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擔心王元傑,也走魯雲龍的老路。

擔心王元傑會在這一次轉會窗就轉會離隊,因為他的優秀表現,已經吸引了其他球隊的關注。

但是蔡健怎麼可能同意,雖然他沒想讓王元傑現在就轉會。

可是王元傑肯定是要走的,不可能讓他一直在柏林赫塔。

對於蔡健的態度,邁克爾·普雷茨也非常無奈。

魯雲龍賽季初就轉會離隊了,然後李軍也已經回中超了。

現在柏林赫塔只剩下,夏忠和王元傑兩個華夏球員了。

如果王元傑也走了,且不論競技層面。

在經濟方面肯定會受到影響,之前漢堡賣掉孫興慜后。

贊助的韓國企業們紛紛出走,柏林赫塔當然會擔心。

雖然還有夏忠,可是他肯定沒有王元傑有號召力。

而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局面,蔡健也是非常唏噓。

幾年前蔡健沒有什麼人脈,所以只能將球員推薦給柏林赫塔。

但是現在不同了,隨着魯雲龍的崛起,再加上王元傑的優秀表現。

讓德國球隊知道,華夏球員也有優秀的球員,也能立足德甲。

所以有球隊願意引進華夏球員,就好像效力於霍芬海姆,和效力於多特蒙德的陶佳。

現在蔡健想讓旗下球員留洋,柏林赫塔已經不是唯一選擇了。

甚至連夏忠未來,也很可能會轉會離隊。

所以柏林赫塔也不會和蔡健鬧得很僵,他們還希望蔡健可以再推薦幾名優秀的華夏球員。

可惜現在蔡健旗下,並沒有適合留洋的球員。

現在蔡健旗下華夏踢球的球員中,只有范良即將年滿18歲了。

但是他的天賦太低了,想要立足德甲估計是不太可能。

蔡健計劃下一名留洋的球員,應該是杭州綠城的中後衛陳西。

但是他距離18歲還有段時間,至少要到明年的夏窗才行。

作為一名亞洲中後衛,想要立足五大聯賽還是很難的。

所以蔡健也是有計劃,讓他加盟柏林赫塔,成為他立足歐洲的第一站。

(求收藏!!!求推薦票!!!) 朱麗君課堂上忽然如鯁在喉,魚翅吃多了,按理說應該是午飯卡住,怎麼現在呢?

朱麗君慢悠悠伸出手,沖着眼珠子而去的,杜佳佳適宜的觀看,惠慢悠悠起身挪開一席之地,傷悼的撤退了。

輸在起跑線上,朱麗君掐著自己的脖子,拋下如琥珀凝脂,尖叫連連,探出一隻手張揚,蔣同學立馬挪開課桌,朱大俠心思如細膩,很深的看了眼身後,其實眼裏沒人知道,一點點色彩都沒,是虛無,也是黑洞,當一個人受到注重之時,會盲目的。

他更是各種各樣的花樣作死。

此刻杜佳佳的眼珠子被朱麗君緩緩口誅筆伐的侵吞,朱麗君有一瞬間的停滯,渾身上下通透性十足,忽然猛戾的一下,頓覺猛戾,杜佳佳的眼珠子被剜掉。

朱麗君還沒停手,又伸手將陳聰的眼珠子扣下。

惠驚呆了,劉康成的位置旁,惠容積怒氣,尖聲吶喊。

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是惠的父親,竟然會是他,傷悲的沙湖裏,榮譽稱號的獲得者,也是一個佚名的人,連世界都不忍傷悼的人,緊隨其後的是惠的母親,然後是校長。

朱麗君想出來的把戲就是惠是一個黑社會和神經過敏的抑鬱症患者。

他是來拯救的,當然是在惠的眼珠子被扣下的時候。

朱麗君忍不住了,他猛地站起身大聲疾呼,扣掉他的眼珠,重重有賞。

惠悲哀了一瞬間,世界彷彿是失去了光與色彩,他直覺感到天際一抹流雲,那是累劫,制約天日下的累劫,等待着他離去飛升的那一刻。

翟家翎立馬響應,苦其心志的鬼魅詢問道:「什麼好處……」人來人往,諸多不便,也是很多的擁堵和眼線筆描摹,看向惠的是艷羨,看向朱麗君的時候,是得失。

勢頭不對的話,立馬拋棄他,豬鱉不就是用來觀賞和出賣的嗎?

就要看惠了……可他還在那一瞬間,悲哀的一瞬里,千年萬年不變,一道時間法陣鏤刻在他身上,原來是那件湛藍色的衣裳,他的眼瞳更白了,他自己也發動了時間術法,無人可以破解,唯獨他的父母,他竟然看見了一個類似「親人」的人,尾隨他的父母親而至,那個卑微的靈魂終於還是出現了,是一個名為楊志的人,得人心嗎?活在恐懼里的人,終日惶惶,害怕自己淪陷,害怕世界坍塌,害怕沒人知道自己,於是一場陰謀詭計誕生了,附屬的是身體,直插心裏。

本以為是一個可以當作是朋友的人,願愛不是,願世界塵肺,那裏落灰,嘩啦啦的梧桐的樹葉紛飛,地下是一個人撒尿,單獨抬腿,類似狗撒尿的姿勢,梧桐樹是在教學樓正前方,這堵牆上的所有人只要走出教室,擁抱太陽於走廊上,就會目睹那個卑微的狗,一個不雅姿勢的狗……

所有人不堪的說出這句話:「原來是他啊!」

是朱麗君,除了他,還會有誰焚琴煮鶴之舉,楊志也是,當場做出不雅之舉,對準那顆梧桐樹撒尿,毫不顧幾千人觀看,這是一個什麼樣的聚集物,只為了證明豬鱉的缺陷如維繫嗎?

惠眼瞳斑白,擺到枱面上,如同身受,是那種鉛筆描摹不出的白,只有水彩筆才能。

那麼楊志就是一個卑微的蟲子,想像自己是翎舂的蟲子,看到了巨龍肥沃,想着是巨龍飛舞,非我族類之類的憤青言語。

殺了他……不必……本是卑微……

惠一瞬千年,世間唯有狗蛋拼盡全力方可對他施展這門法術,「一瞬千年」,除了他,還有就是那粒落灰。

幾天前,上帝的血液為媒介,施展了一道術法,不敢見人,那就打進來。

上帝是一個驚才絕艷的人,不亞於任何,不落窠臼,那麼他豈會只出現沙漏的時間,他假意離去,實則是暗中觀摩,看見了常常出現在華僑城終日不離去的幻影,他備受關注,推崇備至,連惠都是,只是不道德的鈎沉美色,所見都是。

惠警醒了一番,將其禍根祛除,楊志施施然,可是錯了,上帝和神的眼裏,人類學絕不會誕生一個巨龍,具辨識度只有人和牲口,不仁的限制,局限所有,上帝和神都是如此。

那麼就只剩下一個答案,他是類似豬鱉,準確來說是卑微的蟲子的人。

豬鱉識人心,蟲子沒石流。

春早春在,秋霞趨同。

大勢之下,泥石流等,揭示有塌陷。

悔恨是白色的,覬覦也是,上帝再度出現了,他拍肩人群後方的楊志,驚懼很多,隨後是安然無恙,深灰色的關門閉戶,因為實在是掩飾不住傷感,惠的同伴不只是狗蛋,還有一個人,這雙手的觸感柔軟,他直覺感到不快,下一瞬很快樂,是僭越的神情,他鄙視囿於,「你啊是女的吧!」

「和他什麼關係。」楊志連尊稱都沒用,略微一指,他的手指相是女人呢?羊脂玉凈瓶一般,多次在惠的面前搬弄是非,實則是炫耀自己的手掌,橫陳。

惠突然笑了出來,神之所以是攝魂奪魄的神,因其是例外啊!是可以調度眼前一切的人,思想也是,完全無法隱藏,而是更加醜陋。

惠也是擠出難堪的神色,上帝看得盡心儘力,這是一個完全體的神和人同體,非石非跖,沸反盈天,自己不過是半分神聖,可比澱粉腸,摻雜使假的腸罷了。

他睜開眼睛,看穿了惠的經脈,紅彤彤的肉心,發光很多,他退後一把,實在是驚艷。

楊志伸出手把玩了一下,微細的神情,實是炫耀。

惠和上帝以神念構成樊籠,出奇的吻合,惠沒看穿那人的眼睛裏不尋常,他連自己的夥伴都看不穿。

真的如此嗎?

十年前,有些時日了,有人打電話給他,說要上最好的大學。

花言巧語,惠做了一個決定,捧他,大力氣捧他,讓后讓他墮落,淪為狗屎。

那個人呢……就是眼前的人,楊志啊!

惠一瞬間走出樊籠,走路順道去買菜一般,上帝柔和、厭恨、靜寂。

他先是解放了時間,上帝退居幕後,等待消息。

時間上演大幕,惠的日常就是悲劇,先後次序各色人等,都是差等生,個中極致。

惠的父母被鴻篇巨製驅逐離開校園,那父母還貯備了很多,流連忘返,很像是完全體的惡魔,和他相比,楊志只是淡然如水。

隨後是校長,惠打了一個電話,救護車到來,將校長捉鱉下籠,連帶的人是惠的父母。

萬事俱備,惠面見了上帝,兩人親切感的握手言和,想談甚歡。

惠退下衣服,他是準備打一場,盤古的記憶在釋放,他是戰鬥之神,自然是以戰鬥的慾望來觀摩眼前所有的人。

上帝摸了摸他的胸大肌,隨後撤退,臨走前,捎帶手抹除了覬覦華僑城的幾千人意識,成了白板,也就是傻子。

惠並未穿上衣服,而是眾目睽睽下,狂開神力,使空間顯得斑駁,水上浮皮潦草似的。

隨後是真格的,整個時間出現的人,都被召喚而出,屏息的一力擊殺。

不論所有。煙塵散去,危語高樓,天日漏出空間,被殺穿。

上帝招手恢復了時間,是和狗蛋一起施展神力,未曾想狗蛋是個臨時工,關鍵時刻撤去力量,使得塵世半數人淪陷,似無似有,消散了,煙塵般。

天上人間帷幕降臨一柄銀斧子,拎着趁手,上帝慨然笑道:「這下子可以打了。」 第二百九十七章馴獸師

堵住復活點的戰錘公會眾人剎那間無比寧靜,就連呼吸都沉重了起來。

沒過幾秒之後。

隊伍內的指揮立刻發出命令,撤退!

這一手可謂是先發制人,打的他們措手不及,畢竟…如果他們知道在公會戰期間,復活點將會是如同虛設。

肯定會直接衝進去先將鳳兒給殺一遍在說,而不是撤退。

…..

另外一邊。

秦昊跟在撤退的戰錘公會周圍,想要找到所謂的猩紅月神。

而猛團等人。

則是先行一步回伊鎮去了,接下來是他的個人表演時間,帶着一眾精英怪實在有些施展不開拳腳。

畢竟…目標只有一個人,不需要火力支援。

就相當於之前的刺客隊伍一樣,一擊必殺,而後逃之夭夭。

跟隨在戰錘公會眾人的後面,逐漸的發現他們聚集在一片空地上,加起來恐怕有五六百人之多。

「鬼鬼…鳳會長看來是少算了點吧。」

秦昊站在一顆樹榦后,悄咪咪的窺探着他們。

與此同時。

還發現了在周圍同樣有人在做着和他一樣的事情,這看來應該就是鳳凰公會派來探路的人。

顯然。

戰錘公會這邊已經開始緊急制定戰術。

公會戰期間,雙方人員不可進入主城之類的安全區,所以這一戰只能打,不能退。

長達五分鐘的觀察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