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能量進賬,單單是城堡凝聚與清除營地部落所得,能有好幾萬。」

「但是,還遠遠不夠,必須達到每天招募的名額,都是高級兵種,而不是把名額浪費在普通兵種上面。」

「還有戰略目標,目前有三處地方必須攻略,第一是萬石鎮,包含裡面的幾十萬喪屍,姬靈公主與四頭麒麟獸,以及所謂的困龍譚,不論是解決這姬靈公主還是麒麟獸,至少要擁有超凡戰力,而且不止一位。」

「最好能夠在第七天前解決掉他們,否則怪物潮汐到來,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秦淵看著手中的九龍戲珠手鐲。

「第二處,是橫掃領地範圍內的敵人,包含了怪物營地,巢穴,原住民村莊與部落,以及城堡領地,特別是這些領主,解決起來有些麻煩,必須趁他們在城堡範圍外才能有效擊殺。」

「第三處則是目前發現的兩處黑暗門戶,戰蹄部落與地精城市,這絕對是兩個巨大的隱患,不僅僅關乎著怪物潮汐的規模,甚至會影響領地的未來發展。」

秦淵腦海中思索著。

探索黑暗門戶,不僅僅是解決怪物潮汐,黑暗降臨的問題,更是可以領先一步,了解黑暗門戶的秘密,走在其他領地的前面,從而佔據在利的先機。

到時候,不論是倒賣資源,出售情報消息,都能夠賺取一大筆利潤。

秦淵現在之所以發展這麼快,除了有融合系統之外,還有從其他領主那裡賺取大量能量點的原因。

「主人,都已經深夜了,我們先歇息吧。」

這時,紫萱扭著翹臀走了過來,雙手環抱著秦淵的腰,一股清香味撲鼻而來,讓人心猿意馬。

「天色確實有些黑了。」

秦淵看了一眼時間,即將進入第五天了。

便將最後的招募名額給用了。

由於能量只增漲到2000點,所以只能招募普通戰力的兵種單位。

200名普通獸人!

500名普通牛頭人!

100名生命之靈!

200名鑽地鼠!

400名哥布林!

500名地精!

「主人,快來休息嘛!」

紫萱小手的撫摸著秦淵的八塊腹肌。

而在秦淵身邊,還跟著樹妖七姐妹,淡紫薄紗花裙下的的曼妙身姿若隱若現,一雙雙桃花眼深情款款的盯著他,如同惡狼看著獵物一樣,不由讓秦淵心中一慌。

昨晚還只是四人,現在又多了一倍。

幸好剛招募的一百顆紫荊樹沒有合成,否則……

咕嚕!

秦淵吞了吞口水。

雖然十分心動,然而,現在還不是荒誕享樂的時候。

要不然,明天還真有可能下不來床。

「那個,今晚我有些累了。」

秦淵伸手,握住紫萱柔嫩的小手。

「那讓奴家一人侍奉主人。」

紫萱善解人意的說道。

「一兩個的話,倒還行。」

秦淵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我再叫個姐妹?」

紫萱笑吟吟的問道。

其他七位紫衣少女,同時期待的看著秦淵。

「咳咳,不用了,你們今晚先回去吧。」

秦淵揮了揮手。

七位紫衣少女幽怨的看了秦淵一眼,慢慢消失了身影。

「主人,我們早點休息?」

紫萱的小手在秦淵衣服內輕撫,誘惑的聲音在秦淵耳邊響起。

「咳咳,等等,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秦淵看向生命之樹,一顆顆果實墜地,化為身穿淡綠衣裙的生命精靈。

又招募了一百名生命精靈,現在生命精靈的數量,達到了215名。

而生命之靈的數量,達到了225名。

若是全部進行融合的話,完全可以再誕生出八位頂級戰力的生命精靈。

可生命之靈要分配給每個作戰軍團,以進行團隊協調配合。

單一頂級兵種雖強,但是在戰鬥當中,很難兼顧整個軍團。

不過嘛,融合出一兩位頂級的生命精靈,還是沒有問題的。

秦淵立即動手,進行了融合。

秦淵將生靈精靈,融合成生命之靈。

又招來了一批在城堡中休息的生命之靈。

將27名黑鐵一星的生命之靈,融合成了一名頂級生命精靈。

【名稱:百花精靈】

【種族:精靈】

【等階:青銅一星】

【力量:70】

【體質:70】

【敏捷:100】

【精神:180】

【技能:生命之光,生命之力,生命之歌,靈化,百花齊放(釋放出一百朵花,落於多個目標身上,若是己方單位,會提升目標的戰鬥力以及恢復傷勢效果,若是敵方單位,將持續對其造成持續性傷害,並阻止其一切恢復效果),大治癒術(釋放之後,對方圓百米內的己方單位進行救治,對敵方單位造成傷害,若目標非生命單位,則傷害翻倍),花仙靈蘊(可將體內的生命能量,通過某種親密方式,轉移給另一位目標,助其恢復傷勢,提升修鍊等等)】

【特性:蘊靈5級,治癒5級,栽培5級,法術5級】

【評價:這是得到生命女神青睞的寵兒,乃是百花中盛放的仙子,森林中自由的精靈,因為其特殊的體質,能夠誕生出靈蘊,是道侶的絕佳人選。】 方才被司馬律璽突然扯著跌落到那木桶當中,林玉凌本來是想要好好的發一通脾氣的,就算是司馬律璽此時才因為蠱毒發作而身子虛弱,她也很想要臭罵他一頓,畢竟正常人哪裡會趕出來這等缺德事兒?

但是林玉凌心中想著,卻並沒有那麼做,因為在那一刻,她突然覺得自己腦子昏脹得不行,腦海當中浮現出一些自己之前從來沒有見過的畫面來。

那畫面場景似乎是在某個山洞裡面,她正對著山洞的牆壁搗葯,旁邊好似有一個男人說話,但是她卻並聽不到那個男人在說些什麼,也沒能夠望見那個男人的樣子。

這個畫面出現的時候,林玉凌感覺到自己的腦袋疼得不行,她沒有任何多餘的精力再去與司馬律璽爭吵些什麼,只想要趕快離開然後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而離了那屏風後面的木桶以後,林玉凌來到自己卧房的床邊,盯著那張床看了很久很久。

腦海當中的畫面在剛才自己小跑著過來的時候已經消失了,而此刻的林玉凌卻突然感覺到有一絲絲的失落。

她很想要知道那畫面到底是在哪裡,說話的那個男人又是誰,可是不管她怎麼去思索,都無法回想起來,甚至連那個畫面到最後都變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望著那床有一陣的失神,林玉凌在自己想要直接躺上床的那一瞬間將這個想法遏止在腦海當中,隨後趕忙去翻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來,迅速換上,又將那已經濕透的衣服給放到一邊,這才安心的躺倒床上去。

但林玉凌明明人已經很困了,可此時卻一直還在想著兩件事情的。

第一是司馬律璽體內的蠱毒,那蠱毒看樣子就是沒有發作完全的,可從被中斷以後一直到現在,司馬律璽的狀態除了有些虛弱之外其他都沒有任何的問題,難道真的不會在發作了嗎?

第二件事情,則是林玉凌對於自己力量變小的吐槽和無奈,她開始認真的反思這段時間的放縱,並下定決心從明日開始鍛煉,勢必要將原有的力量給練回來。

而等著司馬律璽從那葯浴當中出來的時候,林玉凌人已經躺在床上呈一個「大」字型睡著了,甚至連被子沒蓋。

司馬律璽看著,隨後嘴角抽了抽。他轉身出去開了門,外面明亮的月光讓他有一刻的失神,這是自己第一次在府中除了沁竹軒以外的地方住宿,是不是應該回去呢?

翌日。

林玉凌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團白色的東西,她半眯著眼睛,只當那是被子,隨後便翻了個身想要伸伸攔腰,可是自己的手還沒能夠完全的舒展開,她卻感覺到自己好像打到了什麼。

並非是什麼堅硬的東西,也不算柔軟,更像是……人?!

意識到這一點以後,林玉凌立馬就瞪大了眼睛王旁邊看去,只見著此時躺在她旁邊的司馬律璽也才緩緩睜眼,見著她醒了,還含糊著開口道:「早上好。」

林玉凌整個人都愣住了,這個早上一點都不好!

「你怎麼會在我床上?!」林玉凌直接將人給一推,沒想到下手之後司馬律璽卻吃痛一聲。

倒吸涼氣的聲音傳進了林玉凌的耳中,她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推到了司馬律璽左手臂的傷口了。

司馬律璽皺眉忍著疼痛爬起來在床上坐著,反問道:「我不在這裡,還能夠在哪裡?」

「當然是你自己的屋子啊!」林玉凌沒好氣的說道。

「你只說那葯浴快涼的時候出來就行,沒有說我得要回沁竹軒去。」司馬律璽直接忽略林玉凌臉上的憤怒,悠悠然的開口,「況且你是我的側夫人,我在你這裡留宿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日後我還會來,你該是要習慣才對。」

林玉凌被司馬律璽這話懟得一噎,半天都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意識到自己不知道該要怎麼反駁之後,林玉凌直接就下了床,顯然是不想要再跟司馬律璽多說半句話。

其實林玉凌昨晚所作的打算就是讓司馬律璽在自己這裡待著的,她也擔心司馬律璽體內的蠱毒還會發作第二次。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的體力和精力,竟然只是在床上躺了那麼一小會就睡著了,甚至連司馬律璽什麼時候到床上來睡覺,她都不知道。

林玉凌對自己有些無奈,不過休息了這麼一晚上以後,她倒是覺得自己的精神狀態恢復了不少,這中秋佳節也已經過去了,暫時度過了難關,接下來她所需要做的就是去將那尋找冰藍若草提上日程。

只是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需要好好思考。

林玉凌獨自在想著這些的時候,司馬律璽也已經起了床,又讓小蓮去將早膳給送了來。

瞧見司馬律璽是從林玉凌屋子裡面出來的,小蓮眼睛都瞪圓了一圈,心裡不住的為著林玉凌感覺到高興。

林玉凌來到府中這麼多天了,自家公子總算是將這位側夫人給放在了心上,看來這宮裡舉辦的賞菊宴很是不錯,她待會要好好將此事報告給老爺聽才是。

這一頓早膳,林玉凌如同嚼蠟,只喝了一兩扣粥,她就放下了碗筷。

倒不是因為林玉凌不餓,而是在面對司馬律璽這張臉的時候,林玉凌的腦海當中總能夠浮現出昨夜她與司馬律璽同坐在那木桶當中,以及今日早上自己醒來在司馬律璽懷中的畫面。