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才是超人,超有錢的。你爸爸有什麼?」

「我爸爸有個大明星老婆!」

「我媽媽是超模!」

「我爸爸做菜巨好吃。是大廚!」

「我爸爸有一個私人廚師團隊。」

「我爸爸還會唱歌。」

「我爸爸花大把的鈔票請明星唱歌給我聽。」

「我……我爸爸有超級多獎盃!」蘇小夕不允許自己的爸爸被比下去。「我爸爸得了很多獎!滿身都是才華!」

而這一幕被直播了出去,全網網友目睹了這兩個「熊孩子」的拼爹現場。

彈幕直接瘋了。

「卧槽!!剛才不還好好的嗎?怎麼畫風突然變了!成了拼爹現場!」

「一個超能力!一個鈔能力!」

「我快被這兩個熊孩子笑哭了。」

「心疼小夕……看樣子小夕落了下風。」

「小夕:攤上一個沒本事的爹也是頭疼。」

「小夕都要哭了。乖,摸摸頭。」

「小孩子拼爹也太可愛了。」

王豆豆才不相信蘇小夕的話。

「你爸爸得的是最佳家庭煮夫獎嗎?」

「王豆豆!!!」蘇小夕插著腰,有些生氣了,「不許看不起我爸爸!哼!我爸爸寫了可多獲獎歌曲了!我帶你去看。」

為了在這場拼爹大賽中獲勝。

蘇小夕拼了。

他帶着王豆豆來到蘇晨的工作室。

推門,

開燈。

然後一座座明晃晃的獎盃閃耀在眼前。

整整一面牆!

王豆豆都看傻了,「哇!這全是你媽媽的獎盃嗎?也太多了吧!舒婉阿姨真棒。」

「我媽媽超厲害的。」蘇小夕很自豪。

「豆豆,你看,這些都是我爸爸寫歌的手稿。」蘇小夕從書架和辦公桌上拿出手稿來。

王豆豆和蘇小夕一樣,從兩歲多就開始學認字了。

現在簡單的閱讀完全不是問題。

他看着一張張歌曲手稿。

直播鏡頭也懟在了那些手稿上。

《泡沫》、《大魚》、《後來》、《慢慢喜歡你》、《勇氣》、《分分鐘需要你》……

一首首耳熟能詳的歌曲手稿呈現在眼前。

這些都是讓舒婉登上天後神壇的作品。

王豆豆人小鬼大,眼睛軲轆一轉道:「小夕,你吹牛!這些歌根本不是你爸爸寫的。這些都是麒麟才子的作品……我爸爸經常說麒麟才子才華橫溢,你爸爸再不努力,以後就要被麒麟才子挖牆角了。」

「我爸爸就是麒麟才子啊。」蘇小夕道。

「小夕……你怎麼這麼愛吹牛?」王豆豆鄙夷道,「麒麟才子很厲害的呢,才不是你的煮夫爸爸可比的。」

「我爸爸真是麒麟才子。」

「你爸爸要是麒麟才子,我給你表演倒立拉稀。」

「說話算話哦。」蘇小夕跑到一堆獎盃前,指著其中一排道,「這些都是我爸爸的獎盃!」

直播鏡頭從那些獎盃上掃過。

華語金曲獎2018最佳作曲獎。

華語金曲獎2019最佳作曲獎。

華語金曲獎2020最佳編曲獎。

2019第十屆音樂盛典年度最佳詞曲人獎。

2020第十一屆音樂盛典年度最佳詞曲人獎。

……

獎盃還有很多很多。

每一個獎盃旁邊都整齊擺放着對應的證書。

蘇小夕拿下其中一本證書,翻開,上面赫然寫着「麒麟才子」的大名。

直播間的觀眾看到這一切,

瞬間炸了! 程家後院都是相連的,他進到後院后,徑直進到隔壁弟弟家中。

沈玲玉看到他進的是自家弟弟的屋子,雖有些好奇,卻也僅僅是好奇而已,並沒有跟過去看熱鬧。

「沈奶奶,不好了,不好了……」

沈玲玉站在原地想了想,還要不要繼續上山找人,石閔峰就一瘸一拐地從山上跑了下來。

沈玲玉皺眉看向他的腳,「你腳怎麼回事?」

石閔峰跑的氣喘吁吁,沖她擺擺手,「沈奶奶我腳沒事,一點小傷而已,有事的是小師傅……小師傅出事了……」

「逸哥哥怎麼了?出什麼事了?」程晚晚剛洗好澡出來,聽到石閔峰說小暴君出事了,立刻從前院飛奔到後院。

石閔峰沒時間理會一個三歲小屁孩,繼續沖一旁的沈玲玉說:「沈奶奶你有看到程大爺嗎?我回來跟他說小師傅被人敲暈裝進麻袋扛走了,他扔下火鉗就跑出家門……」

「誰敲暈的?扛去哪裏了?」程晚晚瞬間臉色全無,上前着急地扯住石閔峰的袖子追問。

石閔峰也急壞了,被一個小屁孩扯衣服,直接黑臉吼道:「小不點你問我我問誰!那人把我推下山就將人扛走了……」

這邊話還沒吼完,隔壁屋已經傳來了摔東西的聲音。

程晚晚愣了愣,聽到程大爺在隔壁屋,立刻轉身朝隔壁屋跑去。

「我問你,人你扔哪了?」

程琪珍站在院中,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他冷然地瞪着站在房門口的弟弟,聲音也是冷到了極點。

「大哥,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一跑進來就問我要人……」

程琪正最後一個字還沒出口,一張板凳就砸了過來,好在他反應夠快,人剛躲屋裏,那板凳就「啪」的一聲砸在了門框上,兩條凳腿瞬間彈飛到了角落裏。

長兄如父,對這個一手將自己拉扯長大成人的哥哥,程琪正是真的畏懼。

看到大哥動真格,只能如實招供。

「大哥,這孩子留不得……」

他從屋裏走出來,小心翼翼地跟自家大哥解釋自己的苦衷。

當年,大兒子一直沒有孩子,他就想着從人販子那裏買個孩子回來給他養老。

石育民的表哥知道他的情況,就給他推薦了一個三歲半的小男孩。

這小男孩,穿的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一看就是從城裏拐來的。

他做好了花大價錢的準備,結果,非但不用花一分錢,那幫人還給了他一筆錢,讓他好好看住這孩子。

他當時沒多想,全當這孩子只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被有錢的父母拋棄了而已。

直到程子先出事,後來又在隔壁屋聽到那傻子的談話,他這才幡然醒悟。

那幫人並非善茬,程子先成了替罪羔羊死了,如果他們再次找來,說不定下一個牽扯的就是他了。

他一直想找機會下手,卻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加上那瘋女人的事情一耽擱,這事一拖就拖到了現在。

今日,趁這大哥去隔壁鎮賣草藥,他就尾隨到了後山……。 顧如玖堅決不承認,自己竟然被南風瑾的美色誘、惑到了。

以前古人都說美色誤國,這男色也很誤人啊!

「誒!玖玖,你很熱嗎?怎麼臉通紅啊?」

韓寶兒看見顧如玖下樓,大咧咧的問道。

「咳咳,是啊,天氣挺熱的。」

火舞看著顧如玖,神秘一笑,她可是閎衍的戀人,也自然清楚閎衍跟誰關係好,閎衍可不是個耐心愿意帶學生的人,他雖然沒說太多,也告訴了火舞,他回到昊天學院的目的就是教授顧如玖。

什麼人這麼大面子,火舞心中有數。

「吃飯吃飯!」

大概是火舞老師曖昧的眼神,還有韓寶兒疑惑的眼神讓顧如玖心虛不已,馬上就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開始吃飯。

回到房間之後,顧如玖發現自己竟然有些無心修鍊,幹什麼腦子裡都亂糟糟的,這種感覺十分不好。

這還是顧如玖有生以來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顧如玖不止一次思考這個問題,到底南風瑾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似乎從第一次相遇,他就一直在幫助自己。

顧如玖並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既然心中疑惑,她就決定找南風瑾問個明白。

她一個開放時代過來的女青年,難道害怕一個男人嘛!沒準自己兩輩子加起來比南風瑾都大呢!

這麼一想,顧如玖頓時覺得淡定了許多,反正南風瑾看起來也就是二十齣頭的樣子,這麼年輕,自己怕什麼?

顧如玖進入到空間戒指中,勇氣十足的直接對著空氣中喊道。

「南風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