從樹叢中走了出來,他一看到李初,目光中滿是感激,急忙走過來,不停的鞠躬,說道:

「感謝你先生,真是謝謝,如果不是你,我估計已經被野豬殺掉了,我叫北辰一郎,東瀛人,我可以幫你一個忙,表示感謝。」

李初面色平淡的看著北辰一郎,說道:

「你是東瀛人,為什麼會被野豬追?難道野豬也抗日?」

而青年尷尬的笑了笑,卻看到李初手上的血痕,皺了皺眉,說道:

「先生,你的手是誰幹的?你可以告訴我,雖然我的實力只有四級學徒境,但是我的姐姐,北辰櫻落,她是六級學徒境,可以幫到你。」

李初和林語遲看傻子一樣看著北辰一郎,然後一起抬起手,默契的指向不遠處的北辰櫻落,說道:

「就是她!」

「好!先生你放心,我一定讓我姐把她……」

北辰一郎氣勢洶洶的轉過身,卻發現北辰櫻落正滿臉通紅的站在原地,頭低下去,恨不得脖子在場一點好把臉埋進土裡,身邊的老者一臉尷尬,北辰一郎更是難以置信。

林語遲看著這一幕,憋著笑,看著一臉懵逼的北辰一郎,對李初說道:

「李初,這用華夏語叫什麼來著?」

李初想了想,說道:

「垂死病中驚坐起,兇手竟是我自己。」

「噗,哈哈哈哈……」

林語遲再也憋不住,放聲大笑起來,而北辰姐弟倆尷尬的好一陣,北辰一郎說道:

「姐,姐姐,這是你乾的?」

北辰櫻落臉色羞紅的,點了點頭,北辰一郎一臉無語,但是櫻落辯解道:

「我看他手拿刀,還一身血,我以為你,所以就……」

「你,我……」

北辰一郎一臉尷尬,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李初,而老者見此情景,對著北辰櫻落說道:

「小姐,你既然冤枉了這位先生,應該道歉,而且賠償。」

北辰櫻落有些委屈,她之所以射箭也是情急之下的選擇,她看著李初,鞠躬說道:

「對不起,先生,北辰櫻落給你道歉了。」

「切,大國躬匠名不虛傳,鞠躬有用還要警察幹什麼,真是的。」

林語遲並不買賬,嘟囔著,而那個老者也走到李初面前,不顧年齡深鞠一躬,說道:

「對不起,這位先生,我家小姐年少無知,還請你原諒。」

李初輕嘆一聲,搖搖頭,說道:

「沒出大事,老先生不用鞠躬了。」

北辰一郎覺得理虧,也走上前,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白色瓶子,說道:

「大哥,這是我們北辰家的特效藥,可以用來治療傷口,很厲害的。」

李初皺了皺眉,看著北辰一郎如此自來熟也沒多說什麼,拿過瓶子將裡面的粉末的倒在手上,他看著手上的傷口癒合的如此之快也是有些驚訝。

北辰一郎暗地裡招呼北辰櫻落,讓她也過來,但是櫻落卻依舊站在原地,撅著嘴。

「老先生,你們是東瀛人?為什麼會來秘境里?」

李初看得出來老者不是壞人,事已至此他也不再深究,老者暗自感嘆李初心中,說道:

「這次華夏給了一些國家進去秘境的名額,我們北辰家有幸得到了三個,家主希望讓少主和小姐來歷練一番,增長見識,而我陪同,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北辰一郎有些尷尬,說道:

「爺爺給我這次機會,沒想到進了秘境還被野豬追,我真給北辰丟臉,那大哥你們呢,尋找寶物嗎?」

李初只是點點頭,沒有過多回答,他看了一眼林語遲,說道:

「我們該走了,還有事等著,先告辭。」

「後會有期。」

老者鞠躬,而李初抱拳行禮后準備離開,就在這時,北辰櫻落突然上前,將兩人攔了下來,看著李初,說道:

「你不許走!」 七月四日,周一

無窮灰霧之上,一顆顆深紅星辰光芒大作,一道道人影於青銅長桌兩側浮現,神秘莫測的「愚者」高居座首。

好緊張好緊張好緊張……奎恩坐在屬於自己的高背椅上,竭力保持微笑,心中百味雜陳。

「皇后」先生,啊不,小姐在哪呢……「正義」奧黛麗一一掃過塔羅會眾人,期待看到「皇后」如今的模樣,卻有了其他的發現。

「審判」和「星星」的位置不再空缺!

呀,有新人?奎恩也隨之發現了變化。

一個是那天狩獵因斯贊格威爾的「紅手套」倫納德,另一個是……?奎恩看向「審判」,忽然發現了不尋常的地方:

她好矮!

哈哈哈!

和我一樣,都是勉強比桌面高點的程度,哈哈哈!

奎恩忽然在身高上找到了自信。

「正義」奧黛麗虛提起裙擺,向著被灰霧籠罩的人影行禮:

「下午好,『愚者』先生~」

這個時候,「倒吊人」阿爾傑、「隱者」嘉德麗雅也看見了兩名新成員,並注意到那位女士個子較矮,和「魔術師」小姐有隱蔽的互動,對塔羅聚會既生澀,又熟悉,至少不像白襯衣黑馬甲的那位男性一樣,直到所有人都開始行禮,才慌忙站起。

同時,「皇后」的位置上,似乎換了一個人。

「倒吊人」阿爾傑眨了眨眼,反反覆復仔仔細細地看向「皇后」的位置,他似乎看到,「皇后」那裡站著一名女性?

「隱者」嘉德麗雅也發現,新的男性成員對「世界」格爾曼.斯帕羅似乎特別留意,這令她不由自主地瞟了眼「皇后」的方向。

只一眼,「隱者」嘉德麗雅便呆住了。

站在那裡的,似乎是一名女性。

「皇后」晉陞了?他……她現在是一尊天使了?嘉德麗雅心中迅速得出了結論,也為「皇后」可怕的晉陞速度感到不可置信。同時,她也欣慰地看了眼「世界」,頗有種苦苦等待到天晴的感動。

「噢,對了。」這時,「愚者」忽然看向了「皇后」奎恩的方向,指了指她說道:

「從今天起,你們該稱呼’皇后’為’小姐’或’女士’了。」

這是你這些天折磨我的報復!奎恩!克萊恩心中暗爽想到。

「咿!」奎恩一驚,感受到眾位成員或震驚或不解或欣慰或祝福的眼神,她慌裡慌張地舉起手,顫抖地說道:

「我……我晉陞序列二了……(抽泣)」

「這是我的序列……晉陞的一些特性……」

「愚者」先生,你在幹嘛啊!奎恩心中幾乎被羞恥填滿了,竭盡全力按捺著鑽到桌底下的衝動,腳趾頭都尷尬得擰了起來,腰肢不安地扭了扭。

「嘶……」

在奎恩說出第一句話時,亘古流淌的灰霧似乎都隨之一滯,塔羅會眾人的心中皆被震驚與欣喜充塞:

「塔羅會」擁有了他們的第一尊天使!行走於地上的天使!

這也意味著,我們再難幫上「皇后」先生……不,小姐的的忙了……「魔術師」佛爾思心中微微嘆氣,「皇后」的晉陞速度太快,以至於她連緊迫感都難以升起。

忽然,她想到了什麼,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世界」。

與此同時,「正義」「隱者」等人也反應了過來,一齊看向了格爾曼斯帕羅。

誒?不是,奎恩晉陞,看我幹什麼?感到女士們的視線都集中在自己這裡,克萊恩懵逼了一瞬。

啪,啪啪……

不知是誰先起的頭,忽然間,女士們一齊鼓起了掌,祝福的掌聲霎時間響徹灰霧之上。

「倒吊人」阿爾傑似乎也明白了什麼,他感慨地看了一眼「世界」與「皇后」,也鼓起了掌,同時說道:

「恭喜,’世界’先生。」

「太陽」戴里克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看到「倒吊人」鼓掌了,於是他也跟著啪啪啪拍起手。

終於有人管管奎恩大主教了……「月亮」埃姆林默默地加入了他們,心中無聲送上祝福。

「誒?」

奎恩也懵了,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克萊恩,發現他也是一頭霧水。

叩叩!

「世界」格爾曼敲了敲桌面,掃了一眼塔羅會眾人,非常鄭重非常嚴肅地說道:

「我們只是朋友。」

「嗯!嗯!」

奎恩挺起小胸脯,一副「我問心無愧」的模樣,用言語證明她與「世界」之間純潔的友誼!

「懂了,懂了……」

塔羅會眾人非常有默契地點了點頭,互相對視點了點頭,得出了共同的結論:

他們不想聲張!

他們根本不信……克萊恩強忍住扶額嘆息的衝動,默默看向奎恩,發現她似乎鑽到了桌底下。

「嗚咿……」

好尷尬……奎恩瑟瑟發抖。

他們在幹什麼?

剛剛入會的「星星」倫納德和「審判」休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不解的神情。

「這位是『星星』,這位是『審判』,坐吧,你們自我介紹。」「愚者」克萊恩抬起右手,隨意指了指。

「星星」總是讓我感覺這像女士的代號……不過,比起皇后,這倒是好的多了……倫納德一邊無奈想著,一邊集中起精神,依循介紹的順序,為每位成員初步打了個標籤:

「正義」小姐,似乎是少女,但也許像克萊恩那樣,有做兩層偽裝……比較樂觀開朗的類型,穿著和打扮雖然看不清細節,但顯得很有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